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章 天授性灵犹可改

第一百七十章 天授性灵犹可改

  张蝉借张衍所赐伟力,遁入镜湖某处现世之中,很快找到了那入世小儿,并将其安置在了演教一处道宫之中。

  造化之灵入世,可以是任何生灵,小可为虫蚁,大可为象鲸,甚至若无肉身寄托,便是成为先天妖魔也是可以,但究其根本,与诸有之物皆是不同。

  这次是在张衍伟力推动之下,故是成为了人身。

  这小儿入世之名唤作孟壶,其生来聪颖,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只是机灵调皮,精力又是旺盛异常,总是给底下之人找麻烦。

  张蝉对待顽皮小儿没有什么耐心,态度从来就是简单粗暴,不服就打,反正其身为造化之灵转世,天赋异禀,皮糙肉厚,只是普通责罚也不怕打坏了,故是这小儿每回见到他都是服服帖帖,不敢闹腾。

  “孟壶,将今日功课及宫中训诫背有三遍。”

  孟壶道一声是,老老实实背上三遍,哪怕早已滚瓜烂熟,仍是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背了出来。

  张蝉见其没有不耐,大为满意。他遵照张衍嘱咐,不是要将孟壶教导成什么大神通者,而是要其心性偏向人道这一边。

  因为即便他不去传授道法,造化之灵自行观摩自然大道,吐纳天地灵机,也一样可以走上修道之路,而且一路之上没什么瓶颈可言,若得玄石,有极大可能达到旦易这等层次。

  孟壶见自家老师心情甚好,在座上扭动了一下,试着问道:“师父,弟子什么时候可以加入演教?”

  张蝉瞥他一眼,道:“你便这么想着入演教?”

  孟壶使劲点头,演教道众飞天遁地,到处擒杀妖魔异类,在他看来实在快意逍遥。

  张蝉能看出他在想什么,不过这也是他愿意看到的,之所以带着孟壶来到这道宫之内,就是要其最终耳濡目染之下,自视为演教之人,现在无疑是个好情况。

  他道:“你修行得如何了?”

  孟壶一下蹦了起来,振奋道:“弟子已能蹬气入云!”

  张蝉尽管知道造化之灵生来不凡,此刻也是啧啧称奇。

  孟壶此时不过七岁不到,换了常人这个年纪还根本不适合入道,至少也要到个十来岁之后才有这等可能。

  他道:“凭你眼下这等本事,也只能望望风罢了,连逃跑都是不能,下来好生跟我修行几载,待得心性沉稳之后,再谈此事不迟。”

  孟壶兴奋言道:“是,师父。”

  下来百数年中,孟壶不是跟随着张蝉修持道法,便是与演教道众一同讨伐妖魔凶怪,只是每回问及何时能加入演教,张蝉都是言时机未到。

  随着功行渐长,总是觉得近来自己在坐观之中好像有谁在背后看着自己。

  某一日自外杀灭妖魔归来,因是法力消耗过大,故是不及回转内室,就在正堂之上调理起了气机。

  只是一个恍惚之间,他却发现自己似乎沉浸到了一片茫不可测的地界之中,随后听得背后有一个声音响起道:“你终是来了。”

  孟壶心下一惊,转头看去,却是见到那里站着一个道人,但是身影面目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中,他奇道:“你是何人,这是什么地界?”

  那道人言道:“此是你自家之心界,我便是你,你便是我,只是我知你,你却不知我。”

  孟壶翻了个白眼,道:“尊驾可否说人话?”

  那道人却也不恼,意味深长道:“我知你不信,等你知悉自己之本来,自然明白我之言。”

  孟壶疑惑道:“我之本来?”

  那道人言道:“你莫非不曾觉得,你天生修行快于常人,莫说同辈之中,便是放在那些前辈之中,也无人可比,而你继续修行下去,也很快就将赶上此辈,并超迈过去,这俱是因为你天生根性非同凡俗。”

  孟壶连连点头,理所当然道:“那是自然,我孟壶岂是庸碌之辈可比,上天生我,便是要我成就一番大作为的,尊驾说得不错,或许我尚有许多长处连自家也未曾发现,不知尊驾可否告知于我?”

  他十分期待地看着那道人,脸上表情分明在说,你有什么好话尽快说来,我承受得住。

  道人沉默了片刻,似乎觉得再往这方面说下去会偏离自己的初衷,于是转开了话题,道:“我知你向来痛恨异类。”

  孟壶随口道:“那又如何?尊驾可能再说一说我还有什么长……”

  道人果断打断他言语,道:“可你是否知晓,便是你那老师,其实也是一个妖物出身!”

  孟壶露出吃惊之色,道:“我恩师是异类成道?”

  那道人沉声道:“正是如此,”他冷笑一声,“你现在四处讨伐异类,可曾想过,你老师也是其中之一,可他却欺瞒了你这么许久,你现在知晓此事,又准备如何面对其人?”

  孟壶想了一想,道:“唔,下回见得恩师,我定要设法问一问,那到底是何异类出身……”说到最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之事,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道人见他如此反应,显然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道:“我知你对待异类态度向来是斩尽杀绝,而今你老师乃是异类,你莫非不想将他铲除么?”

  孟壶看了看他,道:“老师便是异类又如何?什么是人,什么是妖?心在人道,那便是人,心存邪祟,那便是妖魔,与出身无关,况且我老师早是弃了凡身,只有法身在世,与那些斩破凡身的同道一般无二,还有尊驾有句话说错了,我斩杀的异类俱是祸害人道之辈,天生万物,根本相同,只要不来损及我演教,那又于我何妨?道宫之外有不少藤妖花怪,我可曾对那些异类斩尽杀绝?”

  那道人摇了摇头,叹道:“你这是被世人蛊惑了而已,”他目光定定看着孟壶,“不过有朝一日,你终会明白自家归处的。”言毕,转过身去,似要离开。

  孟壶看他要走,急道:“且慢!”

  那道人顿住脚步,转首回来,道:“哦?你可是还有什么话要与我言?”

  孟壶认真道:“记得常来看我。”

  那道人沉默良久,周围景物轰然破散。

  孟壶身躯一震,猛然从定中醒了过来,自己仍是好端端地坐在正堂之上,只是张蝉却是站在不远处,忙是站了起来,躬身一礼,道:“老师怎是来了?”

  张蝉劈头盖脸一顿骂,道:“你也太过大意了,定坐之时无人护法,亏的是我到此,要是换得对头到来,你岂不是已然了账?”

  孟壶诺诺称是,并言称下回再也不敢。

  张蝉见他受教,满意点头,随即身化虹光飘去,显然这次到此并非为了他事,而是特意为他护法而来的。

  孟壶本想说些什么,想了一想,嘿了一声,将方才那件事抛在了脑后,脚下轻移,就往自家洞府步去。

  张衍在推动所有造化之灵入世后,每一人都是派遣有缘之人前去引导,大多数都如孟壶一般认同演教,不过也并不是处处顺利。

  就在尘姝治下那一处造化之地中,那造化之灵却是无端觉悟了自我,认知到了自身天生不凡。

  若是放任不管,或许当其修行到一定境地后,会和那先天之灵勾连上。

  但其人显然没有什么机会,张衍伟力一直笼罩此间,其方才有这等念头冒出,识意就被轻易碾碎,并被送去转生。

  若是转生过来后仍是如此,那么等待其的就是下一次轮转,直至其本我就范,方不会再重蹈覆辙。

  张衍以为,那困在劫力之外的造化之灵,其定世之基,或许并不是那些崩散为不知多少数目的造化之地,而正是来自于这些与自己同源的性灵。

  其实若是有什么办法将之全数消杀了,或许就能阻其入得诸有。

  可真要寻到这等法门,他也不会去如此做,正是因为造化之灵,才使得通向大道源头之路变得有迹可循,既然诸位大德开创了这番局面,那他又何必去辜负。

  不过与他相比,微明那里的做法却是狠辣许多。

  这位大德再回到造化之地后,同样也是将造化之灵推入世间,但为了防备其被那尚未归来的造化之灵利用,不想自己造化之地内出现什么额外变数,所以每回此灵托生,就会被他伟力杀死,而后再去转生,并一直这般循环往复,如此此灵注定无法真正落到人世之中。

  在两人各自施为之下,凡是在诸有之中见得的造化之地,都不会让造化之灵沉寂其中,俱是设法推动其入世。

  然而诸有之外那些纠缠在一处的伟力却不会因为两人动作而停下,又是百载过去,便有重重伟力往诸有中落来,而后诸世开始明灭不定,这是又一位大德即将回返的征兆。

  张衍试着推算了一下,想看一看这位到底会是谁人,但却发现最有可能归来的那缕气机却是有些陌生,显然并非是自己以往所知所见,同时也做好了承托劫力的准备,以免此人归来之时诸有崩塌。

  只是随着他深入推算,还有那越发激荡的伟力,却是发现一丝不对。

  他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这一次归来的伟力当不止一个,而是两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