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法从心出道化人

第二百四十二章 法从心出道化人

  孟壶此刻遵照张蝉的吩咐,把勾涵、段、史二人及其门下一众弟子都是唤到了身边,这么多修习造化之灵道法的修士聚在一处,吸引元玉到来的可能可谓大大增加了。

  他在这分坛之内地位特殊,说起来他身为昆始分坛大护法,与此间坛主并没有主从关系,而是只听总坛调遣罢了,此刻似他这般人实际上颇有不少,坛主是指使不动的,所以他若不去主动生事,也没人前来打搅。

  众人本来以为,一直这般等下去,直至元玉正式选定有缘人,这里事情就能办妥了。

  不想这日一早,负责交通孟壶的执事却是赶来,递上一枚玉简,道:“孟大护法,这是洛坛主送来的功诀,说是可以提升神通功行,大护法何不一观?”

  孟壶想了一想,那什么洛坛主前几日自己好像还见过一面,只是现在已是没有什么印象了,他把那神通法术拿了过来看了几眼,一下就没了兴趣,打了个哈欠,直接扔给了勾涵。

  勾涵看了看,有些愣怔,他觉得这功诀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但一时又看不出来,而且这段时日他满脑门子都是怎么潜入罗教扮作魔神,故而也没心思探究,随手就交给了段、史二人,“两位老师不妨一观。”

  段、史二人却是敏感的多,他们看了下来,同样也是生出一股不自然之感,总觉得这里有什么问题。

  对于这等无法确定效用的东西,他们可不敢随意尝试,何况他们自家也有功法,自认为也是正道,也就不必要分心去修炼这等东西了。

  执事见他都无疑修持此法,便告退出来,随后拿出灵符执笔写了几句,便将此符发了出去。

  洛居翰在把事情交代下去后,又关照那执事弟子,只要自己不主动提及神通之事,那其也不要在他面前说有关于此的任何事。

  那侍从弟子虽觉奇怪,可往日洛居翰做事也从来不会解释具体缘由,故是连忙就应下了。

  洛居翰在外转了一圈,才又回到了内府之中,随后径直走到那还在打坐的身躯之上,瞬息合为一体。

  过了片刻,他又醒了过来,但对自己方才所做之事却是毫不知情。

  可他毕竟修为不弱,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只是方才入定也没能找到任何问题,他也不好一直这么纠缠下去,那些奏书之上的事还需他去一一安排处理,也无法把太多心思花费在修炼之上。

  他暗自一叹,忖道:“也不知总坛的唐长老什么时候到来,他功行高深,若在这里,我还可出言向他请教。”

  他摇了摇头,先将总坛之内的事机一一处理好,随后又驾飞舟出巡,检视玄镜界中各处演教法坛。

  因为近些时日诸派争夺有缘人,所以这些法坛俱是将散布在外的教众唤了回来。

  但是这不代表就此无事,因为外间威胁,所有法坛内部也是人心动荡,所以他必须时不时来露上一面,以镇定人心,不如此恐怕很可能就会出得问题。

  如此操劳数日后,他忽然感觉有些疲惫,不觉皱眉,自己一个修炼之人,按说再怎么劳碌,至多耗些心神罢了,可现在这等情况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他想到先前少去的一夜,更是心情沉郁。

  待回到门中,他立刻闭关调息。

  可是方才坐下未久,就陷入了静定之中,那背后化影则是又一次冒了出来,其人并不急着做什么,而是在此等了有半日,这才行至外间,道:“来人。”

  侍从弟子忙是走了过来,道:“坛主有何吩咐。”

  洛居翰道:“我关照你做的事可曾准备妥了?

  侍从弟子道:“坛主所需名册在此,还请坛主细观。”说着,就从袖囊之中取出一本册子,递了上来。

  洛居翰拿过翻看了起来,他传下此法的目的是为了鉴别那些隐藏在分坛之中,并且暗中修炼造化之灵道法之人。

  凡是修炼道法之灵的修道人都不会对他传下的这门神通感兴趣,甚至会不屑一顾,而寻常人则不在此列。

  所以即便分坛之中那些护法看到这些法诀,也无法从中找出什么问题,是不会有人出面来阻碍他的。

  待他全数看罢,发现分坛之中教众,竟然有五百余人不曾修习此法,数目远远超乎他此前预料。

  不过其中有些人是因为资质太差,没法领悟此法,还有些人则是俗务繁忙,不及去修行,将这些都是剔除后,最后剩下一些,就极可能是潜伏在此,信奉造化之灵或是适合修炼这门道法的教众了。

  他这时露出一丝异色,因为他留意到聚集在孟壶那里的所有人都不曾修习此法,这绝然不会是巧合,暗忖道:“这却有些意思了。”

  但是他没有立刻做什么,反而重新回到了洛居翰身躯之中。

  下来数月之中,每一次洛居翰闭关,他都必然会出现,而且存在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直到某一天,洛居翰自身意识不知不觉间沉入到了心神最深处,而那化影却是完全占据了躯体。

  洛居翰自闭关之处走了出来,算了一算,深沉一笑,便往孟壶这边寻来,守在孟壶门前的执事见他到来,顿时一惊,“坛主?”

  洛居翰一点头,大步往里走来,见正堂无人,就又径直来至后府,此时孟壶正在瞌睡之中,而勾涵及段、史二人正在旁处论道。

  执事忙是凑了上去,道:“大护法,醒醒,洛坛主来了。”

  孟壶抬起头来,疑惑道:“哪个洛坛主?”

  执事露出几分尴尬之色,道:“自然是玄镜分坛的洛坛主,大护法莫非忘了,坛主前日还来拜访过大护法的。”

  孟壶看了洛居翰一眼,唔了一声,自语道:“怎么好像换人了。”

  洛居翰眼芒闪动一下,沉声道:“孟道友的确目光敏锐,佩服,说我不是洛居翰,也未尝不可。”

  他一摆手,那执事顿时变得神情呆滞起来,然后不由自主转身走了出去,随后看着孟壶,道:“道友想必修炼也是造化之灵道法了?”

  孟壶道:“是啊。”

  洛居翰很满意,道:‘很好,既然道友坦承,那你我便开诚布公谈一下,道友想必也是知晓,唯有造化之灵道法,方能吸引周还元玉,你我若是合力,”他向外点了点勾涵等人,“再加上道友身边这些弟子门人,就有极大可能引来此物。”

  孟壶痛快道:“可以啊。”

  洛居翰面露喜色,道:“道友果然是明智之人,不过道友乃是以己道为主,这却是吸引不来元玉的,所以需先委屈诸位,暂时屈从道法了。”

  “改换道法?”段业瞪大眼,一脸不可思议道:“岂能如此做?道法需从心顺意,这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洛居翰却是悠悠言道:“这也不难,你等只要将心中之道收起,不再干涉自身,那道法一面自然占据上风,而元玉又非生灵,不会去辨别这些的,到时便能来一个瞒天过海。当然,若是诸位不愿,我也可以帮你等一把。”

  他语声之中满满都是不加掩饰的恶意,勾涵及段、史二人都是看出不对来了,不自觉退后了几步。

  孟壶摸着下巴道:“好像你的路数不对啊。”

  洛居翰笑了笑,道:“不,没有不对,我行的才是正道。”

  他乃是造化之灵道法化身,是自洛居翰心中孕育而出,不过沾染了一丝其人的性情而已。

  此刻他看了几人一眼,“几位,既然你们迟疑不决,还是我来助你等一臂之力吧。”

  说话之中,他一挥袖,无边法力已是压来。

  他自恃功行在此最高,无论面前这些人是否配合,都一样可以将他们意识扭转,成为他之傀儡,而后再利用此辈,将更多崇奉造化之灵道法的修士纳入麾下,这般夺取元玉的机会必将大增。

  可是他这一动手,却是发现不对,孟壶只是站在那里,自己法力过去居然全被其遮挡了下来,不觉眼瞳一凝。

  他本以为孟壶至多只有洞天层次,可现在看来,其人功行居然丝毫不弱于他,不由暗叫失策,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再等上一等,说不定孟壶就答应了,现在虽是遇着麻烦,可也只有强硬到底了。

  可他方才如此想,就见无数金虫凭空生出,向着自己所在涌来。

  他忙是一口气吹出,本拟将这些虫豸吹散,可是下一刻,他却是神色一变,这些金虫居然非是生灵,而是一枚枚细小法器,可在他神意之中推算时居然没能窥破。

  他立便知晓,能瞒过自己感应,一定是有手段更为了得之人在此,若再加上孟壶,恐怕今次目的难以达到了。

  他也是果断,一看情形不对,也就没有继续斗战下去,而是直接一个挪转,离了此间,然而才是出去不远,忽然发现身躯沉重,回头一看,却是一阵惊悚。

  他背后居然趴着一只半人大的金虫,其勾爪已是深深陷入到了他法身之中,自己却没有感到任何异状,知晓不对,立刻意图转挪根果,然而意识虽还能动,可浑身气机法力却已是不受控制,不由僵在了那里。

  一道金光闪过,张蝉已是出现在了半天之中,起法力一把将其拿住,嘿嘿一笑,道:“小子,何必走这么快,下来元玉之事还需你多多出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