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天缘落法气数钟

第二百八十二章 天缘落法气数钟

  在那一线天机落下,使得无数人在现世之中寻到了道缘的时候,张衍却是看得十分清楚,纵然所有现世现在都是依附在造化之地上,可从寻常造化之地超脱出来的修士和布须天中超脱出来的修士是不一样的。

  前者可能只是一名炼神大能,而后者才有可能真正步入大德之境。

  因为布须天只有一个,所以真正杀出重围之人只能有一个,且这人也未必见得一定是此中心性资质最为上乘之人。

  这些就交给天数了,即便他看好之人,也不会去直接扶持。

  在自身未曾成为大道本身之时,可以推动大道运转,可如何具体运转仍是大道决定的,便是你去插手,那一线天机变化也不会因此不见,这会导致出来的也未必会如人所愿,

  与其这样,还不如做好自己该做之事,只要大方向不曾出得差错,那便已是足够了。

  接下来,只需等待此中结果的出现了,而且不会等得太久,大道运转毕竟还笼罩在造化之灵前一子余势之下,所以那些浮现出来的类同现世很快就会与主世合同一处了。

  好在点开天机之后,只要诸世受得造化之灵阻拦,那么那得道之人就会在此之前出现。

  但是造化之灵在他们落子后没有在第一时刻出手阻拦,反而转去对付陵幽祖师,那么现在再想回来阻挡此事,付出的代价恐要数倍之高,所以其人是不太可能这么做的。

  其实诸位大德反而期望看到造化之灵继续在这里纠缠,虽不知道后者到底有多少道法,可只要用去一道,就意味着其人在大道棋盘上的优势少得一点,如此到得最后,就很可能再无余力吞夺座上之人了。

  某处现世之中,一名唤作任宣平的少年,在机缘巧合之下,却是无意沟通到了自己在主世之中的忆识。

  在主世之中,他并不是什么了得人物,只是非常平常的一名演教分坛执事,平时所做之事也就是协助处置坛中俗务,调和各处关系,没有什么太过出彩的地方。

  而且因为资质禀赋实在有限,假设没有什么意外,那么他这一生也就止步于此,唯有转生而去,而后一世又一世等待道缘。

  然而他在这个现世之中的根器却是上上之选,远胜于主世中的那个自己,在得到了演教功法之后,立刻展现出了他在修道之上的禀赋。

  只是在短短数年时间内,他便迈过了许多人一生无法跨越的境关。

  更为难得的是,他所在的现世中,朝廷开国未久,国势还在上升之中,外无强敌,内无流寇,可谓四海升平,是少有的太平年景。

  不仅这般,此世之中因为灵机微弱之故,妖魔异类并不多,而且都是躲藏在远离人世的偏僻地界,修道人也不是没有,可却同样稀少,且还分散在广阔地域之中,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争斗。

  此间种种,更是使得其人修道十分顺利,在百余年之后,他告别族人,开始四处游历,增长见闻,在把这处地星全数走过一遍之后,又去了虚空之中遨游,自此再未回到过出生之地。

  直至某一日,他功行圆满,打破了界天束缚,去到天外。

  或许是气运所钟,在此后修道过程中,纵然遇到许多坎坷,可从来没有碰上什么险恶之事。

  尤为与众不同的是,他人可能还要为通向上境的功法烦恼,可他从根本来说,已是一名演教弟子,有张衍这位演教教祖可以祭拜,自是不难获得上乘道功。

  只是作为一名修道人,在跨过真阳关口之时,同样也需面对玄石的阻碍。

  其实不止是他,诸多类同现世之中,无数被赋予天机道缘的修道人也同样面对着这一个阻碍。

  这里他又是气运加身,或许当真是得了那一线天机眷顾,诸世因果的搅动,使得玄石因此出现,其遍布于每一个现世之中。

  然则玄石同样是超脱现世之物,所以最后只有一枚会化变为真实,而其余皆只能算是其之虚影。

  可以说,同一时刻,无数现世之中此物有着无数缘主,然而偏偏最后化为真实的,却是任宣平手中那一枚,他借此之助,成功踏入到真阳层次之中。

  其实那些现世之中,有不少人天资禀赋是要压过他一头的,可因为没有能够寻到此物,故是难及上境,只能被困于现世之中。

  任宣平在成就真阳之后,举世之中已无敌手,可演教道功并未到此结束,还有通达上境之法,故他仍是保持敬畏之心,还是继续努力修持,在经历了难计岁月之后,他终是借助布须天之力跃出了现世,成为了一名炼神太上。

  张衍把任宣平的过往生平看得清清楚楚,而其人出自演教门下,这无疑是一个意外惊喜,可这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诸世之中,最大的修道教派就是演教了。

  寻常大派,一界之内至多百万千万之数,因为修道人修炼是要耗用外物的,

  唯有演教弟子,寻常修持并不需要任何外物,也无需任何灵机,纵然功行上有强有弱,可无疑也算得上是修道人。

  且演教每到一处,都是致力于将所有生人拉入道途之中,在这等情况下,九万余界的演教弟子,哪怕只有一部分人因为机缘巧合与类同现世中的自己识忆混同,那都是一个庞大数字,

  在这般情况下,那些演教之外的修道人与演教比起来,反而是真正少数了。

  他最初传下演教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取那缺失之道,但在同时,也是给了人道生灵一个改造天地自然,能以对抗妖魔异类的手段。

  而在这里,若无后者,则无前者,演教也不可能传播得如此之快,不说占据了修道之主流,可若众寡来论,无疑演教才是众之所在。

  事实证明,他的布置和策略都是十分成功的。

  只是要得到那缺失之道,还需助此人成就大德,于是他把袖一挥,却是将一朵造化宝莲掷了下去。

  随着道法渐长,现在在气道功法之上他已不必依赖此物了。

  与诸位大德纯粹为了纯道己身,而尽可能远离造化宝莲不同,拥有力道之身的他自不会有此烦恼。

  是否用到此物全看他自身心意,现在则是正好用以成全那得道之人。

  任宣平伸手接住宝莲的同时,便感觉有一股玄妙意念穿入神意之中,由此他方是知晓,这是一场涉及人道大德与造化之灵的争斗,故是自己才得已有机会超脱出来。而在自己之前,实际已有数人跃世而出,同样也是得了这朵宝莲,但是最后却是迷失在大道长河之中,未能从此中归来。

  现在选择权转到了他这里,他若是不愿再更上一步,那自可就此退去,等待着此战分出胜负。

  只是成就大德机会何其稀少?

  既然走到这里,他又怎么会因此停下,故是没有考虑太多,就如同之前几人般毫不犹豫决定继续往前行进。

  就在他坚定心意之时,顿时无数道理妙法进入他神意之中,他在此修持推演,走完了二重境之路,而后便借助宝莲之助,一脚踏入了那大道长河之中。

  只是一瞬之间,便见虚寂之中有一道身影自虚无之中走了出来。

  他朝大道棋盘之上看有一眼,便对此间在座大德行有一礼,不过在此之后,他却是神情一正,单独对张衍郑重一礼,道:“演教门下弟子任宣平,见过教祖。”

  张衍还有一礼,笑言道:“既是得道,那你我便是同道,再不必以此称呼了。”

  任宣平没有说话,对他再是一礼,却是表示认同此言,也是以此礼了结以往尘世之中因果。

  张衍坦然受下,又言道:“任道友,此战前后因由你已是知晓了,贫道问你一句,你可愿意拿出自己道法,助我等对抗造化之灵。”

  任宣平知道自己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既有自己的努力,也有天机的推动,更有面前这位演教教祖的相助,并不是单纯依靠自身实力上来的,所以光凭他自身道法,是坐不上大道棋盘的,也无法参与进大局。

  而作为人道大能,他当然不可能送上门去被造化之灵吞夺,那么剩下的选择其实就只有一个了。

  他看了其余大德几眼,目光最后移回到张衍身上,道:“我愿将道法交托于玄元道友。”

  张衍点首道:“道友信重,当不负所托。”

  任宣平神情一正,随即整个人化作点点灵光,重又由有转无。

  张衍只觉自己这处又是多了一门道法,恰是那一门缺失之道,他自身在此道之上追觅良久,一得此道,霎时明了了其中诸多变化,大道棋盘上由此再多了一枚棋子。

  最重要的是,因为这一枚棋子是从造化之灵手中夺来的,这无疑向诸位大德证明他先前谋划是成功的。若说先前他还在争取主持大势,那么现在,他已是真正具备这般能为了。

  果然,这等时候,他神意之中传来一阵阵波荡,却是诸位大德主动寻他商量,下来一步又该着手何处。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