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一章 剑虹落渊平嚣音

第六十一章 剑虹落渊平嚣音

  场中阵门洞开,随即自里出来一道金青烟煞,待散去后,那里却是站着一名双目如电,身壮肩宽的中年修士,他朝着连信一拱手,自报名号道:“平都教门下,朱陌。”

  连信既来比斗,对于山海界大派也是稍微有些了解,知道平都教也是此间大派之一,脸容虽无什么变化,可从眼神之中却不难看出,此刻也是多了几分认真,但其言语依旧不多,只是道一声:“请。”

  这时平都教众所驻法坛之上,掌门倪天平面无表情地看着下方。而站在他身旁的蔡长老却是隐带怒意,道:“掌门,这朱陌居然不得掌门允准,私自下场,对尊长毫无敬畏,似此等弟子,便再有天资,也绝不能留在门中!”

  倪天平平静道:“先看着吧。”

  朱陌实际是守旧派弟子,此次下场未经他授意,的确是自行其是,不过有什么事可容后再谈,毕竟这名弟子现在头上顶着的仍是平都教的名头。

  蔡长老看向连信,道:“方才我察看过此人功行,其最为擅长的就是解化法宝之能,其他地方便不如何突出了。”

  倪天平则道:“这人可惜了,浑身上下几乎无有缺点,在同辈之中也算杰出,可惜被人引偏了道途,那传授他法门之人,不过使用他为刀剑,而非当他是弟子。”

  连信在与他人对战之中,曾几次三番将对手护身法宝化去,说明其所修炼神通法门就是用来克制法宝的,这能力看去了得,可说来也是不奇,这等手段山海界也是不缺,譬如归灵派功法之中就有这般法门。

  但一般没有什么人会专门往这条路上去走,因为你在功行尚低的时候或许面对灵器、玄器时能够大占便宜,可一旦修炼到了上层境界,你又拿什么去克制真器?

  需知就真器本身而言,就相当于一位洞天真人了,因此这条路十分狭窄,当你走上去时就已能看见尽头了。

  虽说大部分人都无法修行到洞天这一层次,可即便是再不思进取之人,对此也是抱有念想的,在有得选择的情况下,却不会主动去走这条道路。

  连信此刻面对平都教弟子,也是谨慎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般随意,一抬手,却是把自己护身法宝也是祭了出来。

  朱陌只是化丹修为,还驾驭不了太过厉害的法灵,不过这些年中,守旧派虽是抱着法灵不放,可实际随着藏相灵塔寻回宝珠之后,法灵威能也是比在九洲之时大大提升了一截,此刻正好借此机会让世人知晓平都教的厉害。

  从内心而言,他对倪天平的说辞很是认可,但无奈他已是请了法灵在身,享受了好处,那就不可能再舍弃此物了,更不能让守旧派就此被打压下去。而这一场斗战若能取胜,连倪天平也不得不给他以奖赏,便是输了,也自有长老会出面保他,受些苦是免不了的,可只要守旧派一直存在下去,将来反而能得到更大好处。

  此刻他见对面一动,也是立刻做出回应,两人丹煞先是碰到了一处,滚滚煞气如烟翻滚,在场中互相推挤,但是谁都没有能压过对面。下来又不约而同使动神通,想由此打开一个缺口。

  厚重烟云很快遮去了一大块天穹,里间有隆隆声响传出,显是双方交手不停,时不时有飞峰被余波扫中,导致大块山石崩裂下来。

  低辈弟子难以看清楚里间情形,不过之前上去的修士在连信面前少有坚持数个回合的,这时却见到一个似与之势均力敌的对手,不由振奋了许多。

  倪天平看了一会儿,道:“这两人功行修为乃至法力都是相差不大,只那连信心性冷漠,斗战经验也是丰富,朱陌绝不是其对手,他若是小心一些,倒还有希望全身而退。”

  蔡长老也不好多说什么,虽然极度不喜守旧派,可毕竟还是门下弟子,若是败了,也丟的是平都教的脸面。

  江名堂一人独坐殿阁之内,他却是在努力回忆之中,因为他发现这些东西随着时间推移自己会忘却的越来越多,只能是使劲记住那些关键之处,

  这时他听得耳边有声响起道:“江道友?”

  他不由一惊,抬首一看,见一名年轻道人就站在自己对面不远处,道:“是…李道友?你何时回来的?”

  李函霄微笑道:“李某方至。”他其实来了有一会儿了,但是对方对他一直视而不见,这才出言相唤。

  江名堂一拱手,歉然道:“江某方才想到一些事,有些入神了,失礼了。”

  李函霄道:“无碍。”随即语声一正,“江道友,你可是记得有哪些人在此变故之中受损,又有哪些人完好?”

  从江名堂梦中记忆来看,在变故发生之后,那些受得损伤之处,还有因此身亡的弟子,那多半是驻地遭受了敌袭,那些地方就是需重点戒备的。

  虽其所见未来也未必一定是真,甚至也不排除是此回来袭之人故意安排的,不过这些他们自会设法查证,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

  江名堂道:“我梦中记忆有些模糊,只能说个大概了。”

  李函霄道:“道友能想及多少,便就说多少,我记得道友这几日才又记起了不少东西,再过几日,或许还能看到更多。”

  江名堂道:“那江某先回宗门,若记起什么以往不曾见到的,当会立刻来告知道友。”

  李函霄笑道:“道友先不必回去了,我门中长老自会给贵派去书说明情形,只不知你自家可是愿意?”

  江名堂没有犹豫,躬身一礼,道:“一切听凭上宗安排。”

  昂星派本来就是少清派名义上的下宗,只是少清派上层也没把这个下宗怎么放在心上,平常也不怎么往来,现在有需要用到的地方,那自是会把上宗身份拣了起来。

  李函霄这时忽然往外一转目,江名堂也是随他目光望去,却见场中两人正在斗法,只是两者所展现出来的斗战之能远远超出之前所见,他问道:“李道友,那一位可是平都教的道友?”

  李函霄道:“应该是了。”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这位道友怕是不敌他的对手。”

  果然,场中虽依旧在周旋着,可朱陌的颓势越来越明显,好在他也察觉到了情形不太好,找了一个机会,就跳出了战圈,打一个稽首,就躲入身后阵门之中,算是主动认输了。

  他算是第一个能够从连信手中完好退走之人,只是自其退去后,场中一时再无人敢于上前。

  李函霄看着下方,眼中生出了几分危险光芒,身上也是气机隐动,似是有意出手,然而这个时候,却见一道剑光自自家驻地中飞起,直接落去那处斗法所在,他一见之下,身上气机又是收敛起来。

  连信站在场中许久,见一直无人上来,正要离去,忽然眼前一花,却见一道纯白剑光闪过,霎时之间,场中便多了一名头梳飞仙髻,身着玄清罗衫的少女。

  连信神情稍显凝重,那一道剑光到来时杀机隐隐,仿若利刃加颈,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威胁,试着问道:“少清弟子?”

  少女神情中带着一股冷漠疏离,用清冷声音道:“少清弟子,岳雪颜。”

  连信本来平静的心绪却是一下兴奋起来,他此来目的便是为了对付这些山海界大派弟子,便将自己所有护身宝物,哪怕先前不曾用过的都是一气放了出来,并道:“好,正要领教!”

  岳雪颜微一抬首,眸光刺来,这一刹那,一道惊电也似的剑光在半天之中闪过。

  连信只觉一股惊栗之感从脊背之上升了起来,他狂吼一声,将全身法力灌入护身宝物之中!随后世上一切都仿若变得无比缓慢起来,他先是外围的护身法宝被劈成了两半,紧跟着身上两枚玉佩接连碎裂,两层气光如泡影破散,再是护身法袍如薄纸一般被轻切开来,最后方才瞥到那一道光华没入自己额头。

  他怔了一怔,过得片刻,整个人倏尔化作两半,便自天中坠下。

  天中剑光一闪,就见那一枚纯白剑丸又是回到了岳雪颜身侧,在身边来去飞绕不止,神情不见一丝变动。

  连季山看见这一幕,不由眯了眯眼,只是一剑就将连信杀死,这当真不简单,他身边余下那些化丹弟子纵然有几人手段仍在连信之上,可却没有一人能做到此事。

  这名少清弟子的功行虽在他这里不够看,可需知其眼下还只是化丹境界,要是修为提升至元婴、洞天,乃至凡蜕境界之中时,又会如何呢?

  想想也是令人心惊。

  而且这般弟子定然不止一个,更别说,实力还在少清之上的溟沧派了。

  他忽然有些明白方罗等人为何如此忌惮山海界了。

  现在山海界这些宗派占据了远远胜过余寰诸天的灵机之地,要是再给其等足够时日,那往后看去,一定会压倒余寰诸天,成为万界之正流。

  这时他心中忽生感应,眼神闪烁了一下,却是因为感应到了一丝气机变化,这分明是仪晷之上有消息传来了,要是没有什么意外,或许就是外间那些同道准备让他动手了。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