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为逐道果起心争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为逐道果起心争

  紫衣道人听得相觉这席话,表面上露出几许微笑,心中却是反复盘算起来。

  相觉视他与背后那位正主为一人,实则他并不是谁人之附庸,所行之事也皆是从自身利益出发,并不听从任何人的指使。

  就如他之前身,认定自己乃是大德,直至被张衍揭破,方才认知崩塌,又因为后者伟力压迫,这才导致自身散去。

  现在他是伟力重塑之身,仍有一部分前身忆识,不过同时也是认识到了自身出处,可即便如此,不代表他就真的与自己背后那位意愿完全一致。

  这既是劫力影响之故,同时又是意识独立之后的必然。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虽拥有一身伟力,也执掌了一朵力量残缺的造化宝莲,可与真正大德却也无法相比,所以对于相觉的示好必须接受。

  且既然对方认为自己所求便是自己背后所求,那么自己正好可借此名义行事。

  这番寻思下来后,他道:“诸有之中,最为紧要之地,无疑是造化之地……”

  相觉一挥衣袖,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道:“我方才见得,现在这些地界多是在那玄元和微明二人手中,你若要我与这二人起得冲突,那便不用多言了。”

  紫衣道人笑道:“我非是要道友如此,而是那造化之地中有诸多性灵,此辈与我同出一源,只是前番我察觉到,那玄元、微明二人将这些性灵推入世间,或是加以利用,或是蔽绝转生之门,望道友能够稍稍左右,不求能够全数解脱,只求不被这二人轻易笼络便就可以。”

  相觉权衡了一下,这看来是小事,可要是他伸手干涉,便就避免不了与张衍和微明二人产生矛盾。

  只是既然对方不求真正结果,那么不妨做个顺水人情,便道:“此事我自会留心,若有机会,当会如道友所愿。”

  紫衣道人打一个稽首,道:“那就有劳道友了。”随即身影一散,其神意已是退了出去。

  相觉也是自神意之中退了出来。他虽得造化之灵之助才能入世,但对这一位却有着清晰认知,知道这位终究是大德之敌,可他并不急着斩断两者之间的联系,反而主动联络,这也自有考量。

  因为造化之灵不管有多强横,只要不曾回来诸有,那么他就不用畏惧,反还可以以欠其人情为借口借得其力做一些事。

  现在他在对诸有情况有所了解之后,自然对抱拥最多造化之地的张衍产生了不少忌惮,反而微明比较下来势弱许多,而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后者显然比前者更易接近和拉拢。

  他用心推算了一番,发现自己若要与两人争夺造化之地很是困难,而等到有更多同道到来,那将难上加难。

  为此他经过几番寻思之后,却是想到了一个打破局面的主意。于是一起神意,想避过张衍,邀得微明来说一番话。可是试了下来,却发现微明根本不予回应。

  他心下一想,却是不由失笑,认为微明应该是畏惧张衍,或是两人之间有什么定约,故是不愿私下联络。

  既然这样,那就不妨将此事摆到明面上,左右上门拜访一次不见得就会引起张衍的敌意。

  他心意一起,已是来到了微明所在造化之地,并在外问有一礼。

  微明见他到来,也不意外。

  他早便料到,相觉在察觉到而今求道之路艰难之后,定然是会来找寻自己的。

  因为张衍占据造化之地最多,同时又有布须天在手,属于绝对势强的一方,而他看下来却是势力偏弱,其人找上他乃是一定的了。

  他心意一起,自造化之地出来,在外与相觉见过礼后,便问及其人来意。

  相觉叹道:“造化之精崩散,我辈虽是有了寻道门径,可分明需得彼此相争,强者愈强,弱者愈弱,这可是道友所愿见得么?”

  微明心中一哂,其人这番话不出他所料,他道:“看道友之意,莫非是想与我联手不成?”

  相觉道:“正是。”

  微明淡淡道:“却要叫道友失望了,我是不会与你联手的。”

  相觉一上来遭到回绝,却毫不失望,反而大笑了一声,道:“道友莫非以为我是要与你联手对付玄元道友么?”

  微明道:“不是如此么?”他看了看相觉,神情认真了几分,“看来道友另有见教?”

  相觉笑道:“我非只与道友一人联手,亦是要与那位玄元道友联手。”

  微明琢磨了一下这话中意思,道:“道友之意,莫非是想我三者联手,共同对抗后来诸位同道么?”

  相觉笑着摇头道:“非也,我非是要对付谁人,我说了,乃是要与诸位联手,这里自然包括所有同道了。”

  微明皱眉道:“道友到底想说什么,大可以直言。”

  相觉神情一正,道:“而今造化之地皆是分散在虚寂之中,想要找出十分不易,我辈后来之人,无论怎样搜寻,恐也是不及那位玄元道友。”

  微明对此没有说什么,这是显而易见之事,不过似他这等先一步到来之人,自是可以攫取到比后来人更多的利益,除非能够将张衍掀翻下去。

  可张衍的实力他却是领教过的,且其人还有布须天及多处造化之地的伟力可以调用,就算他与相觉真的联手,也不可能做到这等事。

  相觉这时语含深意道:“我以为,下来若再有几位同道归来,那么彼此所能掌握的造化之地将更是分散零落,极不利于我辈追逐大道,与其这般相互争抢,那不如将所有造化之地并合为一。”

  微明一怔,道:“并合为一?”

  相觉道:“非是要将造化之地合一,这也难以做到,而是我辈与往后归来的同道做一个定约,将所能寻到的造化之地都拿了出来供所有人参悟,如此无分彼我,同享大道,还免了彼此之争,岂不乐哉?”

  微明神情微动看了相觉一眼,也亏得其人能想出这个办法,这意思就是不管有多少造化之地,只要寻到,就拿了出来给所有同道观摩参悟,这是很容易为后来同道所接受的,但是有人获利,便就有人吃亏。

  他沉吟了一下,随后抬头望来,目光灼灼道:“未知那布须天是否也在道友所言同享之列呢?”

  相觉笑道:“布须天亦是造化之地,那自在此列之中,或许现在无法做到此事,可等到有诸多同道到来,那自是可以做成此事的。”

  微明低头考虑了一下,自己虽然百般寻找,可直到现在,也只有两处造化之地在手,这是因为找寻此处也如向道之路,愈到后面愈是困难。

  真要是赞同了相觉的建议,那也不过是将两处造化之地给他人参悟,这也算不得什么,或许这里损失最大的便是张衍了,可这反过来对他却又是有利的。

  相觉之所以想出这个办法,是因为他自觉很难抢过张衍、微明二人,而且他不确定两人之间是否早有结盟,他一人面对两人实在太被动,就算自己找到造化之地,两人若是来抢,他也无可奈何。

  而这个主意好就好在,若是再有大德到来,只要不是在伟力之上能轻易镇压所有同辈,那多半是会赞同这个办法的。

  微明道:“你现下打算如何做?”

  相觉道:“这等事想来玄元道友也是不愿看到的,所以需要更多道友认同我辈意愿,在未有更多同道到来之前,我欲先去找寻另一位道友。”

  微明道:“另一位道友?”

  他想起了另一位落至此间的大德,不过这位可不是什么完整之身,所具备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

  相觉点头道:“我可助他找回残缺力量,再向他晓以大义,想必他也能明白如此做对我对他都是有利。”

  微明仔细思量了一下,便沉声道:“道友若要做此事,那尽管去做,我不会阻拦,玄元道友那边我也会帮你稍稍加以遮掩,可若是道友自己不小心,被玄元道友发现了什么,也莫要怪我不出手帮衬。”

  此事他虽然意动,可却不会轻易答应,因为这里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那就是他无法分辨对方到底是不是造化之灵所化。

  也是因为如此,他方才拒绝了对方的神意相邀,怕的就是一不小心着了道。

  这等事唯有等到虚寂之中有了更多大德他才会真正放心,因为到了那时,除非那造化之灵正身落到诸有之中,否则其一人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的。

  相觉也是不急,他也没想着一次说服微明,至少在眼下与张衍对着干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还是要以蛰伏为上。

  当然,造化之地也是要找寻的,这样他至少可有一个存驻倚靠之地,万一要是与张衍、微明二人起得冲突,也不至于被二人随意拿捏。

  他再与微明说了几句话,就告别离去。

  他没有立刻去找寻另一位落世大德,首先此人眼下还不是那么重要,再则他也清楚,自己此时一举一动都是在张衍注视之下,方才与微明谈了一番话,现在又去立刻找寻另一人,怎么看也是有问题的,故是他决定缓一缓,以免惹来张衍过多注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