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意转自然合天道

第一百八十七章 意转自然合天道

  相觉与季庄商议好之后,亲自往知连及紫衣道人那里去讨要宝莲。

  紫衣道人那处没什么波折,在得知用途之后,只摘了一枚莲瓣下来,很是痛快就将整个宝莲交了出来。

  知连那里虽是不愿,可是却不敢不给。他只区区一个伟力化身,随时可以被送入永寂之中,所以无奈之下,也是留得一枚莲瓣在身,权作牵引伟力之用,余下皆是交了出来。他也知晓,这一交托,宝莲暂且是拿不回来了,唯有等到自己伟力归来才能设法召回了。

  这两朵宝莲到了相觉、季庄二人手中,只是瞬息间就寻回来了绝大部分力量,伟力就算与原来那朵宝莲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只是这个时候,他们又有一种这宝莲缺失了什么的感觉传递到心头,可是仔细察看了一番,却分明又什么都没少。

  只此物既不妨碍使用,而且推算之中,这里事机也并没有牵扯到他们,那也就没有必要深究下去。

  二人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路数,各自执动宝莲,将这宝莲伟力波荡传入张衍治下某一处造化之地中。

  布须天他们暂时不敢有所动作,虽然在那里布置无疑利益最大,可那也是张衍根本重地,渗透困难不说,一有变动,说不定就会被其着重针对,所以还不如先寻一隅,若是能打开局面,那再想其他不迟。

  而随着造化宝莲伟力传递入造化之地内,两人道法也是随之进入。

  毕竟此为大德之法,而依附造化之地的现世可谓无数,没有多久,就有人道生灵得此所传,并开始传播开来。

  在二人感应之内,好似虚空寂宇之中不断有微弱星光亮起,循此而去,似能望见背后那无尽大道。

  季庄见此,深为感叹,道:“未想造化之精破碎之后,竟还有这么一部大道流散在外,也难怪那玄元道人这般了得,此路之上,他已是远远走在我辈之前了。”

  造化性灵乃是大道缺失一部,得此同样是得了大道。

  对大德而言,这些造化性灵只要能并合在自己道传之中,那自身就可源源不断观摩这部分大道,数目越多,所可观得便越多,也越是容易寻得。

  他们只是看得少许就有所感悟,而张衍背后道传遍布布须天及诸多造化之地,所得所获简直难以想象。

  相觉道:“这却无碍,而今我辈亦起道传,虽落人一步,可迎头赶上就是,只要他未曾循此走到那大道之源,那么最终道归谁主,还未可知。”

  他指了指那造化之地,“道友,我辈既不能在正面斗法上胜过此人,那唯有从此处想办法了。”

  季庄缓缓点头。

  造化性灵之间的攻杀,他们这些大德伟力是不可能施加进去的,反还要竭力避开,否则大德之道就会替代其原本之道,那就是白耗心思了。

  张衍现在最大的优势无疑就在于神通伟力胜过他们,可一旦避过这一点,改为纯以道传之间的较量,差距也就没有那么大了,其能施加的影响也是有限。

  他试着推算了一下,道:“现下那玄元道人治下道传大势渐成,虽未必能灭我道种,可我辈想在其道传面前壮大,也是十分之困难,需得有护教之人才好。”

  相觉神秘一笑,道:“道友放心,我早已想好,这里正有一枚棋子可用。”

  季庄道:“不知这棋子为何?”

  相觉缓缓道:“自是那造化之灵了。”

  季庄神情微变,撤开几步,沉声道:“道友这是何意?”

  相觉悠悠言道:“道友不必这般戒备,我并非是造化之灵,只是造化之灵能以借托之形用我,那为何我又不能用他呢?再说此僚未曾归回之前,又有何惧?”

  他顿了一顿,又言:“况我所言,乃是那些遍布在造化之地内的破碎灵性,此辈一旦入世转生,修为远胜那些造化之气所化性灵,正是天生为我辈道传护法的种子。”

  季庄默然许久,道:“道友此举,莫非不怕牵扯出更多后患么?”

  相觉却是冷然一笑,道:“要是顾忌此举会导致造化之灵提先归来,那大可不必,便我不用此辈,诸有之中亦是藏有许多,现下不过取些许而用,又能左右什么?而待我等道传壮大之后,是留是灭,就全凭心意了。”

  季庄看出就是自己出言反对,恐怕相觉也仍会我行我素,根本阻止不了,于是道:“那便先按道友之言行事吧。”

  相觉笑一声,道:“现在微明道友手中有三处造化之地,当有造化之灵,待我去向他拿来,想来他不会推拒。”

  言毕,他便一转神意,这一次微明没有遮挡,将他接引入内。

  相觉待与微明见过礼后,就将来意道出。

  微明却是摇头道:“道友来晚了一步,这三处造化之地内的造化之灵早被那玄元道人截走了。”

  相觉一怔,随即皱了下眉,他倒是没想到,张衍竟然提前一步就将他们的路子给堵上了,不过这并不表明他便没有办法了。

  他冷笑一声,谢过微明之后,便退出神意,与季庄道明情形,并道:“造化之灵亦存于那些造化残片之中,我等可搜罗此物,再将此辈推入现世之中,一样可为我所用。”

  季庄道:“可是底蕴毕竟差了点,区区残片所聚的造化之灵,又怎能与那些造化之地内出生的同类相比较?”

  相觉道:“此事不碍,我等又非要此辈能有多大成就,只要能护得一时便好,哪怕是造化残片之灵,也已是足够了。”

  言毕,他一转伟力,将残片之中的造化之灵取拿出来,而后由得造化宝莲伟力推动,将之送入了那处造化之地内。

  张衍本在定中,忽然间有所感应,往某处看去,立时见得端倪,对此他只是淡笑了一下。

  他原来一直有一个思虑,那便是诸有之内造化性灵可谓无数,便是大德也无法全数齐聚,这样恐怕无人能获得完整大道,这一部分恐怕也永远无法补全。

  可近来体悟造化性灵背后所蕴大道,他发现演教壮大到了眼前这等地步,扩张与否倒在其次,而与不同道传的性灵斗战,自己反而更能观明此间大道。

  值得注意的是,这与他自身道心竟是不谋而合,也不知这是己身之意天生契合了大道,还是大道得他心意映照,故才如此转运。

  他推算许久,一时间却无法辨明,便就暂且放下了,不过既是见得这些,此刻面对季庄、相觉二人的道传,他自不会去刻意打压,而是任由演教自行处置了,毕竟几家争斗越烈,他越是能从中受益。

  镜湖,脊阳分坛。

  孟壶说是回去闭关,那是当真回去闭关了。

  待得面前石门隆隆合起,杨坛主与执事二人才是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到此是为了问那天梭之事,结果正事却是忘了。

  两人默然对视片刻,都是感觉一阵深深疲惫。

  执事喃喃道:“坛主,孟护法兴许闭关之后,真能胜过……”

  杨坛主摇了摇头,道:“看那破坏地脉灵机的速度,就算没有再增添也就是这十几载功夫,就可磨光外间阵禁,可孟护法就算再如何天资禀赋不凡,恐也无法在短短时间内有所精进。”

  执事一想,也是哀叹了一下,罗教势力每时每刻都在增加,就算孟壶只需几载时日便就出关,恐怕那时候局面较之眼下又是大为不同了。

  杨坛主仰天长叹道:”罢了罢了,万一法坛被攻破,到时我当舍了这性命拦阻罗教教众,能走脱多少人是多少人了,走吧走吧。”

  他大步向外走去,执事也是忧心忡忡的跟了上来,两人到了外间,方要遁身而起,后面那守门弟子匆匆前来,喊道:“坛主留步!执事留步!护法出关了!护法出关了!”

  杨坛主脚步微微一乱,随即面无表情转过身来,道:“孟护法出关了?”

  那弟子连连点头称是。

  杨坛主与执事对视一眼,又是转了回来,果然孟壶好端端站在那里,不过好像是与先前有些不同了。

  孟壶看着二人,不悦道:“说好了容我先闭个关,你们为什么不等我?”

  杨坛主袖中之手忍不住捏成了拳头,尽量使得自己语声平静下来,道:“孟护法,你既是出关,可真有把握么了?”

  孟壶一脸深沉,道:“方才之我,已非此刻之我了。”

  执事欣喜道:“这么说,护法此回当是能够胜他了?”

  杨坛主却是以怀疑的目光看着。

  孟壶神情严肃道:“只我功行精进之后,再是观望,除却先前所见那人之外,竟还有一人道行似尤在其上,只是方才藏得隐秘,故是未能发现。”

  执事颤声道:“护法……莫非还要回去闭关?”

  孟壶沉吟道:“你既如此说,也不是……”

  杨坛主直接打断他道:“不了,孟护法若无退敌之策,那还是趁早将天梭拿了出来,万一有变,我还能带诸弟子离开此处,不致都是失陷于此!”

  孟壶唔了一声,道:“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

  杨坛主不吭声。

  执事忍不住问道:“什么办法?”

  孟壶一脸认真道:“两位可代我去问上一句,就说我喊一声,他们可敢答应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