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破妄及遥可问道

第一百五十三章 破妄及遥可问道

  张衍虽在定中,可曜汉、季庄两人之谋划,却也是令他生出了某种危机预兆,尽管这两人用造化宝莲进行了遮掩,可他气、力双身相合后,感应异常灵锐,反而因此能够判别出源头是来自什么地方。

  况且虚寂之中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也就是这几人。

  他心下一思,没有去过多理会,仍就沉浸于改换伟力之中。

  此辈在感应到他功行进展后,设法压制他是必然的,什么都不做反而奇怪。

  不管如何,他这一步是必须迈过去的,不会因为其等威胁而停下,若是这二人一旦走在他前面的话,那就只能任由其等拿捏了,这是他绝然不会容许的。

  在伟力改换之中,他渐渐感到了一股阻力,这非是来自于布须天伟力本身,而是那些退守至伟力深处的异力。

  他每推进一点,其便会往深处退守,也会因此将变得更为顽固,且似乎这些力量能行无穷至微之变,这般他永无可能将之驱逐干净。

  驱逐这些异力并不是他目的所在,他只是为了能化尽布须天伟力,若是无需驱逐也能做到,那他自是不会去多事。

  可现在的问题是,要是这些异力盘踞不去,那终归有一缕伟力无法改换,尽管十分之微小,可哪怕缺少了一丝,那也代表着未曾完全。

  见得如此,他也没有一味强攻,现在布须天九成九的力量都能为他所用,那么不必他再去以意念催迫,就可令布须天自身完成这最后一步。

  这一念起来,便就推动布须天伟力自行去涤荡杂秽。

  若说异力之前在他驱逐之下还有退路可言,那么现在面对布须天伟力的自行排斥,可谓已是退无可退,无论如何顽抗都是无用,逐渐被驱逐到了诸世之外。

  张衍一见,立刻起自身法力上去消磨,不求能够完全磨去,只要能使其徘徊在外便好,否则布须天伟力一旦停止了这等变化,却还是有可能被这些力量重又浸入进来的。

  随着所有异力都是被排挤出来,他忽然觉有一股通透畅快之感,布须天伟力也变得如臂使指,心随意动,原来所有阻碍都是不见。

  他目中神光一闪,终于是走到这一步了,现在布须天所有伟力都已是由得他意念贯彻,并且只要他愿意,就能怀抱去往上境的大道至理。

  他未曾犹豫,神意一转,望去那伟力之中,霎时,好似那是一方清澈见底的河流,无数本来深埋在下的玄妙都是映照出来,诸多未明之事不由得霍然开解。

  要想进入三重境中,在于要明了“有无”之道。

  万事万物是谓有,空寥虚寂是谓无。有我是谓有,无我是谓无,无中可以生有,有去自然化无。

  从微小生灵,到炼神大能,无不是在大道束缚之下。

  到此关门前,修士便就能够看到大道对自身的种种限定,而若能打破这层障碍,摆脱了束缚,那么便可超脱其上,可若是无以限定,那也就是无以存在。

  所以一旦去到无限高远之处,自身迷失在外,那么就无法回来了,这可以说是超脱,但非是自我之超脱,因为我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唯有找准自身有限无限的界限在何处,才能在获取更为上层的力量的同时又不被大道困束太多。

  要做到这等事,则必须有世之寄托,如此不至于太过远离诸有。

  造化宝莲在这里就显得极为重要了,因为此物不但可以寄托自身伟力,且只要还能感受到宝莲之力,就不至把自我陷入这等困境之中,能在真正寂无前限制住自身,并赶了回来。

  有了此物,你也就有了定世之基。

  可是现在他没有这件东西,那么他只能寄托于力道之身上。同时还有另一个依托之处,那便是自家门下道传了,只要诸世之中还有演教存在,还有他所立的这门道法,那么就算去到极为渺远之处,也是一样可以凭此回来的。

  为了确保无有任何疏漏,他又重作推演了一遍。

  这时却是发现,力道之身虽非造化宝莲,可用来寄托自身伟力却是异常合适,好似是为自身晋入三重境量身打造一般。

  这也极是合理的,造化宝莲终究不是修士自家之物,而是自外寻来的,不过以气机渡入,相合于己身而已,可始终还是有些许瑕疵的。

  这些瑕疵看去是无有什么,可在判断界限当落在何处时,些微不合就可能导致自身无法判断准界限的最后落处,或许明明可以去到更高,却不得不提前顿落,也或者已然不可再行了,却仍是感觉可以向上迈进。

  而力道之身完完全全就是他自己,自是相契无比。

  这个时候,他眼神微微一动,霎时间有不少念头转过,或许当年魔藏之主传下这等法门,用意就是在此。

  不过从法门来看,魔藏之主本身至少也应该是大德一流,照理说没必要再回头做这等事,只现在还没有办法解读这位的真正目的,但只要功行上去,那迟早是可以弄明白的。

  在反复推演过后,他确认自己功行准备已是无有遗漏,要是愿意,随时可以试着打破大道之限。

  可是进入三重境,不仅涉及自身,还有许多内部及外部牵扯,为了保证能顺利完此功果,这里需要先安排好了。

  现在外部主要威胁,就是季庄、曜汉二人,假设其人来阻止自己,那会如何做?

  张衍猜测,很可能就是在自己打破界限之时,伟力还未曾回来的时候,只要设法除去自己定世之基,那么就可以让自己失陷于大道无限之中。

  所以布须天守御是重中之重,若是来自于正面攻袭,倒是不必太过担心,虽是攀登上境,气道之身破限外寻,可力道之身仍是在此,等若他本身仍在布须天内,那足以抵御一切外来攻袭。

  只是对方有造化宝莲,或许到时会作法压制,那么演教道传就十分重要了,可以从中分担一部分力量,因为既然要阻隔他回来,那么必然会一同压制,而演教传法越是广泛,便越是难以笼罩进来。

  至于直接消杀演教教众这一方法,对方固然可以这么做,可是未见得有多少用处。

  现在布须天伟力已然可以随他心意而变,造化宝莲之力再想绕行进来,已是十分困难了,就算当真有所突破,并且将演教教众全数抹去,可只要他还是布须天御主,还有伟力尚存,那么一念之间就可叫其等复还回来,除非是以外教相替,那才有几分可能隔断牵连。

  倒是季庄、曜汉二人若是觉得力量不足,或许可能会拉上原縻、

  为此他特意感应了一下,再是作了一番推算,却发现原縻那里的确有几分异兆,可却不是对着他而来的。

  这一位气机将吐未吐,隐隐有一股蓄势待发之势,这跟他行将步去三重境的情况十分相似,若是他猜得不错,很可能这一位也是万事皆备,只是怕季庄、曜汉两人过来围堵,才是迟迟不动,后来感得他功行将成,故是想趁着他将这二人注意力吸引过去后,再暗中攀行上境。

  他心下一思,这一位若到达三重境,势必会使得那一位存在也是归来,不过此事即便发生,也应该是在他成就三重境之后了。

  其实现在最好做法,就是将原縻打入永寂。

  可惜这也只是想想罢了,其人除了拥有造化宝莲,现在还守在造化之地内,纵然不是他敌手,也不会被他轻易拿下。

  而季庄、曜汉二人要是察觉到这等事,也不会只顾着他这里,应该也是会出手相阻的,唯一变数,就是原縻背后那更为上层的力量了。

  不过即便有什么事,也需等到他功成之后再来解决了。

  他这时意念一转,已是来至聚议大殿之中,随后唤得阵灵前来,要其把布须天内所有炼神同道都是请来。

  阵灵依命而去。

  过不多时,青圣、簪元、神常道人、神常童子,銮方、秉空、尘姝等人俱是到来,皆是执礼道:“道友有礼。”

  张衍也是还得一礼,待请了诸人坐下,便道:“寻得各位来,是贫道要参寻大道,寻访之中极可能有外敌来攻,故需得诸位严加戒备。”

  青圣道人一怔,神情变幻了几次,却是什么也未曾说。

  神常道人却是颇觉惊讶,打一个稽首,试着问道:“道友说是参寻大道,莫非是……”

  张衍微微点首。

  神常道人感叹一声,声音之中带着些许振奋,道:“未想道友能踏入这一步,本以为见得大德,吾道已断,今有道友在前,方知前路未绝。”

  簪元道人神色严肃道:“道友说外敌来攻,想必是季庄,曜汉以及镜湖之中那些同道了?”

  张衍颌首道:“正是此辈。”

  青圣这时才是开口道:“这些人力量不弱,若是道友不在,恐怕难以抵挡。”

  张衍道:“贫道虽去访道,但亦有伟力留存于此,其等若来,到时自会调运布须天及几处造化之地伟力相助诸位御敌。”

  他若是完全没有一点力量放在这里以做镇压,难以保证眼前这些人还会跟着他走,不过还有力道之身在此,那便完全不一样了。

  果然,众人一听,心下放心许多。

  张衍在交代过后,就令几人退去了,下来演教那边还需做一些安排,等到布置妥当,便就能放下一切,全力攀登三重境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