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意落诸有补道缺

第二百八十九章 意落诸有补道缺

  张衍将自己的推断在鸿翮、曜汉二人面前做了一番言述,二人听罢,都是沉思起来。

  大德其实也有高下之分,且因为道行修为不同,在造化之精破碎时做出的选择便就不同。

  有的人只能被力量裹挟而行,根本身不由主,比如被吞夺的那几位。

  有人不但要使自身存身下来,同时还想着在与造化之灵对抗之中寻到大道,能坐上大道棋盘的,可谓都是如此。

  所以他们对有人发现无法抵挡造化之灵,为了不被吞夺,进而散绝自身伟力的做法也是可以理解。

  曜汉祖师先是开口道:“我本以为这位道友早已是被造化之灵吞夺了,没想到还有这等曲折在内,要说其人伟力承载道法于某一处,这是十分可能的,我记得这位道友的道法,便是以融通诸物见长。”

  鸿翮祖师一摆衣袖,道:“这位道友是否留下道法先可不论,造化之灵只要是有所寻,那便不能令其如意。”

  他们都是清楚,造化之灵之前没有这等举动,当不是未曾盯上这门道法,而是因为没有机会。

  其只要主动做些什么,那都会遭到大德这一边的针对和破坏,故是一直隐忍不发。

  而现在不同了,其伟力落去诸有,表面上只是为了阻碍造化精蕴并合,有了这层遮挡,此僚就能放心找寻那可能藏匿于某处的道法了。

  曜汉祖师言道:“这里毕竟是一门道法,若能收来当是最好,要是造化之灵见我等阻碍,那或会动用大道棋盘落子摄夺。”

  张衍微微点头,造化之灵要是见势不对,直接在大道棋盘上落子,以一子换得这一门道法,那是极有可能的。

  只这般看,其人如此做既无损失,也无付出,好似无甚必要,可实际上是不同的。

  由于现在这门道法归属未明,造化之灵可以抢夺,他们一样可以出手,而且那道人本是大德一员,他们取得道法的机会还大些。要被造化之灵得手了去,那么他们这边就折去了一个本可到手的道法了。

  他道:“有一点造化之灵是比不了我等的,那便是伟力正主在我处,只要出力牵引,却有较大可能先行拿取到道法。”

  那道人虽然散去伟力,但也一定是期望大德这一方能够在与造化之灵的对抗之中胜出,因为只有如此,其人才有可能恢复过来,所以可以说服其人主动出力。

  鸿翮道人言道:“此人若如道友所言,连自身定名都是不知,要找寻起自身道法,却是十分不易为。”

  张衍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曜汉、鸿翮二人当是认识这位道人,可却偏偏不言其人名讳,这不是避忌,而是无法说了出来。

  更关键的是那道人自己也是不知。

  名即是道,既是自身根本,同样也是证明自身存在的一种方式,

  不是没有分身无数,各以乱名而称的大能,但若是其本我仍是维持一致,那就仍是一人,彼此没有区别,不过只是出于一种变化罢了。

  而要是本我不同,就像是造化之灵那些超脱出世的借托之身一般,就完全成了一个单独个体了,于是各有定名,可这同样也是分去了正身的力量。

  而似那等声称无以言述,无有定名,难作想象之辈,要是真如其所自称的那般,那么只能说是完全脱离了规序的存在。

  无有规序,万世万事此辈对来说也就无有意义了,此辈也同样无法影响到万事万物,如此大可以视之为不存。

  实际上无论此辈被描述得多么伟力无上,描述本身就依旧是有名存于下层之中。

  因为若此辈真是这般了得,那么世间连对其的描述都不会有,越是去描摹堆砌,越是反过来证明其伟力远没有那么宏大,所以试图以这般空洞的方式让人理解其之伟力。

  陵幽祖师曾言,可以渺远,又可近人,其实便是说出了更上一层的道理,你既可位于高渺于无上的境地,远远脱离诸世束缚,同时又落在万物之中,可使世间众生为之亲近。

  鸿翮祖师振声言道:“这位道友当初避过了一劫,今次却是躲无可躲,唯得自救我等方可救其人。”

  曜汉祖师言道:“玄元道友,不妨请这位道友先试着找寻,要是委实做不成,那就以道法先一步落子,我等纵使无法多得一门道法,却也不能让造化之灵伸手拿去。”

  张衍颌首赞同,虽然这看去与造化之灵落子的结果一样,可是大道棋盘将会再度由他们来推动,连续落下数子不曾中断,这般积累起来的优势将会更大。

  在与这两位商议停当之后,他便再度转回神意之中,并动念将那道人身影聚合出来。

  那道人先是一礼,道:“道友可还有事关照?”

  张衍道:“贫道方才在外仔细察辨,见造化之灵伟力在那些造化之地中来回游走,不似在阻碍我等,而像是在找寻什么。与道友谈论过后,我又和两位道友做了一番推论,都是认为道友之道法,或许并未散绝。”

  那道人稍作沉默,叹了一声,道:“若是如此,想来造化之灵就是在找寻我那流落在外的道法了。”

  张衍点首道:“不错,若被造化之灵寻得,便可成为对付我辈的棋子。”

  那道人言道:“我知道友之意,是想让我重新找寻道法,这我也是愿意的,若是诸位不在,我亦是不可能存续下去,可我这破碎之身,识忆残缺无比,连自身定名都寻之不到,伟力更是浅弱,又如何做到此事呢?”

  张衍微微一笑,道:“道友当年以伟力承载道法,那定然是不想就此失去的,当是布置有后手,以便再找寻回来,至于伟力缺失,当年道友能在布须天内落下再传,即便不是全部伟力都是寄放于此,可定然有不少散于此间,我可先助道友在此寻觅,看能否收拾些许法力。”

  那道人自是不会拒绝,要是可以恢复原来法力,谁人又愿意只是一个意念形影呢?于是他打一个稽首,郑重道:“那便拜托道友了。”

  张衍与他谈妥之后,就自神意之中退出,而后起念一运,那道人身影便在外间显化出来,只是毕竟是意念显化,身影仍是模糊难辨,其人稍作辨认之后,乘着张衍伟力指引沉落到布须天内。

  只是其毕竟只是一缕意念聚合,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淹没在大道长河之内,所以这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那道人沉浸入布须天后,便就开始牵引自身伟力。

  此刻布须天已是并合了诸多造化精蕴,这位所能找寻的范围其实比之前更为广大,只是其人在此并未待得长久,很快便就折返回来。

  此时此刻,其人身影已是变得凝实许多,道:“确然寻到些许伟力,不过仍是差之许多,我若真有伟力承载大道,当并不是在此。”

  张衍考虑了一下,这非是一个好消息,这一位的伟力或许仍是在那些未明地界之中,且很有可能并没有固束在某一处,而是自行避开外来气机的找寻,要真是这样,那除非等到那最后一处造化精蕴之地出现,才可能见到了。

  这里并非是说他们不可以去直接找寻,而是这么做造化之灵定然能察觉到他们目的,那么直接以落子的方式搜取道法,此僚至少不会损失什么。

  那道人沉吟片刻,道:“道友,我方才却是想到一个办法,只是不知能否做到。”

  张衍道:“道友不妨直言。”

  那道人言:“要如道友所言,我若有承载道法的伟力在外,那么定然不会使其变化化身。”

  张衍颌首,这一位要是有化身存在,那绝不会迟迟不曾现身,造化之灵也不会无法望见。

  那道人继续道:“这般就有办法了,那道法既没有归回大道,又没有化作分身,那么就只是不曾与我意识相合罢了,要是道友能送我去到大道长河之中,以我之神意,当可以窥见往日之道,待得出来,便能知晓道法到底落于何处了,只是这里为难之处在于,稍候需设法再将我接引回来,不然恐会迷失其中。”

  张衍道:“若只是这般,却也不难。”

  这一位本就是大德,纵然只有意念和些许伟力尚存,可层次仍是在那里,将之送入大道长河并不困难,关键是如何回来。

  通常这里需要造化宝莲,不过此物已然破碎,自不可能再寻得,而且凭借其人自身之能,现在也没有这等本事,好在他执拿力道,随时可以打破长河,将之接引回来。

  那道人打一个稽首,道:“若是如此,我也有几分把握了。”

  说到这里,他带着一丝遗憾,摇头道:“可惜我自身伟力有所欠缺,否则立时可借助大道长河将之接引回来,也不用出来之后再作找寻了。”

  张衍笑了一笑,要是其人伟力足够,或许直接可将道法引了出来,也用不着再多做什么事了,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他这时伸手一指,便将其人送到了大道长河之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