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六章 踏虚鸿飞剑犹在

第七十六章 踏虚鸿飞剑犹在

  冉秀书、田坤二人气机忽然消失不见,犀月山中修士立时有所察觉。

  葫上真反应过来后,也是惊疑不定。立时命人四处找寻,可是搜遍天地,也是不见两人下落。

  他又找了迟姓修士过来反复问过,却也难以确定其等到底去了何处。

  底下有人认为,从这两人一至此间就在设法打听天地关门,或许是这方天地还隐藏着一处不为他们所知的关门,这两人就是由此遁走了。

  可这并无法安定众人之心,这二人是真的走了?还是暂且离开?即便走了,会否有办法将离去的那几位剑仙找回来?这些都难以知晓。

  这其中只有一人心中暗自忖道:“这两位许是听了我建言,早早离开此处了,这样也好,我等存身地界能以保留下去,也不必与他们起得冲突了。”

  葫上真不知此事,与众人讨论下来,现在只能期望冉秀书二人是果真离开了这里,并且一去不回头。

  只是他胸中仍是有一股排遣不去的压抑之感,故仍是传令下去,将所有阵法禁制运转起来,严加戒备,以防最坏情况。

  这些阵法乃是当初为了对抗飞剑而设,可究竟能起到几分作用,连他们自己也不确定,所以只是暂且有个安慰。

  田坤在与冉秀书分别之后,就遁破天地,直接往清寰宫而来,待入殿行礼过后,就将此行所见禀告自家老师知晓。

  张衍听罢,笑了一笑,道:“你仍执为师符诏在手,少清同道稍候若要去往那里,可由你开启门户,此后便无需多管了。”

  田坤躬身称是,再是一礼,便就退下。

  张衍心中一起意,霎时观遍现世,却没有见得这几名少清前辈的下落,可见其等已是不在此世之内了。

  太冥祖师当初所安排的四域之地,同样也不在一处,所以这几位或许也是去到其余造化之地中了,可要是此举非是少清祖师所安排,那么他们也有可能闯到不曾寄托造化之地的现世之中,要是这样,那几乎是无可能再寻到了。

  不过这终究是少清之事,他不会去多加插手,他只要确定这处浑天之内没有足够大的疏漏可被外人利用,那便无碍。

  在这处浑天之后,余下那些浑天当也会陆续降下,他会先将其中容易驱逐的异力先行化消,至于那些难以解决的,可暂时不理,但有异动,再设法应对就是。

  他又往虚寂之中望去,凭借那些法力波荡,却是不难判断出季庄道人已是派遣出几人去追索那兴发灵机的源头所在了,应该是推算到了那准确位置,只是诸世灵机仍是维持着原来不疾不徐的上涨之势,说明此辈远还未到如愿之时。

  冉秀书持有婴春秋符诏离开半界,回至山门之中,他先是来见清辰子,将事情经过一说,并将婴春秋赐下的符诏呈上。

  清辰子当机立断道:“祖师所传之地不容外人窃据,当需拿回。”他对身旁弟子吩咐了一声,“去把荀师弟寻来。”

  不一会儿,一股凛凛剑气在殿外浮动,荀怀英自外走了进来,打个稽首,道:“见过两位师兄。”

  冉秀书与他见过礼后,将事情又是简略说了一遍。

  清辰子沉声道:“此事既被我等知晓,那当快些解决,我师兄弟三人这便启程,将这处地界夺拿回来。”

  冉秀书道:“不知可要告知乐真人?”

  清辰子冷静道:“此事不必惊动乐真人,若是婴长老那处有事,还需乐真人支援,况且门中也不能无人坐镇,只我三人便好。”

  他心中十分清楚,要是乐真人去到那里,那无论事情怎样,到最后恐怕只有一个结果,就是那一界之人被斩尽杀绝,而那处天地究竟能保留下来多少也是难知。

  婴春秋那符诏,其实就是让他们三人去处置此事。

  荀怀英道:“按冉师兄描述情形,我三人便就足够了,若能得遇强敌,却也是我辈所愿。”

  三人主意一定,便就联袂出了西空绝域,先往溟沧派方向而来,因为那处浑天只是与布须天挨近,还未曾真正相接,所以欲去那处仍需有张衍法力相助。

  当然,若是还在九洲之上,自也无需如此,只要借用祖师所留符诏就可去到那里了。

  只是出去未远,却见一道浑黄光芒落下,田坤出现在三人面前,他打一个稽首,道:“我奉恩师之命,在此等候诸位,特为贵派开得两界门户。”

  清辰子还有一礼,道:“多谢贵派相助。”

  田坤抬手将符诏一祭,当即一道灵光大幕展开。

  清辰子三人谢过之后,就毫不迟疑穿渡入内,只是一个晃神之间,就已置身另一处界天之内。

  清辰子心意一动,却见那灵光又化还为一道符诏,飘飞至他面前,不由点了点首,把袖一卷,收了进来,随后起意稍作感应,已是察觉到那剑气合鸣之所在,便道:“我等先去找寻那几位先辈留下的洞府,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待理清此间之事后,再去找这些人不迟。

  虽然直接杀尽界中那些窃据之辈的做法最为干脆利落,可他身为掌门后继,做事却不会这么直来直去,也不会因为冉秀书是他师弟而偏听其人之言。

  在少清三脉剑传之中,极剑一脉中人最是跳脱随性,行事做派最为潇洒不羁;而杀剑一脉中人则是弃绝诸扰,唯剑唯一;唯独修习化剑之人心思最为深沉复杂,所以通常少清宗门权柄都是由得他们这一脉来掌制,事实证明,此脉之人的确能担负起重责。

  现在清辰子既出此言,冉秀书和荀怀英皆无异议。故是没有去管此地修道人,而是直往那剑气所在遁行而去。

  由于目标再为明确不过,是故只是须臾之间,三人就已是到得地头,却发现有一重重阵法将那藏匿剑气之所在团团围困。

  不过这一处是葫上真等人在冉秀书到来之后方才立起的,非是用于攻袭守御,而是用于封藏,所以并无有多少阻碍之力。

  清辰子稍作推算,已知此中虚实,便道:“荀师弟,你来斩开此处。”

  荀怀英上前几步,目注着前方大阵,起指一点,霎时剑光一闪,天地明灭一次,再看去时,见整个大阵已被劈斩开来,不止是其中灵机尽数泯灭,在那剑痕过去之地,诸物泯灭,也不再有任何物事存在。

  冉秀书叹道:“荀师弟这剑法又是厉害了几分,”转而他暗自庆幸,“幸好此回不曾唤得乐师叔前来。”

  那大阵一去,那本来遮蔽在内的剑气一下清晰起来,三人所持剑丸都是隐隐产生了某种共鸣。

  清辰子道:“我等进去再言。”

  三人只是一闪,就进入了那一处大殿之中,却见有三缕剑气正悬于顶上,一道锐利无匹,一道变化无穷,一道闪若流光,

  其仿若自生了灵性一般在四处游转,只是仿佛受得什么拘束,无法从这处大殿之内转了出去。

  而随着三人目光看去,顿有无数画面在眼前飘过。

  他们发现,这却是那位前辈留在此地的剑法感悟,三道剑气分别代表一脉剑传。

  不过三人看了下来,却是没有尽数接纳。因为他们皆是认为,修行乃是自家之事,前人之悟乃是前人所有,可以参鉴,但是不必太过崇信,就算其中有一些他们无法看懂的地方,也深信在自己功行积累之下,最终不难悟得此中妙理。

  这剑气之中不但有修行感悟,还交代了此间少清修士的去向。

  这些少清前辈在斩去了过去未来之身后,却再也找寻不到上境之路,故是按照祖师留传下来的一封符书,去往他处找寻突破境关的机缘。

  清辰子这时却是神情逐渐严肃起来,因为他从这些消息中不难看出,这几位前辈当初是有弟子留下的,而且为数不少。

  这些人到底去了何处?

  若说犀月山杀死了这些修士,这还不至于,因为从此辈行事风格来,其等还不敢把事情做绝。

  不管如何,这些终归是少清一脉弟子,需从这些犀月山修士口中问了出来,

  需知早在九洲之时,少清门下正式弟子不过百余人,现在到了山海界后,因为外物不缺,故是人数已然扩展了十倍有余,但也之是将近二千人而已,虽个个都可称得上是英锐,可仍是太过稀少,而此界弟子若能找了回来,不定能壮大山门。

  三人在此查看先辈洞府,殊不知他们的到来已经是引起了犀月山一众修士的惶恐。

  而更令此辈不安的是,从他们所知道的情形来看,少清弟子一旦飞升至此,那就与背后宗门再无有任何牵连了,可现在来看,事实却非是如此。

  有人慌张道:“此次共是来了三位剑仙,且他们似已发现我等封藏起来的剑仙遗府了,葫上真,我等该是如何做?”

  葫上真尚是镇定道:“不必慌张,这三位还未向我挥剑,我又何必自乱阵脚?待我等先问过此番来意,再做定夺。”他叫过过一名交好同门,关照道:“赖上真,你在此掌握阵枢,我亲去与这几位一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