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收性灵得功满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收性灵得功满

  刘院主法力起来时,卓青青明确能感受到,其人是要忍不住明抢了。

  她心脏猛然一下缩紧,自己身边这位真的能挡住刘院主么

  被夺走那玉石还在其次,可是刘院主为了不使这里秘密泄露,她与自己孩儿的性命可能保全么

  只是下一刻,她却见刘院主呆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法力也是低落下去。

  她等了一会儿,见其人没有什么动静,心里满是疑惑不解,看向年轻修士,道道友,他这是怎么了可是道友的手段么”

  年轻修士语声深沉道“拦阻他的不是我,而是我的道。”

  卓青青愕然以对。

  十来呼吸之后,刘院主身上气机一阵波荡,像是忽然从深长的梦中醒来,随后目光复杂的看了那枚玉石一眼,

  卓青青又是变得紧张起来,道“刘朴风,你

  刘院主摇摇头,叹道“卓道友放心,这东西对我已是无用了,”

  方才他入得那方天地,得蒙道法之传,却是看到了一条无上道途。

  明了本我因由,他已是知晓,得了那玉石,功行虽是能在短时间内有所增进,可一旦依赖上了此物,那却是陷入了心障之中,未来道途却是走不了多远的。

  他本是执着于大道,所以一见到此物能有益于修行,这才引发了自己心中贪欲,可现在想想,却是何其可笑。

  他对年轻修士打一个稽首,诚恳言道“多谢道友使我得观大道,使我明了本来,还望道友能宽宥我先前之不敬。”

  年轻修士满意点头道“你既是明白了,那便退下吧。”

  刘院主躬身一礼,而后一纵遁光,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年轻修士看他远去身影,心中一阵唏嘘,看来天理正序果然该是由自己来维护的,这位方才还信誓旦旦要与自己相争,现在却是主动退去了,想来也是认识到了他与自己之间的差距,看来自己以后行事尽量要收敛一些了,不然一不小心就不给别人机会,那总是不好的。

  感慨完毕,他才是来到卓青青身边,道“你有何打算”

  卓青青见刘院主就这么离去,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双目之中不禁有些迷茫,但很快恢复清明,勉强挣扎起来,伏地一拜,道“妾身不敢再劳烦道友,只是妾身这孩儿若是跟在妾身身边,却是耽误了他,若是道友不嫌弃,不如就让他跟随道友吧,那玉石妾身也是愿意一并交托给道友处置。”

  年轻修士十分爽快道“那便如此吧,这小儿也算与我有缘法,我便将他带走了。”

  卓青青心中十分不舍,道“妾身日后还可见得他么”

  年轻修士道“自是可以,你若想见他,可到演教玄镜分坛来,报上我孟壶之名便可。”

  卓青青心中一阵欣喜,再是感激一拜,道“原来是演教的孟道友,多谢道友,道友大恩,妾身必是铭记心中。

  孟壶与她别过后,就带着那孩儿往镜湖分坛回返,将这小儿随手扔在洞府后,就来到张蝉这里禀报此行经过。

  张蝉听罢,往别处看有一眼,道“我观那小儿心智未成,还不足为害,需得后天加以引导,你可能处置么”

  孟壶道“老师,先前我收来的孩儿老师也看到了,都是被弟子引上正途了。”

  张蝉嘿了一声,道“正途也好,歧路也罢,我不管你怎么处置,只要你门下这些弟子日后不来给演教添乱,给我添乱便好。”

  又再训斥了几句,他就把孟壶打发走了,再是考虑了一下,就来至石府后室,这里摆放着一座牌位,他上前一拜,道“小的见过老爷。”

  张衍伟力无处不在,此刻他拜下,伟力自生感应,凝聚成形,显于供案背后画像之上,目光下落道“可是有事传告”

  张蝉道“小的奉老爷之命下界寻那造化之灵托世之身,又经几番考验,小的以为,以其心性,当不会再为外力所左右。”

  张衍笑道“你说的是你那名唤孟壶的弟子吧,他的确是有功之人,也能守住自身,此功当记你身上。”

  张蝉道“小的不敢,只是小的有一忧虑。”

  张衍道“你可讲来。”

  张蝉道“孟壶当日为了抵挡罗教进犯,曾将对手拖入心界之中,致使那造化之灵道法无意间外传,此非虽他本意,可终究使得此法外泄,弟子实难推测这里有无关碍,唯恐造成什么不测之祸,故是到老爷这里来请教。”

  张衍笑了一笑,道“我知此事,这也怨不得他,这门道法纵是外传,也非全然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坏事,你回去之后,大可不必对他加以限制,愿做什么便做什么好了,往后再有那些造化之灵落入诸天之中,便可由得他去处置此事。”

  张蝉道“小的明白了。”

  演教总坛,封闭数百年的石门缓缓挪开,便见一道清光自里铺洒出来,稍瞬即收。

  本来守在门前的弟子神情一震,纷纷下拜,口中道“恭迎掌教出关。”

  高晟图自石府之中缓步走了出来,看了下跪伏门前的弟子,道“都起来吧。”

  众弟子称谢之后,这才站起身来。

  高晟图沉声道“传令下去,唤教内诸长老上殿议事。”

  众弟子齐声称是,纷纷下去传谕。

  高果、唐由等教中长老在收到高晟图出关的消息后,立刻将手边之事交托给亲近之人,回返总坛。

  只是一日,所有长老皆在大殿齐聚。

  他们仔细观察,却是发现自己难以看出高晟图气机深浅,知是此回闭关之后,这位掌教功行必然已是更进一层。

  高晟图先是带领诸长老祭拜教祖,而后才回到大殿之上,道“我闭关这些时日,教中情形如何”

  当即有一位负责记述和总揽内事的长老上来将大致情况禀告了一遍。

  高晟图点点头,他也知许多具体事宜殿上说不了这许多,还需回头再问过,他叹道“不想我闭关这许久,教内多这许多事,也出了这般多的后起俊秀。”

  他伸手一招,将教中名册拿来,提起案上之笔,圈了几个名姓,递给旁侧侍从,“宣这些人来总坛一见。”

  那侍从应得一声,就退下殿去了。

  高晟图沉声道“我今次出关,法力大进,也需为我演教将来做打算了。”

  众人神情一肃,都是挺直身形,露出注意倾听之色。

  高晟图道“我布须天中,以昆始洲陆最为兴盛,以往我演教实力不足,故是不曾在昆始洲陆之上有过任何布置,而今演教实力,较之以往已是强盛许多,故我欲抽调各处分坛下院英锐弟子,在此立下教门。”

  高果犹豫了一下,一拱手,道“老师,现在有罗教、行教,还有那始终不曾灭尽的德教等教派在与我演教争锋相对,现在转而侧重至昆始洲陆上,是否会有些不妥”

  高晟图道“我已是看到内书呈递,这几家教派不过牵制部分力量罢了,我演教也不可能将所有力量投去此间,那正好落在这昆始洲陆之上。需知昆始洲陆上宝物无数,纵然我教修道可以不去仰仗外物,可是珍奇之物祭炼的丹丸宝药一样有助于弟子提升功行。”

  唐由早就想入驻昆始洲陆了,他赞同道“掌教说得是,昆始洲陆上奇物无数,以往我演教祭炼法宝法器,上好宝材都是拜托其余宗派的修道人从此处拿取来的,欠下人情不说,数目还是稀少,与其如此,还不如在此开设教门,这样想要什么,也可自行拿取了,此必将大大提升我演教实力。”

  有长老神情严肃道“唐长老似把此事看得太过容易,昆始洲陆上妖魔异类神通广大,非寻常地界可比,我演教弟子若想在此立足,必将付出惨烈代价。”

  唐由漠然道“这是必要之事,这些弟子付出,换来的却是我演教长久兴盛,此间取舍,诸位长老当是明白。”

  又有一位长老捻须言道“我闻昆始洲陆上人道兴盛,奇才辈出,许多宗门在此设立山门,就是为了从此间招募弟子,长远看来,于我益处更大。

  对在昆始洲陆上设立教门一事,座上虽有几名长老反对,可大多数长老都是赞同此议,故是此事很快定了下来,并立刻从各处分坛调拨人手。

  高晟图则仍是将教中诸事交给高果打理,而自己则亲自负责此事。

  此次闭关,也在为未来做准备,他能看到,演教之中,现在有少许天资高绝之人都是达到了凡蜕层次,但同样也是止步于此了,而再想上去,纵然自身潜力可以挖掘,可凭自身之力,终究是难以突破那一层关障,除非能得到那传说之中的玄石。

  虽然他知道得到此物的机会十分渺茫,可在昆始洲陆和山海界中这两处提前布局,未来总是可以掺和一脚的,若是运气好,说不定就可以得偿所愿。

  大约半月之后,他把大致事宜都是理顺之后,便就屏退随从,一人来至祖师堂上,焚香祭拜,最后对着教祖牌位跪伏下来,心中道“弟子欲兴演教,此番需在昆始洲陆上立造教门,世事难料,日后或会与诸派起得龃龉,还望教祖能以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