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心真守诚神自来

第二百四十五章 心真守诚神自来

  高晟图按照上谕所示,大张旗鼓将那处无名界天打开,再派遣了一名长老入内。

  果然如他所料,各方势力本是蠢蠢欲动,可见这般景象,在久寻此地无果之后,都一个个退缩了回去。

  毕竟演教得了元玉,现在又有能为保全修持之人,不管事成与否,至少在结果未曾出来之前谁也不敢把人得罪死了。

  经此一事,演教借此化解了一场危机不说,与诸派之间的关系也缓和了几分,这并非是原来矛盾不存在了,而是因为演教未来可能出得真阳大能。

  这等威慑力着实不小,不到万不得已,毫无翻脸的必要。

  玄镜天诸事既毕,各派也是纷纷回转,孟壶亦是往昆始分坛返回,坛主贺宣仁闻听他即将归来,也是大为高兴。

  孟壶离开之后,虽然总坛又是指派了一名长老过来担任大护法,可其人身份颇高,自不会像孟壶那般放权,两人配合起来虽说不上矛盾,可贺宣仁总觉处处掣肘,远没有与孟壶相处那般合契。

  总坛此时也是履行了先前承诺,将那长老送走,重新恢复了孟壶先前昆始分坛大护法的身份,他本人却不怎么在意,有事他能出面料理,无事他也能得过且过。

  贺宣仁在收到消息的第二日,孟壶就回到了分坛,他虽奇怪为何其人比说好的提早几日,可终归是一件好事,于是便找上门来,客套了两句后,他便直入正题道:

  “孟护法,你回来的正好,我正有一事想要拜托你。近来我千方百计与多家宗派和缓了关系,尤其是不少宗门弟子信了造化之灵道法,只是单纯斩除识忆,却易坏了前路,听闻孟护法格外善于化解此法,故是找上门来,只是这里需得劳动孟护法辛苦了。”

  孟护法大义凛然道:“我辈为宗门效命,何谈辛苦!贺坛主不要小看了我。”

  贺宣仁大喜,拱手对他一礼,道:“那一切就拜托孟护法了。”心中却是欣喜,道:“孟护法做事向来稳当,此事之后,我昆始分坛定能将这几派拉拢过来,如此日后便不至于再独木难支了。”

  张衍在将闳都宝莲气机取来后,便一直以此窥望这背后的道法,在他用心修持之下,力道道法又是稍稍精进些许。

  他抬头看了看虚寂缺裂所在,那里伟力汹涌,劫力阻拦已远不如先前,所以用不了多久,就又会有大能落下。

  他先前已是看过,这一次归来,天机当是落在诸位大德这边,毕竟造化之灵因为前番宣泄,难以再至。

  但正是因为如此,随着虚寂缺裂进一步加大,劫力更为薄弱,那造化之灵正身说不定会因此突破阻隔,紧随其后而来,故而这里他必须要抓紧时机做些准备了。

  在他看来,虚寂之内这些大德虽现在与他站在同一阵中,可他始终没有忘记造化之灵可能存在的借托之身,因为无法辨认,所以此辈并不值得信任,恐怕最后只能靠他自己,等这回再有同道归来,他一定要设法将其手中执掌的造化宝莲气机取来,这样才能尽可能完善力道之法。

  虽他此举并非是要夺取造化宝莲,只要借来一丝气机便好,表面看去比较容易,可谁也不知道那些同道会是如何思量的,故而必要之事,恐怕需动以强硬手段。

  他思量之际,忽而心中有感,察得一事,便把目光一转,往穹霄天望去。

  宫观之内,旦易正坐于云烟之中,周围一切皆是他心意照化,此刻异常平静,足可说明他心境已然调和得十分稳妥。

  在神意之中经过长久运炼推算之后,他已是决定跨出那一步,去往上境找寻法缘。

  张衍当初在登踏炼神之时,并无人指引,全靠自己寻见前人留下的上法残痕,再加上自身推算,最后排除万难,这才一步步摸索而成。

  而旦易则无需如此。他曾多次见过张衍落在现世之内的分身,即便那只是分身,可也同样是上境道法所化,张衍能让其看到,这其实就是将一部分关于上境的玄妙展现在了其人眼前。

  除此之外,他还具备任何人都无法具备的优势。他本身就是造化之灵托世之身,从层次上而言,已然是在真阳之上了。

  所以这条路对他人来说是打破拘束,身登上乘,从此跳出诸世,可对他而言则不过是回溯本源。

  要是他愿意顺从道法,此刻轻轻松松就能跨过这一关。

  可难处同样也是在这里,他不可能抛弃自我主宰,反而要去对抗克服这里的蛊惑,竭力使自己不偏向那一边。

  在感觉再无什么需要后,便把法力一展,他终究是造化之灵托世,万阙道人当年费劲辛苦劫夺布须天伟力,方能将自身推动,而他只是意识一到,自然而然便借得力来,助他往上境行进。

  旦易此刻只觉自身被一股力量包围,这股力量无处不在,而且狂猛异常,他仿佛沉浸在无边汪洋之中,唯有脚下所站之地可以立足,似乎稍不小心就会被淹没倾覆。

  他心中有一股感觉,万不能落入其中,不然一定会失去自我,故是全力以赴,紧紧守住自身。

  这时前方陡然浮出一点灵光,只是时隐时现,难以看清。

  他无端明白,这是自身之心光,这本来被掩盖在无边伟力汪洋之下,可因为他自我坚持,这才冒了出来,尽管现在还很是微弱,比起伟力汪洋不值一提,可只要此光不曾熄灭,他就能随其去到彼岸。

  不知过去多久之后,在他坚守之下,那浑浊的伟力潮水渐渐变得清澈起来,周围也是一片光明。

  他看着四周这些同源力量,明白这个时候自己可以选择将这些伟力吞下,变化为自己所有,或许下来就可一步攀升到自身可以攀升的最上层次,可若是将之舍弃,那过后就纯靠自己缓慢修持了。

  能够省却无数难关,直入上境,看去还没有什么太大风险,这对修道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诱惑,

  可他却是没有轻举妄动,他认为只有自己修炼得来才是自家的,若是外力给予,终究是有隐患的。

  这一念升起,代表着他做出了决定。

  外间所有伟力潮水俱是不见,不止如此,所有一切,包括天地万物都是一起退走,他则是从中浮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一股轻悦之感从身上升起,他此前从没有想过自己身上居然有这么沉重的枷锁,现在一朝脱去,却是清灵自出,

  只是当他浮到某个顶点之时,却是轰然一震,眼前陡然一变,却是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所在,而有几个道人站在那里,似在争论着什么,他想听清楚讲的是什么,然而一切都是模模糊糊。,

  他似乎能明白对面想做什么,但又无从深入探明,只能像一个旁观者一般看着这些人还有自身。

  此时此刻,他意识渐渐清明了起来,瞬间领会了无穷奥妙,这般继续下去,他就能寻到最终之大道。

  然而他却是知道这般不对,因为这同样并非自己该得的,故是以无上毅力,主动中止了此念,只是一震之间,眼前一切景象俱已消散,代之而起的是无数如星光一般璀璨的现世。

  可他却觉自身距离这些现世逐渐远离,顿时生出明悟,唯有找寻归途,才能归回此中,不然自己将无法再现身出来。

  得此一念,他便把心思一定,循着那冥冥之中一点感应追寻而去

  张衍虽坐于清寰宫中,可却一直关注着旦易这处,要是其人能守住内心,过关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要是没能做到这一点,虽也能成就,但那就不再是旦易了,他一定是会出手将之灭去,再送其性灵回去转生。

  可没想到,这回观望之中,却是另有了收获。

  旦易因为是在布须天内寻求破境,而他身为布须天御主,又执掌大道一部,却也是把其寻道过程看得清清楚楚,同时也是证实了自己心中一个猜想。

  造化之灵伟力之所以要从下层着手,推动托世之身进入炼神之境,用意实际便落在这里。

  每一个造化之灵托世之身一旦跨入炼神门径,那都会看到造化之精破碎之前那一幕,那就有一次全盘接受造化之灵正身所有,并且贯通道法的机会。

  而炼神所见,即是真实。换言之,要是这托世之身是顺从道法之人,那就很可能在瞬息之间获得造化之灵全盛之时所执掌的道法,而拥有道法,便就拥有能为,这等于是完整造化之灵重现诸有。

  虽然其本身只是造化之灵碎片,远不及正身,可哪怕只是一瞬出现在诸有之中,那也是足够可怖了。

  造化之灵正身能凭自身与所有大德对抗,凭借诸有现在存有的力量明显抵挡不住的,更可怕的是,就算你能逃过,正身得此接应,多半能突破劫力归来,那一切就不可挽回了。

  张衍目光幽深,看来他们在这里寻思对付造化之灵的办法,其即便没有真正落下正身,也同样在想法设法将他们吞夺。

  他寻思了一下,所有造化之灵托世之身,只要是屈从道法的,无疑都是潜在威胁,既如此,那么此辈上进之途就必须设法斩断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