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神通自守称正教

第一百五十一章 神通自守称正教

  半载之后,唐由一行人抵达了海胜国。

  而今海胜国由于修道之人众多,乃是东荒之南第一大国。

  唐由等人本是为观摩传法石碑而来,可到了才是知晓,这石碑被藏在海胜国国山之中,平常唯有少数人才有资格前去参悟。

  除此外,国中少年入道之时也可前往一观,不过必须是大姓弟子,寻常人家可无此缘法,只能修习经由转述道法。

  唐由向海胜国之人道明自己乃是高晟图弟子,询问是否可以破例,然而早前与高晟图有旧交的同门师长多是故去了,故是此议被海胜国上层否决了。

  唐由见此,也是觉得难为,好在国中并不禁止道法切磋交流,且海胜国之人自高晟图之后,兴起游历之风,不少人都是见识广博,与这些人坐而论道,他与一众演教同门也是每每有所启发。

  众人在这里一住就是三载,开始求正法之心徘徊不去,可是长久下来,却渐渐把此事抛在了脑后,而本来横在心头的执障却反而因此松动,一个个功行都是出人意料的提升了上去。

  唐由这时才明白,高晟图当日与他说那番话的意思,正法虽是重要,可是自身格局若是太小,一味只是把所有归结于道法之上,还以此为正理,那反是自己束缚自己。

  有了此等认知之后,他终是不再执着于此,对他法也不再一味排斥,反而是时时拿来借鉴,用以开拓阅历,增广见闻,每每也别有启发。

  同时他还带着几位同门往别处游历,再五年之后,却是收到了一个意外消息。

  “师兄,我听说不仅是海胜国这里有传法石碑,西空绝域极西之地中也有传法石碑坠下,那块石碑天生完整,却是无人可以搬走,任何人都是可以前去观摩。”

  唐由在确认这个消息的确为真后,也是心中一动。

  虽然他早已是放下了执念,可身为演教弟子,自家传法石碑却是从来没有真正见过,这也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他对余下这些同门言道:“我等来此本为求取正法,后来才知,所谓正法,俱在心中,不过来此一观传法正碑乃我来此最初目的,若得一见,也算完此心愿。”

  诸多同门都是表示赞同。

  众人商量下来,决定这就往西空绝域一行。在稍作准备之后,第二日便就动身启程,因是路途遥远,即便借用转挪阵法,也用了两载多时日,才是来到了西空绝域,而后又乘飞舟飞遁了一载有余,方才到了那极西之地。

  他们来到此间才是发现,这一路之上前去观摩传法石碑的不止他们,还有不少修道人,且人数还是不少,都是听到消息后赶来的。

  只是到了地界之上却是遇到了麻烦,被人告知前方已被几个天鬼部族所占据,无以通行。先前有不信之人妄图飞遁过去,然而不是被盘踞天中的凶兽妖鸟攻袭,就是被天鬼部族之人擒捉了去。

  有修士奇怪道:“西空绝域乃是少清派地界,还有不少下宗分驻,怎么会容许这么大的天鬼部族存于此间?”

  有知晓此地情形的修道人出面解释道:“听闻少清派之前杀戮太甚,西空绝域大部分地界的异类妖魔被杀的几近一空,弟子出门都是难觅对手,故是对这后来崛起的天鬼部族有意放任,好作为弟子日后磨剑之用。”

  又有人担忧道:“可是这般,我等也是过不去,哪里去观摩传法石碑?”

  众人为此议论纷纷,有人建议联起手来杀穿过去,有人觉得还是等少清弟子来此,跟随着一起过去较为稳妥一些,而更多人则是心生退意。

  一名演教弟子来到唐由身侧,道:“师兄,我等是在此等着,还是先行过去?”

  唐由想了一想,要是他一个人,那直接也就过去了,可这么多同门,却不能罔顾他们性命,他朝四下看了一眼,难得谨慎道:“且在此等等,我以为还有不少想要观摩正法的同道会赶了过来,等凑得足够人手,再一同上路,这样稳妥一些。”

  现在这里虽有不少,可他看得出来,其中很多不过是自身道法修炼无望,故是来撞一撞运气的,只有少数人才与他们一般,是以前就学过演教道法,现在来此寻求正法的。

  演教这些弟子自放下心执之后,无论心境修养都是提升了不少,虽过去面前这阻碍就能达成此行目的,此刻却丝毫不觉急躁,按照唐由吩咐,在此驻扎下来。

  在此期间有不少人不愿意等待,强行飞遁冲闯,却也不知到底成功与否。

  在耐心等待之中,这里聚集之人愈发增多,很快达到了上万之众。这里有出身山海的修道人,也有他界到此的修士,不过真正修为高深之人却没有几个,所以他们仍是迟迟未动。

  某一天夜中,唐由正在打坐,忽然心头大跳,他立刻出了居处,往天中看去,只见有一道道剑光从天中掠过,直往天鬼部族所在方向而去。

  有人振奋喊道:“是少清剑遁,肯定是少清弟子来天鬼部族之中试剑的!”

  唐由一听,立刻把同门都唤到了一起,道:“天鬼部族也不会白白让少清弟子斩杀,一定是会设法避让,或者派出族中大能者与之交锋,此时肯定无暇他顾,我等机会来了,此刻便就动身,当能闯了过去。”

  交代完后,他便遁至半空,当先朝着那剑光方向而行,演教诸人则是在后跟来。

  能看出这一点的不止他一个,一道道遁光接二连三遁起,余下之人更从众而行,一时声势也颇是浩大。

  正如唐由所料,为了躲避少清弟子的锋芒,天鬼部族纷纷避退,更没有心思来阻截其余人,他们一路畅通无阻,飞遁半夜,便就出了天鬼部族之地,他们也未曾因此停下,继续朝前飞遁。

  到了天明时分,便见前方陡然出现了一块大碑,其大若高峰,直入云天,背后朝阳升起,金光射来,碑身之上反照出万丈光华,此等景象,看得众人心头震撼无比。

  唐由缓住身躯,在石碑之前落下,那碑上明明光滑一片,但在观望之时,就有一个个蚀文映入心头。

  他吸了一口气,盘膝坐下,入了定坐之中。

  那些演教同门也是不由自主在他身边围坐了下来。

  本来在无有护持情形下这般做是极其危险的,可是不止他们这样,凡是见到那石碑之人,一个个都是如此,似乎于一瞬之间,陷入到最为专注的求道心境之中。

  数十天后,唐由先从定坐之中醒来。

  他发现上面所得,大多都与高晟图告知他的一样,然而蚀文此物,每一人看到,都有不同的理解,所以以往所得,乃是高晟图之道,非是他自己之道,等真正看到,却又有了自己的理解,可以说是将自家所学与此相互印证了一遍,许多地方也是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且这回所见并不止这些,他却是看到这上面除了原来道法,还记载有一门秘法,也不知是原来便有的还是后来又多出来的。

  利用这门秘法,你可以以此推演出来各种神通道术,且你功行越高,对道法的理解越深。所能造出的神通之术也便越是厉害,不过只能由演教道法来进行推演,用在其他道法之上并无用处。

  唐由在了解到这门秘法的用途之后,心中也是不由激动起来。

  若得此法支持,那演教日后岂不是再也不缺神通道术了?

  本来演教少斗法之能,若在灵机微弱之地,那自是无关紧要,左右都是演教一家独大,可是在灵机兴盛之地,那就不一样了。各个修道宗门比比皆是,各种威能宏大的神通法术层出不穷,演教缺少斗战手段的弱点便显露出来了。

  可现在得有此法后,却是将这一短板补上了。

  他心中既是振奋,又是暗自得意,道:“枢青之辈果然目光短浅,我演教自有上乘妙传,岂是他法可比?”

  他天资悟性本来便是奇高,没用几天功夫,就掌握了这门秘法,便开始以此推演神通道术,只是几载功夫,便就以此法演化出了一门神通,并将之传授给了同门道众。

  这里也不是没有他人领悟到这门秘法,因为修习同一道法,且还是在最初尝试之中,所以相互之间也没什么遮藏,常常相互交换神通,取长补短。

  不止如此,他们还直接拿近在咫尺的天鬼部族试手,这般十几年下来,在此参道之人的斗战之能俱是大大提升。

  其实他并不知晓,不仅仅是山海界这处,凡是供奉教祖牌位或是拥有传法石碑的演教教众,都是得传了这门秘法。

  演教原本缺少的就是攻伐手段,现在没了这个缺点,实力开始急剧膨胀,并开始向一些灵机兴盛之地伸出触角。

  张衍在上看得这些变化,也是微微点头,在知晓了道传的真正作用之后,他更为重视此事,在把布须天伟力完全改换,正式踏入三重境之前,他会尽量在背后推动演教壮大,以备将来之用。

  只是演教现在还缺乏上层战力,容易被一些大派覆灭,这里出于深层次的原因,他也不好直接插手,现在能做到的,就是尽量扩散道法,以保证道传不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