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变易乾坤正序存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变易乾坤正序存

  张衍以为,那一位存在和灵机兴发之主的目的当是一致。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现在无非是推动生灵入到炼神,而季庄道人斩断修士之路,那么其可能就想从那些异类妖魔身上着手。

  似白微那等先天妖魔,本就是天地之精而生,要是灵机大盛,无疑会诞生更多,若此辈得以跨入炼神之境,那么就可让那位大德重返回来。

  可这里仍是有一个阻碍不曾解决,那就是玄石拦在了这条路上。就算此辈再如何了得,无法越了过去,也就不可能达到真阳层次。

  而玄石唯有造化之地方会生出,他若是判断正确的话,那么最后还是转到造化之地的争夺上。

  那一位大德是绝然不能让其回来的,除非其放弃那侵夺诸有的做法,季庄道人纵然有自己的图谋,可是至少表面上还算讲规矩,就算断绝道法,诸世正序也未因此搅乱。

  而且只从实力上说,不曾恢复全副力量的季庄道人显然比那一位大德更好对付,如此他与季庄在阻碍那一位回来的事情上利益是一致的,所以他不会放任妖魔异类就此出头,而只要尽量找寻并护住造化之地,就能对此加以拦阻了。

  正思索之时,景游入殿来报,道:“老爷,刘上真和魏上真来了。”

  张衍知晓他们也该是来了,他门下诸弟子之中,也就这两名弟子底下门人弟子最多,而其余要么功行未复,要么就是不管其余,一味只专注于修行。

  他道:“唤他们进来。”

  不多时,刘雁依和魏子宏入得殿来,对着座上一拜,道:“拜见恩师。”

  张衍道一声免礼,随即言道:“诸弟子如何?”

  刘雁依回道:“大致安好,不少弟子初时也颇是惶恐,后来入了内天地中方才安定。”

  魏子宏道:“弟子这处也是如此,天变惶恐也是人之常情,可若是走不出来,那成就也是有限的很,倒是那些心性坚凝的弟子,还不如就放在昆始洲陆上。”

  张衍颌首点头,若是一心道途,矢志不移的弟子,的确无所谓内外天地,到了哪里都可修行。他道:“为师知晓你等想问何事,此番道法之变,乃天外一至宝所照,未来道法或当再兴,只是为师也不能言到底会应在何日,不过只要为师尚在,便无需为此忧惧,你等只消约束好弟子,一如以往便是。”

  刘雁依与魏子宏二人都是听明白了这话,道法兴衰,正如波涛起伏,有猛涨高举,就有回落低抑,纵然到得最后,只剩下寥寥几人尚在,只要自家老师还在上面坐镇,那么这些同道后辈终有一日是可重返道途的。

  得此一言,两人对日后该如何做已然是心中有数,因为难得来此一回,所以在此向自家老师讨教了一些修行上的疑问,大约驻留有百余天后方才离了清寰宫,往下界回返。

  魏子宏与刘雁依别过后,就回得瑶阴派,方才安坐下来,就有一位出身东荒的长老寻到座前,躬身道:“掌门真人,在下还有一事要言,近日见东荒地陆上情形有些不对,这般下去,恐于我人道有碍。”

  魏子宏诧异道:“何事如此严重。”

  那长老眉宇之间有一股掩饰不住的忧愁,将一封奉书呈递上来,并道:“掌门真人,一应情形弟子都是写在里间了。”

  魏子宏接来看有一遍,已是知晓他所言何意。

  这里问题出在东荒地陆之上,当年九洲诸派自天外而来,到此立宗开派,并弘扬道法,东荒百国不少王公贵戚都是加入了山海道门,虽说这般做最初目的只是为了与九洲各派交好,可由于道法能够延寿长生,所以诸国上层之中已然是替代了玄法修持。

  可玄法作为较是容易修持的法门,也并没有被完全摒弃,因为上层贵戚都去追逐道法了,故在底层尤为兴盛。

  现在道法断绝之后,玄法之路也是一样被阻断了,而底层之士修持目的本是用于军争,并非长生,所以毫无阻碍的接受了那以丹药助长功行的做法。

  更有不少人主动跑去与妖魔凶怪通婚的,以期后辈子孙生下来便可获得超越凡俗的本事,这其实便是走上了原来非人异类的老路了,而问题就是出在了这里。

  这等办法看去获益更快更大,且不需要什么外物,再加上东荒上层在道法衰退后,略微显得有些无所适从,对底层玄士的倚仗加重了不少,所以一时也无力来约束这些,使得这股风气很快在东荒地陆上蔓延开来。

  因此之故,这名长老担心万千年后,生灵之中再无生人,等到未来道法再兴,他们就算转生回来,也非是人身了,那样恐怕就无法再走原来道途了。

  魏子宏笑了一声,道:“墨长老大可不必为此担忧,东荒诸侯岂会如此不智?若是底下之人皆有妖魔异类之血,他们又如何牧御万民?何况世上修道人虽是退去,但不过是退入涵灵之地,又非消亡,若见妖魔欲替人道,也不会坐视不理。”

  墨长老叹气道:“弟子只是担心怀机谋之人在背后弄鬼,现在没了道法为后盾,仅凭诸国国主自身维持,太过艰难,且我山海界中,始终是异类多过生人,若是稍不小心,恐怕局面就很难收拾了。”

  他自己作为修士,明白多数上境修士可不会把凡人放在眼里,就算东荒尽灭,恐怕也抵不上自己寿数,可他作为申方国出身之人,却不得不为此求一条出路。

  魏子宏一想,山海界毕竟是诸派本界,东荒地陆也不能放任不管,便道:“墨长老此言也有一番道理,稍候我会寻得诸位同道商议此事。”

  还真观,伏魔大殿之上,张蓁正翻看着这几日呈递上来的书信。

  前次大比过后,山海各派趁势扩张,在诸天万界都是开辟道场,可这等势头随着道法断绝却是生生被阻,现在各派都是收缩回来,那些道场也是弃之不用了,而还真观同样也是面临这等局面。

  宗门长老都是认为维系分宗下院已是毫无意义了,所以纷纷上书,希望能放弃这些地界,将分散出去的长老弟子重新收拢回山门。

  张蓁看罢之后,看向座中几名长老,朱唇启声道:“不能退,道法断绝,邪异必兴,此正是我还真观用法之时。”

  听她这么说,底下一名长老神情一变,站了出来劝谏道:“掌门,道法已绝,我等门下弟子亡故一个,便少得一个,再也不得填补,要是用来对抗妖魔邪异,又能坚持多久呢,怕是,怕是用不了多久门下弟子就要死尽死绝了。”

  又有一名长老也是站了出来,苦劝道:“掌门,我还真观有今时格局委实不易,而今各派皆是退缩,我还真观便是蛰伏一时也不会甩在后面,如此做委实不值。”

  张蓁眸光注视下来,所有长老都是不自觉把头一低,然而她没有说什么斥责之言,道:“诸位长老忧虑也有道理,但此事并非不可解决,我近日推演得一法,借托一法器所助,便有危难,也能托庇入内,可最小限度减少弟子损折。”

  先前那长老犹豫了一下,道:“可是这终究……”

  张蓁道:“诸位长老不必为此忧心,降魔之人未必只用门下弟子,需知降魔法器亦是我辈手段。”

  事实上如无必要,她也不会让下宗弟子出去冒险,而是准备让其等祭炼各种降魔法器,然后分拨给世人用以对抗魔物邪异。

  这般一来,可以使得还真观之名不致因为道法断绝而衰退,而且这些弟子哪怕躲入内天地中,也不会耽搁此事,只需每过一段时日,命人将祭炼好的法器送出来便好。

  众长老在了解自家掌门心意后,互相商量了一下,也觉此法或许可行,既能最大限度保全弟子,又能维持住还真观眼下格局,若日后道法归回,必将得获大利,于是不再劝言,俱表示愿意遵从此番排布。

  张蓁道:“那诸位长老便请去往各界安排吧,我料诸派同道一退,原本被制压下去的邪魔定会再度冒头,需得将此辈尽快压了下去,过后便就容易对付了。”

  布须天外,一处临行开辟的界天之中,白微、邓章二人各坐蒲团,正看着诸天万界一片慌乱景象。

  白微见得道法衰退之后,妖魔异类非但没有受到牵连,反因灵机升腾而更为兴盛,不由感叹道:“未想这道途莫名绝断,反是我辈得利了。”

  邓章沉声道:“这等情况若无法改换,这一纪历倒还好说,到得下一纪历,人道必衰。”

  白微不觉点头,道:“布须天人道本有三纪历之运的说法,看这情形,倒是印证了此言。”他琢磨了一下,“可就算人道衰落,只要那几位元尊仍在,也仍是压我一头。”

  邓章缓声道:“前番我与人道签下契定,以各家门下弟子胜负定那元玉归属,初时或许难胜,可等到人道门下弟子寿数用尽,便难与我辈门下相斗了。”

  白微赞同道:“想那正反天地冲撞,三位域外天魔入世,乃至我等与人道定约,一切都恰恰是在道法断去之前,现下想来,此非天数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