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九章 只待天开气动时

第八十九章 只待天开气动时

  灵壅见这宝物已然诞生,连忙起法力一拿,试图将此先是取到手里,这样也就省却任何言语之上的争论了。

  可他法力过去,那宝物却是一闪,轻巧避开了,随后朝着下方一头扎下,看去就要往反天地深处遁落。

  在场几位魔主皆是看出,这是此宝生出意识了,不愿意为他们所掌制。而此物乃是反天地孕化生成,要是叫其遁行回去,那除非其愿意自己现身,便很难再寻出来了

  迟尧起神意传言道:“诸位设法将它拿住。”

  现在谁人执掌了这法宝,谁人就拥有了最大的话语权,可他认为,哪怕是其他人得了,也好过灵壅得去。

  他这一开口,简童、挚悒二人还在犹疑未动,恒景、素二人却是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出手捉摄。

  灵壅冷嘲一声,蛮横挤开两人法力,再度向那法宝抓去,这回成功将之扣住,然而就在这时,迟尧法力也是到了,

  两人一使力,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这法宝居然自此一分为二,一半仍是留在了灵壅手中,一半却是到了迟尧那里。

  迟尧虽然惊讶,可此物一到手里,就稍稍一运法力,将里间分过来的那股意识灭去。

  灵壅这时一观,发现法宝乃是一面玉牌,自己所持恰好是其中一半,道:“迟尧魔主,这法宝两分,对我等并无好处。”

  迟尧将自己手中那一片玉牌收起,平淡言道:“我却以为这正是合适。”

  灵壅看他几眼,也知自己拿不回来了,道:“也好,在迟尧魔主手中,也比在外人手中好。”他将手中那半片法宝意识也是抹了去,随后收了起来,道:“既然此宝已成,我等已是可以前往人道那处索取宝材了,道友以为如何?”

  迟尧考虑了一下,点头道:“现下正是时候。”

  两人都是同意此事,其余人自也不会反对,意见一致之后,六人便离开此间,往布须天而来。

  瑶阴派孤勺山偏殿之内,魏子宏在看完那卷力道密册之后,便在考虑如何传法一事。

  老实说,这门法诀放在他这里最为有用,因为瑶阴派弟子众多,且绝大部分资质都是不高。

  在瑶阴派中,门中弟子即便在修道上成就不高,也能去打理俗务,你若是做事勤勉,那么你亡故之后,自有门中接引你归来,这一世不成,下一世也还是可以的。

  现在瑶阴派之所以兴旺无比,也正得益于这条规矩,只要整个宗门还是存在,那你便有成道之可能。

  可在气道上走不通的,未见得在力道上走不通。

  魏子宏自己身为凡蜕修士,十分明白,能到的自己这一层次力道修士几乎从来没有存在过。

  虽有些异类妖魔或许可以与凡蜕修士一战,可其并不是凭借自身修炼上来的,都是靠着天生威能,这也是此辈所能达到的顶点了,不可能再往前去了,就算给了他们元玉,也不知该如何运炼,可这法门却是可做到以卑弱之身一路修持到开天辟地的程度。

  他不由感叹了一下,除却渺不可测的法道,气、力两道虽经常被拿来相提并论,可实际上,力道修行前半段还能与气道较量一下,到了后端,却是被气道全面牢牢压住,没有半点相争可能,可现在有了这本功法之后,两法并立的格局或许当真会实现。

  他看了一眼手中密册,方才神意交言了一下,知道其余几名同门也是得到了相同之物,虽然自家老师只是将此物交到他们手里,没有特意说明要如何做,可他们之中没有人能修行力道,故是此中意思,分明就是要他们在后辈之中广传此法。

  对此他是十分积极的,当即命人找来了门中两位长老,询问了一下有哪些弟子求道之心坚定,但却碍于资质迟迟没有进展的。

  那些本就是出类拔萃的弟子不在选择之列,这次机会主要给那些本来在气道之上无甚天赋的人身弟子,若是能在力道之路上有所建树,那也是宗门之幸。

  两名长老商量了一下,便将名册呈递上来,并言里间或有遗漏,过后会再有补充上来。

  魏子宏稍稍看过,就将金册前半段示于二人得知,随后道:“这些弟子若是愿意,今后可转修这等法门。”

  其中一名长老将前半段功法看过后,大为惊叹,道:“这等力道功法,若有足够外药,大概二三十载内就可将一名适合此道的弟子推入三转境地之中,这便相当于化丹修士了,若是传播下去,可大大提升宗门低辈弟子的能为。”

  另一名长老也是点头,以往力道法门很是粗糙,不似气道法门那般讲究,每一重大境之中还有另有小境分划,而这门功法,却有一条道路与气道类似,每一转皆作三重分列,可以一步步修行上来,不至于偏差太大。

  他试着问道:“不知掌门之法是从何而来?”

  魏子宏道:“此乃我恩师所授。”

  “原来是元尊所授之法,难怪了。”两名长老俱是露出敬畏之色。

  这时最先开口的那名长老犹豫了一下,试着问道:“掌门,门中那些异类弟子若是问起……”

  魏子宏直截了当道:“这法门眼下只适合人身弟子,异类弟子暂不在考虑之列。”

  通常情形下,他对异类弟子是一视同仁的,可首先是此辈没有威胁到人道,只是像涉及到这等足以改变双方力量对比的功法时,他一定是不会放任的。

  尤其自家老师还是溟沧派渡真殿殿主,溟沧派是从来不收异类为弟子的,故是只有将其等排斥在外了。

  浮游天宫,金阁之内,沈柏霜将手中这一卷力道法门从头到尾仔细翻阅了一遍,看罢之后,也是感慨不已,

  这密录之中不仅有功法本身,里面还附带有不少注释,将修行之中的道理讲得明明白白,似他这等境界的修士,哪怕不去修行力道,都能从中获益不少。

  甚至此中还讲述了力道修士若得元玉,则同样可以以此达到真阳层次,甚至再往上去,还隐隐能看见更高道路。

  他知道这对修士有何等吸引力,一些天资出众的修士,若是在见得这等功法时,甚至有可能放弃以往功行而转修此道。

  他慎重考虑过后,便将那注疏与功法分了开来,随后来至唯有阁主和掌门方可来到的秘阁之内。

  这里有一幢法龛,共是分有三层,最上一层摆放的乃是溟沧派根本之法五功三经,并且俱是太冥祖师所传手书。

  而第二层,则是历代掌门与渡真、昼空两殿殿主所留的功法秘术及自身感悟;再往下,则是门中历代长老自己所推演出来的较为上乘的神通道法。

  他将这门力道功法郑重摆到了第二层上,且位在最前。

  至于那注疏,他则是将之单独放到了另一处秘龛之内,并锁以重重禁制,随后又在旁处写下一行字:“此间注疏,初入洞天者不可观。”

  季庄道人见布须天内有数股法力波荡传出,神情也是微变,显然此间所有人已是一齐出手,与自己争抢造化精蕴。

  他也是想过把所有人都是鼓动起来,可他却不敢这么做,监察两个人尚好,当中便是有人寻到了造化之地,也总要正身达得那里才可占据,而他身为御主,只要发现一点端倪,便就可以加以压制,可要是任由镜湖之内所有人都这般行事,那他根本无法兼顾过来。

  所以他干脆忍耐不动,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有可能做成此事,哪怕为此迁延再久也没有关系。

  张衍见自己做出反制后,镜湖那边没有做出任何新的回应,仍是维持着原来局面。

  此无疑是季庄不想唤动更多人,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这个做法算得上很是正确,既然我已是压不过你,那就干脆不来与你争,反正最后结果也不见得相差多少,无非是延长了争斗之期,这对炼神修士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他考虑了一下,下来之事,就看天数机运了,自己只要考虑好真到那一步又该是如何应对便好。

  思忖之间,他心中有感,抬头一观,便见布须天外有一枚灵符飘荡在那里,取来一观,这却是曜汉老祖送来的,

  此中言及,张衍若想阻止季庄道人行事,那么唯有趁现在动手,说是只要张衍带领众人来攻打镜湖,设法给予季庄道人足够压力,那么这时候他便能鼓动镜湖之内的同道一同行事,将其人推翻。

  他思考了一下,却是认为曜汉老祖之言不可信,其人不过是想借此机会让他出面挑头,而后从中取利罢了,若是见机不对,其人一定是第一个退缩。

  关键是他也没有取拿下镜湖的把握,否则倒也不介意如此做,只消事后再阻止曜汉老祖坐上御主之位便可。

  这时他往某处看有几眼,用不了多久,又将会有一座浑天降下,这一处当是玉霄派飞升之人所去的浑天了,不知在这里能否寻到一些关于曜汉老祖的线索,若是能从中判明其人真正意图,那却是方便他下来行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