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莲光未落气已动

第一百三十七章 莲光未落气已动

  季庄道人见曜汉老祖并不反对自己提议,当即就邀其出得镜湖,往布须天而来。

  张衍于定中感得异动,往外看有一眼,见是两人居然一同到来,且是各自手中都是持有一朵造化宝莲。

  他目光微凝,继季庄道人寻回造化宝莲之后,没想到曜汉老祖也是一样寻到此物了。从季庄道人给予他的那枚莲瓣之上可以看出,造化宝莲之间应该是相互吸引的,只要出现一朵,那么只需借用其气机,便就更容易寻到其余宝莲。曜汉老祖上次弄出那番动静,看来当就是为了拿回这东西。

  思索之间,季庄、曜汉二人已至布须天外。

  因为两人都是正身到来,所以他并没有将其等请入布须天中,也是同样正身出来,打一个稽首,道:“原来两位来此,不知今次前来,有何见教?”

  季庄道人还有一礼,道:“此番为一事而来,只是此中,却需得道友允准才好。”

  张衍问道:“不知何事?”

  曜汉道友不久之前寻回造化宝莲,已是无惧那一位存在,再托庇镜湖之下,却不合适,合该再寻一地界存驻。”

  张衍道:“既如此,曜汉道友只需找寻一处造化之地,再落驻入内就是。”

  季庄道人却道:“如此却还不知要等到何时,故我与曜汉道友商量下来,特来向道友讨一个人情。”

  张衍看了他一眼,道:“尊驾看来是有什么主意,那不妨先说来一听。”

  季庄道人言道:“我与道友之前曾一并寻到一处造化之地,现下两相分治,那一地尚无御主,正好作为曜汉道友驻落之地,我愿意将自己那一半让出,不知道友这边如何?若也是愿意让出,那便可完满解决此事了。”

  张衍目光微闪一下,他在造化之地中演化诸天万界,并向生灵传道,而季庄道人因为没有主动去做此事,其人治下那一半尚是空白一片,自是可以毫不犹豫让了出来。

  固然对于他而言,失去这些也算不上什么大损失,可是既然此间已是归于他所有,那自然不会轻易舍于他人。

  特别是他看得出来,季庄现在不放心再将曜汉老祖留在镜湖之中,因为其人对他来说是个严重掣肘,特别是经历了上回造化宝莲碰撞之事后,两人之间早是矛盾渐生,现在只是各有顾忌,不愿翻脸罢了。

  如此一来,让曜汉老祖继续留在镜湖之中可以让两个人彼此牵制,对他是十分有利的,为此他更不可能将自己治下另一半地界让出了。

  故他言道:“尊驾如何择选与贫道无关,至于贫道治下,早有安排,若是让出,似有不妥。”

  季庄道人道:“若叫道友平白让出,却也有些强人所难了,不如这样……”他看了曜汉老祖一眼,道:“由得曜汉道友先向道友借用此地,等到日后他寻得合适之地,再还了玄元道友如何?”

  张衍道:“贫道亦无借出之意。”

  季庄道人叹有一声,道:“那便有些难为了,曜汉道友,你如何说?”

  两人说话之时,曜汉老祖一直在旁不言,此刻他笑了笑,道:“玄元道友既然不愿,那就罢了,左右不过一处造化之地,我再寻得一处便好,想来到时两位道友当不会与我相争吧?”

  季庄道人言道:“自然不会。”

  张衍淡声道:“若是道友寻得,那自是归道友所有。”

  曜汉老祖有造化宝莲在手,虽不知与季庄手中那朵比较起来如何,可其现在丝毫力量还都未曾动用,想必所拥伟力不小,其若是寻得一处造化之地,倒是不便与之相争,特别还有季庄在一旁盯着的时候,那更是不宜如此做。

  曜汉老祖呵呵笑道:“那就多谢两位道友成全了。”他又对季庄道人打一个稽首,“那在寻得那处容身之所前,怕还要在道友地界之下叨扰不少时候。”

  季庄道人状若无事道:“道友客气了,道友若不嫌弃,愿意驻留多久都是可以。”

  商量妥当之后,季庄、曜汉二人也便向张衍稽首告辞,往镜湖回返。

  张衍看着两人离去,眼神幽深了几分,季庄方才几次以神意暗示于他,要他与其联手,趁势一同对付曜汉老祖,不过他并未予以理会。

  从表面来看,曜汉老祖背后没有造化之地为依托,就算有造化宝莲在手,却也不见得是他们两人联手之敌,还是很有把握将之镇压起来的,不过他认为,曜汉老祖敢于正身出得镜湖,那又怎会没有后招。

  何况他在解化了通向三重境玄妙之后,便已是知晓,大德若是亲自持有宝莲,那么在把自身伟力接引回来时便就有了寄托,不会再对诸有形成倾压之势,现在曜汉既是有了此物,那对诸有威胁已是大大降低,他犯不着现在就与之冲突。

  他意念一动,回得清寰宫中坐定,心中转念起来,这二人各是持有宝莲,意味着一身力量也是在逐步归来之中,另外还有一朵宝莲悬空在立,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引得背后那位大德归来,自己追逐下一重境功行的动作也需加快了。

  高晟图与楚、黄二名修士一番论道之后,虽未能解开心中疑惑,可也对他有不少启发。

  在二人竭力相邀之下,他索性便就在这里住下,并以自己理解的方式在此间传道,随着名声渐渐传扬出去,一直有人慕名前来交流,便连外间一些凡间国君听闻这里住着三位道法高深的仙人,都是派遣使者前来相请,不过三人都无此念,每次都是命弟子将之打发了。

  高晟图在此一留就是二十载,此刻觉得自己在此收获已是足够,差不多已是该离去了,于是婉拒了楚、黄二人的挽留,飘然下山了。

  他在山中时曾听到一个传说,说是这里本来也有仙人,但非是居于云天海外,而是住在地壑之下。

  在前古文献记载之中,这些人每过数十上百年就会到地表上来,每每左右世间格局,可自最后一次到来却已是千年前之事了,在此之后,就再也未曾有过其等出现的记载。

  所以他认为,要是这里有两界关门或者前古修士,那么应该就是在地下了。

  通过往来论道之人,他也是最后确定了那传闻之中的地裂之口所在,故是这一次准备前往那里探询。

  在此之前,他先是去找寻那些随他入得这方天地的弟子,看其等是否愿意与他一同前往。

  他先是找到了阿昙,这位弟子如今改名宗昙,身居国师之位,颇受国人敬重,闻得老师寻来,十分高兴的迎入进来,只是听闻高晟图提及再去他界游历,却是露出为难之色,伏地拜倒,跪叩道:“弟子恐是不能陪同老师前去了。”

  高晟图略作沉默,遗憾道:“罢了,你起来吧。”

  宗昙面显愧色,却是不肯起身,道:“弟子也知人世乃是老师所言的红尘泥沼,可是这一陷入进来,却已是难以摆脱了,弟子道心不坚,实在是有负师望。”

  他不愿离去,也不单单为了自己,而今他也是有了子女门人,还有一众门徒,这些人都是倚仗于他,他怎么也无法扔下这些人一走了之。

  高晟图知此事不能勉强,况且若是强要其斩断尘俗之缘,那也太过不近人情了,他叹道:“人各有志,为师也不会为此责怪于你,只是你我师徒之缘怕是到此已尽。”

  宗昙只是伏地不言。

  高晟图摇了摇头,就此退了出来,下来他又与余下弟子一一见过,便是那些走散的弟子因为这些年里陆续闯出名声,所以也是不难寻到,然而这些弟子而今或是有了牵挂,或是被红尘富贵迷了眼,皆无心思再去寻道了。

  最后只有一名弟子表示愿意与他同往,这名弟子名唤阿果,当年他从汪洋之上到来,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其与阿昙二人。

  而其到了这里之后,仍是保持着原来憨厚质朴的本性,也是众弟子中唯一一个不曾失却道心,不曾改换名姓之人。

  高晟图感慨道:“没想到最后却是阿果你愿意随我同行。”

  这个弟子资质一般,他人行功一遍,其往往要数遍乃十数遍才能跟上,功行也是一直排在末尾,从来不曾惹人注意,可却反而是道心最为坚定之人。

  他考虑了一下,道:“阿果,既你师兄弟都是有了名姓,你也不当例外,今后你便随我同姓如何?”

  高果憨厚一笑,摸了摸脑袋,道:“老师认为好,那便好了。”

  高晟图道:“我等这一去,怕是难再回来,你可要与师兄弟道别么?”

  高果摇头不已。他在高晟图不在之时就是一味苦修,开始也有师兄弟过来劝他不必如此,人世间有大把声色之娱可以享受,后来见他坚持如此,也就不再劝说了,因为脚下道路不同,如今早已是断了往来。

  高晟图点点头,看去一个方向,道:“道途漫长,你我师徒还有许多路要走,这便启程吧。”

  师徒二人言毕,当即腾身飞遁,往目标所在而去,不过十多日后,就见得那一条仿若将大地劈开的沟壑。

  高晟图看了几眼,不由露出惊容,以他眼力,自能看出这非是天然而成,而是后天神通造就,看去已不知经历多少岁月了,可越是这样,越是说明底下有自己要寻觅的东西,便就招呼了高果一声,往下方那深壑投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