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今立教门问法传

第一百四十三章 今立教门问法传

  高晟图这一出手,随行数十名弟子也是反应过来,一齐施展法力,顿时撑起一道光幕,将整个城池笼住。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外间那些修道人见城内气机冲霄,一时也是弄不清楚虚实,出于谨慎,立时撤回了攻势。

  高晟图见状,立刻关照枢青道:“设法捉得几人问明此间情形。”

  枢青点头而去,他很快就把情形弄清楚了,对面修道人都是出自一个名唤罗教的教派,此教之人只需按一套法仪膜拜魔神,即可获得力量,这方地陆之上已知诸国大半都是陷入其手,若是他们未曾落在这里,这座城池同样也会步此后尘。

  高晟图却是若有所思,在山海界访道时,他曾听瑶阴派的一名修道人说起过某一个膜拜魔神的宗派,却是与此十分相似。

  他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已是回到了四大部宿之内,要是这样,想要回去却是不难了,因为元尊座下诸天多数都有两界门关可以往来。

  只是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他道:“此地不宜久留,我等先离开此处。”

  外面那些修道人虽然道行不高,可一个教派之中,难免有不少道法高深之人,要是到来此地,难免会有一场斗战。而就算要打,也要把情势弄明白之后再说。

  高果道:“老师,城中之人如何?”

  高晟图果断道:“一并带走。”

  此城经多日围困,壮丁死伤颇重,剩下的大多数只是老弱妇孺,他若未见此事,那也罢了,既然见到了,那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他这一关照下去,底下弟子各自展动法力,将城中剩下万余人一同卷上天穹,随后往罗教势力未及之地而去。

  虽他走得颇快,可是几日之后,仍有不少罗教之人遁空追杀上来,于是亲自留下断后,所幸并没有见到功行过高之人,只是那些一同留下断后的弟子出手便就应付了过去。

  待摆脱罗教之人后,他们迅速追上先前撤走之人,并找寻到了一处荒僻山谷,在此凿山为穴,开辟洞府,布置阵法。

  然而也不知罗教之人用了什么办法,仅仅数日之后便就寻到了山前,且这一次来人之中,有一道人功行几可与高晟图相比。

  不过高晟图很快发现,其人似并无与同辈斗法的经验,而他却是不同,在山海界时几乎日日与异兽凶怪较量,虽也称不上善战,可却远胜此人,没有几合,就将此人毙杀当场,来犯之人更是无一逃脱,只是这一次都梁宗弟子这边也有数人身故。

  罗教经此惨败之后,似未有死心,数月之后又是前来侵袭,然而这一次却是不同,因为山中禁阵已立,轻易就将此辈全数诛灭了。

  高晟图这时却是意外发现,有几名弟子原本修为停滞不前,甚至可以说没有长进的余地了,可在这等激烈斗战之中法力居然隐隐有所精进,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以往似乎忽略了什么。

  在安排好底下之人后,他却是陷入了深思之中。他认为自己过往虽是每到一处便就传道,可若是碰到强横一些的外道,轻易就可将自己努力尽数摧毁,想到此间,不由暗忖道:“道法若要传播,还需要有自家的教门才是。”

  实则他也知道,就算自己不曾有此心思,只要这门道法能够继续存在下去,那么自然而然就会走上这条向内维护己道,向外侵压旁门的道路,不过这过程或许要数百上千年,只不过现在迫于特殊情形,他恐怕要提前做得此事了。

  在思索了几日之后,他把高果唤来,将自己想法与之一说。

  高果道:“老师,既是立教,不知我教当以何名称呼?”

  高晟图道:“万物化演,道在其中,我等之道,当以‘演’字为称呼。”

  高果道:“演教?”

  高晟图缓缓点头,实则他本来有另外一个选择,似比此字更为合适,只是不知何故,那字无论如何也无法念了出来,甚至一想思绪就会偏了过去,故只好以此为替代。

  高果默念几声,道:“那,我等当奉老师为掌教,只是老师,既是立教,当溯明源流,却不知我等该奉哪一位大能为教祖?”

  高晟图回道:“自当奉立造此法的大能为教祖。”

  高果想了一想,道:“可老师也说过,不知教祖是哪一位,莫如就奉四大元尊为教祖如何?”

  他曾听高晟图说过,世间万千道法,大多数都可追溯到四位造世元尊之上,所以这般祭拜,想来终归是无错的。

  高晟图却是摇头,道:“为师以为,这一位之能,当在四大元尊之上,不过为谨慎起见,索性不立名讳,只以我教教祖之礼祭拜,你需做之事,就是挑选孩童弟子,由我亲自教授其等道法。“

  现在跟随他之人除了高果之外,名义上都是都梁宗门下,此辈纵然可为他所用,却也不可能算作教门弟子,所以需得在此重新教授出一批弟子来。

  高果躬身一抱拳,道:“是,老师,弟子这就去办。”

  不过几日之间,就有百余孩童被送到了高晟图座前,这些俱是从先前那城池之中解救出来的凡民,而此后半载之内,又有数千少年被陆续送来。

  而罗教之人自上次失利后,似是察觉到高晟图一行人不好招惹,且又见其等藏匿深山不出,所以再也未曾前来进犯。

  高晟图却是知道,自己这边与此辈终究是要做过一场的,因为自己一旦立教,那么就一定会向外扩张,不仅仅是与罗教,甚至与外界诸道都是生出矛盾来,甚至因此引发斗战。

  可他仍是执意这般做,因为他已是察觉到了,争斗同样也是领悟道法一部分,而以往他之所为,只是一人之道,一旦走上这条道,那么就是万人之道,万万人之道,乃至天下众生之道了。不过这不是非要与人打生打死,所谓“和则共存,不和则争”,若把所有人视为敌手,那却是自取灭亡。

  晃眼之间,三十载过去。

  原本荒山已是大变模样,峰脊之上,遍布殿宇楼台,而山底之下,更是开辟出了一座座深广地宫,而正殿之上,则是立起了一块丈许高的牌位,却是与那传法石碑有几分相似,上面不书名号,底下更无陪衬。

  高晟图带着高果站在阶下,经过这三十年准备,他门下如今坐拥数千弟子,自感时机成熟,已是可以开得教门,抬出演教名号,而下来首先要做的,就是覆灭罗教,将这一片天地化为演教之道场。

  高晟图走上前去,对着那牌位一拜,心中默念几句道:“教祖在上,弟子高晟图今立演教,不存私心妄念,只愿演天变地,天下道同。”

  本来他没有多想什么,然后一拜下去,忽然之间,却是感到冥冥之中有一道目光看了过来,同一时刻,整个天穹忽然黯淡下来,教祖牌位之上有灵光腾霄,光耀天宇,闪动十来呼吸之后,方才消去。

  高晟图怔怔看着。

  高果声音发颤道:“老师,方才这是……”

  高晟图深吸了一口气,道:“此当是教祖有所回应了。”他看着上方牌位,道:“为师曾一度以为,要到教祖面前问一问道法根本为何,需得经历万难千阻,诸般磨砺,其实我却是错了,其实道法就在身旁,又何必远问?”

  高果一听,却是激动万分,方才异象起来时,日月皆隐,天地为之失色,可想而知,自家教祖这是何等大神通?

  高晟图回过身来,沉声道:“教祖既是回应,那覆灭罗教,就在今日,高果,下去传令,召集教众,随我攻伐罗教总坛。”

  布须天清寰宫中,张衍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方才他并未刻意施法,只是流散在外的气机得那道传弟子膜拜,是故自发回应。

  底下有道传弟子决意开辟教门一事,他对此早有料算,这百年之中,正是他道法兴盛之时,所以这是必然会出现的,而高晟图却是最先做得此事之人。

  只是此等举动有利有弊,坏处是演教一立,许多宗派很难再将这门新法视作承传手段,必定会另寻他法替代。

  不过似如溟沧、少清这等大宗,本就是自行开辟新法,从来不曾接纳外来之法,而小门散宗则别无选择,多数是哪个道法更为合用则用哪个,而他这门道法不需任何外物,哪怕是无有灵机亦可修持,这一点却是少有道法可比,所以影响会有一些,但不会那么大。

  而随演教立成,好处也是随之而来。他能看到不少异力由此断绝,这是因为他所立道法气数已成,受他排斥之伟力注定无法再入世间,且一切过去未来之中都是无了存身之地,这等结果此刻却是直接映现了出来。

  只是这里仍有丝丝缕缕异力牵扯在人心思欲之上,这是因为举凡炼神大能,只要有一位生灵心中仍知其存在,哪怕只是传言,那其伟力便不会真正灭去,通常唯有使得这些生灵踏上道途,心中有了对大道之认知,最好是信奉另一位炼神太上,方才能逐渐摆脱这些。

  张衍现在所做之事正是如此,不过他在不动用自身伟力的时候,也不可能将所有人都送入道途之中,好在这些异力终究只是少数,他只要持续下去,就可叫其越来越是弱小,而随着对布须天参悟的逐渐深入,如是一切顺利,那么最终不难将之全数化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