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举势夺机争天意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举势夺机争天意

  张衍意识一瞬之间便从那方界天之中回转至正身,有造化之灵分身停留在那处,在其未被消杀之前,那正身当是不会有什么动作了。就算其坚持派遣化身出来,只要以往弊端还是存在,并且及时发现,就不会造成什么太大威胁。

  在这件事暂时处置稳妥之后,他思绪重新回至原来所想之事上。

  要让大势倒向他这边,并不是没有机会,还是有一定成功可能的。

  要知道,大德之间并不见得都是意见如一的,以往所谓大势之所以为大势,那只是因为没有选择,所以不得不如此,可现在在他这里,却又多出了另一个选择。

  若是他能得以与这些大德沟通,那么届时哪怕只有一位站到了他这边,那他达成目的的可能就大大增加了。

  放在以前不见得可以做到,可现在劫力破散,连那位囚界之主都可将伟力落至诸有与他交通,那么他一样可以设法将自己意愿传递过去。

  这里他首先想到的,便是疑似少清祖师化身的那一位。

  这位化身虽因为伟力残缺,并未到得大德层次,可是究竟藏身于何处,他也只能模模糊糊感觉到这一点,具体无法确定,这应该是有独特手段的。便连前次造化之灵正身到来的伟力倾轧,也同样被其避了过去,现下他若是与之做一番沟通,不定就能谈下此事。

  心思一定,他当即取出其人交托给自己的一道气机,便于心中一唤。

  过有片刻,只见剑光一闪,一名道人现出身来。

  张衍打一个稽首,道:“道友,久违了。”

  那道人还得一礼,道:“道友有礼了,以道友现下之能,却来唤我,想必是有要事了。”

  张衍点首言道:“正有一事想要请托道友,在造化之精破碎之后,诸位大德与造化之灵便相争对抗,眼下即将入得终局,先前有人来劝言我,要我等候下去,待得劫力粉碎,便随势而行,还言称若不如此,必害得大局崩坏,然则我欲问及内情,却是遮遮掩掩,不肯道明,只言到时便知。”

  那道人却是对此不以为然,他一荡衣袖,道:“我辈行事,求得是超脱无束,要做何事,自可去做,不必理会他人如何言语,此僚鬼鬼祟祟,不肯言明详情,理他作甚。”

  张衍微微一笑,道:“我以为其人所言大势,却非我之大势,我曾与道友一同对敌,甚是合契,故是想及,待得造化之灵打碎劫力,不知道友可愿与我联手?”

  那道人看了看那缺裂所在,便道:“我可以一试。”

  张衍道:“那便拜托道友了。”

  那道人道:“言重,若是按照道友所言,此辈行事瞻前顾后,拖泥带水,我亦不愿与此等人有什么牵扯。”

  他抬手再是一礼,便转身走入了虚寂深处,须臾隐没不见。

  张衍略一思索,化身与正身的想法终究是不同的,他不知这位最后会作何选择,而且因为劫力阻隔,对方也未必会有所回应,但能提前说上一声,便也足够了。

  而他也不会把全部期望放于一人身上。下来该是设法找寻另一人了,转念到此,他把神思一转,霎时便有一道分身走出了玄渊天。

  布须天内,銮方、秉空二人正坐于自家驻地之内,近来他们也是感觉到了诸多不对劲的地方,虚寂之中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只是他们也明白,凡是牵涉到了大德与造化之灵的斗战,寻常炼神修士几乎毫无插手余地。自他们得道以来,这等不得自主的感觉已是极少有了。

  秉空面色凝重,道:“我观那劫力,已然处处是漏洞,造化之灵正身若至,也就在近段时候了。”

  銮方道:“布须天乃是虚寂之中造化之精最为蕴集之所在,我等只要躲在此间,想来便是诸有倾覆,也波及不到此间。”

  秉空沉声道:“道理是如此,可是造化之灵能为之大,我等无法揣度,便如上回,若不是玄元道友伟力遮护,就算在布须天内,我等一定无法抵挡造化之灵伟力的侵袭,而战局若是激烈一些,玄元道友恐怕就顾不得我等了。”

  銮方摇头一叹,他心中明白,这等事是指望不了他人的,现在能得布须天内存身已然不差了,便是当真不得遮护,那也只是自身运数,怨不得人。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却见一个玄袍罩身的年轻道人自虚无之中走了出来,便缓步而来,到了近前,颌首为礼道:“两位道友有礼了。”

  銮方、秉空二人心中倒是一紧,没想到方才谈论张衍,其人便至,忙是站了起来,还有一礼,道:“见过道友,道友怎有暇来我二人这里?”

  张衍道:“此来是有一事,想要问询二位。”

  銮方道:“原来如此。”他侧身作势一请,“请恕不知道友来此,待客不周,还请道友入座说话。”

  张衍点了点头,把袖一展,便在客席之上坐了下来。

  銮方、秉空二人也是跟着落座,随后才问道:“不知玄元道友所问之事为何?”

  张衍看向二人,道:“两位过去曾与曜汉老祖有过争斗对抗,却不知,此事最早开始于何时?”

  銮方稍作思量,才谨慎回言道:“不瞒道友,造化之精破碎以前之事,由于我等识忆缺失,具体事宜,也是难以记起,而在造化之精破碎之后,我等为对抗曜汉所立德道,这才立得全道,并对抗至道友到来之时。”

  秉空不难听出,张衍话中之意似乎是想找寻什么关于曜汉的线索,便道:“其实玉漏、羽丘二人比我等更是熟悉那曜汉道人,只是可惜此辈已然不在了。”

  张衍摇了摇头,玉漏、羽丘二人虽是被他逐入永寂之中,可按理来说,还是应该有微弱伟力残留的,但是他之前看过,发现这二人与曜汉伟力都是一丝半点也找寻不到,故是他怀疑,这二人很可能与曜汉老祖同出一源,之所以分得三人,不过是障人眼目。

  他沉吟一下,道:“如此,我需借两位道友气机一用,以此查证些许事宜。”

  从二人言语不难看出,在造化之精破碎之后,这两人就与曜汉老祖三人对抗长久,全道与德道之争更是遍及诸多现世,可以说是与曜汉老祖伟力接触交融最多之人,若是能借得二人气机推算,并寻到曜汉老祖残留下来的伟力,那么便可把话带去。

  曜汉老祖身为大德,虽未必会把自家分身那些事放在心上,不过他可不会一厢情愿以为其人定会站到自己这一边,但不去试上一试,谁又知道结果如何呢?

  銮方、秉空二人对视一眼,不过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各自取了一缕气机出来,并交给了他。

  张衍收得过来,身影一虚,已是回到正身之上,随后便将气机拿来推算。

  而就在这等时候,他位于山海界天青殿中的化身此刻已是来至地渊之前,并传了一道神意去到冥泉宗中。

  宇文洪阳分身正在门中坐镇,察觉到他到来,自里迎了出来,道:“太上怎来此地?”

  张衍道:“我有言与贵派祖师一谈,故想请道友设坛一祭。”

  宇文洪阳思索片刻,沉声道:“我可一试,还请太上随我来。”

  张衍一点首,便随他而行,下一刻,来至冥泉宗祖师殿前,宇文洪阳这时告歉一声,言及需先行入内祭拜,还请张衍在此稍候。

  张衍道:“宇文掌门自去便是。”

  宇文洪阳打一个稽首,便入得殿中,自里才是走了出来,道:“我已是设坛在前,只是以我功行,也不知祖师是否会由此回应,唯请太上入内一观了。”

  张衍颌首道:“多谢宇文掌门了。”

  他摆袖走入殿中,抬首往那祭台之上看去,神情微动,在他眼中,此刻正有一个道人身影立在那处,不过其人形影完全是由一缕缕昏黄气线勾勒出来的,看去如同一幅以烟气描摹的画像,神玄莫测,飘渺不定。

  他打一个稽首,道:“道友有礼了。”

  那道人形影还得一礼,其人没有开口,只是有一缕缕气烟飘来,在两人之间凭空凝聚出了一个个文字,其上曰:“道友有话与我言说?”

  张衍也不绕圈,直接就将自己目的说出,那道人立定片刻,似在考虑他的建言,但其人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打一个稽首,随后便缓缓散去了。

  张衍也不以为意,他也不需对方下得什么承诺,只要能知晓他的意思便好。

  他自殿中出来,谢过宇文洪阳之后,意念也是回至正身。

  此时他神色一肃,现在唯有太冥祖师那里不曾打得招呼,所以需得回往溟沧一行了。

  若能顺利把意思传递上去,那么九洲四派祖师处都是把言语带到了。

  其实此事便是不成,也无太大关系,只凭他能观想造化之灵,并可让其提前入得诸有的本事,诸位大德就无法将他完全忽略,一定是会再来与他沟通的,到时还能寻到机会。

  …………

  …………

  慕/残/文/学 (),如果你觉得不错,按ctrl+D可收藏本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