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劈开外玄又一道

第一百七十七章 劈开外玄又一道

  张衍伸出手来,先前所得五缕宝莲气机依次从掌心之中浮现出来,与之前那一缕并列在了一处。

  他感受了一下,在六股宝莲气机的搅动之下,那股潜伏在底下的独特力量已然显露了细微端倪,说明这等数目已是足够他进行推演下一步了,而不必再去另行找寻了。

  他暗自点头,这与他先前推断的差不多。

  要是再有少缺,虽他认为可以通过商量的办法从微明那里取来气机,但那样做也就暴露了自己目的了。

  微明纵然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可消息传递出去后,无论是其人还是后来大德,一定是会有所防备的,这会对他后续找寻此物造成一定影响,现在能够避免那无疑是最好结果了。

  他先试着以自身伟力推动六股气机相互碰撞,但是久久下来,发现那独特力量仍就是埋藏在极深处,这就像只是轻轻搅动水面,却无法对水底之下掩埋的物事造成什么影响。

  他也是发现了,这气机碰撞遵循某一种道理,需要参透这里大道变化,才能窥见那股力量。

  而且宝莲气机相互之间的伟力碰撞并非孤立的,由于其力量本身来自宝莲,所以也是使得他身边的宝莲产生了极其轻微的颤动,而宝莲越是完整,这颤动反而越是剧烈。

  他知道这是由于强解道法造成的影响,如是这般继续下去,恐怕还未找到那独特力量,就会被微明、相觉发现这等变化了,除非能够找到正确门路,同时再以自身伟力加以安抚,才可避免这等事。

  好在这里他早有准备,当下把心神一沉,入得残玉之中,在此中推演了起来。

  只是一瞬之后,他双目一睁,心神已是从中转出,并看向了那六缕气机。

  在他目光注视之下,六缕气机被自行交融汇聚到了一起,但仍是可以感觉到,那六股力量实际上是在进行某种接触碰撞。

  同样是彼此冲突,可却没有了方才的生硬粗暴,而是自然顺畅,好似其等运转天生便该如此,可以看出,此中一切变化都是依循着某种道理。

  而就在此等过程中,一股莫测之力开始从虚寂之中一点点被牵引了出来,虽是极其微弱,可毕竟是被他看到了。

  对大德来说,只要能被自己望见的东西,并没有对抗的力量存在,那么就是自己可以所认知的,所以下来哪怕不用这六股宝莲之力,他也能靠着自身伟力将之引动出来。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众多现世似是比之前黯淡了一些,不止如此,连寻常炼神修士的伟力波荡也是一样变得微弱了些许。

  而奇异的是,唯有纯以力道之身来观,方能察觉到这一切,在气道之身眼中,诸有一切不曾发生什么变化。

  为此他深入观察了一下,发现此力并非吞夺诸有,而是将诸有原本的根底削弱了,若原本一是一,那么经此力量变动之后,则是变成了二方是一,若是继续下去,或许诸有将会不断进行这等变化,表面上什么都未曾改变,实际已然往某一个渺不可测的去处无限滑落。

  然而这并非是诸有被这力量针对,而只是被波及罢了,这力量实则是在往至微之处探去,若是任由其无限而往,那或可撼动诸有根本之力。

  这里唯有大德不受得此等影响、因为其本身已然在大道之中,而诸有之中无论怎么变化,都无法超脱大道之上。

  这也是为什么大德伟力足以倾覆诸有,而自身却是可以存在。

  张衍思忖了一下,或许当所有宝莲之力汇聚到一处时,触摸到那真正至无,待万物归寂,才会将那有之力引动出来,进而才得辟开诸有。

  他看得出来,这又是一条可以触及到大道源头的道路,其与气道之法只问自身有所不同,可谓简单直接,完全从外而来,以力破局。

  这十分契合力道之法,若是他能拥有了这一层力量,那等于再执掌一部分大道,自身实力将又会大大向上提升一次,更近大道之源。

  不过这么做等若是从宝莲之中窃夺大道权柄,在未得圆满之前,或许没有什么影响,等到真正炼成,那所有宝莲很可能便就无用了,到时怕只他力道之身就能够开辟诸有了。

  只是现在远远还没做到这一步,所以暂时不必去多想。

  他眼下需考虑的是,自己一旦踏出这一步,那大德或会有所感应,纵然无法算出他具体在做什么,也会设法布下许多阻碍,但为了对抗终归会到来的造化之灵,他是必须要走上这一条路的。

  下定决心之后,他没有犹豫,意念一引,一点点将那独特力量引动出来,并筑入力道之身中,实际上从此刻开始,就已是与造化宝莲开始某种争夺了。

  当他成就那一日,这六朵莲花本来能够引动的力量就会被他削夺过来一部分。

  也就是说,原本只能由造化宝莲所执掌的力量,现在由于他生生挤入了进来,必然会少得些许。

  好在宝莲分别拿在不同大德手中,若不曾有六朵以上的宝莲聚合到一起,是不会牵扯到这股力量的,所以现在用不着担心此事会被发现。

  随着他逐渐将这力量引动出来,初时还好,可长久之后,便有一股沉沉压力过来,欲得其利,则受其力,这乃是原本宝莲承受之力转挪到了他身上。

  而只凭力道之身本身相抗,却还稍稍欠缺了一些,所以要想将此力顺利炼合的话,这里就需要他气道伟力从旁相助了。

  他笑了一笑,自己成就大德之前,是以力道之身作为定世之基,而现在却是反过来,需以气道伟力为辅,护持着力道之身往完满方向攀登了,这是阴阳转挪之变,却是自然而然符合大道之理。

  正在他正身在此修炼之时,留在聚议大殿之内的分身却是睁开眼目,朝外看去,就见阵灵自外转了进来,躬身一拜,道:“老爷,青圣太上前来拜望。”

  张衍颌首道:“请他进来一叙。”

  少顷,青圣道人入得殿中,打一个稽首。

  张衍与他见过礼后,便请得他入座,笑道:“道友一心向道,无事不会来我处,可是修行之上遇得疑难了。”

  青圣坦然承认道:“今来见道友,的确是为修行之事而来。”

  张衍笑道:“贫道分身每日在道宫之内讲道,莫非如此道友还嫌不足么?”

  青圣道:“道友之传,自是有用,在下获益不少,近日已是有意冲撞二重境关,此番成败难料,故临行之际,特意来这处与道友打一声招呼。”

  张衍失笑一下,道:“道友来此,当不只是为了这等事,有什么不妨明言。”

  青圣稍作沉默,随后抬头,道:“既是如此,在下就直说了,”他抬手一礼,“此回我若不成,自是入得永寂,一切无需再提,而若功成,不知道友可否赐告那去往上境之法?”此时他又诚恳无比的加了一句,“在下若得成就,自不会忘却道友恩惠。”

  张衍看其一眼,却没有给出答复,只是道:“道友且去吧,你若此番能回来,贫道自当会给你一个答复。”

  某处造化之地中,微明正定坐于此间。

  之前张衍与相觉一战,他不难看出,分身斗战还是相觉占了便宜的,可即便这样,其人还是战败了,甚至前后没有对张衍造成过哪怕一次威胁。

  若是正身斗战,张衍还能调用布须天和众多造化之地的伟力,那更是无可阻挡。

  他见到这等景象时,也是有过担心,要是张衍以同样借口来针对自己,那自己该如何?

  不过再是一想,这等可能其实不大,因为张衍不可能将所有同道都推到自己的对立面,既然已经针对了相觉,那就不会再来针对自己了。

  同时他也是认为,这么对付相觉,目前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搜寻造化之地之人少得一个,那他找到此等地界的机会将是更多。

  此时此刻,相觉正在虚寂之中飘荡,神情却是沉凝无比,他在寻思如何摆脱眼前困境。

  现在他若找寻造化之地,那说不定会被张衍再度夺走。

  这里看去只有两个办法,要么等到下一位大德到来,如此合数人之力,或能逼迫张衍退避,将造化之地让了出来成为众人同享之物,要么就是设法证明自己与造化之灵无关。

  后者不用多想了,早在张衍要他证明时他便已是推算过,没有一个无懈可击的办法可以做到这一点,哪怕造化之灵当真现出面前,自己也仍旧逃脱不了嫌疑。

  除非他能力压张衍,那么他的话自然就是道理了。

  这里唯有找回自己力量的方式最为简单,大德之伟力,完满与不完满时是完全不同的,便是手中造化宝莲也会恢复完整,斗战之能不是提升一点半点。

  不过单纯靠他自己,可能仍需长久。

  尽管虚寂缺裂,时时刻刻有自家伟力从劫力之中泄露出来,可这委实太慢了。

  可这里若有人帮衬,则不一样。

  他眼神之中渐渐多出了几分幽冷,先前那造化之灵帮助他回来,自然也就留给了他勾连其力的办法,他其实一直不想再与之牵扯上什么关系,所以才找到那紫衣道人,想在这里有所还报,及早了结此事。可现在按情况看来,说不得还要借其力一用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