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视己审身补法全

第二百三十八章 视己审身补法全

  洪佑站在原地思索着,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方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正如沈崇那一招“圆融为一”一般,若对方不出言解释,那么他就不能理解,因为这已然超出了他的认知,若是第一次遇上这等事,他或许又会如上回一般心神气机受到挫伤,以至于影响到自身。

  可经历过一次类似情形后,他再一次重新站到巅峰,已是能够很坦然的接受这等事。

  或许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此次交手的对象尽管只是照影,可也是上境大能,输给大能那无疑是合情合理得,没那么不好接受。

  此刻他忽然浮出一个念头,自己失败,会否是大能在此中插手,若是这样,一百个自己上去也是无用。

  但这等想法马上就被他掐灭了。

  倒非是他害怕,而是大能既然允许他见得照影,那么就不会去做这等没意义之事,否则从源头上就掐断此事了。

  更何况,有沈崇那一招在前,让他明白在这个境界之中的确是有一些手段是让人无从看透的。

  换作以前他还能回头推算这一招的神妙,可现在却是不能,因为他根本不敢让这位的照影在自己神意之中出现

  不过他没有因此退缩,反而焕发出无上斗志,有一个无比厉害的对手在这里可以反复讨教,这可是难得机会,而且此间根本不会受伤,那又有什么可以苛求的呢?

  一次想不明白那便两次,两次不行便三次,失败多了,那么自是可以找出此中缘由所在。

  想到此处,他整顿心神气机,再次跨入了内层。

  接下来反复进去了十六次之多,次次都是一招被击败,每次都是一般模样,剑光现出之际,生死便已分出。

  每一次失败,虽未能看到那剑光的真正妙处所在,但他却是由此看到了自身的某些不足。被敌手击败,其实归根到底还是他自己的原因,因为只要自身没有破绽,甚至圆满无缺,那就不会被一击而败。

  不过他也明白,这次元蜃门能够答应此事,一来是看在同道情面之上,二来是有冉秀书相陪,少清派长老的脸面毕竟要给。三来很可能就是见那一位没有阻止,这才顺势应下。

  但元蜃门的镇派之宝,当然不可能让他无休止运使下去,必然是有其次数上限的,所以他格外珍惜每次机会,在败退出来后,都会进行反思,设法找出自己的不足。

  在他进行了三十六次尝试之后,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向前迈进一步了,他知道已然无法进行下去了,于是转过身,自大灵碑中走了出来。

  他见诸人仍在外间,打一个稽首,道:“劳动诸位久候了,着实失礼,还望勿怪。”又郑重对薛定缘一礼,道:“多谢薛掌门了。’

  薛定缘还得一礼,道:“道友客气了。”

  在场之人虽是好奇最后结果,但见洪佑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也就没多问。

  洪佑这时道:“这次得贵方允准入得此间,我无有什么回报,但却是知道一个消息,便奉送给各位了。”

  他对着宇文洪阳三人传意说了几句话,而后对三人提出告辞。

  薛定缘亲自将两人送了出去,待转回来后,他道:“宇文掌门和苏掌门如何看待此事?”

  宇文洪阳道:“周还元玉可通上境,两位若是有意,那大可前往,寻访机缘。”

  苏慕卿轻轻一笑,道:“苏某功行未至,去也徒然,便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倒是薛掌门可以一试。”

  薛定缘慎重考虑了一下,最后道:“我便不去了。”他看向二人,“我不是不争,而是诸天运转,俱有定数,机缘天定,却非我定。”

  宇文洪阳微微点头,道:“既得长生,先享安然,后寻天机,等候下去,终究是有机会的。”

  苏慕卿若有所思,他道行并不及两人深湛,但也不难凭这里只言片语推导出背后的东西。

  但他还是有些佩服薛定缘的,修道人有时候哪怕早已是看到了结果,可为了争那万一的机缘,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去做。

  特别是这等涉及上境之事,更是少有人可以忍耐得住,而且以薛定缘的修为来说,此行应该也没有什么危险,其人却仍是安然不动,没有半点犹疑,果然不愧是少数从九洲人劫之中存身下来的灵门大能。

  不过争夺此物之人,必然是诸天万界站在顶层的那些修士,倒是并不妨碍他去观摩一下

  而另一边,洪佑与冉秀书二人已是出了地渊,冉秀书问道:“洪佑道友下来去哪里?

  洪佑沉声道:“我或会往那玄镜界一行。”

  冉秀书道:“为了争夺元玉?”

  洪佑摇头道:“元玉之事我不奢求,只是那里一定可以遇到不少对手。”他顿了一顿,“此次灵碑历练,方知我功行仍有许多不足,往日自认高明之处也是破绽百出,唯有继续打磨自身,以求功行完满。”

  冉秀书一听,就知此番结果了,但这也在预料之中,他好奇问道:“不知道友此番得了什么收获?”

  洪佑沉默片刻,道:“我亦难言,道友不妨一观。”他看了冉秀书一眼,就将方才自己看到的那一缕剑光照入了其人神意之中。

  但这里面并没有那模糊身影,也同样没有什么过程,其实光从表面上,只那一道剑光是无法看出什么东西来的,但他也仅能回想出这个了,再进一步,就隐隐感觉到自身会遇到不好之事。

  冉秀书在见到那缕剑光后,怔了一怔,随即若有所思。

  洪佑没有出声,只是在旁平静等着。

  许久之后,冉秀书方才醒神过来,向着洪佑笑了一笑,道:“道友,行程到此,也是到了尽头,我这便回去了,对了……”他一拍额头,似想起了什么事,对着洪佑抱怨道:”道友,你也该收个弟子了,不然没有小辈在旁,又怎显得出我等威势呢?”

  洪佑是个严肃之人,但听到这句话,还是忍不住失笑了一下。

  冉秀书也是一声笑,道:“洪佑道友,告辞了,若是无聊,大可来寻我斗剑。”说完之后,他霎时身化流光,散去不见。

  洪佑看着夜空之中辽阔的无尽星河,喃喃道:“收个弟子么?”他低头一思,缓缓道:“是个好主意。”

  他一生都在追逐道法斗战,不断挑战强手,但是从没有真正静下心来梳理过自身道法。

  可以说他所有问题都是在与敌斗战中发现的,可有些短板缺陷本来是可以自己纠正的,不必全数倚仗于外。

  而这次收获不小,他需要消化太多东西,并且隐隐觉得,似乎有些地方自己之所以往上行走艰难,很可能是根源上出了问题。

  他不怕问题,就怕寻不到。

  若是如此,他大可以收些弟子在门下。传法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或许通过观察弟子的修行,能从中看出更多东西。

  他乃是想到便做之人,故是把法力一运,连续多次挪转,最终出现在了一片大沙漠中,在几乎凝固不变的景致之中,是一座座起伏蜿蜒的金白色沙堆。

  这里是南罗百洲之南,这里地表酷热难挡,恍若火狱,乃是真正生灵绝迹之地,但是他的目光透过那一重重厚重沙被,却能看到底下有着汹涌暗河流淌,还有无数曲折沟壑,那里正可以做为门下弟子存身之地

  整个南罗百洲几乎都是妖类的辖界,这也是九洲诸派初期占据山海界时故意留下的,一来是最早时候没有那么多门派去侵占这么庞大的地界,二来有了这些妖物,可以与东荒土著形成对抗,彼此相互消耗,更有利于九洲诸派立足。

  当然,现在也不需要如此了。

  山海界本身就已是广袤无比,再加上诸天万界都可通行,所以没必要再盯着此处。

  而他之所以将教授弟子的地界选在这里,那是因为这片地界残酷多变,再加上外界是无处不在的异类妖物,更易助人磨练功行。

  唯一遗憾,是这里远离其余宗派,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孤岛。

  不过这个问题倒是好解决,他可以在此修筑转挪法坛,用以沟通外界。

  以他功行,或许无法在诸天万界做得此等布置,但仅仅是在山海界转挪,却是毫无困难。

  随手在地底之下开辟出一处道场后,他便又来至三洲之地找寻合适弟子。

  他不喜欢山海界土著,只是想教授九洲转生之人,又不想欠诸派人情,所以费了半载功夫,寻到了二十来个小儿,这才将之带回了这片南地大沙海中。

  此番他只是传授道法,却是并不准备立派,更没有心思恢复元阳道统。

  元阳只是过去,他走的路子脱胎于此,但后期已是截然不同,况且就算元阳开派祖师,也没有他此刻能为,不值得他去如此做。

  但有一点他却没有忘记,便是而今诸道传法,必须供奉四大造世元尊之位,虽然造世元尊未必会在意你,但是你却不能不敬。

  而且牌位摆放也自有规矩,正中最上乃是玄元道尊之位,其次才是轮到其余三位,因为若不如此,其余几位元尊牌位便会因此粉碎,所以默认这一位地位最是高崇。至于无人知晓的万阙道人,则不在此列。

  他在带领诸弟子祭拜过这些尊位后,见得牌位上有微微光华闪过之后,便知已是无碍,这才开始正式传授道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