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染浊世间逞法能

第二百一十一章 染浊世间逞法能

  昆始洲陆,又是两载过去。

  赫义方自上回发出书信后,见袁长老始终没有来书催促,就知自己无疑是抓准了事机的关节所在。

  若无意外,袁长老当已是属意他成为下一任大护法,所以那造化之灵能不能找到反而不重要了。

  虽然得了造化之灵的道法,可他现在暂时还不想从演教之中退出,若真成了大护法,那不但是多了一张保护符,能够调用的资源也非寻常人可比。

  他冷笑一声,等到自己坐上此位,原来庸碌之辈只能仰望自己了。

  此时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尽管这两年来他道法精深了许多,可心境之中的瑕疵并没有消去,反而因此扩大了。

  在转着这些念头的时候,他也是在打算,设法与姚参北见上一面。

  一个是为彻底解决此事,好免除后患,还有一个,便是与之商量如何将这门道法传播出去。

  行道路上,自然同道是越多越好,而且同道一旦多了,也就能够替他分担压力,哪怕日后暴露了,也不会一下牵扯到他的身上。

  打定主意后,他拟了一封符信,就以法力相护,往大行门送去。

  此时的姚参北,这两年来又是以道法渡化了数个宗门,为了快些进入凡蜕层次,他顾不得做太多隐藏了。

  所幸昆始洲陆的宗派来自于不同界天,彼此间平时来往不多,而且修士修行,常常闭关长久,就算一家宗门数十上百年内没有动静,也不会太过引人注意。

  在收到赫义方的来书后,他思忖下来,也是觉得当与对方见上一面,要是有这位演教分坛的高层为他遮掩,那么他行事也将方便很多,于是他当即回书一封,邀其明日在山后地壑之内相见。

  一日之后,二人皆是如约而至。

  赫义方虽是与姚参北第一次相见,不过在心界之内已是与之交流过道法,所以也没有太多客套,直接道出自己来意,言称自己受分坛之命出来调查其人,只是这事情终需有个结果,不然不会轻易了结。

  姚参北考虑了一下,道:“此事也是简单,我此前就想过如何脱身,我与道友假意交手一场,而后再营造出遁破天宇的假象,这般道友就可向门内有个交代了。”

  赫义方摇头道:“如此做并不稳妥,我此番调查多年,若最后还是让道友脱身,委实说不过去,还可能引起坛主怀疑,况且这也只能应付一时,道友这里稍有波折,怕是就会暴露出来。何况道友就算当真走脱,以我演教之能,想要勘察你去向,也并非是一件难事。”

  毕竟有先天浑灭元光在,洞天修士不可能在虚空元海里沉浸多久,除非落在那等毫无生灵的荒星之中,可要是这样演教也算达到目的了,因为落在这等地界,其人也就对生灵没什么威胁了。

  姚参北想了想,道:“掩盖的越多,破绽就越多,我实则并不准备在昆始洲陆停留多久,待得修行至凡蜕层次,我便会离开此处,这样道友就不必担忧被教内识破了。”

  赫义方道:“那一载时日够不够?”

  姚参北皱了下眉,道:“稍稍短了些。”

  赫义方道:“最多两载。”

  姚参北沉吟一下,道:“好,就两载时日”

  他也不想拖的太久,那般可能会错过机缘,两载之后,若是一切顺利,以他道法提升的速度,应该可以满足那招引之力的要求了。

  赫义方道:“那便这样,我会尽量替道友遮掩。”

  半个时辰之后,两股法力在荒陆之中对撼起来,在斗战数日之后,一道遁光撞破天宇,而后就消去不见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象,姚参北的确是破开天地,但自己并没有离开,去到虚空元海的只是一具分身,很快就会消散。

  赫义方见此回布置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便就动身折返分坛。

  袁长老听闻他回来,心中石头落地,立刻召来相见,询问情况。

  赫义方将早已编造好的借口说了一遍,并向袁长老请罪道:“此回是属下无能,未曾克竟全功,最后还是让此僚逃脱了。”

  袁长老却没有做出什么指责,反而安慰道:“你不必自责,天外异灵本来就难以对付,能够重创已是不错,至少驱赶走了一个外敌,下来我自会如实禀告总坛,而那异灵若是不再回来,此事自也就与我等无关了。”

  他之所以如此客气,那是因为见到赫义方功行增进不小,如此一来,大护法一职已无悬念,既是如此,那他就不必在这等事之上多加苛责了。

  赫义方见已无事,便就告辞出来。

  到了门外,他心中大定。

  身为演教之人,他自然知道演教的手段,知道至少在一年之内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就在这时,耳畔忽然有熟悉声音传来道:“迟护法,有礼了。”

  赫义方虽觉不对,可感觉对方好像是在对自己说话,下意识还了一礼,可一抬头,却见孟壶背影往内府中去了。

  他怔了怔,心头泛起一丝恼怒。

  又是你!

  他恨恨朝府门之内瞪了几眼,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心境近来似乎有些不稳,太过容易波动了,这应该是功行进境太快的缘故。

  他稍作调息,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暗暗道:“罢了,先不与你计较,待我回头得了大护法一位,一个寻常护法,还不是任我拿捏?”

  而此刻内府之中,袁长老看着自顾自坐在下首的孟壶,心下尽管嫌弃,可表面上不得不做出一副温和神色,道:“孟护法,你怎么回来了?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么?”

  孟壶回道:“没什么难处,我是前来复命的。”

  袁长老一惊,道:“怎么,莫非各派已是答应与我谈和了么?”

  孟壶点头道:“对啊。”

  袁长老心中不信,狐疑道:“孟护法是如何做的?可否详细一说?”

  孟壶道:“长老让我调解,我便找上那些宗门一一报以问候,好在事情顺利,所有人都是答应,愿与我演教和睦相处。”

  袁长老望了孟壶一眼,心中暗暗摇头,他就知道是这样,这等允诺有什么用?原来的矛盾要是三言两语就可解决,那他又何须为此烦恼?

  不过他不想与孟壶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不然最后头疼的只会是自己,他道:“孟护法也是辛苦了,此回既然回来了,那就先休息一段时日,再谈其余吧。”

  在把孟壶打发走后,他立刻调来这几年的符书录事,可却是意外发现,这几年中诸派与演教的关系好像的确有所改善,便偶尔有些碰撞也在接受范围之内,也不知孟壶是如何做到的。

  他有心一问,可念头一起,却是立刻掐灭了,纵然此事孟壶看去有功,可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反而赫义方继任大护法之位已是毫无悬念,也就不必再去多事了。

  姚参北得了赫义方允诺,胆子一下变得大了许多,立刻便对那些划为目标的宗派下手。

  整整一载之后,他接连渡化了二十余家宗门的修士,并要伪作一副互相攻伐的样子。

  虽是这些宗门都是归属玄门,可因为彼此来自于不同界天,又都没有什么深厚背景,所以一直没有足够有分量的人出面调停,就算有一些交好同道出来劝说,却也一样被姚参北拖入心界之中,随后飞快沦陷。

  得了这些资粮,姚参北终于达到了凡蜕层次,而后继续依法施为。

  可随着这等举动逐渐扩大,终于引起了外界警惕,尤其是这些宗门之间的矛盾十分生硬,好像是被强行塑造出来的,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这里面另有缘由。

  还不止如此,演教总坛向分坛发来消息,经过长久勘察,认为那造化之灵若不是没有迷失在虚空元海之中,那就是仍旧待在昆始洲陆。

  袁长老得到这消息后也是不敢忽视,他怕那造化之灵当真又是回来,便寻来赫义方继续处置此事。

  姚参北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一年入得凡蜕,而再有一年,他相信自己当能晋升到那近乎完满的境界之中。

  这看似不可思议,实际上放在造化之灵身上并无什么不可能。

  因为其本身所在高度至少炼神这一层次,修炼道法不过是令他们回归本来,若是其愿意舍弃自身,附从道法,其中再无周还元玉阻路的话,那说不定一瞬之间就可走完修炼之路。

  山海界中,海外一处岛峰之上,洪佑一动不动坐于此间已是将近十载,只是这时候,他忽然一睁眼,眸中有前所未有的光芒闪过。

  就在方才那一刻,他感觉那招引之力居然变得强盛了一些。

  此前他虽感得那处机缘存在的地界在招引自己,可却迟迟无法入内,

  这里也是有原因的,若是寻觅这份机缘的人足够多,那么招引之力自会随之提升,从而提前开得那扇门户。

  可若少人同往,那便需等待机缘真正到来那一刻了,。

  若不是如此,他也不必东奔西走,邀请泰衡、蟠栖乃至玉陵与他一同前去,可惜最后无人愿意去争取这份机缘,他也只能自己默默等待了。

  现在出现这等情况,分明是又有人道中人有意找寻这等机缘,他默默推算了一下,发现距离那日到来并不遥远,数载之内,或便可见得分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