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三十章 真光洗炼取德功

第二百三十章 真光洗炼取德功

  张衍一将闳都收去,五色光华便就收敛而去,闳都此刻已是被他困入了道法之内。

  不过被困其中,并非没有抵抗之力了,若是后者伟力高过他,费些力气,还是有可能硬闯出来的,但闳都明显没有达到这等地步,其人除非能够解化出其中道法,方能从里出来。

  只是五行真光轮转不停,道法也是演变无穷,甚至没等你解化出来,原来你所看到的道法就变化成了另一种模样,这却需得你从头进行推算。

  所以要想从里出来,远没有那么容易。

  这里最厉害的地方在于,那就是被困之人随着不停解化推算,自身道法也会逐渐暴露出来,并被张衍所得知,而他理解越深,针对性的变化就越多,其人解化起来也就将倍加困难。

  故一旦落入五光之中,若不尽快闯了出去,那么越到后面,出去的可能将越是微小。

  而当被困之人将所有本事使过之后仍无法出去,那就只能任由张衍摆布了。

  当然,这里他也不是没有负担,自身始终是需分得一部分伟力出来镇压的。好在随着伟力压制,当被困此中之人彻底断去与诸有的牵连之后,届时他只需轻轻一推,就可将之送入永寂之中。

  现在闳都是否能够冲了出来,他也难下论断,所以暂且放着不管,转而把目光投向季庄等人。

  季庄四人被那虚影纠缠,本来想尽快解化,从中脱困,可是当见得张衍出手,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缓下了动作。

  他们自不愿卷入两者斗战之中,而等见到闳都被五色光华收去的那一幕,诸人心中俱是震动。

  可他们也能判断出来,闳都应该还没有被逐入永寂,否则此刻困锁他们的伟力也应该一并消失。而不是仍停留在他们身躯之中。

  只是张衍此次不用几合就将闳都收了去,看去似还未拿出全部实力,这也令他们忌惮不已。

  张衍观察片刻之后,发现闳都锁住季庄等人的神通虽看去也是虚影,可与斗战所用却有所不同,乃是另一种运使手段,但终究依靠的是道法变化,所以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稍作推演,就知如何解化,下来他只是一挥袖,就将困住相觉等人的伟力搬挪开来。

  相觉等人这一解脱,不觉一阵轻松。相互看了看,季庄先是站了出来打一个稽首,道:“多谢道友助我等脱困,敢问一句……”他试着问道:“未知闳都道友去了哪里?”

  张衍淡声道:“我只暂且送他去一个地方罢了。若是他想明白了,答应不再倾覆诸有,我自会放了他出来。”

  季庄与其余三人相互看了看,道:“以我等之见,闳都怕是不会那么轻易改变心意的。”

  张衍道:“那若不改,自有我来处置。”

  季庄终于放下心来,道:“那就拜托道友了。”

  恒悟这时开口道:“玄元道友,不知那些流落入诸世之中的造化之灵伟力该是如何处置?,若是我等能将此事处置,想来闳都道友也不会盯着此事不放了。”

  这些伟力可以说还剩下小半,若不除去,等到造化之灵正身归来,那就是给其增添力量了。尤其是随着现世生灭,那些沉入进去的伟力早就与诸世融为一处了。

  他们也清楚闳都毁灭诸有的做法是最为简单有效的,任凭你伟力藏得再深也没有用处,可代委实太大,所以他们是不会去考虑的。

  张衍道:“诸位对此是何想法?”

  相觉道:“我有一个法子,不知可行否?”

  张衍道:“但说不妨。”

  相觉斟酌了下语句,才道:“我与几位道友利用过造化之灵入世之身,此事道友想来也是知道的,从这处却能看到,这造化之灵伟力在无主之时,自会追逐其本来之道法。”

  他看向三人,又看了看张衍,道:“我等可立一处大世,此天可贯通诸域,与诸世相接,并将所能见到的造化之灵都是置入其中,由得其等在里间修炼,并传播道法,如此此辈必可将那伟力牵引过来,最后等时机一到,我等便可一网成擒!”

  微明想了一想,道:“只凭借几个造化之灵托世之身,又能牵引到多少伟力?”

  相觉道:“不是还有那被我等镇压的伟力化身可用么?我等既然能利用此人把造化之灵伟力接引入世,那也自能够将其伟力从诸有之中重新捉摄出来。”

  恒悟思索片刻,点头道:“这么说来,此法倒是的确可行了。”

  季庄看向张衍,道:“如今就看玄元道友怎么说了。”

  张衍淡笑一下,他知道,季庄等人始终不忘同享造化之地的主意,这合立一天,把诸世贯通,或许是为了解决造化之灵伟力,可若照此法,顺道也是将造化之地的门关打开了。

  他是不会给予其人这个机会的,他淡声道:“这个办法有些用处,不过我手中布须天及造化之地内的造化之灵伟力有我来设法清除,就不必再合同一处了。”

  相觉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不过他只是试探一下,见此法不成,就又提出了另外一事,道:“玄元道友,我等先前为阻挡造化之灵,可谓竭尽所能,方才又为阻止闳都倾覆诸有,也是出了大力,如此当是可以证明我辈与那造化之灵无有牵连了吧?”

  不管找寻缺失之道还是为了那立造大世,这里都必须要找到造化精蕴之地,可他们担心张衍以他们可能是造化之灵借托之身为借口将之夺去。若是此刻能顺带证明自身,那么以后就不用再为此事情担心了。

  张衍笑了笑,道:“此事实则无法证明什么,试问在闳都道友与造化之灵对战时,你等之中便有人突然出手反乱,又能做得什么?而后来阻止闳都道友之举,同样对造化之灵有利,所以这并无法说明什么。不过几位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大域的确是需造化之地维系,但此事不急于一时,可容后再谈。”

  微明似还想说什么,相觉却传意言道:“道友,不忙,既然这玄元道人在乎诸有,那就不会看着造化之灵伟力侵染下去,等等也是无妨。

  张衍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去。

  因为闳都还没有被完全镇压下去,所以暂没有回返布须天,而是在自家开辟的定世之内落身下来。

  这一战之后,布须天、镜湖以及其余造化之地内被侵染入不少造化之灵伟力,其中绝大多数被他消磨去了,还有不少无法清理干净,可以交给底下之人处置,于是他当即送了一道法谕下去。

  待做完此事之后,他便转而把目光投至五行真光之内。

  闳都此刻发现自己身在一处渺渺茫茫的界域之中,他面前所看到的便是一片五色霞光,这些霞光周流不止,演化无穷之变。

  他每回推算,还未到真正有结果之前,就不得不放弃,这是因为他所推算的道法已然变了,他也是看出来了,张衍也具备与他一样内定外转的能为,不止如此,且还比他更高明。

  在试过多次之后,发现自己出去的机会已是十分渺茫,而与诸有的牵连也开始变得微弱,若再坚持下去,哪怕张衍不再继续施加压力,他都有可能陷入永寂之中。

  在判断出自己可能的结局之后,他没有迟疑,立刻转动神意,试图与张衍交通。

  张衍察觉到神意之中有所动静,微微一笑,便转入莫名之中。

  闳都道人此刻已然站在了那里,他见张衍出现,便打一个稽首,道:“玄元道友,是否我答应放弃倾覆诸有,你便放我出去?”

  张衍微微颌首,道:“我与道友本没有什么仇怨,之所以阻你,先前已是将缘由道明,只要道友愿意放弃此念,我可放你出去。”

  闳都很是爽快道:“既然我败在道友手下,那么我愿意遵从道友之意,道友若是放我脱身,我不会再执着此念。”

  他人可能会以为,似闳都这等人一定会一根筋走到底,死活不肯认输。

  其实不是这样,对于实力比他弱小之人,闳都自然不会与其讲道理,可若是遇到实力比他强的,甚至压服了他,那么他自然会觉得,那人说出来的话更有道理。

  张衍道:“在此之前,还有一事。”

  闳都道:“道友请讲。”

  张衍道:“道友造化宝莲,可否借我一观?”

  闳都根本没去问此中原因,直接伸手一招,就将造化宝莲唤了出来,随手就送了过来。

  张衍将造化宝莲拿住,从中摘取得一枚莲瓣,就将之还了回去。

  闳都虽有些不解,可也没有问他此举用意,只道:“我可否出去了?”

  张衍微一点头,他也不怕闳都出去反悔,虽说其人经历过一次五行真光困囚之后,下次可能会有所提防,可他即便不用此法,也一样可以将此人拿下。

  况且闳都存在世上,远比将其逐入永寂来得好,下来对抗造化之灵正身,还需其出力。于是心意一转,周围五色光华轰然崩散,便将其人送了出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