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天不渡人人自渡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天不渡人人自渡

  张衍自神意中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思索造化宝莲之事。

  他知道,早前季庄道人手中是没有此物的,不然面对那一位存在时根本无需退避。

  这东西应当是后来才寻到的,而这恰恰是在镇压了那一位存在的分神之后,所以不难猜到,这两者之间应该是有关系的。

  再进一步推断,那分神本有吞夺诸有之能,或许季庄就是凭借了其人这等能耐方才将这宝莲寻回的。

  如此看来,这算得上是一个捷径。

  不过她是无可能借用此法的。

  季庄拿回的,应该就是自己原本所持有的宝莲,所以就算被那一位存在的分神寻到,也一样不怕被其人夺去。

  若是他用此法,那么分神寻到宝莲后,他或许可以将之击败,但却没可能从其手中再夺回此物。再则,他也不会冒着被倾夺诸有的凶险去做这等事的。

  所以要想找寻到此物,现在最稳妥的办法,似乎就是从那莲瓣之中抽得一丝气机出来找寻。

  可这里问题也不小,这就如同找寻造化之地一样,完全是看机缘运气,难知什么时候才会撞上。

  而季庄道人实际已是握有造化宝莲,目前只需要设法壮大就是,所以或许到最后他还没有找到此物,其人就已是找回全部力量了。

  大德一旦归来,那么无人能够阻止,何况现在还有那一位存在在外,虽现在被他们所克制,可其迟早也是会回复过来的。

  他要破局,唯有抢在此辈之前。

  谁人能先一步达成目的,谁人便是赢家。

  只是若按正常路数,几乎是不可能赢过此辈的,所以必须另辟他途。

  他注意到,正是因为两朵造化宝莲之间的碰撞,才使得许多莫测难言的东西泄露出来,并使得自己得悉了诸多隐秘之事,那若是再来得一次,自己是否可以获得更多呢?

  这一回虚寂之内的变故无疑是有人主动挑起的,现在能行此事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人,而能在造化宝莲上做文章的,无疑肯定也与大德有所牵连之人,不然没可能知晓此事,所以他大致可以肯定,此事应与曜汉老祖有关。

  只是虚寂开得缺裂之后,获得好处的似乎只他与曜汉老祖而已,季庄道人自身却没有获得什么。

  而他之所以得利,那是因为那位大德主动投来的意识和大道玄理,并非是他去接引得来的,

  那是不是可以如此理解,实际按照正常情况,此回能够获利的其实只有曜汉老祖一人,不过因为偶尔一个意外,才连带他也是得了好处。

  若是如此,要是他主动引发这等变动,那么最终获利之人也不会是自己。

  他慎重考虑下来,最后否决了这个做法。

  只是这里有一点需得留神,按理说季庄也不难猜到此事与曜汉老祖有关,可后者偏偏没有什么事,散于虚寂之中的法力波荡一如既往,这说明季庄道人没有追究。

  要换作是他,那是绝对不会放任这么一个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人在身边的,现在不动手,那只能说季庄也没有压下其人的把握,或者付出将比损失更大,这足以说明曜汉老祖此刻已然具备与季庄对抗的力量了。

  不过这般于他而言,情况并没有变得更坏,反而季庄和曜汉相互牵制,却对他更为有利。

  要想迈上三重境,不外是要一件寄托之物,可他以为,纵然无有造化宝莲,自己也可用他物代替。

  他乃是布须天御主,不妨便以布须天为寄托。

  只是宝莲之所以为宝莲,那是清净无垢,不染外力,在运法之时不怕有他人会来侵扰。

  可布须天内仍是有不少异力,便是这些异力之主而今都不在这里,也需得完全清除才能行此事,同时造化宝莲也不能因此放弃寻找,主要是做此事并不用花多少力气,还能以稳住季庄和曜汉老祖的心思。

  但他虽如此设想,可要想做到,途中还有不少难关要克服。

  譬如他现在需先知晓一件事,那就是差不多完整的造化宝莲究竟是如何借托法力的,这里面是否还有什么玄妙?

  唯有知道这些,他才可能去借托布须天,不然没办法行这一步。

  那位大德所传递的意识中并没有提及这些,或许修士接触了造化宝莲之后自能通晓,可惜他偏偏没有此物,

  不过这并不表明他便没有办法了。

  他把目光投向那灵机兴发之处,那里就有一朵造化宝莲,虽无法将之占据为己有,可却不妨碍他从中探查出一些关键东西。

  只要他行到那处,并将造化宝莲握持住,也不需要将之占为己有,只需握持有片刻,他就可以借用残玉加以推演,从而知晓里间诸般玄妙。

  这里要好好谋划一番,若是就如此冲上前去,季庄哪怕不知道他目的为何,因为有过先前一次教训,肯定不会让他轻易做得此事。

  他思忖良久,心中便有了一个计较。

  无名界天之内,高晟图看着那枚玉石,道:“此物当便是那两界关门了,用此我等或许可以穿渡至外。”他摇了摇头,“没想到这么容易便就寻得,我本以为要大费一番周折。”

  他看向四周的残垣断壁,沉声言道:“我若猜得不错,你等天地之中这场洪水,应该就是此物所引动。”

  众弟子一听,都是大吃一惊。

  高晟图看着法坛之上雕凿的一日三月图文,道:“这天地之中应该本当是一日一月,那多余的两个月星应当是为了布置一个牵引灵机的大阵,并将整个天地的灵机强行束缚到了这里,可是一日三月的格局,再加天地灵机失衡,却是使得洪水泛滥,这才酿成了那场灾变。”

  阿昙这时急急问道:“老师,那么我等若是将这布置撤除了,会否能使那洪水退下?”

  高晟图却并不赞同,他道:“除非能毁去那两个圆月,可凭我之力尚做不到此事,便能做到,也不要去做。”

  阿昙不解道:“这是为何?”

  高晟图道:“这不知是多少年前之事了,天地自守衡道,若是骤然改换,洪水纵会退走,可一定又会引发一场不亚于大洪水的灾劫来。”

  众弟子听到这里,顿时都没了心思,这等灾劫,他们可不愿意再承受一次了。

  高晟图看着众人道:“你等也不必惧怕,若是道法修持到了一定境界,那抹平这些灾劫也就是翻掌之间。”

  他语重心长道:“你等道法境界或许还能再往上走,可是不精研道理,终究还是到不了高处的,不妨随我前往他界,以此开拓见闻,或能对你们有所补益。”

  众弟子也是听高晟图说起过,修道人自身修行到一定境界时,都要出外游历,一是磨砺道心,二是增广见闻,三是还能和同道相互印证交流,别的不说,高晟图自身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有几名弟子当即跃跃欲试,纷纷出言表示愿意与他同往。

  高晟图这时却是一摆手,神情严肃道:“先别忙着答应,我也不知这两界关门会通向哪里,若是落入我所言的虚空之中,若不及时找到落足地星,纵是我辈,怕也是难以存活下来,且去了之后,也未必能够回来,你等需要考虑清楚了。”

  他这么一说,底下弟子却又是犹豫起来。

  阿昙这时出来一个躬身,大声道:“我愿跟老师离去,要是能寻到去往道法上境的门户,弟子凭着自己也能回来,若是找不到,那部族之中不过少我一人而已,如此便宜之事,我又为何不去呢?”

  听他这么说,许多弟子都是认为有理,他们已然出来这么许久,却也不差这最后一步了,且错过了这次机会,或许就永远被困在这一方天地之内了,还不如拼上一拼。

  高晟图却道:“此事重大,你等可再好好考虑一番,不妨在这里住上几日,看看这里还有什么东西可我等所用,到时再做决定不迟。”

  玉陵自解脱之后,稍加调息了月余时日,由于界天之中紫清灵机充沛,损折功行很快填补了回来,她也是赞叹这里修行极易,若是功行之上没有任何障碍,那么用不了多少时候就能修持到二重境中了。

  不过去意已定,便是这里再好,也无心多留。

  在借助这里宝材又是祭炼了许多法宝之后,她才是准备动身。

  先是与泰衡、洪佑、蟠栖等人辞别,随后就来至纨光等人所在,并道明自己欲要离开此处,重返骊山。

  纨光道:“我等在此只是防备邪祟,道友既要离去,那也不会阻拦,此处洞府之后,便有一处两界关门直落山海,道友凭此可以去到那里。”

  玉陵谢过之后,就跟随一名童儿来至后府,见得那一座两界关门时,她也是心情复杂,当年唯有斩去凡身,才有可能遁去天外,现在只需一座关门,哪怕是低辈弟子都可借此往来诸界了。

  她当即踏步上前,身影投入灵光之中,只是微微恍惚了一下,眼前景物就已发生了改换,自己正立身在一处相似法坛之上。

  旁处一名看守法坛的道人躬身一礼,道:“小道奉命在此看守,不知是哪一位上真到此?又要去得何处?”

  玉陵没有任何遮掩,道:“我乃骊山前掌门玉陵,现自天外回返,此刻准备回去骊山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