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零一章 凭心神感引灵光

第二百零一章 凭心神感引灵光

  张衍在闳都归来后,对其人的举动一直有所留意,见其聚集众人,本也以为其人会如相觉、季庄等人一般,会率众来找他麻烦。

  对于此等事,他却是丝毫无惧,本来他就做好了与之一战的充分准备,且这次一下归来了两位大德,其等一定也会在造化之地中落下道传,演教又可多得两名对手,他也是十分乐意见到此事的。

  可随即他却是见到了相觉传来神意,这里面却是将闳都到来之后的一举一动都是记述其中。

  待看过后,他略显讶异,没想到闳都此回真正目的,竟是要引得造化之灵一部分伟力归来,进而削夺道法。

  不过且不去说闳都能否做成此事,这里十分有意思的是,居然没人质疑闳都是造化之灵借托之身,

  其人身份若真是这般,那么其之所为就是在招引造化之灵回来。

  可再是一想,这几位大德未必没有想到这一点,只是谁也不敢提出来罢了。

  因为此辈心中都是知道闳都是何等样人,一旦提出这个问题,那就是在与之作对了,恐怕大敌未至,诸人内部之间就会先斗上一场。

  他思索了一下,闳都的做法并不算十分冒失,现在随着归来伟力愈多,劫力已是变得稀薄了许多,假设此类举动再来得一二次,恐怕其大部分伟力就当归来了。

  所以现在下手主动解决问题,而不是等着造化之灵来攻,这等想法是不差的,只是从时机上看,稍稍提前了一些,不过此刻劫力仍是将造化之灵和其余同道的伟力困阻在内,便是刻意接引,其归来的力量也是极其有限,这样消杀此僚的确是有几分成功可能的。

  最重要的是,现在其人有条件做此事,以往便有人想如此做,力量也是有所不足,不过造化之灵可不是好相与的,所以此举也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相觉给他传递消息的目的一看便知,其人把闳都唤来诸有之中,想的无疑就是由宏图牵头,率众来抢夺布须天。

  奈何现在发现闳都所作所为与初衷相悖,其人又无力阻止,故是希望他在得知此事后能跳出来拦阻此事,这样双方一起争执,就变相达成原来目的了。

  张衍摇头一笑,他是不会去做这等事的,倒并非畏惧此辈,也不是怕中了相觉的算计,他若要阻止,早在此辈招引闳都之时就出手了。

  自他勘破道法之变就落在争斗之上后,对造化之灵虽是仍有提防,可并不是如之前一般严防死守了。

  因为此僚是必然会归来的,区别只是早晚罢了。

  且没有争斗又哪来道法长进?

  闳都也好,造化之灵也罢,都可以算作对手,区别是一方的矛盾是源于造化精气归属,而另一方则完全是根本道法之争。

  造化之灵需吞夺大德补全自己,大德同样也能从造化之灵那里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一次造化之灵这部落下化身若是可以平灭,所有参战之人必会因此获益。

  而此辈若是不敌,他也仍是可以插手补救。

  不过不排除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谁也奈何不得谁,而归来的造化之灵分身因为自成一体,极有可能如同紫衣道人那般,会以自身为主,而不再愿意看到正身取代自己。

  他心中莫名有种感觉,这等事非是自己臆测,而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要是这般,其实无意之中也是起到了拖延造化之灵归返的作用

  他转了转念,以闳都道人的作派,未必会想这么远,应该只是顺心而为,可他做出的选择,暂时无疑是最为有利于自己的,这么看来,他倒是很是期待这一位接下来的反应。

  相觉发出神意后,就在那里默默等待。

  可是直到闳都令众人开始接引造化之灵伟力,张衍那里仍是迟迟没有动静,知其是不会过来做什么了,心下不禁有些失望。

  不过他心思转动了一下,却又生出一个念头,起神意传言道:“‘微明道友,为防意外变故,我等当可把造化宝莲取拿回来了。”

  微明马上就知道了他的用意,道:“道友这是想看一看,我等取回这宝莲,那玄元道人会否为此兴师动众?”

  相觉道:“正是如此,他若来,自有闳都道友应付,他若不来,错过此回,自也不会再说什么了。”

  微明赞同道:“可以一试。”顿了下,又言:“不妨唤上季庄道友一同行事。”

  相觉道:“也好。”

  然而微明与季庄一说,其人却是回言道:“两位道友自去取拿便好,我暂无此意。”

  两人以为他仍是为先前之事心怀芥蒂,也就不再多劝,当即心意一起,霎时之间,两朵造化宝莲已是出现在身侧,默默一察,宝莲之中劫力早被化去。

  而同一时刻,他们也是发现,季庄道人身旁亦是有一朵宝莲浮现了出来,以为他最后还是改了主意。

  闳都忽然目光落下,道:“你等在做何事?”

  相觉打一个稽首,道:“我等以为,稍候因要对付那造化之灵,恐伟力不足,故先把宝莲召了回来,以备万一。”

  闳都哼了一声,道:“你等立刻把这宝莲还了回去。”

  相觉、微明二人皆是愕然。

  相觉道:“道友这是何意?”

  闳都冷笑一声,道:“莫以为我不清楚,这两朵宝莲乃是因为你等输给那玄元道人才落于其人手中的,此刻已然算是其人之物,我辈行事,又岂能不讲信义?我若接引造化之灵伟力回来后,来一个不管不顾,你等又会怎样看我?”

  他最后半句话说得随意,而四人却是听得一阵心惊胆战,倒是真怕其人做出这等事来。

  微明知道以这一位的脾气,此刻不能硬顶,便叹道:“这却是我想相差了,我等只是思量,既然要对付那造化之灵,想来玄元道友也不会介意此事,”他对相觉看了看,道:“道友,若是其人上门来寻,那我等当是奉还此物。”

  闳都道人却是根本不听他们言语,只是一挥袖,就直接将招引回来的宝莲从来处又送了回去,随后面露不屑道:“我若灭了那造化之灵,自会带你等上门去取回此回,但却是用约斗堂堂正正取回,而不是用这等鬼祟行径。”

  相觉心中不悦,但此刻唯有忍耐下去,此时他目光一转,却发现季庄手中那宝莲仍在身侧,不禁一怔,道:“道友手中宝莲尚在么?”

  季庄沉声道:“此是那玄元道人主动送了回来的,怕是如此,闳都道友才不曾还了回去。”

  相觉、微明二人神色不由有些不太好看,季庄得回宝莲,不但反衬出他们方才举动的不智,更是令他们成了笑话。

  张衍方才也是察觉到两朵宝莲被收回,对此他早有预料,他取拿宝莲的目的只是为了能捉摄其中气机,在目的达成之后,此物便算被立刻取回,也是无关紧要。

  明眼人都能见得,他讨要此物只是拘君子不拘小人,所以微明、相觉二人毁诺,此事最终损及的只是其人自家颜面。

  倒是季庄保持不动,不肯做得此事,值得一赞,故而他干脆主动送了回去。

  可是没想到,只不过片刻之后,两朵宝莲却又出现在了布须天外,而明显可以辨出,跟随这宝莲一路到来的伟力乃是出自闳都,这无疑是被其人送了回来的。

  他笑了一笑,这位倒是有些意思。

  在相觉、微明等四人在合力牵引之下,归属于造化之灵的力量当即开始蠢蠢欲动了。

  只是虚寂方才被突破一次,劫力正处于收拢之时,内里被困的伟力又相互牵扯,所以造化之灵分身便是落至诸有也不是一时半刻之事。

  但这里用时也不会太长,尤其是所有伟力往一处使力,更是使得那力量往诸有之内渗透的速度愈发加快,而等到造化之灵的力量也是有意识的开始配合后,那恐怕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归来。

  四人起初引动此力时尚还无有什么异样,但在此等力量逐渐增多之后,便感觉到一股深重压力在身上蔓延开来。

  有一股感应告知他们,必须尽快与之远离,不然必定不会有结果。

  四人悚然一惊,这时方才知晓,原来接引伟力也会导致自身道法遭受对方夺取,只不过现在造化之灵的伟力尚嫌不足,所以他们不曾有什么损失,可若是继续下去,等其伟力壮大,或会有不测情形出现,

  这一刻,众人心中都是本能产生了退缩之意,连带牵引伟力的举动也是陡然变得弱了许多。

  闳都对场中局势洞若观火,他之所以不出手,就是早已预见到这一刻,此刻哼了一声,只一挥袖,就将那股恶意驱散。

  他没有直接去针对那伟力,而是以自身之道去解化其中道法。

  而众人顿时发现,闳都此举不但承担去了压力,且还能借此不断深入了解造化之灵的道法变化,纵然其僚道法并无法夺了过来,可这么下去,却也能够预先做到知己知彼,不觉都是大为振奋。

  相觉心中有些诧异,闳都行事都是兴之所至,要说此是其人提前谋划好的,这却不太可能,应该是凭着自身感应而直接做出了最为合适的选择。

  他心思一转,若是这样,其人或许当真能够先解决一部造化之灵,当然,前提是其人心意感应未曾出得什么差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