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难守无为是道争

第一百六十二章 难守无为是道争

  这次传法石碑之动,乃是张衍又一次改善了道法,将演教道法中自己所认知的最后一点漏洞弥补了。

  演教道法有别于旧法,尤其注重挖掘自身,若是道途顺利,道心甚坚,那么不靠外物就能一路修炼到凡蜕层次。

  只是这里有一点,没有周还元玉,依旧是没法迈入真阳之境。

  大德虽然打破大道界限,可并无法凭空造出造化之精,甚至还要借用此物观摩大道,而玄石之物从本质上说就是造化精蕴所聚,故只能等候此物自行孕生,无法插手。

  固然炼神修士可以将人提升到真阳层次,就如曜汉、季庄等人之前所为一般,可这等修士并无可能再修持上去,反还会反过来使得诸天生灵受得影响,一般情形下,对炼神修士说得上是毫无用处,所以没有必要如此做。

  只是他也发现了,凡是九洲出身的生灵皆非造化之气孕育而成。

  按理说,造化之精破碎,连诸有之中的炼神大能都被一起牵扯进去,那么凡间生灵也一样无可避免。

  可独独九洲例外,似是造化之精破碎对其一点影响也无。

  他不难感受到,九洲乃是现世之中一处独特存在,想要窥看到其中真正隐秘,需得自己亲自去往那里走一回。只他同样觉得,此刻不回去方是最好。凭他心中预感,认为下来自己很可能又有用到此间的地方,那时自能解开疑惑,而若是现下回返,那反会因此错过什么。

  在将季庄、曜汉及其背后一众人等都是了结后,不但是镜湖被他收拢了过来,原縻待过的那处造化之地同样也是收入了囊中,而与季庄对半而治的造化之地自然也是被他完全占据了

  在这些造化之地中,他同样传下了演教道法,与布须天还有别派流传略有不同,这些地界完完全全就是演教一家独大了,只是他也能预料到,等到其余大德陆续归来,一定也会意识到这一点,说不定会各自开创道传,并与他相争。

  道传之争表面看来完全是看掌握造化之地的多寡,可实际上还是要看谁人道法更高,否则也无法守住这些。

  他可不认为那些未曾归来的大德只与微明一般实力,就单纯拿微明来说,其人也有一部分力量被劫力困住。

  或许可以这么理解,回到诸有越早,那么失去的力量也便越多。

  但是反过来看,越是晚归来的大德,或许实力越是强横。

  而不管此辈回到诸有之后会是什么态度,他都需做好与之冲突争斗的准备。

  他手边倒是有一朵之前承托劫力的造化宝莲,待得劫力化去,可为己用,只是如此还是不够,于是一抬手,却是将那太一金珠取拿了出来。

  他能感觉到,放在造化之精未曾破碎之前,除了造化宝莲,大德几乎用不着什么其余东西,可在造化之精破碎之后,这等造化之地内孕育出来的至宝若得好生祭炼,当能在与同辈的斗战之中能起到极大作用。

  以往祭炼,不过是令此物能更好为自己所用,或者说能与自己气意相合,归根到底就是在发挥金珠本身全副伟力时,还能承担他自身的伟力。

  只其真正威能或许能对一二重境境界的炼神修士造成些许威胁,可到了大德这个层次,就有些不够看了。

  而现在要想提升此宝威能,那只能利用本是同源的造化精气来淬炼了。

  其实这东西一出世便就完满无漏,想要把力量再推上一层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无漏意味着无变,永恒如一,不坏不缺。

  可世上没有真正东西是无有缺点的,就算炼神大能一样会被逐入永寂。

  太一金珠再如何完满,也是在大道之下。

  而大德,恰恰就是大道的一部分,是大道入世之映现。

  他双目之中有神光凝集,随后看了过来,那附着在太一金珠之上的大道界限也是随即映现出来。

  他若是完全打开其上的大道界限,固然可以成就此物,可因为太一金珠意识已是磨灭,只会从世上消失,是无有可能回来的,

  所以他所要做的是,稍稍破开些许界限,这般会对金珠造成一定损伤,可所谓不破不立,唯有如此他才好利用造化之精将其重作淬炼。

  念及此处,他便抬起袖来,在这金珠表面轻轻一拂。

  演教总坛,大殿之内,高晟图将教中护法都是召来,商议演教今后该是如何行事。

  在内部诸事议定后,有一名护法出列言道:“我演教虽遍布各处界天,但昆始洲陆始终未曾去得,那处才是万界灵机最盛之地,新旧诸派,若是势大,都会在此地立有分宗驻地,我演教也当在其上立一处分坛。”

  高晟图沉声道:“虞护法之言,我此前也曾想过,不过昆始洲陆那里灵机绝胜,凶怪大妖比比皆是,我演教并无足够人手镇守,反而还分薄力量,且灵机兴盛之地,我演教道传并不占优,此议还是待日后再言。”

  那虞姓护法有些失望,可高晟图既然不同意,他也只能服从,打一个稽首,就退了下去。

  这时又一名护法站了出来,高声言道:“掌教,上次天外修士侵入我布须天中,属下发现有不少罗教、德教之人夹杂其中,后来天门合闭,疑似躲入了荒僻地界之中,此辈乃我大敌,不可给其壮大之机,应该早些找了出来杀灭。”

  座下护法都是纷纷赞同。

  此回镜湖入侵,罗教、德教这两家也是一同侵入进来,只是因为这两教教众实力都是不高,所以并非主力,后来大多数布须天修道人退到四大部宿之中,在没有大能修士帮衬的前提下,他们也没能力跨界而来,故是此辈在两界大战结束之后反而得以存身下来。

  虽然曜汉、季庄二人入世之身而今已是不存,可是两人传下的道法仍是可以通向大道的,可以说并不在演教道传之下,要是给予其足够时间,一定又会重新崛起。

  由于以往之争斗,演教护法都是知道,在后继新法之中,唯有这两家才是自己真正大敌,必定要设法斩草除根。

  高晟图沉思一下,道:“纵然我演教教下各界可以往来,但我教中而今尚无能开辟界关的大能,无法去到此辈躲藏之地,这般,稍候我会去往山海界拜见日月二君,看能否请得这二位出手,若是不成,我当设法借教祖之名前去拜望四大元尊。”

  正在说话之际,外面有弟子上殿来禀,道:“启禀掌教,界外有一位道长到此,说是算出我演教有疑难在前,故是前来助我化解。”

  高晟图心中一动,自座上站起,道:“快快有请。”

  总坛通常情形下只有修炼演教道传的弟子才可长驻,不过若是他这掌教允准,亦是可以将外人请入进来。

  片刻之后,便见有一名背剑道人自外走了进来,稽首道:“贫道纨光,见过高掌教。”

  高晟图还得一礼,道:“不知道长自何而来?”

  纨光道:“我与演教自有渊源,此次坐观之中,算到你等遇得困阻,故是来此相助,只此举非是不求还报,高掌教以为如何?”

  高晟图心中有数,这位说不定与教祖有什么牵扯,故没有多少犹豫,点头道:“此可算我演教欠道长一个人情。”

  纨光道:“如此,还请高掌教设立法坛,我当在上作法,为贵教开辟界门。”

  某处造化之地中,微明却是皱眉不止。

  他自推算之中看到,而今造化之精残破无比,除造化之地外,造化之气所化生灵也是从中分出去了一部分。这样他就算看遍所有造化之地及其残片,也还是有所缺漏,唯有将这部分补上,方才得以完全。

  而只要造化性灵一旦认同某一位德所造的道法,那么这一部分性灵自然也算是填补回来了,但是性灵毕竟非是死物,心思善变,其若当中改崇道法,或者虔心信奉另一位大德,那么就不再归属于自己这边了。

  这里强迫也是无用,因为自己伟力施加齐上,那就是与之对抗了,无法归入己道了,倒是道传之间彼此杀戮,都是可以斩灭对方性灵道传,不过现在他却是用不上。

  他能感觉到,从参悟道法这方面来看是比过去容易许多,可多了这部分性灵,却也使得大德再无法完全凭心作主了,反是受到了一定牵制。

  自然,若是大德不想再往上攀登,那么这些性灵对他们也就无关紧要了,要是还想求取大道,那么其等就是必须收拢的。

  他不由深思起来,要想将这些造化性灵纳入自己这边,那最好办法莫过于在其等之中传下自己道法,

  这般看来,造化之地也不像他之前想的那样无所谓,若是能占据下来一处,那么只要无人争抢,就可以确保里间生灵都是信奉自己道法。

  想到这里,他不由暗叹一声,道:“失算了。”

  他想到现在张衍占据布须天,除此至少还有两处造化之地在手,那已是远远走在了他前面。

  更为麻烦的是,他不难想见,等到那些同道一个个回得诸有,想来也会很快发现此事,此辈若还有意大道,那必会与他这等先行归来之人抢夺造化性灵的归属,彼此争斗终究是免不了的。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