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三章 再造世光筑性灵

第三百零三章 再造世光筑性灵

  张衍以为,尽管现在造化之灵攀附住了两位祖师的伟力,能够维持自身的存在,可因他还在御使劫力时时压迫其人,所以其人眼下所面对的局势其实并不最早之时被劫力封堵来得好多少。

  这里无疑是他们的机会。因为劫力阻隔之故,造化之灵对于他们的动作反应将很是迟钝,就像方才两位祖师在诸有之中找寻造化之气,其人便未有任何察觉。

  不过他相信造化之灵不可能就这么陷入困境之中了,其人手段当不止于此,一定还有什么招数未曾用出,

  这番思索过后,他便于心中相唤,将两位祖师也是请入神意中来,将自身方才所做推算及想法道于两人知晓。

  两位祖师听罢,皆是认为他的推断是正确的。

  曜汉祖师言道:“听道友之言,我等要收回这造化之气,只需得断开造化之灵与我等之间的伟力牵连便好。”

  张衍道:“正是如此,不过造化之气乃是造化之灵最先用出,对于此气之了解当是胜我不少,故我以为,便我不动,其人用不了多久亦会如此做,从而收回此气,我等若要施为,则必须抢在此僚之前。”

  曜汉老祖叹道:“此事说易也易,说难也难。”

  张衍知道他的意思,现在摆在面前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令这两位入寂,可这说不定正是造化之灵所希望的,故而他并不认可这等作法。

  再有一法,也很省力,就是在大道棋盘之上直接落子。

  大道棋盘毕竟是造化之灵及诸位大德合气同筑而成,这里除了造化之灵自身伟力外,还有大德的力量在其中,棋盘一转,就能借助道法之力间接推动整个大道转运,虽然仅只是些微挪动一点,可只是一缕造化之气却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的。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先前在棋盘之上所积累的棋势便断了,对敌优势也将不复存在,这里还牵扯到他的后续出手,为一缕造化之气中断并不可取,所以还是要从棋盘之外想办法。

  鸿翮祖师这时言道:“我方才已是推算过了,若我以剑相斩,可将那气机牵连暂作断开,如此那造化之气会否因此显出本来面目?”

  张衍略略一思,道:“如此恐怕并无用处。”

  造化之气所认定之终了,乃是御主心意之所定,也就是造化之灵所认定之事。

  哪怕因为其余外力因由导致牵扯断绝,可只要过后还可牵连到一处,便表示着真正终了之局未曾出现,那么此气就不会化显而出。

  曜汉祖师考虑了一下,道:“我若起变化之术,使我非我,如此便可脱离原先气机辖制,道友以为如此可行否?”

  张衍听他言语,稍作思忖,便立刻了解了此中意思,曜汉祖师有神通之术将此刻之我变化为他身之我,

  且在变化之时,就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人,并非是分身那么简单,这有些类似于造化之灵与那些托世之身,不过曜汉祖师这些变化之身并没有主次之分,哪一个修为最高,哪一个便是正身。

  所以现在所见的曜汉老祖,很可能已不是最早那个曜汉祖师了。

  此前他遇到过的玉漏、羽丘、乃至曜汉老祖伟力化身都是如此,假设玉漏、羽丘二人之中有一位比面前这所坐这位道行更高,那么其人就是曜汉祖师了。

  这位这么做的原由,就是为了寻觅一线天机,因为众我之力胜过独我之力。

  而由于变化了道身,气机伟力自便与原先截然不同了,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人了,若是从一点看,造化之气很可能就无从牵扯了。

  张衍道:“道友莫非可把此法用于同道之上?”

  曜汉祖师笑道:“若是同道不愿,我自是无能为力,可若同意,则不难施展。”

  张衍点了点头,此法看去倒是可行,不过一经用出,恐难再有转圜余地,他现在也无法完全确定,便道:“待我再作推算。”

  到了他这般修为,不必令曜汉祖师展示道法,他也能知道此中大概路数,于是在神意之中稍作推算之后,他言道:“此法仍然不成,造化之灵所认之人乃是曜汉道友之真我,任凭道友道身再是变化,只要真我不变,就断不了牵连。”

  造化之灵不会在乎大德形貌气机伟力如何,其人只认得根本,或者说是道名,所以无论怎么变,只要真我不移,那么就无可能逃脱此气攀附。

  曜汉祖师略觉遗憾,不过也没有太过失望,他道:“如今看来,我等若要主动断开牵连,要么所付代价太大,要么无从回避,可我等既已知道此中玄妙,那却也未必非要抢在造化之灵前面行事。”

  张衍点了点头,对此他也有过考虑,既然两位祖师这里也没有太好办法先行下手,那么就只能等待造化之灵自行解脱之后,造化之气重现之时,再与其展开争夺了。

  他道:“伟力牵扯一断,造化之灵就会入寂,故其人定会先行设法找到一个可以维护自身存在的办法,而后再来做得此事,不过我以为,其人当不会在棋盘之上落子。”

  两位祖师对此也是表示赞同。造化之灵先前宁可动用造化之气,也不愿在大道棋盘之上落子,那当也不会在此后动用这等手段。

  曜汉祖师一思,道:“若是那造化之灵手中还持有另一股造化之气,是否可以将自身解脱出来?”

  张衍道:“方才我已是推算过,造化之气是无法干涉同一事机的。两位道友倒不必忧心此事。不过造化之气既然落在诸有,那么造化之灵一定会设法重与诸有做得牵连,不然不可能将此物取回。”

  曜汉祖师道:“道友所言甚是,看来此僚下一步动作,不管用何手段,都会放在诸有之内了,那我等等着就是了。”

  张衍与两位祖师议定之后,就在大道棋盘之上默默等着。不过他并没有放松对造化之灵的压制,劫力仍是一重重朝着对面压去,尽力隔绝其人对外之感应。

  在等待许久之后,造化之灵终于动了,就见一道灵光shè出,穿破劫力,落至诸有之中,倏尔之间,便有一座现世显现出来,同时有一股伟力自其人身上分出,沉浸入此世之中。

  在这一刻,张衍又感到了与上次一般模样的玄妙之感,这分明是造化之灵又祭出了一股造化之气。同时他也看出了造化之灵的用意所在,这是先开辟现世,而后分出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再造性灵,以此牵系自身。

  先前诸世虽是在大道转运之下并合,可这只是先前存在的造化之地和现世合到一处,现在其人以造化之气化变现世,便不在此列之中了。

  本来现世若无造化之地攀附,那么在超脱现世的大能看来,便就是一瞬即灭,可由于此是造化之气所造,在没有自行终了之前,是不会消失的,可以说是以造化之气取代了造化之地的作用。

  不止如此,这里还成了一处无法被摧毁的地界,除非能用凌驾于其上的力量,譬如大道棋盘之力将此直接打破。

  张衍这时笑了一笑,虽然这处现世自外看来是牢不可摧,可并不是没有漏洞,若是内中所诞生灵修炼至高深地步,再令其斩杀造化之灵寄入此中的性灵,那就能坏了造化之灵的布置。

  两位祖师此时也是一样看到了这等破绽。

  鸿翮祖师冷声道:“此处外坚内弱,只要能将我等道法穿入此世之中,令道传之人将造化之灵寄托于此世之中的性灵斩杀,那自能解开这等牵连,将之打回原形。”

  曜汉祖师失笑一叹,道:“不想我等与造化之灵之斗战,却仍需有用到现世生灵的地方。”

  鸿翮正声道:“大道之下,万事万物本无高低贵贱之分,广涵包容,方是正道,一味渺远高上,未必能见得大道真果。”

  张衍同意此见,现世之中,许多大能修士在修持到高深境界后,都感到自身高高在上,这不过是因为能随意主宰下层诸物乃至万灵众生的消逝生死。

  可他们却忘了,自己与这些卑微之辈一样在大道规序之下,若是哪一天,大道规序认定下层生灵可定拿他们生死,那么这一切就会颠倒过来。

  当然,若真要如此,则需经过一番合乎道理运转的变化,否则规序便会陷入崩**之中。不过从根本之上来说,这两者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唯有掌握完全大道规序,或是不受其束缚,方才能得以真正超脱。可包括诸位大德乃至造化之灵在内,还没有一人能够做到此事,但都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着,所以这一战,完全可视作执掌大道之争。

  而大道之争,自是诸物皆在其内,有时下层之中的变数可以反过来左右上层胜负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张衍看了一眼,造化之灵现在已是在诸有之中另有牵系,那或许很快就会斩断与两位祖师的伟力牵扯,而后将造化之气取拿回去了,他们这里自不会让其如此,不过现在需要考虑的已然不止是一缕造化之气,而是两缕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