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八章 功成通天有道传

第八十八章 功成通天有道传

  张衍转回清寰宫中,在殿首玉台之上盘膝坐下。

  因为力道功法已然被他重新改换过了,所以自此刻开始,已再非是原来的“明道参神契”了,或许此刻应该改换一个称名了。

  念至此间,他却是想到,而今修行力道法门之人,很少能达到凡蜕这一层次的,即便有,那也是仗着先天禀赋,多数以异类居多,人身修士几乎没有。至于再往上的真阳层次,从他所察觉到的现世之中,除他之外,没有一个能得以成就。

  这条道途十分不易,这里面有力道使用外药比气道更多的缘故,可更多还是功法天生有所欠缺,没有真正上进之路。

  修士想要自行开辟前路,那几乎是不可能之事,亿万现世之中不乏俊杰之才试图这般做,可大多数人都是倒在了半路之上,余下一些也都是放弃了,几乎没有例外。

  所以这条路唯有自上而下方能推动,而今次他功至上境,实则已是把这条路走通了。

  他这时忽然想到,力道之身无有法力波荡至外,也有可能是因为虚寂之中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力道修士。

  假设有不少同道在此,那或许就是另一番气象了。

  现在他还难以知晓是否真是如此,但却可以设法加以证实。

  他心意一动,朝着虚寂之中一拳打出,霎时间,一股雄浑浩大的法力波荡被他轰入亿万现世之中,并同时将力道之传送了出去。

  这里所传递的非是法诀本身,而是大道玄理,使现世之中的生灵从此可以迈上此途,而再非是绝路。

  至于具体功法,诸世生灵可在长久岁月之中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去推演衍化,这些就无需他去具体插手了。

  他很是期待,过后会有人能够功成上来,与他互称一声道友。

  他又回望布须天现世,这里也同样有了大道之传,但对于自己门下,那就不必再去费时费力推演了,他可直接授予这些后辈弟子。

  不过他自身所用法门并不适合他人,思索一下,瞬时便又演化出一门法诀。

  稍加思索了一下,便起指一点,登时有一本金册出现面前,其上有四字浮现,他再是一拂袖,灵光一散,便各自朝着门下弟子所在飞去。

  他再是想了一想,又再立下了截然不同的两门力道功诀,将之分别送去了金阁与渡真殿中。

  做完此事后,他往外看去,季庄道人法力波荡继续在扩张之中,显然其仍是在找寻造化精蕴,以期撞到那一位存在的分神。

  在成就力道八重境后,虽没有办法立刻解决此事,可无疑增加了不少应对此事的手段。

  假设季庄真是接引了那一位存在的分神入界,那么他就要试图攻打镜湖了,以往这是无可能做到之事,可在气、力双身相合之下却是变得有了些许可能,到时他自外而攻,而曜汉老祖等辈若是起来作反,那么就有将季庄道人掀翻下来的机会。

  虽然他不愿意看到曜汉老祖上台,可显然那一位存在带来的危害更大一些,不过这一步若不到实在无法可想之时,他并不想去走。

  这时他把法力一撑,却是同样去找寻那造化精蕴所在,有着太冥祖师留下的法器,他找寻到这等物事的可能无疑比对方更大。

  且不久之后,又将有两处浑天降下,若是其中有造化之地或者造化之精残片,只要不被外人得去,那么季庄找到此等地界的可能无形中将变得更小。

  镜湖之内,季庄道人忽然觉得心绪不宁,生出这等感应,分明就是有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发生了。

  可他现在蜷缩在此,外来威胁几可以忽略不计。

  莫非预兆是来自于界内那几名同道么?他想了一想,却是摇头。

  他知道界中这几人都是各有心思,试问哪一个炼神修士愿意屈居他人之下,受得他人摆布的?换了他自己也是不愿的,所以此辈一定会生出取代他的念头,但这与能否做到是两回事,在他自己不出错漏的情形下,暂时没人可以威胁到他御主的地位。

  这里他也不是没考虑过镜湖遭受内外夹攻的可能,可除非所有人都起来反对他,可现在虽给了那些同辈很大压力,但并没有突破底限,所以可能性极其微小。

  但这或许也未必是涉及自身安危之事,说不定他找寻那一位分神之事将会受得阻碍。

  在想了许久之后,他心中愈发确定是如此,这里说不定是布须天寻到了什么阻遏他的办法,他必须及时设法解决此事。

  他不由得沉思起来,现在只他一人似还不够,需得有人与他一同找寻。

  布须天那边虽也能这般做,可不可能将所有造化之精残片乃至造化之地都是找了出来,他只要确保他们这里找到机会变得更大就可以了,哪怕只要寻到一枚残片,他就可用那取摄入手的气机试着引动那位分神过来。

  只是所有人一起发力这不利于他控制,寻思良久,就命人去将玄澈、参霄二人请来。

  待二人到来后,他见过礼后,便请得二人入座,这才说明原因,“今请两位来此,是要拜托两位与我一同找寻那造化精蕴。”

  玄澈、参霄二人也不难猜出这位的目的,他们都可算是识时务之人,既然是御主拜托之事,于是都是当场应承下来,很快,三人法力波荡先后在虚寂之中传递出来。

  张衍在感觉到这里变动后,却没有什么意外,他早是猜到对方可能会如此反应了,不过其人只请了两人出来相助,足以说明对庇托在他门下的人十分不信任。

  他一挥袖,发了数道符书下去,却是请得布须天一众炼神同道一起放出法力,找寻那造化精蕴。

  此举逼迫季庄道人不得不动用所有人,当每一个人都是参与其中的时候,找寻到目标的机会无疑是变大了,可是同样,变数也是增多了,若其中有人寻到造化之地,此人有很大可能不会告知其人,而是会想办法自己占夺了去。

  当然,他这里同样面临这等问题,不过布须天不限制任何人往来,且即便出去之人占据了一处造化之地,凭其一人也未见得能守住,最后多半仍是会走上联手布须天的道路。

  两界关门之前,迟尧等六位魔主联手起来,终是重新筑起了一道壁障。

  迟尧道:“这屏障只能暂缓两边天地冲撞,难说能支撑多久,要想不被牵扯在此,需向人道求助,允我从昆始洲陆之中采摄宝材。”

  灵壅朝反天地内看了看,道:“再等等,等这件宝物孕生出来,我等再去,那般也有底气与人道交言了。”

  众人也是看了过去,也是感觉到这件法宝比之方才更是强大了一些,并且气机喷薄欲出,很显然离入世已是不远了。

  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他们面前,待这宝物凝成,到底该是由谁人来执掌?

  沉默了一会儿,恒景先是开口道:“迟尧魔主一直是我辈之中功行最深之人,且与人道对抗许久,此宝该是由他来执掌。”

  灵壅撇了一眼旁侧,见挚悒和简童二人都不言语,便言道:“迟尧魔主虽是几次三番与人道争斗,可最后结果恐怕不见得如何好,要不也不会被逼迫在幽界之中了。”

  恒景分辨道:“道友可以看一看无情道众与先天妖魔是何下场,我等现在还保全在此,并非侥幸,而这些都是靠了迟尧道友的运筹帷幄了。”

  灵壅却是露出嘲讽之色,道:“不尽然吧,人道之所以放过诸位,的确是迟尧道友退得及时,可在在下看来,这里恐怕还有赤周魔主的缘故在内。”

  他看着迟尧三人,“若不是人道忌惮赤周魔主,可未必会那么好说话。”

  恒景顿时没有话了,其实他心中也是这么认为的。

  灵壅环视众人,继续说道:“若是赤周魔主愿意出来执掌此宝,那没有比他更为合适之人了,可惜这位魔主不知去向,这法宝不可置之不理,只能由我六人来执掌,既然迟尧魔主先前未曾得势,那何不让在下得一次机会?”

  迟尧本来一直没开口,听到这里,却是决定要争上一争了。

  他倒不是不舍得此宝,但是谁拿此宝谁无疑就是主事之人,灵壅此人太过激进,又不曾和人道交手过,事情万万不能交到其手中,不然可能会把所有人都牵扯进去,他道:“赤周魔主不在,那么对人道少却一个威慑,我等是不涨反弱,我却要问一问,准备如何与人道相争?”

  灵壅似是成竹在胸,道:“白微、邓章两位道友一直在与人道对抗,他们想必比我等更是了解此事,在下之意,不妨寻访到这两位,先是听一听这两位之建言,而后再做定夺。”

  他也知道,自己先急吼吼的动手,这些同道没有几个会信任,而且不可能有胜算,而找上白微、邓章二人就不一样了,要说对抗人道的经验,这两位无疑更多,这么比较下来,迟尧原来所具备的优势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就在几人辨谈之际,反天地中一阵涌动,大股莫名之物被那孕育之中的宝胎吞入进去,而后幽光一闪,一件宝物已是脱去坚壳,跳脱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