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遗空旧力再聚凝

第一百八十一章 遗空旧力再聚凝

  张衍可以望见,这股力量之中混杂着许多伟力,都在试着往诸有之内突破,不过在劫力制压之下,其中唯有三四股有望挣开枷锁,突破出来。

  而当中一股最有可能成功的气机令他有熟悉之感,当是自己曾经打过交道的熟人。

  他稍稍一辨,已然辨出此人为谁。

  心下一转念,这人若是归来,那么眼下平和局面或许就会被打破。

  不过他长久以来一直做着万一准备,就算事情真往他所预计的方向发展,只要他自身力量足够,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微明对着虚寂缺裂之处凝视许久,心中却是感觉那里有些不谐之处。

  有大德归来确实在预料之内,但在他推算中,下一位同道其实到来较晚,而今却是来得及早。

  他之推算在一般情形下是不会出错的,除非这里有什么额外的力量在推动。

  他不由想到了造化之灵,心中顿时多出了几分警惕。

  他缓缓收回目光,并对张衍言道:“道友,看去又要有一位同道归来了。”

  张衍点首道:“不错,其势已成,当得归来。”

  微明试着言道:“我观那最有可能归来之人,其化身似之前与道友有过争斗?”

  张衍笑了一笑,道:“伟力化身毕竟是化身,非是其人全部,只要非是造化之灵,又不主动生事,贫道自不会因过往之事迁怒这位。”

  微明不觉点头,不过他也知,张衍不去找麻烦,不等于这位没有动作,甚至他也有极大可能会被卷入进去。

  可不管怎么说,只要是有利于自己之事,且还有可能做成,他一定是会毫不犹豫去做的。

  因是那力量到来不是片刻之事,故在结果未曾出现之前他也不再多作关注,只一挥袖,也是将自己治下那三处造化之地开了门户,并打一个稽首,道:“还请道友观摩。”

  张衍微一点首,就往这三处造化之地中观去。

  他长久观摩布须天这等地界,对造化精蕴已然十分熟悉,这几处造化之地都不如何强盛,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尽解其中玄妙。

  虚寂某处,相觉本在定坐,忽然间却是醒了过来,他也是察觉到了那一股力量正在渗透入诸有之中,一时间,不由得精神大振。

  他也做过推算,下一位大德到来还要在许久之后,故是在他猜想之中,这等动静应该是紫衣道人沟通到了背后正身,所以那造化之灵在试着将自家伟力送了回来。

  其实他对此事本来是不抱什么希望的,造化之灵同样也是深困劫力之中,并不见得真能展现多少威能,上次能助他找寻到造化宝莲回到诸有,他猜测很可能是诸有之内有无数造化性灵和造化之地的缘故,这些东西与之本就是一体,再加上他自身伟力气机,所以寻到宝莲稍加容易。

  而要将自身伟力送来,那便不是简单之事了,需得突破劫力不说,还需从与一众同辈的法力纠缠之中冲破出来,

  他认为这里应该是对方给自己找寻了一个机会,但仍需他自己加以接应才有可能功成,于是不敢怠慢,当即将造化宝莲托起,试着将自身伟力徐徐牵引回来。

  这一试下来,的确有一丝丝力量被取拿回来,便连忙收入己身之内。

  只是随即他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这些伟力固然被他所收回,可比之平时仅仅只稍稍多些,说明这背后其实没有特别的力量推动,仅只是他自家在接引罢了,

  再是察看了片刻,不觉眉头皱起。

  他发现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又有一位大德即将归来,其几乎是将所有可以突破入诸有的缺口都是抢占了去。

  照这么下去,他取回的伟力只会越来越少,而待那位归来,连这等仅有的牵连也将会断了。

  他不由得怀疑,如果这一次突破劫力之举真是造化之灵所为,其目的可能只是为了推动这位入至诸有,而非为了帮他。

  不过他并没有丝毫恼怒,因为此刻再来得一位同辈的话,若能将之拉到自己这边,实际上比他找回所有伟力来得作用更大。

  他心下暗忖道:“看来下来局势,唯有待得这位回来,方能观得清楚了。”

  而虚寂缺裂所在,那一股气机在渗透许久之后,终是将其余所有力量全数排开,并往虚寂之内冲入进来。

  大德伟力入世,劫力外泄,顿时引得无数现世晃荡不已。

  张衍这一次未曾有所动作,微明归来之际,乃是他以造化宝莲承托劫力,

  而相觉归来,则是微明做得此事,故是这一次,若想保得诸有完全,那理所应当该是相觉出手了,这彼此应当心照不宣了。

  相觉此时没有犹豫,他治下连一处造化之地都没有,自是不愿意看到诸有覆灭的,立便意念一引,将造化宝莲祭了出来,把那劫力承托住了。

  而那伟力倏尔一聚,与此同时,紫衣道人只觉宝莲之中那季庄寄存的一缕气机忽然窜动,而后一股力量就将其接引走了。

  下一刻,一道身影自虚无之中走了出来,却正是那季庄道人,其人回到诸有,立刻招来宝莲,将自身伟力寄托入内。

  只是这个时候,他微觉有异,却是感觉到宝莲之中似是少缺了什么。

  可再一观,莲瓣齐整,不缺一片,略一沉吟,认为或许还有一部分力量未得回归,所以才会如此。

  就在思索之间,却忽感有人神意过来,念头转了转,却是并未抗拒,心神一动,已是入到了神意之中。

  莫名之地中,相觉早是等在了那里,见他到来,打一个稽首,道:“贫道相觉,季庄道友,有礼了。”

  季庄抬手还有一礼。

  相觉笑道:“冒昧唤得道友来此,是有一桩事关我辈之事,不得不与道友说个明白,还望道友勿怪。”

  季庄看他一眼,道:“哦?不知何事?”

  相觉道:“道友既是归来,当也能察觉到这诸有格局与造化之精未曾破碎之前已是大为不同了。”

  季庄颌首道:“比之以往,更是易于我辈寻道了。”

  相觉意味深长道:“可是同样多出来了不少阻路之人。”

  季庄沉默以待,没有说话。

  相觉却是一笑,道:“道友可知造化之灵么?”

  季庄回言道:“这倒不曾忘了。”

  相觉暗自点头,季庄既然清楚此事,说明其归来伟力或许更为完整,毕竟先前其曾有一部分力量已然落在虚寂之中了。

  他道:“而今我所忌惮之人,唯有两位,一位就是那造化之灵,此僚需以吞夺我辈,才能补全自身大道,而另一位,则是那玄元道人!其人占据布须天,又将迄今所见多数造化之地收在治下,且不予我等观摩,如此我辈欲寻之道,却是被其生生阻住了。”

  季庄看他一眼,道:“我听道友言语,似是在那玄元道人处吃了什么大亏?”

  相觉也不否认,坦承道:“那玄元道人以防备造化之灵为借口,与我约斗一场,其人有布须天和诸多造化之地为后盾,我着实难以匹敌,最终棋差一招,未能胜他。”

  他顿了一顿,笑道:“我观季庄道友,先前留存于诸有之内的伟力,当也是被这位玄元道人所除吧?”

  季庄对此没有否认。

  他收回了所有伟力,自也是知晓了此前所有事。

  不过他毕竟并不是原来那位季庄了,亡去的只是他伟力分身罢了,且他如今已是成功归来,所以心中并无多少波澜。

  只是张衍夺去了镜湖,要说他完全没有意见也是不可能的。

  可比起这个,他更忌惮造化之灵,其能把借托化身放入诸有之中,这里很是难以分辨,所以他对相觉其实是抱有一定警惕的。

  相觉知道,仅凭自己很难取信于人,唯有利益才能将之打动,所以又拿出了自己在微明之前所说的那一套,试图说服季庄与自己一同逼迫张衍让步,好让诸人同享那造化之地。

  季庄听过之后,思忖一下,其实这办法就是他们联合起来,共同让张衍把造化之地交了出来,这等做法,对他这样的后来之人的确是很有利的,可前提是能够压制住张衍。

  布须天毕竟是布须天,两人联手可拿之不下,而且在他到来之前,已是有两人,能做到此事恐怕早便做了,故他道:“我观此间,除那玄元道人之外,还有另一位道友已然归返,不知其人如何说?”

  相觉笑了一声,道:“我这便将这位道友请来。”言毕,他当即起神意相召。

  片刻之后,微明出现在此,并打一个稽首,道:“见过两位道友了。”

  季庄、相觉二人也是与之见礼。

  待相互问礼完毕,相觉直接对微明言道:“我与道友此前有约,若得时机成熟,当与诸位同道同享造化之地,未知道友可还愿意遵守言诺么?”

  微明看了看二人,道:“两位道友以为,时机已是到了么?”

  相觉笑道:“我之前与那玄元道人有过交手,对其实力略有了解,如只二人,的确难是这一位的对手,可若三人联手,却是不难压倒其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