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当行己道弃心碍

第二百六十九章 当行己道弃心碍

  张衍听这道人言语,淡笑一下,所谓等待,又要他等待多久?

  现在是与造化之灵争道之时,片刻都耽误不得,不定稍作迟延,那造化之灵正身便入至诸有之中了,唯有抢争先机为好,所以他根本不为所动,口中言道:“何谓时机?道友若无明确言语,那我当自行我事,待见得道友口中所言时机后,那自会停下。”

  那道人沉声道:“道友,你需知晓,你乃是造化之精破碎之后成道,伟力本与我等无有牵扯,故我此刻委实无法明言,待得劫力破碎,诸气合同,那才可得见分晓。”

  张衍一听,心中微动,道:“照道友所言,身在局中之人便可明了大局,这么说来,虚寂之中诸位道友当也位列此中了。”

  那道人言道:“自是如此,只是这些道友伟力稍逊,同样也只有劫力破碎之后才能得知所有,此非我阻拦,乃是其自家所做选择。”

  张衍略一琢磨,若是照这番话来说,相觉等人伟力不得完整,目的就是也想参与这番争局,故是将自身一部分力量留在了劫力之内,使之与造化之灵乃至彼间大德搅合到了一处,这般就不至于从此中被排斥出来。

  但是其人言语仍然没有真正让他释疑,因为劫力一破,那就是双方决战之时了,那时便是知晓了一切又如何?他除了直接上去迎战,已是做不出什么反应了。与其如此,那还不如设法增加自身实力,以待变局。

  他道:“道友虽是说了这些,可仍是没有半分涉及根本,想来道友也不会言明了,既如此,那我自会设法求证。”

  那道人见此,知晓无法说服他了,便加重语声道:“该说之言都已说了,大势不可违,还望道友能够慎重思量!需知凭一人之力是难以抵敌造化之灵的,大局若崩,则诸有倾覆,道法被夺,那无人可以独自存身下来。”

  说完之后,便由有转无,化去不见,而那一缕自劫力之中泄露至诸有的伟力也是一同消散不见。

  张衍见其离去,也是哂笑一声。那道人话里话外无非是说他碍了大局,可这在他看来,也只是危言耸听罢了。

  若是他此举有碍,那么之前相觉等人设法招引闳都入世,后来闳都又千方百计引来造化之灵化身,这些莫非就无有妨碍么?

  照那道人所言,如此施为早便坏了大局,还用等到他来败坏么?

  何况此事既对大德有扰,莫非对造化之灵便无扰了么?

  要知无论造化之灵还是大德,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追逐大道罢了,便连造化之灵也是因此缘故而诞生出来的。

  所以双方击败对手也并非了局,能得以补全自身大道,去到更高境界之人,方才是最后胜者。

  而在这里,缺失之道是绕不过去的。最后无论是哪一方获胜,一定都会来找寻此道。

  所以这里最大可能,只是因为他寻访缺失之道走到了所有人之前,且有可能会继续把这个优势保持下去,所以导致有些人坐不住了,这才以口实来延阻他动作。

  之所以说是有些人,那是诸位大德除了在对抗造化之灵这一点上利益一致外,却不见得任何时候都是意见相同。

  而在现在什么事情都无法真正确定的前提下,他除了自己之外,任何人都不值得相信。故他决定不去理会,心意一转,回到了清寰宫中,准备继续追逐那缺失之道。

  要知道法提升越多,能够找到的造化之地愈多,而反过来等他传道过去,又会有所反哺,眼下没人与他争抢,若干等着不去作为,等错过了,那可能就再无这等机会了。

  那道人虽到最后都不肯明言内幕为何,可他不难感觉到,等到道法再有些许提升,那么该知道的自都是能够知晓。说不准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对方才迫不及待来阻拦于他。

  念至此间,他目光一转,观去诸有之中,继续搜寻那些造化之地。

  而此刻另一边,相觉等人得了张衍所予法诀之后,伟力招引极快,实力也逐渐在恢复之中,但是很快就到了引无可引的地步。

  他们发现这正如张衍所言,自己那最后一缕伟力始终无法吸摄过来,然而偏偏这一缕伟力才是最为关键,没有这些,忆识不得完整还在其次,斗战之能更是差了不知凡几。

  这时诸人忽有所觉,对着布须天看有几眼,感到方才分明是有一丝伟力自缺裂之处泄出,并落去了此间。

  在长久沉默过后,微明忽然叹了一声,道:“玄元道友近来又寻到几处造化之地,再加上玄元道友此前收获,他所得缺失之道恐怕已是远远行在我等之前了。”

  恒悟言道:“玄元道友不来夺我寻到的造化之地,又不来限我道法已然是不错了,何必再去多求这些呢。”

  闳都却是冷冷插了一句,道:“依我之见,你们留着这些造化之地又有何用?左右都不是那造化之灵的对手,还不如都献给了玄元道友,那下来或还能保全自己。”

  他此言一出,众人不由一怔,随即又不禁认真思索起来。

  季庄沉声道:“此事或许可以一为。”

  微明却是有些犹豫,现在他们终究是在缺失之道上占据了些许,要是让了出来,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相觉意味深长道:“闳都道友说得有道理,既然无法在此道之上与玄元道友相争,我等又为何要执拿不放呢?现在玄元道友是不曾说什么,可若他什么时候想法有所改换,诸位莫非还能坚守下去不成?”

  众人心中一阵悚然。的确,莫看现在张衍对他们好言好语,可这毕竟涉及到大道之争,现在张衍不来找他们,那或许是因为还能在诸有之内找到造化之地,要是寻不到了,不定就会转过头来盯上他们。

  何况他们连自身道法都交托出去了,坚持此事又有什么意义?那还不如及早将造化之地呈献了出去,免得多出什么事端。

  恒悟道:“我等伟力能够寻来这许多,也是靠了玄元道友之力,这个人情当需还上,我以为此法可行。”

  众人心里清楚,所谓人情也不过是一个借口,现在他们再是努力施为,也不可能占住此道了,既然这么做已是没有太大希望了,那还不如早些敬献上去,那么等造化之灵正身到来,或许张衍会看在这份情面上,遮护他们一二。

  所以他们此等作为,不是当真没了私心,只是知道无法与张衍和造化之灵相争,便索性来一个退而求其次。

  恒悟见众人都无意见,便言道:“既然决定敬献,那便这几处造化之地中的道传都是了收了吧。”

  相觉笑道:“倒也不必如此,我等不去主动支持便好,这几处交都交了出去,玄元道友莫非还不会处置么?”

  众人一听,心中动了动,都是点头,要是张衍处置了,他们不去理会就好,要是没有处置,仍是把他们道传留在那里,那他们就只当没有看见便好。

  众人在商议妥当后,便就转动神意,试图与张衍交通。

  张衍立时有感,见相觉等人一并寻来,知此中定然有事,便将诸人神意接纳过来,道:“诸位何事寻来?”

  相觉上来打一个稽首,道:“玄元道友,诸位同道知晓道友正在寻思对抗造化之灵正身之法,我等伟力难复,也做不了什么,却愿意将治下造化之地全数献上,只望能有益于道友参悟道法。”

  张衍微觉意外,他倒是未曾想到此辈会主动将这些造化之地送来。

  他此前并没有侵占这些地界的想法,一来他找寻造化之地还有余力,二来,留着这几处所在,说不定还能作为引动造化之灵的诱饵。

  不过此辈既然愿意如此做,他也没有往外推拒的道理,何况此举的确对他追逐缺失道法有利。

  他察看了一下,微明治下共有三处造化之地,后来众人又合力寻觅到一处,只是当时怕被他发现,无一人占据,此后又陆续寻到两处,合计共是六处造化之地,

  陡然多了数处可以传道之地,要是放在之前,纯靠演教恐怕还要大费一番波折,但是现在又多了一条路数,或许短时内就可拿下了。于是他颌首言道:“那便多谢诸位了。”

  诸人见事情已是妥当,也未再多言,皆是一礼之后,便就告辞退走。

  张衍自神意之中退出来后,却是失笑一下,相觉等辈之前不曾想到将造化之地送来,而偏是选在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此辈见到了那道人伟力落去布须天,认为与胜负之争即将到来,占了这些造化之地也是无用,这才亟不可待将这些地界献出。

  不过有一件事此辈未曾估错,从那缺裂之处传出的动静来看,劫力已呈溃散之势,不然那道人伟力也无法这么轻易落来,也无可能对诸有之内事宜这么快就做出反应。

  若无意外,造化之灵正身真正落至诸有已是近在眼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