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再破虚缺归世中

第二百四十七章 再破虚缺归世中

  灵壅等人定下此事后,生怕拖延下去事机有变,故是立刻分开准备祭礼祭坛

  其实各人心中还是有所疑虑的,但在上境大能的威胁之下,他们知道自己根本无力挣扎,生死随时都在别人的一念之间,这令他们产生了莫大恐惧,而赤周魔主似也是他们唯一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了。

  说起来以往所有魔主,哪怕迟尧等人与这位赤周魔主的关系也并不如何亲睦。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一位到底在想什么。

  不止如此,诸魔主在面对其人时,总是感到有股莫名压力,所以一直避而远之,便其消失不见,也没觉得不对,反而多了几分轻松,可没想到现在却要主动与之勾连,求其相助。

  待把一切都是准备稳妥之后,六人便焚香礼敬,并于心中默诵其名。

  只是这等举动持续许久,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灵壅、迟尧二人没有什么表示,然而恒景等人却是心中起了犹疑,这位赤周魔主究竟是真正消亡了,还是收到他们祭礼之后不肯予以回应?

  又是一番长久等待之后,见始终无有结果,恒景忍不住看向灵壅,道:“恐怕此事并不如道友所想?”

  灵壅正色道:“我以为非是如此,而是我等态度不够谦卑。”他看向众人,道:“诸位同道以平辈之礼相奉,赤周魔主哪里会来理会我等?既是祭拜,那吾等当以大礼参拜!”

  迟尧等人都是暗皱眉头,以往赤周与他们只是平辈相论,现在却要在未曾确定情形的前提下对其参拜,他们本能的就想拒绝这等事,要是结果并非如他们所想,那岂不是既落了面子又成了笑话?

  灵壅却是不管他们如何,对着祭坛,自己一人先是拜伏下去,便是与他一向亲厚的简童、挚悒二人也是有些犹豫。

  迟尧见其等如此,稍作思考,沉声言道:“不管如何,赤周魔主终归是世上第一位魔主,我等驻世之身都是以其为参照,拜上一拜也是无妨,何况我等也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了。”

  落了脸面和性命威胁相比较,到底哪个重要,诸魔主自然分的清楚,就算心中很不情愿,这时候也只能抱着万一心思了,于是齐齐拜了下来。

  灵壅此时忽然察觉到,似有一道目光从极遥远之处过来,落在了自己身上,令他神魂也是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

  在察觉到这等变化后,他不禁激动兴奋不已,这无疑说明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连忙再是一拜,大声言道:“赤周魔祖在上,我等后辈在此祈拜,现如今人道之中有大能成就上法,我辈自思若对我有所敌意,则无法对抗,故来请益。”

  诸魔主此刻也是察觉到了异常,都是心神一震,与此同时,只觉眼前场景一变,却是发现自身停留在一片巨陆之上,可再是一感,不由一阵惊悚,自己竟然只是停留在一根巨大无比的手指之上。

  迟尧在初时震撼之后,也是再度拜下,口中道:“我等拜见赤周魔祖!”

  这等能为,绝然不是以往那个赤周魔主能够做到的,所以立刻改口,随灵壅称呼其人为魔祖。

  而就在这等时候,诸位魔主忽然感觉到有无数话语和画面往自己心神脑海涌入进来,杂乱异常,根本无法分辨。

  诸魔主都是知道,这是由于双方层次差距过大,他们一下看到了太多东西,但一时又无法理解,这才导致了这般情况。

  他们本想传递出什么,可此刻每一人都是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向自身压来,而他们在这股力量面前却是无比渺小。

  好在这等景况没有持续太久,正当他们感觉自身承受不住,即将被压垮之时,周围场景轰然崩塌。

  只是一个恍惚之间,他们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祭坛之前。

  当迟尧等人从茫然之中恢复过来后,都是露出了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恒景不解道:“方才那位……当是赤周魔祖了,只是那方才情形,不知这位到底是何意思?”

  灵壅笑道:“诸位,我觉得不必在意此事,即便赤周魔祖什么都不言,只是接纳我等供奉便已是足够了。”

  迟尧沉声道:“是这个道理,这位无需对我等许诺什么,只是见我等一面,已是足够宽容了,况且我等方才不是没有收获。”

  在场魔主都是暗自点头,虽然现在他们之中还没有一人臻至真阳层次的顶峰,可而今见到了真正的上境妙法,并且对方还是以魔主之身成就的大能,此对他们日后修道无疑是莫大帮助。

  灵壅提议道:“我等当建一法坛,在上长奉魔祖牌位,并传告诸弟子,以示对魔祖之尊崇。”

  迟尧点头道:“此是正理。”

  诸魔主也是纷纷出言赞同。他们明白,这不仅仅是为了祭拜,只要有魔祖牌位在此,他们就仍有底气与人道对抗。

  张衍正身此刻正在清寰宫中与旦易交言,对世间这些魔主的异动并没有如何关注,不过他伟力却是顺从他意愿自发回应。

  在察觉到现世之中的变化后,他投去了一眼,便又收回了目光。

  这些魔主及异类现在还是有用的,便不提搅动因果之事,人道若无外部威胁,那么内部必起纷争,所以留着也比除去作用更大。

  旦易此刻坐在客席之上,他之前接连向张衍请教了许多关于炼神修士的疑问,但他最为疑惑的,便是对于自己最后所看到的那一幕场景,于是又问起了此事。

  张衍稍作思索,道:“道友所见,应是当初诸位大德为求上法大道,赋予造化之精灵性那一幕。”他将此中前后因由道出,又顺着此事,把虚寂诸有之内如今情形大致给其人讲述了一番。

  旦易听罢,怔怔道:“原来还这许多缘由。”他又有些担忧,“在下此刻仍能感受到那股无处不在的伟力,想来就是道友所言造化之灵正身所传了,而今我还能秉持自我,可若其真正到来,也不知能否守住?”

  张衍笑了一笑,道:“道友虽为造化之灵托世,然则凭己之道而成就,已然是自成格局,只要你本心不偏,那再也拘不得你。

  就如逐去的那些伟力,造化之灵正身永远损失去了那一部分,而旦易成就之后,也同样能从正身处剥离一部分力量下来。所以其人功行越高,那么抢夺过来的伟力就越多,这也是张衍愿意放他来到炼神之境的原因之一,假设旦易能成就大德,那么对造化之灵的削弱不亚于再打灭一个伟力化身。

  现在他与闳都等人商量过后认为,堵不如疏,所有造化之灵托世之身,只要屈从了道法,那么就需设法将其前路斩断,逼其转修己道,不叫其为造化之灵正身所利用。

  至于那些沉浸在未明现世之内的造化之灵,由于虚寂之中炼神之间伟力相互碰撞交融的缘故,只要其踏入炼神之境,那必有迹象显现,那无论谁人率先察觉,都务必要设法将其打落回去,至少也需设法让其与现世脱离,决计不能令其落至诸有之内。

  旦易讨教下来,许多疑惑也是随之解开,在谢过张衍之后,便就告辞出殿,自去观览诸有转运了。

  张衍在其离去后,看了一眼虚寂缺裂所在,目光微闪。

  造化之灵伟力暂被压制,诸世变化沉静下来,然而这等情况是不会延续太过长久的,变化当就在近日了。

  不过造化之灵正身太过强横,归来大德若是伟力不全,那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两边力量对比,所以他并不指望归来之人能如何了得,只要能顺利从对方手中得来宝莲气机便好。

  他把目光收回,便就入定持坐。

  在不知过去多久之后,便就感得外间异动如期而至,他抬首看去,见劫力之后有力量即将要突破下来,与此同时,诸有亦是受伟力之故动荡了起来。

  这般景象他已是见过不少,不过他察觉到,此番落下伟力足有数股之多,其并非一齐落下,而是分先后到来,可短时内劫力接连遭受突破,那造化之灵说不定在此之后便会因此一同跟来,这里必须加以延阻。

  故他当即传意闳都等人,要此辈与自己一同祭动伟力,可先放得一二人归来,至于未曾落入诸有之辈,可先阻上一阻。

  此时虚寂之中灵光乍现,有两名道人自虚无之中走了出来,二人察觉到诸有受得自身带来的伟力倾压,皆是将自身落于虚寂之中的宝莲召来,将此力寄托入内。

  相觉等人感觉既是熟悉,又是陌生,知这是识忆不全之故,便行上前去与二人见礼,问道:“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立于右手那道人笑一声,打一个稽首,洪声道:“由来去终无象形,慧光一漏可定名,贫道象名,见过诸有道友了!”

  而左侧那道人面带冷肃,稽首道:“寂空非空得如一,盈满虚来取道全,贫道道名盈空。”只是说到这里,他看向相觉等人,略带不悦道:“只是贫道有一问,除我等之外,还有道友也将归来诸有,几位为何要加以阻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