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五章 剑虹当映旧界中

第七十五章 剑虹当映旧界中

  犀月山这些修道人只是琢磨着如何尽早把冉秀书、田坤二人送走,也不想与他们对战。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虽说在此辈眼中,两人飞升到此之后,就再无可能与背后宗门联络了,称得上是势单力孤,可他们对飞剑之术的厉害却是十分清楚,如果二人不曾表现出来敌意,那他们自也不会先行动手。

  到了第二日,此辈派来了一名迟姓修士,其同样也是凡蜕修为,只是从显露出来的气机上看,却是远远逊色于二人。

  其人似也能判断出自己与二人有些差距,故态度表现的有些谦卑,在见过礼后,他十分遗憾道:“听闻两位在找寻那几位剑仙的洞府?这恐怕无法如愿了。”

  冉秀书却没有什么不高兴,反而一副我看你们能编出何等理由来的模样,道:“哦?这是为何?”

  迟姓修士在他戏谑目光之下微微低头,口中则叹道:“那几处洞府本来漂游在天穹之上,我等也未曾去过,只是在那几位剑仙离去之后,也就不见了影踪,我等也不知到底在何方。”

  这话自然非是真实情况,当年那几位可不止一处洞府,漂游在天穹上几处是果真不见的,疑似跟随其等一同离去了,但地陆之上却还留有几处。

  他们这些人都洞府也不是没有想法,曾试图进去找寻过修剑秘法,只是此中俱留有一股剑气,到现在为止,他们对此都没有办法。关键是他们不知道这里面到底留下来了什么东西,要是有什么可以再度打开两界门户的办法,那却是他们不愿看到的。

  所以就在昨日,众人在外面立起了一重又一重禁阵,算是把此处彻底封藏起来了。

  冉秀书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随意问道:“我在此感应得不少修士出入天地关门,这些同道莫非是从其他地界而来么?

  迟姓修士对此倒无隐瞒,在他们看来,这里本就是那几位剑仙地界,门中定然是有记载的,现在不过是试探自己,要是连这一点都不敢承认,那分明就是直接说自己有问题了。

  他道:“正是,此界之中有不少两界门户,时不时也有界外修士到此。”

  冉秀书道:“那当年我那几位前辈也是由此去往其余界域的么?”

  迟姓修士赶忙道:“非是这样,在下所言之门户本来便是存于此间的,自我入界后,很少有过增减,而那几位剑仙所去之地,那里本是没有门户的,只是后来这几位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又是凭空打开了一座,在这几位离去之后,这关门也就自己合闭了,我等也是不知如何才能再度开启。”

  冉秀书暗自思忖了一下,又好奇问道:“我等来时,曾见贵方气机与凡人相接,却要请教,这到底是作何用处的?”

  迟姓修士道:“哦,道友所见,那是我辈所下世棋。”说到这个,他却是兴致起来,“来来,我来说与两位知晓,在下可是此中能手,

  他又详细介绍了一些,这些棋子之中有武子,有文子,有将子,有帝子,还有其余百工及隐士之子,各位上境修士都是拿此辈凡人为棋互相对抗,一局棋能绵延数百载,涉及多个王朝兴衰。

  冉秀书不解道:“这又有何意思?”

  迟姓修士却是道:“此乐趣也,此正如凡间之弈棋,不过以凡人为棋子,天地为棋盘,世事变化,俱在其中,”这时他又说了句,“这也非是我辈所创,传闻这也是自某一位大能手中传出的。”

  冉秀书对此嗤之以鼻,操弄几个凡人在那里斗来斗去,他实在看不出来这里乐趣何在。

  在他心中,追逐大道妙理,举剑与对手拼杀,那方是无上乐趣,而每过一次境关,每战胜一名敌手,那种成就之感可谓无以言喻,故是对这等这等做法着实看不上眼。

  田坤在旁看着,也并没有说什么,修行本来就是求的超脱,自家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外人或许觉得不屑,可只要自家觉得好,那便可以了。

  修士之间也有以下棋为乐的,正如其所言,这其实是将棋子换成了凡人。

  只是他不喜这等举动,因为棋子是死物,凡人乃是生灵。可他也不会因此出声反对,毕竟这也不是溟沧派地界,

  冉秀书不耐看这些,便道:“道友可否带我等去往那几处天地关门所在瞧上一瞧?”

  迟姓修士见两人对此不敢兴趣,却是十分遗憾,不过他尚还记得正事,连连点头,道:“自是可以,两位请随我来。”

  在他带领之下,冉秀书与田坤二人来至一道宏大光幕之前,周沿逐渐融入虚空之中,可以见得,这里本来是悬空而立,只是后来人在下方修筑了足有千里方圆的法坛广台,看去十分之宏伟壮观。

  迟姓修士道:“这一处门户较为安稳,对面也不知有多少界域通往这里,不过每一处灵机比之我等这里却是差得太远,故是有他界修士到此,通常都不会离去了,能到此的,都是洞天一流,人数其实也是不多。

  冉秀书望有一眼,这处天地关门能够一直立在此处,这却不似凡蜕修士能够拥有的手段,或是上境修士所为,但也可能是祖师开辟的。

  他道:“较为安稳?也即是言,这里还有不稳之地?”

  迟姓修士道:“正是,这些关门大约有十余座,有些长久峙立于此,有些则每过一段时日便会消失,再过去一段时日复又再开的,似这类门户数目也是不少。”

  冉秀书道:“道友可否带我去那处一观?”

  迟姓修士自无不可,当即又带了两人遁行至另一处天地关门前,并指着言道:“这一处关门每逢三百年便会消失,又三百年再是浮出,现如今停驻在此已有两百余年,许是用不了多久便会散去。”

  这里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这界域尽管出得去,却未见得还能回来。他之前有过同道进去探查过,但后来就再也没了结果,而他们因为没有胆量再至对面,所以至今无法确认其人生死。

  下来冉秀书又在其人带领之下去到其余关门一一看过了,只是过后二人就似再没了什么兴趣,随即祭出一驾飞舟,说是四处游览一番,就无需迟姓修士相陪了。

  迟姓修士也不勉强,与二人告别之后,就回得自家洞府之内,随即神意一转,遁入莫名,片刻之后,葫上真身影在此浮现出来,其问道:“迟道友,情形如何了?”

  迟姓修士沉吟一下,道:“以我观之,这两位似没有定要找到自家先辈洞府的意愿,反而对界外界天更感兴趣,几乎所有两界关门都是转了一圈。”

  葫上真精神稍振,道:“要真是这般,却是一个好消息。”

  迟姓修士道:“这里还有一事,我今日看了下来,这两人之中,其中一个乃是剑修无疑,只是另一人,我以为却是非是这等出身。”

  葫上真念头飞快转动起来,他们最惧怕的其实是飞剑之术,可要是只有一名剑修,那是否可以……

  他想了想,还是把这个心思压下了。

  另一人既能与剑修走在一处,想来本事也是不小,现在这二人既是有可能离去,那也不必去多生事端。

  飞舟之上,冉秀书看着四周壮丽景色,言道:“今日我以剑丸游走天地,感觉有数股剑气埋藏此间,但被重重禁阵围困,而我少清修士洞府,从来不用任何禁制,任何危机到前,剑器自会生出感应,故是此举应该是此辈所为。”

  田坤道:“道友欲如何做?”

  冉秀书道:“这里地界探看的也是差不多了,我待先回去山海界回禀此事,再由得山门定夺。”

  他猜测那些前辈下落线索,恐怕只有在那些洞府之内才能找到答案。不过他对这些事其实并不热衷,那几位本就是飞升之士,若能见得,固然是好,见不到也无关紧要,反而是这里之人竟然窃据少清飞升之地,这却让他迫不及待想将这个消息带回去。

  田坤对此自无意见,当下就拿了法符出来一展,瞬息之间,顿有一道灵光展开,两人所乘飞舟随即穿入其中。

  两人只觉眼前恍惚了一下,随即身外景物一变,却又回到了山海界内,因需各自禀告门中尊长,所以两人就在此揖礼道别,

  冉秀书离了飞舟之后,就遁破天地,往半界而来。

  为防备天外再有修士侵入界中,故是此刻婴春秋仍还是在此处镇守,门中诸事则由清辰子代为主持,事实若非这样,这回也该是后者前往,而非是轮到冉秀书了。

  冉秀书寻着气机而来,很快来到婴春秋台座之前,在上前与自家老师见过礼后,便将此行经过详细道出。

  婴春秋听罢,思考许久,便沉声道:“我少清派上下人数不多,如今在昆始洲陆之上又有驻地,外物灵机都是不缺,这等地界实则多一处少一处也无关紧要。”

  顿了一下,他却是加重了语气,“只是这处地界极可能是祖师所传,可能还有祖师所留之物,却不好轻易抛却了。徒儿你持我玉符回至山门召集各位上真,只要能将此处取回,准你等便宜行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