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道从高起却低徊

第二百六十五章 道从高起却低徊

  玄武,或者说都神君,现在既已跳出现世,那么便不再是天地四神之一,其已然是超脱了这个身份。

  不过因为其原来乃是道法表理,只要在大道之下,就不会因为少得什么而有所改变。所以就算其跳脱出来,现世之中仍会有象征大道规序之一的玄武存在,以定住方位星属。

  只是就都神君自身而言,已是与此前完全不同了,可谓得于彼,而又弃彼。

  张衍心意一动,都神君背后就有阴阳二气冲起,这完全是随他意念驾驭。后者本就是由他引入世间,现又超脱现世,两者之间可谓气意相同,而都神君所执道法又与他相互合契,两者配合之下,看去斗战之能将是更胜从前。

  不过毕竟没有得以验证,所以需得以神意推演一遍,若其中若有不妥之处还可加以改进。

  于是他把神意一转,入至莫名之中。

  再度引出造化之灵正身已没有必要了,那一丝力量仅凭他自身就能对抗,并不足以试出什么来,所以这里当另寻对手。

  他心意一动,面前出现了数个人影,其等与闳都、相觉等人类似,却又有些不同,神情漠然,看去并不存在丝毫人心人性。

  这是他以此辈道法推算之后,演化出了其等巅峰之时的模样,不过此辈真身却并不见得一定是如此。

  于一名大德而言,伟力完全与不完全终究是不一样的,哪怕是一线之隔,也是天地之别,所以以此辈如今状态,便是那造化之灵正身再度到来,想以单纯伟力冲撞就把其等拿下,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当然,造化之灵也没有拿出全部力量来,但他现在只为验证功果,先用诸人近乎完整之时的道法一试,已是足够了。

  他心思一动,便令玄武主动迎了上去,而对面数人也是立刻做出了反应。

  此辈每一人出手,都是以自身道法为牵引,目的只为消杀对手,不会对自身有任何顾惜,再加上彼此合力,斗战之能比真人只强不弱。

  张衍在经过了多次尝试之后,心中已是有数,见已没什么需要补足的,这才自神意之中退了出来。

  这一番推算下来,他似乎隐隐触动到了什么,于是立起身来,在大殿之中走了几步,忽然间,他眼眸一亮,一抬头,望去亿万诸世之中。

  以往他曾有过感应,道法演化,在于彼此争斗,正如大德伟力碰撞,也如诸大德与造化之灵之争,更如演教与诸多道传之争,正是处处相争,才使得他自身愈发迫近大道。

  现在他道法比之前又提升了许多,却也因此看到了更多东西,对于大道妙理的领会无疑更深入了一层。

  确切一些来说,道法之间的争逐之所以更能让他们窥望到大道之法,这实际上是因为如此作为推动了大道转运,这等行止也是稍稍贴合了大道本质,但距离真正大道仍是有所偏失的。

  大道转运无始无终,无由无果,无论你道法高明与否,只要不是到了至道唯一之境,那么都是身落其中的。

  所区别的是,居于上层之人,诸如大德之流,在大道长河之中能搅动起汹涌浪潮,而下层之人同样身在其中,自是没有高低之分的。

  大德有道,造化性灵亦有道,后者为缺失之法,无论造化之灵还是诸位大德,都是欲求此道,谁人握持,谁争上游,此乃是决胜之机。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反而大德之道相较为之轻,性灵之道相较为之重。

  大德彼此之争直接省略了底层之变,这其实并不为大道所钟,大道自身没有喜好,但是逆道而行,还是顺道而行,所得结果自是各不相同的。

  以往只是一味向上求取,而忽略到了下层变数。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对于大德来说,下层随意就可摆弄,哪怕诸有也可一力倾覆,那还有什么必要前去关注呢?

  然而下层既然同样也是在大道之中,诸大德求取的又是完整大道,又怎么能将之抛在一旁呢?

  故他以为,无论倾向于哪一面都是不可行的,对双方都需同等重视起来。

  就在他思量之时,相觉等人对于虚寂之中陡然多出一尊大德,却是十分惊讶。

  表面上看,大德之位,完全是取决于造化宝莲,若有人功果到了,又得了此物,那就可替继上来。

  可事实上并无这么容易,并不是所有执拿宝莲之人都可有所成就。

  在相觉等人之前不是没有借得此物,进而攀寻上法之辈,但除了现在存在的这些大德之外,其余人都是迷失在了大道长河之中,再也不得出来了。

  微明略作思索,道:“这位道友当便是适才我感应有异之时,成就炼神那一位了,从此前看来,其人应该是玄元道友扶持而出的,不过能成大德,却也是出乎意料。”

  季庄辨了一辨,言道:“这位道友道法独特,既非异类,亦非人修,倒像是取了大道一端,表而显化。”

  恒悟道:“那定是玄元道友的手段了,却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

  众人都是沉默,助人成就炼神,他们若是愿意倾力施为,也是勉强能够做到的,可助人成就大德却不是他们力之所及。

  故而众人心中隐隐猜想,这或许是张衍得了他们道法之后,才有了这番本事,可是此事也羡慕不来,就算他们观看了他人道法,也不过是能保证自己在斗战中制压对手,可想利用却是没有办法了。

  就在几人交流之时,忽感心中一阵悸动,不觉都是往劫力所在望去。

  他们不难察觉到,阻碍造化之灵的劫力已是越来越稀薄了,明显那捆缚其人的枷锁正在减轻。

  尽管那里还有大德之力与之纠缠,可说不准什么时候这等局面就会崩坏。

  前次一战,使他们知晓自身在面对那一位时的孱弱,若想在下次对抗中存身下来,那唯有恢复到伟力完全之时才有希望,只从现在进度来看,这几乎是没有指望了。

  相觉这时言道:“诸位,不知近来招引伟力可有进展?”

  恒悟道:“虽是劫力被削弱许多之后,我等仍能源源不断招引自身伟力归来,可是得来力量着实微弱,眼看造化之灵正身又将到来……”说到这里,他不禁摇了摇头。

  微明皱眉道:“我亦觉得,如此下去,不是办法。”

  恒悟如此,他同样也是如此。

  他也能感觉到造化之灵威胁将近,上次他们毫无反抗之力的就被迫入虚无之中,若非造化之灵没有刻意针对他们,那一定是入得永寂了,对此他绝不想再经历一次。

  他看向相觉道:“道友有何高见?”

  相觉道:“玄元道友既能扶持他人成我同辈,若我向他讨教如何招引伟力,想必也能提点我等几句,至不济也能有所获益吧?”

  众人深思片刻,都觉有些道理。

  此前是因为各人道法不同,问他人还不如问自身。

  而现在他们每一人道法早已被张衍解化过,某种意义上,其人对他们弱点和长处或许比他们自身更为了解。

  且在他们想来,张衍为了对抗造化之灵正身,若是有此本事,肯定也愿意指点他们的。

  相觉见闳都一直不言,试着问道:“闳都道友以为如何?”

  闳都不假思索道:“若是求问玄元道友,确然是个好主意,也不必多等,这便前去请教便好。”

  那众人立造的世域之中已没了紫衣道人,明面上的造化之灵伟力也是被一扫而空,此界作用已是大大降低。故是诸人也没有留守的必要了,当即从此间出来,一齐来至布须天前,并执礼道:“玄元道友可在?我等有一疑问正要向道友请教。”

  张衍自布须天中走了出来,还得一礼,道:“诸位道友为何事而来?”

  相觉道:“道友前次让我等回去召引伟力,恢复力量,用以应对造化之灵,然则我辈于此难以为继,道友道法高明,远胜我等,故是特来请教。”

  张衍微微点头,不管被动还是主动,能与造化之灵对抗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他道:“各位交托与我一缕气机便好。待我回去推演,若有结果,自会及时告知诸位。”

  相觉道:“那便拜托道友了。”

  各人对此都无异议,连道法都是交托出去,一缕气机自无问题,于是各自分出一道交托给张衍之后便就告辞离去。

  张衍则是把意识收回布须天中,对于诸人伟力始终不得完全,他其实不久之前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

  那存于他意念之中的道人每当他起意重聚,就会因此崩散,所以这很可能是其正身自己放弃的。

  所以他认为,诸人无法将伟力恢复完整,若不是造化之灵的问题,那很可能就是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是他自己不愿意如此做。

  原因在哪里,他现在也猜测不出。

  或许是为了留得一部分力量一同参与镇压造化之灵,也或许是单纯不愿落到诸有之中。

  不过既然能吸引到一点伟力,说明此辈还有提升的余地,就算不能得以完全,可是他若设法将这个过程稍稍加快一些却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他也想看看,若推上一把,这里面是否会有什么异常变化?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