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造化气转牵神力

第二百九十九章 造化气转牵神力

  这一刻,不拘是大德这一方还是造化之灵正身,都是感觉自身正在往永寂之中飞速滑落。要想挽回此势,眼下或许唯有再落子于大道棋盘之上了。只是不知何故,过去许久,都不见敌对双方有丝毫动作。

  与此同时,世间诸多真阳修士都是感觉到,挡在自己面前的那层屏障也是变得薄弱起来。

  碧洛天中,傅青名凝望那层屏障已是长久了,此刻在感受到这等情况后,他低头想了一想,再抬起头时,已是变得神情肃然。他将浑身法力调运起来,就往那层屏障之上使力一撞!

  轰然一声,他只觉自己神魂法身都是受得一阵阵反震,气机也是起伏不定,可这并不是没有任何收获,因为他意识到,这恐怕不仅仅是法力可以穿透的,或许更需依靠的是自己的心志意念。

  他当即盘膝坐下,起心意往人世间落去。

  开始他只觉遇上了重重阻碍,几乎是寸步难行,可是随着他的不断努力,终有来自人世的喧嚣落至他感应之内,尽管还很是微弱,可这无疑证明他心中所想是正确的。

  其实造化之灵伟力无论再怎么削减,也不是真阳层次的修道人能对抗的,现在他们所遇到的,与那道传一样,不过是其意志延伸之后,落在世间的某种具体体现。

  现在真正在与它进行对抗的,唯有张衍留在布须天内的伟力。

  但是因为双方伟力都是无穷无尽,随便哪一边占据优势,也无法将对方消灭,更何况双方还称得上是势均力敌。

  可是在多了劫力加入战局后,那就大为不同了。

  这是真正可以将造化之灵伟力消逐的力量,可以这么说,造化之灵只要无有手段反击,那么从此刻起,其对诸世的影响便会逐渐减弱,直至消失无有。

  傅青名几度尝试之后,确认这里可以进行突破,便就转动神意,与其余人道元尊勾连到了一处,随后肃声道:“不知何故,外间那阻我之力减弱,方才傅某已是试过,只需以意导念,便可突破这层障碍,入到人世之间,只是我却是察觉到,现在造化之灵道传泛滥蔓延,若是不去理会,诸派凭借自身之力恐怕难以遏制,傅某以为,不妨传意去往人间,将此道传削减为好。”

  他当然是没有办法直接拿造化之灵伟力如何的,可他却能将得了造化之灵道传的生灵杀灭。

  本来真阳修士可以令万事万物有利于自己,扭转这些生灵的心境也是容易,可惜这一切在造化之灵意志映照影响之下没有任何用处,这般就只好采用激烈一点的手段了。反正在他看来,只要走上了崇奉造化之灵道法的道途,那就不再是人道中人了。

  乙道人此时首先出声赞同道:“乙某亦是如此以为,此刻那造化之灵力量退去,一定是诸位大德正占得上风,我等当需趁此机会将诸天万界之中的造化之灵道传扫去,以防下来局面再有变动。”

  吕霖与陈蟾、摩苍、含霄三人商量了一下,各自点首,皆言:“该当如此。”

  傅青名看向万阙道人处,此刻唯有其人不曾表态了。其人是他们之中功行最高之人,其人愿意出力,那么此事成功的可能更大。

  万阙道人面无表情道:“我无异议。”

  傅青名见众人意见一致,也不想错过时机,立自神意之中退出,重新试着以心力意念突破那屏障。

  或许是因为造化之灵力量正处于持续衰退之中,这一次却比上回来得轻松许多,很快他的气意便渗透到了诸天万界之中,随后开始着手抹除那些崇奉造化之灵道传的生灵。

  其余真阳元尊也是纷纷如此施为,万阙道人此刻虽也在做着这等事,可他心里却不认为这能起到多大作用。

  当初他差一点便踏入炼神境中,虽然最后又退了回来,但却很是清楚,真阳修士的法力再是弥远广布,能将万界诸宇都笼罩在内,可说到底只能在一个现世之中掀动法力,对于诸世来说,这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可他同样明白,如此做纵然起不到多大作用,可连诸天万界的修道人都在努力抵御造化之灵的侵袭,他却也无颜置身事外。

  傅青名虽没有万阙道人的道行,可在旦易相助之下,见得大道棋盘之争,眼光格局也不在局限于真阳层次了,他自也知晓仅仅清除一处现世的造化之灵道法是没有用处的,可这里不是没有办法,要知演教是拥有穿渡界门的,现在每多出一个造化之地,便会有一处界门生出,所以他想由此去到那些现世之中,要是一切如他所想,那么就可以顺带将所有造化之灵道传剿灭了。

  但他试了下来,却是发现,这些界门寻常修士往来无碍,但是到了他这个层次,便就难以轻易过去了。若是强行施为,似就会散去一部分力量,于自身也不无损伤。

  可即便这样,他甘愿如此,与乙道人等人交代一声,就起意往界门对面渡去。

  张衍自落子之后,任得那劫力涌上身来,没有再采取任何动作,只是在那里一心推算,这时他心中一动,发现自己触摸到了一丝玄妙,知已是功成在即了。

  他抬头看向大道棋盘对面,因为断开了与造化之灵间的牵连,所以他们对造化之灵此刻再没有半分感应,也不知其人将会采取何种方法应对此局。

  曜汉祖师似是猜出了他想法,便道:“道友,伟力对抗斩断,我自也难知造化之灵到底作何打算,不过我有一法,可以彻照有无,一辨对面情形。”

  张衍点首道:“道友尽管出手。”

  曜汉祖师抬袖朝空一点,一道星光照耀下来,落于大道棋盘之上,霎时间,所有一切都被照亮,唯有被大道规序隔绝在他们伟力之外的造化之灵处,却是显露出了一片虚无。

  张衍一挑眉,造化之灵似没有任何反应,不过越是不动,越是说明其人有后手应付。

  他曾是想过,是否摆出了一副不惜代价拖着造化之灵一同入寂的模样出来,如此可逼得其人落子解脱,继续消耗其身上道法。

  不过细想下来,造化之灵恐怕是不会上当的,且他也不会如此做。

  他求得是道,而非是寂。而当他站出来主持局面时,就不再是他自己一人之事了,此中还要兼顾同道之利,那些大德舍弃道法,宁可被造化之灵吞夺也要成全大局,那他自是不能有负所托。

  且劫力背后道法很快就要到手,到时自是可以借用劫力之力堂堂正正压迫其人,不必再兵行险招。

  鸿翮、曜汉二人此时不言不动,在旁处等待着结果出现。

  张衍又在端坐长久之后,目中幽光泛起,只是一抖衣袖,围裹在身外的劫力俱是轻易退了下去。

  此时此刻,他已是成功取拿到了这门道法,现在不但不需要再与劫力对抗,反而可以随心所欲驾驭此物,用以对付敌手。

  不但如此,没有了劫力隔阻,他便可将自身伟力重新深入到造化精蕴之地内,将造化之灵伟力驱逐出去,并顺带炼合此处,而待得所有造化精蕴合并,此处也一样可以取拿到手了。

  不过他明白现在不能有所松懈,造化之灵还远没有到失去还手之力的时候,于是心意一转,当即祭动劫力向着造化之灵压去。

  鸿翮、曜汉两位祖师看着眼前这一幕,俱是精神一振,自上大道棋盘到如今,他们第一次看到了胜机出现。

  劫力道法掌制在手,随时可以隔绝造化之灵与诸有的牵连,若是稍候再加上造化精蕴之地,有这两枚棋子握持在手,就算不用大道棋盘,凭借眼前力量,就可与造化之灵正面一搏了,而有鉴于造化之灵伟力此刻正受得极大压制,所以将之击败也是有极大可能的。

  造化之灵这时并没有落子于大道棋盘之上,而是身上灵光一长,顿有一股玄妙气机出现,随后与张衍这一边的伟力再度牵连上了,那在劫力逼迫之下有些虚黯的身影再度凝实起来。

  张衍目光微动,哪怕以他现在道行修为,在那气机出来的一瞬间,也是生出了一股深远莫测之感。

  鸿翮祖师目光锐利了起来,言道:“此是造化之气。”

  曜汉祖师皱眉道:“其人当是掌握了一部分造化之气,以此牵连我等伟力,想不到此僚已能运使此气,也不知是吞夺了几位同道之后才有此变化,还是早前就得有一部分。”

  说到这里,他摇头一笑,道:“难怪此僚一直不动,原来是有恃无恐,倒是反算了我等一手。”

  当初太冥祖师驾驭造化之气合诸大德之力,方才镇压了造化之灵一部分力量,这里面也有他们二人的气机在,造化之灵等若借此,又重新与他们牵连上了,如此只要他们两人不被逐入永寂,那么造化之灵同样也不会陷入进去。

  鸿翮祖师看向张衍,正声道:“玄元道友,若你任由我二人入得永寂,那造化之灵亦将会被带入进去,此是逐灭此僚的绝好时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