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零九章 散归诸世伟力藏

第二百零九章 散归诸世伟力藏

  清寰宫中,张衍盘膝而坐,他正透过重重伟力阻隔,观望闳都五人的气机变化。

  从表面上看,此辈招引伟力尚算顺利,虽每每有细小变动,可都被其等顺利解决了。

  可是就当他以为这等情况会持续下去时,心神之中却忽的浮起了一丝异样。

  他目光微闪一下,知道必然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仰首望了一眼那造化之灵的伟力变化,于心下又默算片刻,却是发现,按照原来推断,距离其伟力化身到来应该是在五十载之后,可此刻事机却是起了变化,至多只需数年时日,就有一具伟力化身落到诸有之中。

  只是在如许短的时日内,其降落下来的伟力积蓄很是浅弱,即便化身出现,也根本不可能是闳都等人的对手,只会被白白消杀,所以这里面一定还有后手。

  几乎是同一时刻,闳都也是看到了些许不对,他走前几步,凝视着那伟力变动,片刻之后,也看出了问题所在。

  他的目的是吸引来足够多的造化之灵的伟力,然后逐批消杀,所以每一次必须吸引到足够多的伟力,若是只有少许,那根本起不到削弱造化之灵的作用,而要拖延下去,越是往后,造化之灵正身归来的可能便越大。

  他怀疑是造化之灵伟力察觉到了他们的举动,在感受到威胁之后自发做出了应对。

  相觉等四人这时尽管晚了一步,可也是察觉到了这等情况。

  相觉一思,建言道:“道友,莫若我等加大招引之力?”

  闳都却是一点没有纠缠于此,摆手道:“这一次结局已定,不必再去补救,输赢并不在这一回之间,待这次过去之后,我等再行招引,下一次他休想能躲了过去。”

  他看得很清楚,这一次造化之灵伟力做出了反制之后,要去扭转不是易事,既然未必能堵住漏洞,那就索性不去管他,左右自己这边还有机会。

  他看了一眼那道正在不断消散的灵光,只一挥袖,就将之散了去,并道:“这东西已然无用了。”

  虽是此回失机,没能达成目的,但他却没有半点失机的懊恼,反而精神振奋,仿佛是因为寻到了一个足够好的对手。

  既然要斗,那便好好斗上一场。

  数载时日一晃而过,虚寂缺裂所在,在诸大德注视之下,一道伟力轰然破开劫力,落入诸有之内。

  众人默默一察,果然,因为积蓄不足,这一点伟力并没有掀起什么大的风浪,甚至连诸有都不曾撼动,若论层次,比之寻常炼神大能或许还差了一筹,要消杀也是简单易为之事。

  那伟力很快凝聚出一个道人身影来,然而那道人方才聚出,只是现露出来的一瞬间,就当场崩解了,而伟力立时落到了诸有之中,随后很快从众人感应之中变得低弱下去。

  张衍见到这一幕,更是确定自己先前的判断,这些散去的伟力若是飘荡于诸有之内,那对付起来也是简单,只要现下这些大德亦起伟力消杀便是了。

  而现下这等状况,毫无疑问是去到了诸有之内众多破碎的造化之灵身上。

  这些破碎的造化之灵虽然有些已然入世,可是绝大多数仍是潜藏在不曾被发现的造化之地内,除非诸位大德能把这些地界都是找了出来,不然根本寻不到这些分散的伟力,

  如此看来,这回造化之灵的伟力与其说是被众人招引进来的,倒不如说是其主动送出来的,

  他念头一转,并在思索自己是否插手。

  经过一番考虑,他认为闳都等人有足够能耐应付此事,他要是这个时候下场,反而可能与闳都产生不必要的冲突。

  而闳都等五人,此刻也是在讨论着此事。

  微明冷静言道:“造化之灵正身绝无可能知道我等在诸有之内做得何事,而眼前这布置却是刚好避开我辈,定是此僚伟力化身被压制时传递了意念,但若不再使他崩解,那么下一次绝无可能再出现此等情形。”

  闳都看了一眼紫衣道人,冷笑一声,此僚已被压制住了道法,想要重演上回变化,那是绝无可能了。

  相觉笑一声,道:而今显露出来的造化之地着实不多,看去似无法拿捏其中的造化之灵,可我等不必去盯着这里,那些已然转生入世的造化之灵实则是可以利用的,……”

  他顿了一顿,等诸人看来,便又道:“我近来推算,发现此刻正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或许我等可以推动其中一个造化之灵跨过那本来难以逾越的一关,并使其为我所用。”

  季庄沉声道:“道友是说推动其人入至炼神么,”

  相觉点头道:“不错,那造化之灵入世之身一旦成就炼神,那就等于洗去了原先痕迹,再也不会轻易为正身所夺取了。”

  微明接下去道:“如此一来,其为了自保,甚至还有可能向我靠拢,算是以敌制敌。”

  相觉笑道:“正是如此。”

  闳都却是露出不屑之色,道:“这等微末伎俩,不过是小打小闹,又怎能搬动大局,尔等下来只需继续招引伟力便可,不用去节外生枝。”

  相觉见此,表面不再开口说什么,可私底下却以神意传言其余三人,道:“闳都道友不屑这等手段,我可自行为之。”

  恒悟道:“闳都道友既是不许,道友私下为之,不怕他事后责怪么?”、

  相觉道:“我这非是出于私心,而是为了增加几许胜算,只要诸位道友愿意与我一同行事,便是闳都道友责怪,我也愿意一人扛下此事。”

  众人心中有数,其实此事就算不成功,也没有什么大碍,因为造化之灵就算入到炼神境内,也不可能成就大德之位,若是当真与他们意愿相悖,那直接打入永寂便好,这样造化之灵正身反而会永远缺失一部分力量了。

  微明道:“道友准备用哪一个造化之灵?”

  相觉看向季庄,道:“道友立造的道传之下,好似走脱了一个造化之灵入世之身?”

  季庄道:“不错,其人被演教门下拿获,后来被降落入诸有之内的造化之灵伟力所干涉,被送去了布须天内。”

  相觉道:“那此人正是可以利用。”

  微明道:“只是布须天乃是玄元道人地界,非我等所能干涉,若是其人发现不对,先行将之除去,那这番算计岂不是要落空?”

  相觉道:“所以我需得诸位出力,只要诸位与我一同遮蔽天机,不求能完全瞒过那玄元道人,只要能够将此事稍作拖延便好。”

  微明道:“我以为可以一试,”

  季庄也没有出言反对,算是默认了。

  恒悟则道:“愿这一切如道友所言,不然我等既是惹得闳都不满,又是得罪了那玄元道人。”

  相觉笑道:“道友多虑了,我方才言过,我此举无有私心,若不是怕那玄元道人刻意阻挠,此事便是挑明又是何妨?”

  昆始洲陆上,赫义方乘动飞舟向西而来,很快找寻到了当日姚参北破入界中的痕迹,他捉摄来一缕气机,并沿此找寻,却又发现了孟壶曾经留下来的踪迹,似乎这一位曾与孟壶有过同行

  这等发现令他精神一振,因为这样便是追查的线索断了,他也可以回去追问孟壶,从而确认此人身份。

  实际若是两人关系好,那么他立刻可去书问明情形,还可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可他一来不喜孟壶,二来同为大护法一职有力竞争者,他并不希望对方参与到此事中来,免得到时被分润了功劳。

  只是过不多久,他居然又发现了大护法端诚的气机,并从留下的痕迹中推断出了过程,其人应该是受困危境,差点身死于此,只是意外被端诚所救。

  这个发现令他不知该说什么好,本来根本不用他们来动手,一个天外大敌便就会消亡于此,可其却反而得了人道修士的救助。

  可他再一想,这样也好,若不如此,自己又哪来立功的机会呢?而且这件事若是处置得当,说不定还能让端诚欠下自己的人情。

  他把飞舟一拨,循着留下的气机而走,不久之后,确定其人最后当是去到了一处名唤“大行门”的宗派之中。

  姚参北实际上很是用心掩盖自身气机了,奈何他入界之时不过元婴层次,在赫义方面前自是无所遁形。

  赫义方看着下面,区区一个小宗门,修为最高之人也不过是元婴之境,就算再加上那异灵,也一样不是自己对手,这一次当是手到擒来了。

  可是他为人谨慎小心,心中盘算着那异灵几次逃过必死之境,怎么看也是气运浑身。

  考虑下来,他还是觉得需稳妥行事,于是在远处顿下飞舟,化出一具法力化身,往那宗派所在行去。自己则盘膝而坐,闭目等待。

  然则没过多久,他只觉神思一个恍惚,便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处古怪地界之内,他反应也快,立便推断出来,这应该是什么幻境一类的所在,立刻凝聚心神,想要出去,然而这个时候,耳畔却听得无边宏音,仿佛其中蕴含无边至理。

  他只是一听,心神便不由自主被牵引而去,而后越陷越深,仿佛是过去许久之后,他才缓缓睁开双目,面上则是露出了一丝古怪笑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