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外气还夺舍前身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外气还夺舍前身

  原縻入得界中后,立觉这是一处无主之地,就本能按照对自己最为有利的做法,开始设法炼合此间,毫无疑问,若是成功,不说做出什么反击,保自身不失倒是不难。

  只要他伟力一下,纵然还无法成为御主,也可以稍稍阻碍他人闯入进来,随着他意念转动,伟力立时向外张开,可当快要充斥整个造化之地时,季庄道人却是随之杀入进来,却是使得他无法得竟全功。

  好在到这一步他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立时遁走。

  面对偌大一个造化之地,季庄没有可能就这么弃之不顾,只要能迟滞其人片刻,那么他就能再一次从那伟力罗网之中闯了出去。

  只是正当他欲舍弃此地遁走之时,心中却有一股异样意识升起,他本能要将这之压下去,然而就在这时,这方造化之地之中的伟力居然与那意识产生了某种共鸣,使得他神思为之一僵。

  而这个时候,实际上是天机出现,按照他所修炼的法诀来看,本该是原縻那未曾磨灭的本来意识浮现上来,进而将顽真替代,还得本来,到时也算是真正过了一关。

  然而事情发展却非是如此。

  一股本来存在他法身之中伟力这时冒头出来,由微至广,陡然就将原本属于原縻的痕迹完全拭去,于顷刻间变作了另外一人,同时法力一引,居然将这处造化之地的伟力调用起来,将季庄道人的伟力牢牢阻止,无法再往前压迫半分。

  季庄道人感受到前方阻力,同时察觉到,与自己对抗之人再非原来之人,便沉声问道:“汝是何人?”

  这时一股浩大伟力忽然自外侵入进来,曜汉老祖也是在此现身出来,他目光一扫,在望见原縻之时,却是有些意外,分明也是看出不对来,随即他两目一眯,道:“是你?”

  他凭气机不难辨别这是谁人,说起来对方与他也有几分牵扯。

  先前为了提升原縻功行,他自虚寂之中将一造化宝灵的伟力摄拿出来,并渡给后者以做资粮,可看现在这般情况,原縻不仅没有如预料中那般将其炼合,反而是其人反客为主,将原縻给取代了。

  他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走的每一步好似都是在帮助其人觉醒过来,可要说对方能够左右他意念,那是绝无可能的。

  要真能做到这等事,那说明对方的伟力层次比他现阶段的力量还要高上许多,若是如此,那也没必要绕这么大弯子了,直接出手对付他便就可以了,所以这里只能说是天数巧合了,

  季庄此刻传意问道:“道友知晓此人是谁?”

  曜汉老祖也没有隐瞒,如实告知了他。

  季庄神情一沉,这么说来,原縻能到这里来,也是受了其人指引,其人能引动这里造化之地的伟力,想必早前曾在这里留下过意念化身,进而成为了此间御主。

  他心中一转念,这是一个绝大变数,还是设法掐灭为好,于是传意曜汉老祖,道:“此人来历不明,可能有碍我等,道友不妨与我联手灭绝此人。”

  然而曜汉老祖却是没有回应,也不知打得什么主意。

  季庄道人眉头一皱,知道此事没有什么指望了,反而担心这两人合起来对抗自己,便出声道:“道友怎么称呼?”

  原縻笑着回应道:“我虽恢复了神识,可现下占据的仍是原縻道友之身,那诸位还是以原縻称呼我为好。”

  季庄道人见他不愿透露道名,也不再追问,只道:“道友既然取代了原縻,那想来也是知道其人所知一切,而今我等需维护天序,断绝道法,不得随意提升功行,以免那一位归来,不知道友可是愿意?”

  原縻一脸笑意,道:“两位放心,要是那位回来,岂有我等容身之地?这我自是明白的,我不会做出那等举动。”

  季庄道人抬起造化宝莲,对着其人一晃,瞬息间,一股拘束之力便已是放出。

  原縻笑嘻嘻张开双手,任凭那宝莲之力上身。

  季庄道人见此,也无意多留,打个稽首,就出了这方造化之地,等有片刻,见曜汉老祖也是从里出来,便传意言道:“此人留下,后患无穷,道友方才若和我一同动手,便无此虑了,如此还可将其人造化之地夺取过来,道友也能有一座驻落之地了。”

  曜汉老祖看他一眼,道:“若能做到此事,我又岂会不做?道友不妨推算一二。”

  季庄道人闻言,当即于心下默算,片刻之后,不由神色数变。

  他叹了一声,摇头道:“本来只有三个下棋之人,现在却又是多了一个出来,也罢,既然个个争先,那便各凭手段,看谁行在最前了。”言毕,便摆袖往镜湖回返了。

  曜汉老祖深深朝那里看了几眼,身影一转,亦是同样离开了此处。

  张衍虽坐于布须天中,可他分神在外,亦是看到了这番经过。

  他认为那取代原縻之人应该不是什么大德,不过对比现在曜汉、季庄二人的力量,却也并不弱得多少,应该是在解化未见未知路上走得极是长久之人。

  这人原身应该是某个造化宝灵,宝灵纵天生便有伟力,可是心境有缺,想成就上境可没有那么容易。可是其人本身平常,却不等于这件事平常,由于发生的一切太过巧合,他怀疑有更高层次的力量插手其中。

  照理季庄和曜汉二人应该会是联手将此人迫入永寂,可其等却没有什么做,显是没有办法解决此事。

  他冷哂一声,其实这事也并非是莫名其妙跳出来的,而是早有前因的。

  当初曜汉老祖在季庄道人压力之下,急于找回自身伟力,促使两朵造化宝莲碰撞,虽其人得以成功寻回了一部分力量,可同时也使得虚寂中多了许多原本不存在的物事。

  他认为既然自己可以收到那一位无名大德的意念传递,那么说不定在自己无法察知的角落,也有其他什么东西跑了出来。

  更何况,在两朵宝莲碰撞之时,原縻既是当事之人,修为法力又称得上是最弱,说不定那时候就已然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侵染,直到一系列事后,现在终是引发了这等恶果。

  他仰首望向虚寂,从那位大能传递的意识来看,炼神修士进入三重境后,就会步入一条更为艰难的争斗之路,究竟是如何一回事,他现在还难以看到,但从季庄、曜汉,乃至现在原縻身上都不难看出一些端倪。这样看来,自己也必须要加快修持进度了,消杀异力之事必须尽快解决,纵然手段稍加激烈一些,也好过日后被他人凌驾于头顶之上。

  演教总坛后山,千余名演教弟子对着立于高台之上的高晟图施以拜揖之后,就在数名道法高深的弟子带领下往两界关门行去。

  高晟图看着这些弟子陆续消失在灵光大幕之中,胸中既是心潮澎湃又是隐怀忧虑。

  此时距离枢青带着都梁宗弟子离去,已是足足过去了六十载,现在两界关门之后,所有可以去往的地界多数已是成为了演教道场。

  原本所有关门都是只可出,不能回,可后来有教众无意之中发现,只要看准天时,位于两方天地之中的关门若是同时开启,那么就能够穿渡回来。这一发现,无疑使得数界教众的力量得以合并到了一起,演教势力也是由此大增。

  而现在,唯有剩下最后一处灵机丰盛的地界迟迟没有收入揽入怀中。是故中下层教众包括不少资质高绝的弟子都是发出呼声,要求派遣教众向此处传道,

  就高晟图心下而言,认为出手时机还并不如何成熟,纵然现在演教弟子可称无数,可高层力量还是缺乏,若是他法力能更进一层,那就稳妥许多了。

  这几十年中,他其实曾几度派遣弟子前往那里,虽没有传回来什么特别值得注意之事,可他总觉得一处灵机兴盛之地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身为山海界出身之人,他可是十分清楚,有不少办法是可以改换识忆的。

  不过看去事情发展还算顺利,一年之内,两界仪晷陆陆续续传来不少消息,其中有一个消息尤为重要,说是成功找到两界门关,亦是找准了天时,还望总教届时能够放开门户,引得弟子回来,好详细禀告对面之事,

  收到这个消息的长老高兴异常,立时将此事报了上来,望掌教能够准许开启关门。

  高晟图在闻听之后,本也准备答应下来,可正要如此做时,心下却莫名觉得有些不安,他不由警惕起来,考虑片刻后,吩咐道:“在关门之外再多布置几层禁制,启得关门之时不许有弟子接近。”

  长老虽有些不解,但还是按照吩咐做好了布置。

  到了双方约定那一日,高晟图带着门中功行高深的长老来至关门之前,并开启了所有阵法,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门下长老也是有些严肃起来。

  待时辰一至,关门之上灵光大幕一起,少时,就有一名弟子走了出来,座上一名长老认出那是自家弟子,只是还未等与之打招呼,却有一陌生模样的道人紧随其后走了出来,其人一拿法诀,便对着那弟子打出一道雷光,随着一声震响,那弟子顿时身化飞灰,只在原地留下了一团灰烬。

  众长老顿时又惊又怒,正要转动阵法之时,高晟图却是一伸手,将他们阻拦下来,沉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杀我演教弟子?”

  那道人收回手来,看周围一眼,对着台上打一个稽首,道:“还真观,尹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