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神通取玄唯一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 神通取玄唯一人

  姚参北虽是除去了那域外天魔,但他总有种感觉,此僚虽在心神较量之中败北下来,但却没有真正消亡,而是潜伏在最深处,时刻在等待机会发动反击。

  他试图否定这个想法,但却又不能真正放心。

  此刻他才真正察觉到了域外天魔的诡异之处,毕竟这等魔物也是自布须天反天地中衍生出来的,与真正造化之灵自是无从比较,可他只是破碎造化之灵入世,只要还未到那上层境界,那么两者间的差距并没有那么大。

  他整理了一下心神,很快就将此事按了下去。

  真正说起来,这对他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眼下他功行虽是圆满,但道法之上还有打磨的余地,万一有什么问题,只要他再是观摩一次道法,那自是不难将这隐患消去。

  此刻连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随着逐渐依赖道法本身,他也变得不再似初期那般抗拒了,下来很可能一遇到困难,不是想着自己去着手化解,而是依仗道法。

  他沿着感应而行,但是那机缘似总在极远之处,怎么也无法接近。

  这时他也感觉到被压制法力的好处来了,就算在这里无法使出毁天灭地的手段来,可自身消耗也是变得少之又少,如今耗用甚至还赶不上他自身调息回复。

  当然,这终究是亏损本元的,但是微乎其微,哪怕在这里行走万载,他也无需炼化紫清灵机。

  正在行走之间,他若有所觉,抬头一看,却是见得一个名面无表情的修士自正前方走了过来,哪怕看见了他,其人也没有显现出什么异样,甚至行步之间也没有半分缓顿。

  姚参北见他乃是人修,心中转了转念,便上前打一个稽首,道:“却不知道友名姓?在哪里修道?”

  那修士看他一眼,回答简单明了,“无情道,蒯合。”

  “无情道么?”

  姚参北对无情道了解有限,但也大概知晓,这等修士斩情灭性,除了己道之外,余者皆是外道,道念坚定到无以复加。

  对付此等人,要想从心神上寻到破绽是不可能了,唯有实打实的斗战方能拿下,所以这是他最不喜欢遇上的一类人。

  蒯合似没有与他交手的打算,一语言毕,便与他错身走开了。

  姚参北看他所行方向与自己截然相反,心下若有所思,或许每一人所感应到的机缘都在不同所在,也或许是招引他们到来此处的伟力要让他们彼此相争?

  他往某处方向看有一眼。那里虽无法见得人影,但是有一道微弱气机浮动,极似他之前所见的那名域外天魔,蒯合看来也是因为发现了这天魔的存在,怕被此僚捡便宜,所以才没有与他动手。

  他冷哂一声,这些天魔诡异非常,若是单独碰上,他说不得会对其下手,现在却不是合适时机,于是也是踏步离去了。

  片刻之后,一道虚影在远处浮现出来,用忌惮目光凝视着姚参北离去方向。

  此回六大魔主都各是派遣了一名弟子入得此处,只是到了这里后,他们彼此却无法再做神意之上的交流,

  而天魔与人修不同,所有人的气机可以互相寄托,所以最后只要有一人活着出去,那么只要把气机带到反天地中补养一番,则又可复还出来。

  可他分明感觉到,有一名同道竟是已然栽在了姚参北手中,而且寄存于自己身上的气机居然正在消散之中,这无疑说明对方有彻底了结他们的手段,下来再遇上此人,却需要加倍小心了,便是要斗战,也最好在联络到其他同道后再一同动手。

  再深深望了姚参北一眼后,他身影一虚,便消失不见了。

  姚参北顺着机缘寻去,又是不知过去多少时日,终是来到了感应之所在。

  他抬头一看,却见面前是一座通体澄澈的晶山,有万仞之高,而在最上方,却有一枚玄石静静悬浮其上。

  对于修道人而言,这几乎是唾手可得了。

  他借山体腾身向上,很快就到了峰巅,正要伸手去拿,却是动作一顿,转首一看,却见一名身背双剑的修士静静站在那里,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到来的,而在附近,还另有一道气机徘徊,却又是一个域外天魔。

  姚参北缓缓把手收了回来,他打一个稽首,道:“在下姚瞻,未知这位道兄如何称呼?”

  那道人言道:“洪佑。”

  姚参北朝着那天魔所在之地撇有一眼,道:“道友,你我都是人道修士,不妨先合力将这魔头铲除,你我再决这玄石归属如何?”

  洪佑平静道:“可行。”

  那天魔一听立刻化作一道虚影,迅快无比的挨地遁走,这里虽不能飞遁,亦不可挪遁,可他退去的速度却是不慢。

  洪佑、姚参北二人站在原地,谁都没有去追。

  姚参北看他一眼,笑道:‘听说神物有主,有缘者得之,不如由我先行一试如何?”

  洪佑却是没有反对,道:“那便尊驾先请。”

  姚参北对洪佑的态度有些意外,他看向那玄石,心中思索起来,莫非是这上面有什么问题?

  但再一想,若真是如此,其人也不必出现在此了,任由他方才拿走取好,于是心下一定,伸手上去一拿,然而此物方才取至手中,还未来得及高兴,却忽然又变化成虚影,一个恍惚之间,发现其又出现在了原处,他不禁怔住,“这……”

  洪佑见得此景,却是转身就走。

  姚参北略觉诧异,高声问道:“道友莫非不取此物了么?不定此物与道友有缘呢?”

  洪佑言道:“此物虽在此处,可是缘法还不曾落至吾身之上,虽近在咫尺,实则远在天际,取与不取,都是一般。”

  姚参北若有所思,这时他似察觉到了什么,猛然回身一看,却见后面竟是空空荡荡,那枚玄石不知何时已然不见了。

  与此同时,那机缘感应,竟又是出现在极遥之处。

  他皱起眉头,或许此就是如洪佑所言,机缘尚还不未曾真正落下。

  他曾听闻,过去布须天元玉入世,都需得有缘之人牵引,但是有缘人未必就是缘主,真正缘主,到了最后只有一人。

  虽然这次争夺元玉之人不在少数,可若是最后只有一人存生下来,那么不是缘主也是缘主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再次把目光投向洪佑,眼神深处泛起一丝冷芒。

  洪佑出去并没有多远,这时感觉到背后杀机,脚步倏尔一顿,默默转过身来。

  姚参北心意一动,当即就将对方拖入了心界之中,然而对面却是毫无反应,连气机都不曾有半分波动,

  他双目闪烁了一下,果然,能入到此地之人都是心志道念坚定之辈,不是那么容易被他道法所影响的。

  洪佑则是一持剑诀,背后一声剑鸣,登时一剑飞出!

  姚参北这时神色陡然一变,却是根本不去接,而是运起全数法力,飞快无比地朝远处遁走,到了远处,他见洪佑没有追来,这才心下一松,眼神之中却是露出无忌惮之色,

  方才对方一剑斩来,他就感受了巨大威胁,立刻入心界推算那应对之法,可是随后却是发现,其人剑法应敌气机而转,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之中,每一个变化都可延伸出无穷手段来,

  剑法修炼到这一步,可谓已是演绎到了极致。

  要是他动用自身神意,恐怕耗尽都不见得能从中找出什么破绽来。

  所以他根本接不下这一剑。

  唯一能做的选择,就是不顾守御,直接祭出根果,与对方展开对攻,看谁人能先拿下对手。

  只是他本能感觉到,自己绝然不能让对方斩中一次,不然恐怕将再没有还手的机会。

  要是现在就是争夺玄石的最后一战,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在场,那他说不得冒着被道法同化的风险也要拼死一搏,可现在还没到那等时候,所以根本不值得如此做。

  他心中暗忖道:“此人这般了得,恐怕是这次夺取元玉的最大障碍了,我下来需得好好思量如何对付此人。”

  蒯合独自行走在地陆之上,他眼神如同一汪死水,神情始终淡漠异常。

  在路途之中他曾两度遇上域外天魔,对方曾向他表达善意,并邀他一同行事,可他并没有与之联手的打算。

  无情道虽名义上与域外天魔是友盟,可两者之间不过为了抱团对抗大敌,本没有什么交情可言。

  这次元玉至多只有一人能够夺得,所以他与此辈实际上同样也是对手。何况邓章早就告诫过他,招引他们来此的法力来历不凡,连其人也无法推算出什么来,所以他若在这里丢了性命,那根本弄不清是谁人下手,也别指望会有人来为他出头。

  在走了不知多久之后,他终是走到了那机缘最为强烈的所在,这时目光一凝,却见前方是一座土丘,一名道人正背对着他,负手站在那里,而一枚玄石静静悬浮在丘顶之上,只是不知为什么,其人并没有伸手去拿。

  他默默感受了一下,能够肯定,四周并无任何一名同辈存在,既然如此,那不妨先除去其人,不管这玄石是否真能拿到自己手中,至少也能少却一个对手。

  主意一定,他上前一步,双目一闪,一道白光就从眸中射出,直往那道人后背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