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回心转来补天全

第一百四十二章 回心转来补天全

  天降星雨整整持续了一天,地陆之上凡民不分南北昼夜,都能看到这等异象。

  都梁宗之人感觉到此事不同寻常,立刻派遣弟子前去查看,发现大部分天坠之物都是落到了海水之中。

  这对于修道人而言,不过稍加麻烦一点而已。

  只是一夜之间,就打捞起来了一枚枚细小石块,此物坚硬无比,什么办法都没有办法损折分毫,也不知道到底遭遇了什么才使得此物破碎的如此严重。

  都梁宗弟子将找寻到的这些碎石试着重新拼凑了起来,只能勉强看出这东西原本是一块石碑,上面刻满了难以明了的晦涩文字。

  在场之人察觉到这些东西来历不简单,立刻送到了门中。

  都梁宗上层看了许久也不明白此是何意,只能看出其中似蕴含道韵,不是简单之物,可这东西眼下残缺部分委实太多,这却更是难解了。

  不过仅是数日之后,一名学得新传道法的弟子偶尔见得此物,却是觉得这与高晟图教授给他们的山海界蚀文十分相似,并提及高晟图也是言称,当年其所学之正法,就是从一块天降石碑之上得来。

  都梁宗诸长老闻听之后,争论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将高晟图请来辨认此物。

  半月后,高晟图来至都梁山门内,在一座秘殿之中见到了这块残存石碑。

  他在看到天降星雨之时心中就有了几分猜测,在见到实物上那熟悉蚀文后,更是确定,这当就是一块记载自家所学道法的石碑,且与自家所见那一块别无二致,只是觉得,这上面似乎缺失了什么。

  都梁宗长老见他久久不说话,问道:“高道友,如何?

  高晟图点头道:“不错,正与我当年所观得的石碑几乎一致,我所得道法,正是从这等石碑上而来。”

  都梁宗上层在听闻这个答案后,都是大为振奋,这可不单单是得了一门道法这么简单,最主要的是,有此物在,那这门道法从此就可以算是都梁宗自家法门了,而再不是由外来之法了。

  他们也是当机立断,立刻派遣更多人手前去打捞碎石。可无论怎样找寻,最终捞起来的石块都只能拼凑出半块石碑,还有半块却是不知去向了。

  枢青等弟子在得知此事后,也是异常兴奋,匆匆回到门中,自从听了高晟图的解释,他便一直希望能亲身观摩传法石碑,这一次却是天降缘法,他又哪会错过,

  他见到石碑之后,在此碑之前站了一夜,许多之前不通之处却是豁然贯通,可当他想继续下去时,却发现石碑只有一半,这让他大为惋惜。

  都梁宗动作也快,下来着实抽调了不少少年人来试缘法,确有不少人当场就明白了石碑上的意思,几乎数天之内就有了成果。

  这些弟子转述出来的内容与高晟图教授给他们的道法十分相似,但其中对于道法的推导和阐述,却还远远不如后者,这令门中长老无比失望,他们发现自己除了多了半块残碑,可以作为镇宗之基外,并没有在道法之上得到什么额外收获,暂时熄了抛开高晟图的心思。

  高晟图认为自己的作用已是不大,有了离去之意,这一日教授完道法后,却有一名道童前来,恭敬一礼,道:“高师,大法主有请。”

  高晟图知道,都梁宗中唯有法力境界最高之人方才得有此称,过去五十年中,他也是多次到得梁宗门中,可这两位却是一次也未见过。

  他道:“不知是哪一位大法主相邀?”

  童子回道:“乃是关法主。”

  高晟图了然,心中微松,这位法主传闻脾气甚好,行事也不讲究什么规矩,常会出来给下面弟子讲道,有时候还会和后辈弟子说笑两句,从不摆什么架子,与另一位以严厉著称的屠法主截然不同。

  他随那童子往后山而来,行上一座高丘,在一幢庐舍之前停下,童子道:“法主在内,高师入内就可。”

  高晟图谢过,掀帘而入,便见里间坐着一名白衣道人,貌相一般,肌骨如玉,双目湛然若星,他上前见礼,道:“关法主有礼了。”

  关乘抬手回有一礼,笑道:“高道友请入座,我这里却无有什么规矩。”

  高晟图称谢一声,入得座中。

  关乘看他几眼,笑道:“我观道友,似欲有意离开此间了。”

  高晟图心中有些讶异,他也没有否认,道:“却是让大法主看出来了。”

  关乘道:“道友在此传道,然则道法长进却是不多,我若是道友,易地而处,也不会久留于此。”

  高晟图抬手一拱,道:“这些年来,承蒙贵派善待,奈何这里终非我落足之地,还望法主见谅。”

  关乘笑道:“我无有阻止道友之意,有缘则聚,无缘则散,道友欲去欲留,皆可随意,只是这里,我却欲拜托道友一事。”

  高晟图道:“不敢,法主请言。”

  关乘道:“那传法石碑我也已是看过了,上面道法虽好,可似有残缺之处,凭此难以上进,不知道友原先所见道法,是否能够通达上境?”

  高晟图想了一想,谨慎回言道:“我不知能否通达上境,只是贵派所得传法石碑,却是道法有缺,与我原来所见的确少了些许。”

  关乘点点头,道:“道友此去,想必是要返回山海,那可否带上几名我都梁宗门下弟子?”

  高晟图叹道:“只是山海界难寻,我亦不知是否能够回返,怕是耽误了贵派弟子。”

  关乘笑道:“不然,我却以为此事不难,且关节还是在道友身上。”

  高晟图心中一动,道:“大法主为何如此说?”

  关乘道:“从你此前口述经历来看,你与这门道法颇是有缘,或许也是因此,当你有心传扬道法之时,便有石碑自天而降,”他指了指心口,“你若有心回去一证道法,那不定就有回去之路,关键是看你自家心意如何了。”

  高晟图若有所思道:“大法主是说,我若有心回去,那么有可能寻得一条回往山海界的路来?

  关乘笑道:“确然有此可能。”他袖子一拂,案前地面之上出现了一副山水图形,伸手指了指某处,“此间有一道两界关门,只是此前界中之人携仪晷穿渡过去皆无音讯,而我门下弟子之前也是试过,同样如此,道友既寻回去之路,那或许可去一试缘法。”

  他方才还有句话没有说出口,他猜测这门道法应该是某位大能所造,高晟图与此法如此有缘,说不定就是得了那位大能眷顾之人,那么这件事若是其人来为却是极有可能做成的。

  高晟图看着那山水图形,片刻之后,站起身来,对着一礼,道:“在下这两日便要离开贵地,若是贵派弟子愿意随行,可与在下一同上路。”

  第二日,高晟图从都梁宗回得宿处后,做了一番准备,便就动身启程,往那处两界关门行去。这一次,除了高果之外,尚有数十名新法有成的都梁宗弟子与他同行。

  一行人乘飞梭而行,二十来日后,就来到了那两界关门所在的山脚之下。

  高晟图仰首观去,一座巍峨雪山昂然耸立于天地之间,上方似有银光闪烁不止,枢青这回也是同行一人,他凑了过来,道:“高师,那光华便是那关门所在了,这里上方风云变幻,又有乱磁之力,飞梭上不去,恐怕只得步行了。”

  高晟图一点头,便下了飞梭,沿着早前开辟出来的道路上山,一日之后,就来到山巅开阔之处,便见一团银色漩流在那里旋动不止。

  他虽几次穿渡两界关门,可深心之中对此等神通造物仍是充满敬畏。他道:“枢青,关照随行之人,需得紧跟我来,不然渡去之后,容易彼此散落各处。”

  枢青应了声是,回去交代了一声。

  高晟图待后面之人准备得差不多了,就吸了口气,往里踏入进去,身后高果、枢青等亲近弟子也是连忙跟了上来。

  就在跨入进去的那一刻,他只觉一震,见得无数景物与自己远离,又好似在往某一处下坠,这等感觉是之前从未有经历过的,一瞬之后,他身影立定,面前现出了一片天穹,知是已到关门对面。

  他试着一感应,发现自己立足于一处烟火熏燎的城池之中,城中之民一个个瘦骨嶙峋,污垢满身,哀嚎之声处处,而外面被重重大军包围,这无疑是来到了一处即将陷落的城池之中。

  只是他意外发现,外间这些大军阵中有不少法力灵光,还有参差不齐的气机涨落,显然里面有不少修道之人,并且他还注意到,此辈所撑幡旗之上有一个魔神画像,总感觉似在哪里见过。

  正思索间,忽听得城外数万兵卒齐声大呼,道:“崇我信道,长生不老,万古罗布,天宗地祖!”呼喝之间,天上乌云滚滚,一道道雷火就往城中落来!

  高晟图本来不欲插手这等凡俗中事,不过就在这些人呼喊之间,那气机也是升腾出来,他不知为何,一感此气,就对此辈莫名感到有些厌恶,当即法力一转,就有罡风聚集,将这些袭来雷火全数托住,随后气机一冲,一声震响,顿将污浊冲破,天日之光,一时裂云而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