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宝气灵机填道缺

第一百七十五章 宝气灵机填道缺

  在张衍伟力渡入相觉治下现世中后,其人也是立刻感觉到了不对,他检视了一下,神情不禁一沉。

  在那些现世之中,除了他所传的教派之外,现在居然无端多出了另一门道传,这分明就是张衍伟力所带来的。

  而且看去其中不乏道行高深的修士,应该是原本在张衍治下某一处造化之地内的道传教众。

  他方才传下的道传还是处在初时阶段,底蕴太过浅弱,根本不是张衍这些道传弟子的对手,看去用不了多少时候,就会被斩杀殆尽,进而被这一派道传占据他治下所有现世。

  此刻要想阻止,除非他直接动以意念,将自己道传教众的修为法力提升起来,或者干脆生造出几名大能出来,自可轻易将此辈扫除干净,可这就掺入了他自身伟力,性灵自此就不可能归合过来了。

  只是他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如此做。

  因为这般施为除了发泄怒火以外没有任何意义,他能杀死这些人,张衍同样可以将这些人复活过来,

  而且若是反复如此,那彼此就将有针锋相对的意思了,最后说不定就会引发双方伟力碰撞了,他并不想走上这一步。

  他想了一想,明白这很可能张衍对自己的警告,所以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干脆忍耐下来,权当没有看见,也不去做任何回应。

  他心中忖道:“看来要快些找寻到一处造化之地了,不然我便是传下道传,其人伟力一至,就可坏我布置。”

  他现在之所以被张衍这般容易得手,那是因为这些现世俱是依附在造化残片之上,对大德之力可谓毫无抵御之能,而若是能找到一处造化之地,有了可以凭恃的地界,再以自己伟力相合,这样张衍之力就无法轻易突入进来了。

  当然,要是张衍真是下定决心动手,那也没什么用。

  不过他认为微明坐拥两处造化之地仍是好端端的在那里,若是自己只找得一处造化之地,并不贪求更多的话,张衍似没有必要如此做。

  张衍见相觉没有任何反应,任凭自己道传在其治下现世之中传播,知其是退缩了。

  他淡笑一下,他如此针对相觉,除了其私下四处作弄事情的缘故,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

  当时相觉归来,造化宝莲被其很是轻易寻到,他并没有察觉什么异样,只是觉得其人颇有运数,可后来回想,感觉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再加上紫衣道人很可能与其进行过神意交流,这人纵然不是造化之灵借托之身,也可能彼此间有什么勾连。

  若是如此,其人后面肯定还会闹出什么动静来,不过眼下还未到出手的时机。

  他一拂袖,身前立时飘出五缕气机。

  这些是来自于造化宝莲的气机,表面看去都是一般,可若仔细分辨,却能看出各有不同来处,

  根据此前推断,他想要把力道之身筑炼完满,则需要将所有宝莲气机融合到一处,这才能借此找寻出那最后一股力量。

  只是当这五缕气机在手后,他却是意外从中看到了某一种变化。

  他推算了一下,虽自己暂时无法触摸到这等变化,但是若再多得几缕造化宝莲气机,或许就不难见到了。

  这无疑说明,在通向最后力量之前,宝莲之中还有一层变化。

  这其实非是什么坏事,而是好事。

  这说明宝莲的力量层次是依次递进的,当数朵宝莲聚合在一处后,其本身就已是可以发挥出某种力量来。

  而后当所有宝莲齐聚之后,就会使得此力壮大到无以复加,并以此牵动他所推测的那股与造化之精并立的莫测之力,若得掌握此力,则不难开辟诸有,重塑诸世。

  力量层次不是一气提升上去,当中若有过渡的话,那么反而降低了往上攀登的难度,更关键的是,这等力量已然近在眼前,只要愿意,那么不用费多少力气就可取拿到手。

  五缕宝莲之力尚还欠缺的那一点,可也仅只是一点而已,微明和相觉手中还有两朵宝莲,足以供他完成此事。

  他认为可以先从相觉手中取来一缕,若是不够,那可再设法向微明借取,于是意念一转,五缕气机被他收了起来。

  这时他忽似察觉到了什么,转首往布须天内某处观去。

  那里有一股气机正在不断升扬之中,源头却来自于青圣驻落之地,看情形其人竟是快要成就二重境了,

  他又扫视了一下,其实不止青圣,诸如神常、簪元这等求己之道的修士,修为也是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他心下一思,就明白了这里关窍。

  他成就大德,诸有之中接二连三有伟力碰撞,又接连有大德归来,伟力更是反复动荡,在这等法力波荡之中,青圣等辈应该由此看到了不少上境玄妙,这才使得功行有所提升。

  而且现在不似他二重境时,诸有之中已然有了大德存驻,更有他坐镇在布须天中,彼辈可以有所参鉴,步向上境之门的道路看去没有那么艰难。

  然而他却知道,要说走到二重境尚还有几分可能的,再往上去,几乎就没有什么太大指望了。

  因为如不是似他这般有力道之身为定世之基,那就必须有一朵造化宝莲在手,否则难以成就大德。

  虽说虚寂之中定还有散落的宝莲在,可便是他也不易找寻出来,更何况彼辈了。

  退一步说,就算当真寻得一朵宝莲在手,并成功打开了大道之限,可如是有微明那般想法的大德于暗中搅扰,那极可能只会迷失在大道之中,并成为那代替承担劫果之人。

  倒是走外求之道的那些人现在无比安分,不去找寻什么造化残片了,也不把任何法力波荡放至虚寂之中。

  他暗暗点头,此辈也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个时候保持不动方才是最好的做法。

  相觉吃了一个暗亏之后,便将所有力气用到了找寻造化之地上,也算他运气,许久之后,他终是找到了一处,当即便驻落其中。

  虽是造化精蕴凝聚不多,可终究是可以容他存驻其中,并且可以顺利传下道传,收纳其中性灵,不怕被外力轻易坏去了。

  因为前一次传法委实吃亏太大,未避免重蹈覆辙,他把不少精力放在了道传之上,这般万一再有碰撞,那些教众也不至于一触即溃。

  以往季庄、曜汉乃至微明,因为自身所处高度的原因,传下道法便就任由其自行传播,并没有过多关心,而他不惜俯低身段,亲力亲为,也的确使得自家道传崛起势头极是迅猛,并且他将足以威胁到自身道传的威胁尽数抹去,只留下能够用以磨砺推动的生灵,尽可能推动自家道传壮大。

  张衍在看到相觉找寻到一处造化之地后,便就决定对其人发难。

  他往前跨出一步,已是自布须天中走了出来,下一刻,就来到那一处造化之地前。

  此行目的主要为了取来宝莲气机,以推动力道之身向上攀升,而其余只是附带。

  相觉察觉到张衍到来,却是惊疑不定,因为张衍这一次竟然是正身到来,若单纯只是寻他问及一些事,显然不必要如此。

  他知此时回避不了,便从造化之地内出来,打一个稽首,道:“原来是玄元道友到来,有失远迎了,不知道友何事来我这处?”

  张衍还有一礼,道:“今有一事事关你我,故是不得不来。”

  相觉道:“还请道友明示。”

  张衍目光投去相觉面上,道:“道友可知造化之灵么?”

  相觉心中一跳,他尚还不知晓微明与张衍早便知道了造化之灵,只以为此事唯有自己最为清楚,没想到张衍此刻居然提及

  他微微低头,模棱两可道:“道友也知,我部分力量被劫力所困,失却不少忆识,有些事情并不清楚。”

  张衍笑了一笑,道:“当年诸位大德为求上境,赋予造化之精意识,然则从中孕育出的造化之灵却是我辈之敌,且需吞夺诸位大德,方可补全自身大道。”

  相觉故作惊讶,皱眉道:“原来我辈还有这等威胁存在,难怪我亦是感觉到,除了我辈法力之外,尚有股力量盘踞在诸有之外,不过如此看来,其应该也是如我等先前,正被劫力所困阻。”

  张衍道:“虽这造化之灵仍被劫力所困,但其若曾吞夺某位大德,就可将之再度显化出来,并为其所用,便是同道之间也难以分辨。”

  相觉抬眼看来,露出些许不悦之色,道:“道友这是何意,莫非认为我便是那造化之灵借托之身么?”

  张衍笑道:“道友是与不是,贫道难以认定,道友自身怕也是难以证明,所以眼下只能委屈一下道友了。”

  相觉暗觉不妙,沉声道:“道友欲做何为?”

  张衍淡笑一下,道:“若尊驾万一是那造化之灵假托之身,这造化之地若被占据了去,却有可能被其利用,故是贫道不能容许尊驾得了此处,还望道友能从此处退了出去,道友放心,贫道不会将此地炼合,自然,道友若真能辨清此事,贫道自当将此处还了你。”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