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轻解法劫化厄毒

第二百一十九章 轻解法劫化厄毒

  孟壶往大行山门之中落去时,发现这里并没有任何禁制阻拦,他也没觉得有多少奇怪,径直往那座位于峰谷最高处的道观飞遁而去。

  这些归附造化之灵道法的宗派在不久之前便得到了赫义方传书,知道自己已然暴露了,不过他们并不准备如后者所希望的那般起来反抗。

  虽然各家现下改换了一门修行道法,可这不代表他们丧失了理智,他们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演教在诸天万界皆有分坛,势力之庞大可见一斑,只是昆始洲陆在分坛,就至少有两位凡蜕层次的大能坐镇;而就算不提演教,那些大宗大派为了自家在昆始洲陆上的分宗不受这等道法的影响,也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所以明着对抗是死路一条,唯有妥协才可能有出路。

  大行门此刻就是这般想法。

  在见得孟壶到来后,大行门高层直接将宗门阵法敞开,随后掌门带着几名长老迎了出来,郑重执礼道:“这位道友可是演教之人么?”

  孟壶却是一句话都不说,意念一转,直接将众人心神拖入了心界之中。

  大行门举派上下之人一个恍惚之间,全数陷入了昏沉之中。

  孟壶这还是从分身那里得来的办法,似乎这对于那些获得造化之灵道法的人很是有用,而且看起来简单粗暴,根本用不了花费多少心思。

  至于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反正端诚说了无论怎么干都有其人负责料理余下之事。

  可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其实是最为契合当下情形的,因为他与姚参北道法的不同,无意之中却是起到了鉴别的作用。

  凡是被造化之灵道法根植极深之人,因为两种道法的冲突,皆尽陷入了自我执迷之中,一时半刻难以醒来,也或许会如赫义方一般一直这么迷茫下去。

  反而是那些道心不坚的,很是容易就接受了另一种道法。不过这只是从一个悬崖跳到了另一个悬崖之上,因为对于外界来说,每一个知晓这道法的修道人都有可能传播出去,唯有他们彻底遗忘了这门道法才可能让人放心。

  端诚见孟壶进入大行门山门之后久久无有动静,也不见有打斗的动静出现,起初有些奇怪,可随后就见一道灵讯发来,说是事情已然解决了。

  他诧异不已,本来他打算是孟壶一旦与此辈谈不拢,那就立刻出手毁去此处,这结果显然出乎他预料。

  他自法舟之上落身下来,亲自查看了一番,发现果然如孟壶所述,这结果让他惊喜不已,若是能够以温和手段解决总比大肆杀戮来的好。

  他意识一转,法力将整个大行门笼罩起来,对于那些沾染造化之灵道法不深的修士,他顺手就将一部分忆识消抹了去,而那些入道已深,极少可能拉回来的则是直接以法符镇了一身法力,准备稍候拖了回去解决。

  为了不使这里消息暴露出去,直接令余下这些修士将山门封闭,在事情结束前不得与外界交通。

  待把这些事处理好后,他来至孟壶身旁,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很是欣慰道:“做得不错,就这么干。”

  他觉得孟壶还是很不错的,哪似那些弟子说的那般一无是处?明明做起来事来干脆利落,敢打敢拼,与自己很是对路,以往那些应该是庸人的嫉妒偏见了。

  两人回到法舟之上,去往下一个宗门所在,到了那里之后,一如大行门这里一般,先是孟壶拉人入至心境,而后端诚下去抹消识忆,再把执念过深之人镇压起来,很快就将这里问题解决了。

  这般转了一圈下来,不过一日时间,就有十几个宗门被他们拿下。

  而余下宗门也在观察他们的做法,只是他们见端诚到来后并没有与哪家宗派产生什么剧烈冲突,在每家宗门之中待得时间也不长,这给了他们很大错觉,以为端诚只是上门警告威慑。

  既然这样,他们也没必要明着对抗,于是二人每到一处,便见有宗门高层客气出来相迎,这使得他们解决起来更是简单,不过数天时日,就达成了原先目标。

  端诚在回程之中,也是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之前以为口舌之辩是无法解决此事的,最后难免要下一番狠手加以威慑,可现在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现在就算袁长老质问起他为何不说一声就擅自动作,他也大可理直气壮反驳回去,而这里最大功臣无疑是孟壶。

  他摇头叹道:“袁长老不会用人啊。”

  想想赫义方,再想想孟壶。前者一直在人前显示自身,恨不得教中人人都知道自己是下一任大护法,可实际上呢?却是暗中与造化之灵勾结,依附外道还是其次,或许还想着未来上位之后如何颠覆瓦解演教,这等人物竟然还得袁长老看好提拔,简直是荒谬!

  而孟壶呢?平时默默为演教做着贡献,从来没有声张,也没有什么抱怨,甚至还身背着同门的众多误解,不止如此,早在造化之灵落至此间时,就设计将之困入陷阱之中,若不是他去多事,那早就将之解决了。眼下又轻描淡写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可谓一目了然。

  他望了一眼在那里逗弄狸猫的孟壶,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推荐其人为下一任大护法。

  他虽没有袁长老那般的荐举之权,可身为分坛大护法,他的意思总坛也一定会有所重视。

  而此时此刻,孟壶分身已是先一步押着昏沉不醒的赫义方回来了,并且兴冲冲来到袁长老面前邀功,十分得意道:“长老,赫义方已被擒捉回来了。”

  袁长老在见到赫义方后,也是怔住了。

  尽管他将此事交托给孟壶分身,可心中其实早便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可现在孟壶分身当真捉了其人回来,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仔细检视了一番,发现的确是赫义方本人,并非以什么神通之术变化出来的替身,他也是松了一口气,此人一活捉,那么他对总坛也算是有个交代了,自身罪责也可免除许多了。

  不过这件事是解决了,端诚现在去往那些宗门,一场剧烈冲突是免不了的,若是影响扩大,或许那些平时与演教有矛盾的宗派也会插手进来,这最后恐怕还要他来收拾手尾,一想到这些,他又轻松不起来了。

  这时忽然察觉到外间有喧哗之声,他心中一紧,立时挪遁至分坛之外,却见是端诚带着孟壶自外回返。

  他唯恐两人惹下大麻烦,连忙走上前去,沉声道:“端护法,你回来了?事情如何了?”

  端诚回道:“袁长老,我与孟护法已将所有附从造化之灵道法的宗派清扫了一遍,那些被造化之灵道法蛊惑的修道人皆被我等削去了忆识,剩下冥顽不灵之辈,也全数带了回来,再不会惹什么麻烦了。”

  袁长老有些愣神,解决了?

  以端诚的法力,若是用强硬手段,的确不难解决这等事,可这才过去仅仅数日……

  他讶异道:“端护法是如何做到的?”

  端诚伸手一指孟壶,大声道:“袁长老,孟护法乃是此次解决危难的最大功臣,可当大任,端某认为,可为下一任大护法。”

  孟壶唏嘘道:“大护法非我所愿,能为分坛化解一场危难,我心足矣。”

  袁长老面无表情,权当做没有听见。

  若孟壶功劳为真,那么担任下任大护法的确很是合适,但是这个事情不能由他来做决定,不然将来出了问题还是得由他来负责。

  现在他还不如痛快一点交出分坛坛主之位,至于总坛如何安排,那就不关他事了,故是他咳了一声,对此不做表态。

  端诚见他如此,以为他并不同意,哼了一声,道:“你若不应,那我便向总坛提请此事。”

  这时听得一个浑厚声音传来,道:“端护法要说什么,可与我言!”

  两人一看,却见不知何时,有一名长相朴实,身着麻布灰袍的中年修士走了过来,

  袁长老一惊,道:“高长老?”他忙是一礼,“高长老什么时候来的,沛禾未能前往相迎,还望恕罪。”

  高果道:“无事,我奉掌教密旨而来,本就不欲声张。”

  袁长老这时看了站在高果身边的张蝉一眼,打了一声招呼,随后道:“这里不便说话,两位不妨随我至内殿之中。”

  高果一点头,便随其人到了内殿之中,待各是落座下来,他便从端诚口中了解到了事情经过,便对张蝉言道:“原来是贵徒立功了。”

  张蝉一眼撇去,见孟壶此时目不斜视,坐在那里规规矩矩,嘿了一声,道:“算他有些本事,未曾丟了我的脸。”

  高果沉思一下,道:“孟护法立得两件大功,我回去会向掌教禀告,不过这里事情并未结束,”他神色严肃起来,“端护法虽是带回了那些执迷不悟的修道人,可是此刻当还有不少领悟此等道法之人逃遁在外。”

  这些宗派明明知道修习造化之灵道法乃是诸派大忌,又哪里可能不准备什么后手?一定早早将一些不在名册上的弟子送出去了,这是一个极大后患。

  张蝉这时开口道:“此事便交给我吧,孟壶是我弟子,他所为之事,就由我这个做师父的来把这个漏洞补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