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法劫缘果在一意

第二百一十五章 法劫缘果在一意

  蒯合双目之中的白光方才射出,本来对准的是对方后背,然而对方却是轻轻把袖一摆,光虹霎时一折,居然落在了旁侧一片空地上,并将地表凿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这方天地别有乾坤,众人的法力乃至气机都被压制,一些神通道术本该有的毁天灭地之能,在此间却是表现平平,不过方才那神通虽只是试探,可这般轻松就被对方抵挡住,足以说明其人的高明。

  他心中瞬间把这名道人的威胁度提高了一层,或许是一个很是棘手的对手,比自己先前判断的还要高明的多。

  但是既然决定出手,就并不会感到后悔,身为无情道众,他也没有这等情绪,有的只是利弊的选择。

  况且在方才那一瞬间,他施展了一门神通,将对方所泄露出来的法力与自身法力进行了某种比较,结果演示出来,此番斗战他有较大赢面。

  若是出现模糊不定或是敌强我弱的结果,那他或许会立刻选择遁走,可既然胜算在我,那又何必退缩!

  他于心中一引法诀,周围似有什么涌动了一下,本来空无一物的所在,忽然多了许多霹雳划过般的裂痕,这裂痕所过之处,凡是所碰触到的物事,不是破裂开来就是凭空消失。

  然而那道人却是一动未动,所有裂痕好似都是主动避开了他,没有一道从其身上掠过。

  蒯合见此手段无效,面上并没有露出任何惊异表情,动作也未因此停下,身躯之中法力翻腾,两人头顶上方凭空出现一个涡旋,并逐渐扩大,向下似缓实急地压来,随后猛然一落,就将那道人吞了进去。

  许久之后,随着这涡旋消失,那道人背影也是一齐不见。

  蒯合感应了一下,场中再没有那道人的法力存在,原本绷紧的心弦微微放松了一下,为了对付此人,他几乎拿出了自己最厉害的手段。

  幸好这番交手并未耽搁多少时间,不然再有人介入的话,说不定就会被捡了便宜去。

  他向前几步,正要去取拿那玄石,只是在这个时候,他脚步忽的一顿,抬头往上看去,却见一道纸符从上方缓缓飘落,落于他脚下,而后化为一道灵光飘散,而上面有一丝残留气机,与方才所见到的那道人一模一样。

  他先是不解,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起意推算了一下,片刻之后,眼瞳猛然一缩,顿时醒悟到,方才与自己对抗的,原来并非正主,从头到尾,都只是那一道法符而已!

  而他以神通推算得来的结果,实际上是他与这枚灵符之间的胜负。

  仅仅只是一张法符便如此厉害,要是正主出现在此呢?

  这时他忽有所觉,又往那玄石原先所在望有一眼,发现那里早已是空无一物,而在遥远之处,又浮现了模糊感应。

  他沉思良久,却是转头就走。

  他不准备再参与这场争夺元玉的斗战了,因为只要有那个道人在这里,那么他就毫无胜算可言。

  洪佑在击退姚参北之后,便一路追寻那感应而去,他又先后两次见得那周还元玉,不过他能感觉到,真正机缘还并没有降下。

  而其余争夺元玉之人似也同样有此感觉,故只是相互试探了一下,却发现彼此都不好对付,在没有绝对把握之下,谁都没有下场死斗。

  而大约在玄石第九次现身之后,所有人心中都浮起一种强烈感应,这一次机缘再不会走脱,谁人得了那玄石,谁便是那缘主。

  于是所有人都是循此而来。

  洪佑在寻过来时,见场中站着五名域外天魔,而姚参北独自站在一边,他目光直接跃过此辈,往远处看去,却见最前方,有一名道人正背对着众人负手立在那里,而玄石就飘荡在其面前不远处。

  此时他背后双剑嗡嗡颤动起来,他吸了一口气,对着姚参北及那五名域外天魔沉声言道:“都走开。”

  那人是他的对手,他不希望在自己专心斗战之时有人出来打搅。

  姚参北看他一眼,目光闪烁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直接退到了一边。

  那五名域外天魔却是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弹。

  洪佑见此,没有再多言半句,一抬手,将背后阴剑取下,而后缓缓将剑身从剑鞘之中抽了出来,随后起指在上一抹,上方便有灵光一闪即逝,随即一抖腕,此剑便已飞祭在天,随后倏尔消去。

  五名域外天魔这时感觉到,自身精气法力竟在被不断削夺而去,显然有无形之剑正在劈斩他们的气意神魂,只是他们一时找不出来在哪里。

  他们回应也是果断,其中两人倏尔不见,却是陡然跃入了洪佑心神之中,试图以此破其神魂心境。

  而另外三人加紧攻势,不过并没有全数压上,而是留意着外间,防备着场中姚参北和那位始终不曾回过身来的道人。

  姚参北目不转睛看着场中,但他一直站着未动,洪佑乃是他心中的头号大敌,而另外五名域外天魔看去同进共退,也不是好相与的,此刻还不如站在一旁等待机会。

  这一场斗战并没有持续多久。

  洪佑以一敌五,最初战局平缓,可越到后来,越是占据上风,域外天魔的手段只要是暴露出来的,就必然会遭到克制,便是跃入洪佑心神之中,也会被其一剑斩了出来。

  到了最后,五人为了挽回颓势,不得已将根果反复祭出,谁都看得出,其等形势已是变得岌岌可危。

  姚参北目中光芒变得危险起来,他知道自己等待的机会快要到了。

  没有多久,洪佑底定胜局的一剑终是斩落,而那五名天魔被剑气不断削夺,眼见其等毁灭在即,姚参北终于动了!

  洪佑却似早有准备,瞥了一眼,反手一剑斩了过来。

  姚参北只觉一股莫名危机降临身上,知是无法躲避,立将根果祭出,随即举动法力,亦往洪佑身上压去!

  然而那剑光一闪,轰隆一声,却是直接将他身躯劈裂开来,只余一个头颅在天中翻滚。

  姚参北神智未绝,眼中一阵迷茫,自己明明祭出了根果,为何会是这般?

  此时此刻,一股明悟涌了上来。

  原来最早他与洪佑与照面那时,那斩杀过来的一剑他实则并没有能够躲了过去,而是潜伏在他身躯之中隐而不发,并不断探究他本来所在。

  但只要他今后不再出现在洪佑面前,那就不会有什么危险,随着时日推移,剑气自会消散。

  可若短时内两人再次斗战,那么一旦祭出根果,就必会被对方算定落处,所以他那时所看到的危险其实并非落在当时,而是应在眼下!

  可现在知道这一切也已然晚了。

  他头颅再半空之中再是翻滚几下,就被一道紧随而来的剑气绞散。

  洪佑将他残余精气连带那五位域外天魔都是彻底杀灭之后,便把剑诀一引,引剑归鞘。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道人,方才斗战,其人自始自终都没有回头看一眼,仿佛这一切与其毫不相干。

  他上前几步,打一个稽首,道:“沈道友,久违了。“

  沈崇回转身来,点头道:“原来是洪佑道友,是许久不见了。”

  洪佑目光凝定在其身上,道:“入得此地之前,我本以为自己是为周还元玉,可现在才知,心中仍是执着于昔年那一败,只是一直无法放下,今番却可了此心愿了。”

  沈崇看他一眼,道:“你来的早了,现在的你,还不是我对手。”

  洪佑神情不变,他心念坚定,要是为言语所动,那根本就不用来此,他再是一个稽首,道:“请道友赐教。”

  沈崇无所谓道:“那便如道友之愿。”

  洪佑退后几步,神情凝重无比,唯有他才知道眼前之人的厉害,今回唯有全力以赴,方有胜算,他看着沈崇身影,气意法力瞬间攀至巅峰,背后传来铮铮剑鸣,却是第一次将双剑齐齐祭出。

  沈崇这时却是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与此同时,一道神意随之送来。

  洪佑站立许久,心意一动,那两剑落回剑鞘之中,叹道:“我输了。”

  沈崇并未当真与他动手,只是在他举剑之后,便给他看了之后的神意推演,结果是一合之下,他便大败亏输。

  他能分辨出来,这是最为真实的推演,而并非虚幻。

  过去他还能看到沈崇运法之中的些许痕迹,而现在,连对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击败自己的,都是无从辨别,他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手段?”

  沈崇没有任何遮掩,随意言道:“只是圆融为一罢了。”

  “圆融为一……”

  洪佑低念了两遍,已然明白了这里意思。

  所谓圆融为一,即是把所有神通道术,乃至法门技巧都是糅合到了一处。

  不止是这样,其手段本身已然是超脱出了这些,凌越到了另一个层次之上,这就等若用高层次的完满之法,去打击相对层次较低,有所缺陷的法门,而自身所会一切皆已是包纳在了其中。

  对方击破了这一点,就等于击破了他的全部。

  所以只要他自己修行之上还有短板和缺漏,那么就挡不下这一招,无论来得多少次都是一样。

  他很清楚,自己剑法虽然千锤百炼,几无破绽,可其他手段仍是有欠缺的地方,不过真正斗战起来,他可以用自己的长处加以弥补,实际上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做到完满。

  然而沈崇这等手段,分明就是在完满之上再更进一步,双方对道法的理解,已完全不在一个层阶之上。

  难怪沈崇说他来得早了,因为在其人看来,他自身还有许多可以打磨的地方。

  他沉默片刻,抬手一礼,缓缓道:“领教了。”

  言毕,脚下当即挪步而行,只是出去未远,却听得背后沈崇声音传来,“道友不用把这番争斗看的太重,眼下之争,非是终途之争,眼下之胜,也非终途之胜。”

  洪佑脚下微微一顿,随后重新迈步,就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