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负人间天地通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负人间天地通

  张衍看的很是明白,若不是周还元玉拦在前面,那想阻住那些造化之灵的托世之身攀升上境几乎是难以做到之事。

  他此刻也是考虑起了一个问题,这元玉如此难以出现,究竟是与造化一般,天生如此,还是有大能察觉到了造化之灵这里变局,所以提前一步做了这等布置?

  可是要想做到这一点,那便需改换诸有规序了。

  不过大德及造化之灵正身各执大道,从道理上说,至少你需穷通诸般大道,力压两者,方才能做到这等事。

  要说能做到的,恐怕也只有造化之精本身了,因为无论是造化之地还是造化之灵,亦或是元玉,都是从中孕育出来的。

  可造化之灵是后来才被赋予灵性的,所以除非有人借用其力量,否则不会去主动做得此事。

  这个疑问现下无法求得答案,可他认为,尽管有了元玉这道阻隔,可是还是不能因此放松,因为能孕育元玉的不止布须天和镜湖。

  要知那些未曾现于他们面前的造化之地还不知有多少,里面不但有元玉蕴藏,更有造化之灵碎片存在。

  尤其是现在造化之灵伟力散布于其中,可谓三者皆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一个机缘之人冒了出来。

  以往不曾防备这一点倒还罢了,既然有所察觉,那就说明此事极有可能发生,必须加以重视,

  思虑片刻之后,他便心意一动,化出一道分身,瞬息之间便出现在了闳都等人所造的世域之中。

  闳都等五人忙是现身相迎。

  相觉道:“玄元道友来此,可是有什么事要交代?”

  张衍道:“是有一事需得与诸位道友商议。”

  他将自己所看到的结果一说,闳都没什么反应,相觉等人俱是心中一惊,不想造化之灵伟力还有这等手段。

  相觉与众人商量一番,便就言道:“多谢道友告知,那些未名所在,我等难以看顾,凡我等界域之中,绝计不会让造化之灵得势。”

  旦易此刻正往现世回返,却感觉四处有伟力向他压来,若不是设法对抗,他便会被断开与现世的牵连,不止如此,还有一股力量继续诱惑他,往那里去便能一步登天,但他却是视而不见。

  实际功行到此,该如何做自己都是明白,只要自身不乱,造化之灵伟力对他的影响已然不大了,他只要守住本心,就不会偏离正路。

  循着那一丝感应,他轻而易举就寻回到了布须天之中。

  虽是破开境关时经历了许多,可对现世而言,也不过是过去一瞬而已。只是此刻抬头再看,已不再局限于布须天这一隅之地,而是眼望虚寂,观遍诸世,他感慨一声,道:“收得乾坤掷袖中,不负人间天地通!”

  吟罢,他默默站立片刻,就动身往玄渊天而来,虽修成上法,可他心中却反是多了许多疑惑,这里恐怕唯有张衍可以解答。

  张衍这一回把旦易的成道经历看下来,也是若有所思。

  到底是造化之灵托世之身,成就也与他那时有所不同,他是自身辟开现世,而其人却是远离出去,再寻世而归,倒是类似大德求道之法。不过考虑到其根性层次本是超出寻常修道人,倒也无甚奇怪了。

  他见得其人正往清寰宫而来,微微一笑,嘱咐真灵道:“稍候旦易道友到来,不必通禀,直接请入殿中便可。

  等不许久,他便见旦易入得殿来,这一次他再非以往那般显现化身,而是以正身相迎,颌首言道“恭喜道友功成上境。”

  旦易抬眼望去,见张衍立在那处,身下玄气翻涌,背后五光耀照,虽看去比以往所见更为真实,可仍然给他一种深不可测之感,知是彼此之间仍有差距,上前打一个稽首,道:“多谢道友指点迷津,在下这才不曾耽误了功果。”

  张衍道:“旦易道友不用客气,此乃是你自身之缘法,若非你能守持心关,不叫外邪左右,却也不能平安渡过这等门径。”

  旦易郑重道:“道友乃布须天之主,功行修持可依靠自我,但布须天遮挡各方力量,这全是道友之能为,我又岂能不明。”

  张衍笑了一笑,道:“道友既臻上法,当与诸位道友一见。”

  他一声落下,便见大殿四周,有一个个道人虚影冒了出来,每一人都是气度严谨,道气盈身,众人俱是对着旦易一礼,言称:“道友有礼了。”

  旦易一望而明,这些当都是成就了炼神境关的道友了,方才他寻回布须天之时,已是隐隐感觉到了这些人遍布于虚寂之中的伟力,他当即还有一礼,道:“见过诸位道友。”

  这些人也只是现身一见,与这位新近成就的同道打一个招呼,见过礼后,便就一个个消失不见。

  旦易看向张衍,郑重一礼,道:“道友,我有许多疑问想要请教。

  张衍微微一笑,伸手作势一请,道:“道友请入座,有事可慢慢问来。”

  而另一边,傅青名、乙道人、万阙道人三人本在修持,可忽然间却是感应到旦易从感应之中消失不见了,明明有其印象,可世上却仿佛从来没有过此人,且无法做得丝毫推算,但只一瞬之后,其人印象却又清晰起来,好似又重归了世间,但却如张衍一般变得飘渺难测起来。

  旦易早在行功之前便就与三人打过招呼,所以他们此刻不由恍悟,其人很有可能是功去上境,成就真法了。

  三人也是感叹不已,往日一同修持的道友超脱世外,而他们此世因为各种缘由,已然无望上境了。

  乙道人是自知根底不足,早断了心思,傅青名和万阙道人则是复生回来,全靠张衍伟力塑就,所以也就不可能再窥望上法了。

  傅青名道:“这世间供奉牌位,当要重作排序。”

  乙道人无所谓这些,若是他有意,世人意志还不是任由他们篡夺改换,若不是为了限阻妖魔异类,他也无心去搭理这些小节,他道:“本该如此。”

  万阙道人则是一语不发,他得复生,上境无望,可却永恒常在,早已是不在乎这些东西了。

  而另一边,白微、邓章及六大魔主对旦易气机之上的变化也都是有所惊觉,其人凭空消失之后,又是再度映照而来,却是宏远渺大,不可测度,分明是跃升去了另一个层次之中。

  几人顿时感受到了莫大威胁,于是起神意汇聚在了一处,以寻求对策。

  迟尧神情凝重道:“此人……当是去到上境了。”

  恒景心下微慌,道:“我等一直以来都与人道敌对,若是……若是此人针对我等,又该如何是好?”

  邓章沉声道:“不至于如此,超脱之人,岂会回头再看俗世?若此人针对我等,那我等现在已是无法坐在这里了。”

  白微叹道:“若是这般倒还罢了,现下需要担心的是,若是我辈之中,有人有机缘见到上境之门,此人若是伸手阻碍,那就永远被按压在下了。”

  邓章也是皱眉,修无情道之人,只求大道,然而大道之门若被人阻隔,这是他不能容忍的,可他此刻也没有什么办法。

  迟尧也是心中沉郁,人道已是先行一步,可谓占尽优势,若是旦易伸手阻碍,那他们只能永远被人道压住,再也不得翻身了。

  四人商量一番下来,并没有能找出对策来,最后只能决定,只要人道不来招惹他们,他们也保持不动。

  诸魔主与白微、邓章二人神意分开之后,灵壅见众人神情郁郁,便笑道:“诸位可是为上境之事烦忧?我却以为不必为此担心,”

  迟尧看了看他,道:“道友方才一言不发,莫非有法可解此困境?”

  灵壅笑道:“我不能解,但有人能解。”

  迟尧眸光微动,似是想到了什么。

  灵壅看了看在场之人,道:“诸位,我等可不似白微、邓章那二人,寻不到上境之人帮衬,也是有倚仗的,”说到这里,他语气加重几分,“当初赤周魔主莫名不见,现在久去不回,以我之见,很可能也是去至上境了。”

  恒景疑问道:“可道友又怎知赤周魔主不是未曾过得境关呢?”

  上境之路谁也不知是何模样,可从已知情形看来,旦易超脱之后,似能归来,而赤周魔主却是至此不见了影踪,这着实让人无法轻信。

  灵壅却是一笑,道:“诸位以为为何方才那位成就上境之后不来拿捏我等?或许未必是不屑一顾,很可能是有赤周魔主的缘故。”

  众人心中都是神情一动。

  迟尧沉吟一下,道:“想要确认也不是没有办法,不妨设坛以祭,看赤周魔主是否有所回应便是了。”

  其余魔主心下一寻思,也觉得这是个办法。

  以往赤周魔主与他们无有交情,他们也看不透这一位,所以即便其人不见,也没有去追究缘由,可现在却是期望这一位当真是如自身所想去到了另一个境界之中,这样他们还有几分指望,不至于被人道永远压在下面。更重要的是,若是此事为真,那么他们或许还能借此讨教那上境之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