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当取落莲化完功

第二百八十四章 当取落莲化完功

  张衍留在布须天内的化身在察觉到了旦易的举动后,微微一笑,伸指点去,却是落在了演教总坛之中。

  旦易可以将化身分去诸天万界,可演教总坛有他伟力存驻,却是入不得此处。

  同样也是修道人,既然他人可观此一战,那么演教弟子自当也是有缘得见,

  更何况,任宣平就是演教弟子,可以说这一战演教也是难得出力的一方,便舍去这些不说,好歹也是他门下教传,自不会忽略了去。

  此刻高晟图及一众演教高层正在总坛之内。演教信众遍布诸多现世,且都是修行同一种功法,方才诸世融汇,他们也是从普通弟子身上看到了现世与现世之间的交替变化、

  在修道途中,纵然有人对世外玄奇有过种种设想,可与真实见到的终究是两样的,当真正变化呈现于眼前时,以往固有认知一下被打破了,对他们的震动无疑是极大的。

  而在吸收了这些之后,都是觉得诸界虽还是以往那般,但看起来却是大不一样了,这是认知之上的提升。

  高晟图叹道:“教祖及诸位大德正与造化之灵正身相争,只叹我等法力浅薄,无能相助。”

  他话音落下未久,却见传道石碑之上,有一模模糊糊的道人身影映现出来,背映五光,身环玄气,脚下似踏有一半蛇半龟之物。

  高晟图一见,神情之中不由露出了激动之色,立时翻身拜下,恭恭敬敬一个大礼,口中道:“弟子高晟图,拜见教祖。”

  场中演教诸长老也是纷纷离座,伏拜下来。

  张衍那化影并没有开口,只是众人都是觉得,有一股意念传递到了脑海之中,同一时刻,那传法石碑之上的身影消退而去,代之而起的乃是诸位大德坐于大道棋盘之上与造化之灵对峙的模糊景象。

  只是所有人看了几眼,因为景象太过模糊,却无法辨别出自家教祖是哪一位,只知道必定是其中一位。

  随即众人又看向了那造化之灵,只是其人笼罩在一片灵光之中,看了几眼,就觉心神晃动,不过除此之外,也并没有其他异状。

  与旦易给众人所展现的景象一般,他们之所见,即是张衍之所见。

  可有所不同的是,他伟力更高,且刻意用了一层遮护,这才是众人无法看得清楚的缘故,不过也是因为这般,哪怕众人盯着造化之灵看了许久,也没有感到任何异状。

  在场之人虽然修持到了人间顶点,可是与大德毕竟层次相差太大,现在想要从中看出什么道法,那是不太可能的。

  不过他了解旦易的用意,所以不在于领会多少,而是在看到这些后,待修持上进的时候,能够有东西可得参鉴。

  他分身做这些事的时候,由于囚界之主先前落下那一子,此刻诸有之中的造化之灵碎片受大道转运的推动,纷纷入得世间托生为人,并很快觉醒了自我本来,也是因为如此,几乎每一人都是抛弃了附从道法的做法,而是选择立足于己身。

  而在他们走上这一条路的时候,那就已是与造化之灵分割了。

  若无意外的话,几乎每一名造化之灵托世之身都能在短短时间内走到世之顶点,虽然因为有玄石所阻,不是每一人都能成道,可要知道,造化之地数目也是不少,其中哪怕只有数个成就炼神,那都是将本来属于造化之灵正身的力量分薄了。

  且这些人若不想自己被造化之灵正身收回力量,那么只能与大德站到一处来。

  不过诸位大德也只能容忍此辈到得这等境界了,要是其等再往下走,那就要设法阻碍了。

  这是因为造化之灵所能取到的道法很可能都被正身占据了,此辈一旦踏上此途,很可能就会陷落在大道长河之中,再也无法回来,到最后不是成为造化之灵正身一部分,就是白白修持一场。

  张衍与诸位大德在那囚界之主被吞夺之后,并没有再急着落子,而是看造化之灵下一步如何选择。

  也不知其人究竟是对诸有之内的变化置之不理,还是以其他手段反制。

  不管如何,其当不会采取正面阻止的办法,就算造化之灵手中道法不少,也不会这么随意消耗,要只是为了不被分出部分力量,那并不值得这么做。

  更有可能的是,其会设法鼓动成就炼神的那人去寻觅大德之道,这里不需要动用任何道法,只要拿出造化宝莲便可促成,而这也是同样他所期望看到的。

  事实上,他这一落子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此物。

  只是造化之灵同样也是大道棋盘上的执子之人,在其人道法没有用尽之前,是没有办法直接对其人如何的。

  假设那一朵造化宝莲被藏于其神意之中,那么就无法接取拿过来,可此物若被送渡入他人神意之中,那么只需舍得落子,就可将之夺来。

  这最后一朵宝莲一旦落入他手中,力道背后道法立即可以补全,此道一成,对实力的提升绝非一点半点。

  在等待之中,察觉到一名方才走出现世的造化之灵碎片化身骤然消失,立刻可以确定,其人一定是得到正身送渡的造化宝莲,踏入大道长河之中了。

  他见机会已然出现,正想将手中一枚执子落入大道棋盘时,却又有一股气机到来,他心思一转,接纳其入得神意之中,这一回来人,却是那魔藏之主。

  其人到来之后,打一个稽首,道:“道友取拿宝莲气机,造化之灵看不出缘由,他人也看不出目的为何,可我却是清楚的,你当是在找寻那最后一朵宝莲,以使自身力道完全。”

  张衍也未作隐瞒,坦然道:“正是如此。”

  魔藏主人言道:“既然这般,这第三子当由我来落,而道友显为主持大势之人,手中道法当尽可能少使,以应不测。”

  张衍心下一思,由于那一线天机变数,很难知道这棋局到最后会是如何,所以从整个大局上来说,由其人出手的确比他自己落子更为合适,便颌首道:“当如道友之言。”

  魔藏之主与他说定,却没有立刻退走,而是道:“在我离去之前,这里还有一事要告知道友。”

  张衍神情微肃,道:“道友请言。”

  魔藏之主言道:“当初造化之精破碎之后,曾化为三物,除了造化之灵、造化之地外,其实还有一物,那便是造化之气,此气有何玄妙,我现下难以言述,造化之灵在现出之后,便立刻全力吞夺我辈,而这一缕气机便为一位道友所得,并借助此物,以其自身伟力为引,镇压住了造化之灵的一部分力量。”

  张衍目光微闪,道:“原来还有此物存在。”

  难怪在他看到造化之精破碎的景象时,有许多地方还是有所缺裂的,想来就是被造化之气掩盖了去,不过此物没有散落在诸有之中,对万事万物也不曾造成太大影响,反而被诸位大德拿来对付其人,这只能说是万幸了。

  只是他也知道,事情当也没有这般简单,便问道:“此气能压制造化之灵多久?”

  魔藏之主摇头道:“对此气我与诸位同道都是知之甚少,也不知道能镇压此僚到何时,但若能在此之前赢得此局,那是最好不过,可万一不妥,到时仍需有人站出来抵挡其人。”

  言至此处,他抬头看来,“而我助道友将造化宝莲取来,力道之法当就可完全了,气、力双法合一,绝非只是掌握了两门道法这般简单。”

  张衍微微点首,力道之法他修炼了这般长久,自是能看出来,这门道法实际上就是附于造化宝莲之上的。

  他以前曾认为,造化宝莲也是从造化之精中诞生出来的,其实并不是如此,而是在造化之精未曾破碎时就已存在了,乃是大道之下可以相提并论的两物。

  气道一途可以说皆是由造化之精而来,但是力道一途却是至今尚无人得到。

  他猜测,这很可能本该是由妖魔等异类最终所能取到的道法,只是人道在先,使得气道先行罢了。假设任凭诸有自行,而不是去横加干涉的话,那么下来很可能就会有妖魔异类来摘取此道。

  这非是无有根据的,只从布须天来说,待得人道三纪历过去,下来或许就是妖魔得势了,此辈若能得到玄石,进入真阳层次,下来再有机缘超脱现世的话,那么就有可能成就一位力道大德。

  魔藏之主应该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想从这里得到这一门道法,用以抗衡造化之灵,只是其人没有想到,最后反而被他得了去。

  张衍思索到这里,却是摇了摇头,其实若不是他得了此道,这位也难达成目的,因为这里不确定因素着实太多了,尤其是在劫力将诸有与诸位大德隔绝开来后,其人对诸有之内的天机变化很难施加太大影响。

  便从修行上来说,单纯力道之路实际上是很难走到上层的,更别说超脱现世了。

  即便是他,也是气、力同参,两道相互护持,才得以走出了现世,便到现在,需得坐到大道棋盘上来,才能设法将造化宝莲聚集齐全,可见其中条件之苛刻,若按原来路数,根本无从达成的。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