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二章 因起果落生机变

第三百零二章 因起果落生机变

  旦易对着座打一个稽首,道:“正是如此,在下不过初入炼神,功行不说与青圣道友这等人物相,是之神常、簪元等道友也是大大不如,受那劫力逼迫,本当是入至永寂,却不知为何丝毫无碍。手机端 m.”

  他把头抬起,露出郑重之色,道:“在下以为,这也许是造化之灵所做手脚,也可能我已非我,我自身难以辨别,这里唯有道友能看出真伪,若我果真是那造化之灵再造之身,还望道友勿要手下留情。”

  寰同沉默不言。他也有此猜想,或许此刻之旦易,并非是他之前所接触过的旦易了。

  张衍化身笑了一笑,道:“旦易道友多虑了,你身虽有些许外来异力,可你仍是你,并非他人,亦未被改换识忆,你既得己主宰,便无可能被人夺去此身,便是造化之灵,也无有此能。”

  旦易身的确有一些问题,可以肯定是造化之灵所为,且应该是在其人将劫力唤了出来之前所留。

  造化之灵或许只是想在某个条件成熟之后,让旦易成为自己手一枚有用的棋子,所以一开始没有将其迫入永寂的打算,正是因为这样,旦易受到的劫力远其余人来得少。

  在最后关头,那劫力几乎已是将旦易压入寂了,可始终有一丝来自造化之灵的伟力在替他抵挡,所以他才没有遭受与诸多同辈一般的结果。

  其实他本人若是不愿,造化之灵没有那么容易得手,只是其人那时感应近乎于无,这才被那外来之力侵入,等发现之时,已然是晚了。

  旦易得知自己本心未移,心下也是微松,他倒非是全为了自己考虑,而是担忧自己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有害于人道之事。当下他再是一礼,认真道:“不知在下身异力可能移去?是不能,我愿自入寂。”

  张衍化身笑道:“道友可以放心,些许异力尚不致于如此。”

  若是要说只是这一缕造化之灵伟力,能起到多少作用倒也不见得,他在大道棋盘之所落那枚棋子,早将造化之灵与诸多造化之灵碎片分割开来了,更别说旦易意识早是与造化之灵正身分剥了,这实际一股孤悬于外的残余力量,成不了什么气候。

  按照他本来的打算,现在布须天已经成为了他的主场,造化之灵若敢顺着此线入至此间,他却是无任欢迎,自会给其一点教训。

  不过一般手段是没有用,他警惕的却是那造化之气。

  假设造化之灵将此气转挪到了旦易身,那结果难以预测了。所以这个漏洞已然不能留,必须将之弥补起来。

  他心意一动,背后五光一闪,霎时自殿内横扫而过,殿下所站每一人,包括阵灵在内,身都是有所波及。

  先前他曾在不经意间忽略了造化之气,这绝非正常,应该是此气有蒙蔽天机之能,所以此气不见得定然在旦易身了,不定与之交言接触过的人会有沾染,故是趁此机会一并检视。

  至于他本人,身为大德,便不能驾驭此气,也不会轻易受其左右,不然当初诸位大德不可能将此气拿为自身所用了。

  旦易只觉一个恍惚之间,,身一轻,好似挪去了一层重担,而感应变得清晰了许多,他自审了一遍,发现已然没有问题了,便诚心一礼,道:“多谢玄元道友助我。”

  张衍化身正声道:“因此战之故,诸位同道先后入得寂,唯有两位道友尚在,此战未曾终了之前,两位不可轻易言弃,下来当还有许多事需你等去为。”

  旦易、寰同二人听得此言,都是一礼,郑重应下。因为已是无事,两人也没有多留,此告辞离去。

  张衍化身则是在殿思索起来,方才他并没有在旦易身见得造化之气,对此他倒也没有太过意外,旦易是造化之灵托世之身之事并不是什么秘密,他本人也没有遮掩的意思,本来诸有之内的同道尽管对他并无任何敌意,可暗地里的必要防备却是少不了的,所以其人若是身有异,立刻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造化之灵在其人身落注的可能的确不大。

  他意识又在布须天来回找了几遍,确认此间并没有这等外物存在,这才将意识又转回到了正身之。

  此刻他没有急着对对面动手,而是先与两位祖师讨论那逸去造化之气的下落。

  既然要将造化之灵驱逐下大道棋盘,那当不能出得一点差错,但凡有些疏漏,那达不成目的,此气若是不设法找了出来,始终有一个漏洞存在,那么再高明的策略也是无用。

  只是两位祖师对此气之了解,也不张衍多多少,但这又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曜汉祖师稍作思量,道:“造化之气变化万端,既如此,那极可能会避开我辈乃至造化之灵的神意气机,这样寻常手段是无法搜寻出来的。”

  鸿翮祖师振声言道:“既然一处处搜寻无用,那不妨囊括诸有,只要此气尚在,却不信还能躲藏不见!”

  曜汉祖师笑道:“且待我先行一试。”一语言毕,他大袖轻摆,虚寂之,似有一道道星光亮起,在这光华之下,过往所有炼神修士的伟力余痕都是被照显出来,这便好似清澈水的虹光一般朦胧瑰丽。

  而随着这光华铺洒下来,哪怕是造化之灵还散在诸有之的伟力也是一样被清晰映出,但是这里并没有任何造化之气的痕迹留下。

  曜汉祖师神色不变,对鸿翮祖师一点头,后者则是劈手斩出一剑。

  这一剑落下,似是斩在诸有之,又似斩在众多伟力之,所有伟力都是在此等冲击之下生出了回应。不止是伟力,只要是诸有之存在,凡是可为他们所见到的事物,哪怕是布须天,都是有所反应。

  然而在这其,却是夹杂着一丝异样。

  其遍布于诸有之内,几若是一个空洞,没有任何回应做出,可偏偏又与虚寂截然不同。

  曜汉祖师笑言道:“寻到了。”

  鸿翮祖师道:“我感此气怠惰,如在眠睡,这当是造化之灵运使过之后,才致如此。”

  曜汉祖师一思,道:“此气当本非如此,而是造化之灵运使过后,方才失了玄妙,可其并未转入大道虚无一面,所以定有办法还复出来。”

  鸿翮祖师神情郑重道:“造化之气若是运使得当,绝不亚于一枚落子,若是造化之灵再得此气,那很可能将我二人道法从他身解脱了出去,故是不管如何,我等定然要设法夺来,免得被其人再取回利用。”

  张衍点了点头,此言极对,现在看来造化之气本是无主,谁都可以利用,若是等到此气回复过来,要是再被造化之灵收了回去,那自己这一边将极为被动了,而要是此气被他们取拿到手,再配合大道棋盘之的优势的话,那可以做的事情将是更多。

  只是话虽如此说,造化之气究竟不同于炼神修士的伟力,现在并无法直接感应到,伟力又无法与之接触,那又如何收取回来?

  他深思片刻,只要事物仍是在诸有之,还在大道存有那一面,有其自身之规序。

  现下他虽是无法直接望到这造化之气,可他作为人道这一边如今最为挨近大道之人,却可以如方才曜汉祖师一般,将目光放大到整个大道运转之来看待某物,或可以以此推算其运转之妙。

  想到这里,他对两位祖师言道:“我需做一番推算,只是为防造化之灵动手,此间暂先交托两位道友看顾了。”

  曜汉、鸿翮二人肃然应承下来。

  张衍交代过后,当即转入神意之推算了起来。

  自坐大道棋盘之后,他先后得了数门道法,又与造化之灵进行了数次对抗,对于大道的理解可谓极深,再结合他先前所观察到的一些情形,在这一番推算之下,便渐渐对造化之气的变化有所把握了。

  他认为造化之气之用,很可能是“主因由之机变”,此气一旦用出,便有一个由起始到终了的过程,此事若在行进之时,则此气处于不可用不可见的状态之,唯有一事终了,此气才有可能还原本来,再现世间。

  若说之前太冥祖师结合诸位大德之力,御气镇压造化之灵便是起始,那么造化之灵要是解脱了诸人伟力围困,那么此事便算了结。

  若以此为推论,方才造化之灵牵连两位祖师的伟力,用以定住自身一事算得是起始,而设法断绝伟力牵连可以算得了结。

  若想这一缕在外的造化之气再度化显出来,需先行断绝造化之灵与两位祖师的伟力牵连,使得这一事有所了结。

  想到这里,他眸光微动,这一点无疑很是重要,这意味着造化之灵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随时选择终了此事,而后再把造化之气取了回去。

  可反过来看,若是他们拿捏的好,将终了之机把握在自己手里,那有可能将此气夺取到他们这一边来!

  …………

  …………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