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九章 尘霾散去剑光起

第七十九章 尘霾散去剑光起

  荀怀英方才一直在外没有动手,此时见犀月山众修俱已是被清辰子以剑光分隔开来,目光往下落去,就已找上了其中一人,同时起意一催,就有一道剑光斩落。

  这名修士身上护御法宝并未能起到什么作用,在被剑光触及那一瞬,一声哀鸣,便被剖裂开来,随即那剑光丝毫不停,直往他法身所在劈来。

  其人也是大恐,他知晓这等飞剑迅捷无伦,若是自己法身一如之前一般被斩开,那么根本没有再度复原的机会,只会被后续连绵不断的剑光不断消夺,直至精气法力耗尽而亡,于是急忙转挪根果,避去了这一击。

  可随即却是发现,自己法力气机居然无端少去许多,感觉不对之下,他急起神意推算,很快就弄清楚此中原委,原来此等剑法别有玄妙,他在感应得这一剑的同时,实际上就已是被这一剑波及了,而每一剑出现,都会削去他身上一部分生机精气。

  他神情顿时变得很是难看,若是自身法力精气俱被斩尽,那又何谈转挪根果?

  实际上少清杀剑一脉修士能够消夺除己身之外的一切物事,对敌同辈之时根本不用去刻意推算根果,直接挥剑而上便是,而若是剑主修为足够高,那么只需一剑,就可泯灭对手生机。

  这名修士心中明白,此刻若是任由荀怀英施展,那么自己下来肯定是有死无生,于是在神意之中反复推算,设法找寻应对之法。

  可是在耗用了诸多神意之后,他却发现除了选择主动进攻,几乎没有其他道路可以选择,于是一咬牙,将身上所携带的针对飞剑的诸多法器一气打出,随后将自身法力全数压上。

  这无疑是孤注一掷的作法,但他也没有选择,因为他没有办法阻止对面飞剑斩杀,那么与其在下来斗战中被慢慢削夺法力,那还不如现在用上,那不定还有一丝机会压制住对手。

  荀怀英把飞剑一激,霎时分化出来百余道剑光,往其人所在倾泻而去,所过途中,那些攻袭过来的法器法力俱被斩灭,而后一路再无阻碍,直接从对方身上斩掠过去,只这一瞬,那修士法力精气俱被消夺,而随着其人最后一缕生机消逝,只闻轰隆一声震动,一个虚空旋洞凭空生出,将所有一切都被吞没进去。

  荀怀英看着下方,在清辰子、冉秀书二人的配合威慑之下,他连剑中神通都没有动用,只用最为寻常的手段就将此人斩杀了,而接下来,只需如法炮制,将这些人一个个清除干净便好。

  当下法力一转,便往下一人寻去。

  犀月山一众修士因受剑光所照,不见旁人,可是彼此间神意却是无法阻隔,其等明此刻不难感觉己方少得一人。

  这距离他们被隔开只是过去短短片刻,却就已有一人败亡,众人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恐慌之感,担心对方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实际上方才那些针对剑仙的阵禁布置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已是让他们斗志受挫了,此刻也不是没有人试图逃跑,但是每每欲动,就觉一股危险之感袭来,无疑是被冉秀书盯着,不得不又放弃此念。

  荀怀英寻到第二人后,没用多少时候就是将此人解决了,此时目光一转,在那顾姓修士身上停留片刻,就自掠过,直接往第三人所在奔去,待找到其人,祭剑斩落下来后,结果也是毫无悬念。

  葫上真在察觉到同门气机一个一个消失,心头也是直往下沉。

  本来以为凭借阵法和这数千年来准备的神通道法就可与这些剑修周旋,哪想到这些布置根本不堪一击,早知如此,还不如就此撤走,或还能保住几千年中积攒起来的家底。

  他知道自己今次怎么样也不可能胜过对方了,此刻不求取胜,只要能逃脱出去便好。

  他心中暗暗转念,“看来只能凭借那件东西了。”

  抬起起来,把袖一抖,却是将一团灰雾洒了出来,时不时可见一缕缕细小的琉璃彩光在里翻滚。

  这东西实际大有来历,当年那几位剑仙仍在此界中时,常有妖魔自天地关门之外侵入进来,不过少有能对这些剑修造成威胁的,唯有一次,有一群无形妖物跨界过来与其等交锋,其身躯能张开一团奇异薄雾,不但令人心神顿滞,还有遏制飞剑之能,那几位剑仙用了不少力气才将那妖物祖君斩杀。

  他对此可谓记忆深刻,所以在占据此界之后,就命人穿过界门,并设法找寻到了这等妖物,并成功从此等妖物身上祭炼出了类似雾气。

  只是这等妖物十分稀少,所以搜集不易,他手中也是是多,只能勉强够自己使用,否则早便做到人手皆有了。

  这东西一祭了出来,只是须臾间,就将他整个人都是笼罩进去。

  清辰子只见下方一团灰蒙蒙的雾气张开,立起剑光一照,然而所见却是一片晦暗,似是被什么物事遮挡了。

  冉秀书咦了一声,面上露出一丝兴趣,他本来是盯着葫上真的,可在那灰雾遮挡之下,对方在感应之中竟是变得模糊一片,并还有从中脱离的趋势。

  荀怀英没有去管这些,尽管先前斩落下去的剑芒都是没入在了那雾气之中,再也不见任何回应,可在他眼中,世上没有什么物事是不能斩开的,一剑不够便是两剑,两剑不够就三剑,乃至千剑万剑!他心意一动,剑丸顿化无数剑光,往下落去,而在此如潮如海的穿射之下,那灰色雾团显也无法抵抗,眼见着被一丝丝消磨而去。

  葫上真此时则是躲在气雾之内朝着远处遁走,他发现这手段固然是给对手带来了一点麻烦,可也仅此而已,并没有如其所愿一般起到压制对手的作用,要是不能及时走脱,那么说不定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只是可惜,这等东西对他同样也有影响,在被围裹其中时,并无法挪遁虚空,否则他只要摆脱冉秀书极剑威慑,也就不难脱身了。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雾气比想象中褪去的还要快,不过只是几个呼吸,就从原本浓郁一团变得稀薄无比,而在最后一层气雾被剥去后,无数剑光从他身上一穿而过,他不由一个恍惚,怔怔立在那里。

  而在此时,那道阻隔他与周围同道的剑气似是收去不见,他缓缓把目光转过,见此刻唯有自己与那顾姓修士还立在场中,后者见他看来,便稽首一礼,道:“葫上真。”

  葫上真盯着其人看了半晌,不难猜出其人还安稳站在此处的原因,便沉声问道:“为何如此?”

  顾姓修士抬眼看来,神情之中没有丝毫惭愧,道:“葫道友莫非忘了么,我本不是犀月山修士,只是受你等强挟,这才被你等将宗门吞并了去,顾某并未忘记原先出身。”

  葫上真道:“可我犀月山待你着实不薄,你修道所用之物也皆是我犀月山给予你的。”

  顾姓修士摇头道:“是故我也未曾落井下石。”

  葫上真一拂袖,把脸侧过,道:“你这等反复之人,莫要再出现在葫某面前!”

  顾姓修士看了看他,点了点头,他正要退下时,却是身影一顿,又加了一句,“那些外物就不用提了,此间本是那些剑仙所有,道友不过是慷他人之慨,我便要谢,也当谢此地主人。”说完之后,他打一个稽首,就远远退去了。

  葫上真冷笑几声,抬首往天穹之上望有片刻,便闭上了双目,片刻之后,轰隆一声,他整个身躯崩散开来,随即天地之间便有一个玄洞生出,将之吞没进去。

  清辰子见众敌俱亡,心意一转,将漫天剑光收入进来。

  此时他感觉天地关门一阵灵机波动,就往那里看了过去,只见一名锦衣道人自外步入界内,一个晃身便就来到三人面前,对三人恭敬一礼,道:“在下翅尚宗鹿敢见过三位道友。”

  冉秀书看了看他,奇道:“尊驾方才既是走了,又回来做什么?”

  他适才看得清楚,在阵法破开之后,此人就已出阵遁走,并且很快通过一处天地关门离开了此地,因其气机与犀月山修士截然不同,所以他也就没有阻拦,没想到其人又回到了己方面前。

  鹿道人诚恳言道:“鹿某与犀月山那些修士并非一路人,先前在此,也不过是想求得一块栖身之地罢了,现下之所以回来,是鹿某这里许有贵方所需要的消息。”

  清辰子道:“尊驾可是知道些什么?”

  鹿道人道:“鹿某曾听葫刍有言,贵方正在找寻那些流落在外的弟子?对此鹿某或能帮衬一二。”

  清辰子看了看他,道:“尊驾知晓那些弟子下落?”

  鹿上真笑道:“正是,我门下弟子走过不少地界,倒是与贵派流落在外的弟子打过一些交道,故是知道其等下落。”

  清辰子沉声道:“鹿道友想要什么?”

  鹿道人再是一揖,道:“我与门下弟子是数百年前自外漂泊至此的,这里灵机丰盈,乃是难得宝地,可否容我等在贵派地界暂居些许时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