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四章 取道自当用全一

第三百零四章 取道自当用全一

  张衍稍作考虑,方才造化之灵用出的这一缕造化之气,在变化过后一定是会落至诸有之内的。具体会落在何处,凭他之前推算,还难说造化之灵是否可以对其施加微弱影响,还要再做探查。

  不过找寻这缕气机还不是眼前最为急迫之事,显而易见,除非这处现世崩灭,否则此气是不会化显而出的,他们还有充裕功夫去找寻。

  他们首先要做的,是找寻到第一缕造化之气,不令造化之灵将之取回。

  除却这些,还有一事也一样很是重要,需要先行布置。

  他对两位祖师传以神意道:“那造化之灵所造现世之中,我等需快些将道法传递进去,好令世之生灵能够与造化之灵所筑性灵对抗,若是晚得一步,被造化之灵道传先行占据,那此处当真就牢不可破了。

  这处现世他们自身虽无法进去,但好在他们的道传却可以借伟力冲撞之际渗透入内,进而对里间生灵造成影响。

  所谓清气化人,浊气化妖,生灵莫不是由气而化,只要是有现世存在,内中必会演化诸天万界,而只要有界域存在,那就一定会有生灵出现,这是大道规序所定,造化之灵也无法违背。

  曜汉祖师言道:“造化之灵既得牵系,下来必是打破与我二人法力气机的牵连,找寻那造化之气,玄元道友,我等不妨分开行事,以免有什么错漏。”

  张衍颌首道:“好,便就如此。”

  他当即一引两人渡来的伟力,与自身伟力聚于一处,随后伸指一点,便就使之撞在了那处现世之上!

  这处现世是造化之气变化而成,不损不坏,不过其乃是由造化之灵入主,自然充斥着造化之灵的伟力。两者这一撞击,自有道法传递,造化之灵可以无视这些,可张衍三人的道传却自然而然传渡入了此处现世之中。

  造化之灵也是不难看出张衍等人的用意,不过此是阳谋,其人也无法阻止。

  这时其人见得现世之中已有生灵出现,便起意一推,将他所筑就的那一个性灵推入世间,任其转生而去。

  本来这性灵是他用来牵引自身的,至于性灵本身是不是入世并不重要,甚至不入世更好,如此外人也就寻之不到,又与整个现世混同一体,可谓内外不破,也没有人可以拿他如何了。

  可问题是这性灵即便不入世,也一定要具备能够入世为人的可能性,否则这性灵在本源之上就与他没有什么区别了,唯有从伟力气机之上与他进行离分,才能承担起把他牵系在诸有之内的重任。

  现在张衍等人的道法传渡进来,寻常生灵若受此道传,那在修至一定境界后,说不定就能找出那性灵所在,强行令其入世,并将之抹去。与其这样,那还不如直接送其托世转生,抢在那些寻常生灵前面成就,若有可能,还可将众生修道之路打断,这样就能稳固住这处存在了。

  张衍也知,造化之灵此刻占据了主场之利,而且其所筑性灵是从其正身上分离出来的,所以一旦入道修持,势必精进极快,完全可以看作是一个造化之灵的托世之身,寻常生灵去与这样的存在比拼较量,若是忽略其余,几乎没有可与之比较的地方。

  可这里也不是没有机会,因为现世所生成的诸天万界无穷无尽,无边无际,所以那性灵只要不修炼到炼神之境,那总有无法兼顾的地方。

  可造化之灵至多只会让其到得真阳层次,再往上去就不可能了,因为超脱现世之后,其人一朝觉悟,就有可能从正身之上脱离出来,走上分割正身力量的老路。

  不过再怎么说,在现世之中较量,造化之灵所握优势太大,而且一旦被其得手一次,他们这边再想开拓局面,成功可能就会变得异常渺茫,所以他也需要用些额外手段,给那性灵找些麻烦,

  心意一转之间,便将一丝劫力送渡入内。

  在他执掌劫力道法之后,诸劫变化都是由他所执掌,这现世既然立起,那就必然符合大道规序,可以容忍随意一种道法的到来,因为这些道法本身就是包含在大道之中的。

  但这些道法虽然存在,但太过高远,寻常生灵不是修道之人,很难接触得道,可劫力不同,大到现世消亡,诸有倾灭,小到海啸山崩,风雨雷电,再又是修道人各种修道路上的障阻劫数,这都可算在劫力之内。

  他乃是执拿此门道法之人,故可以有意识的将此倾加给那性灵,如此就可以拖延其成道脚步,令其无法轻轻松松攀登上境。

  不过这样一来,那些人道生灵在修道之中一样会受到些许波及,可是人道生灵无数,造化之灵所筑性灵却只有一个,以亿万之众敌一人,还是有较大取胜之望的。

  而另一边,曜汉、鸿翮两位祖师知道接下来造化之灵一定是会主动断绝与他们的牵连的,好让那造化之气显现出来,故都是在凝神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未有多久,两人只觉感应之中一轻,原本造化之灵与自身交融碰撞的伟力已然悄然退去,与此同时,两人也是见得,那原本代表造化之气的空洞所在,有一股玄妙气机凭空浮现出来,而这个时候,造化之灵伟力却是在往诸有之中探入进来。

  鸿翮祖师眸光一厉,骈指一挥,一道剑光倏尔斩落,决裂诸气,正正斩在了造化之灵那伟力之上!

  造化之灵此刻尽管和现世有了牵连,可在劫力影响之下,只能保持自己不入寂罢了,伟力变化却是大受影响。

  不过其人再是受得削弱,现在能和他做正面对抗的大德也只有张衍一人罢了,所以鸿翮祖师这一剑并非是为了将此伟力彻底斩断,而只是出于稍作延阻的目的。

  曜汉祖师则根本不去看这里,却是趁这机会前去捉摄造化之气,只是这时,他神情之中却是万分谨慎。

  尽管他在造化之精破碎后就见过此气,可是经由造化之灵利用过一回后,难知会否有什么变化,贸然拿来,若只是他自身受损,那还是小事,要是反而因此让造化之灵收了此气回去,那不仅是有负同道所托,连这场斗战都会受得极大影响。

  他缓缓将自身伟力渡入进去,可方一与那股气机接触,便觉神意一震,而后有许许多多的大道玄妙传递进来。

  他此刻有种感觉,此气可随自己心意化演事机,假设他要求求取大道,那么此气就可带动他往那个方向前行,且这并非是什么虚妄,而是有一定成功可能的。

  因为此气可以直接将人引渡入那一线成道天机之内,本来天机是无可捉摸的,可依靠此气,却是可为你指明方向。

  可以说,无论哪个修道人得知有这等机会,恐怕都会因此心动,

  曜汉祖师也不例外,不过他却摇头一笑,没有受得这等蛊惑,要是得道这般容易,太冥当初又何必集合诸位大德之力封镇造化之灵?造化之灵又何必与他们斗战,直接去往大道岂不是更好?

  此中肯定有他眼下无法窥破的东西。故是他没有去做多余之事,而是心意一转,准备将之收了过来。

  然而他这一提之下,却是发现此气沉重无比,他明白这并非当真是重,而是超过了他自身伟力极限,若是就此收取,恐怕仅仅只是收取其中大半,剩下一部分却是会留在此处。

  可若是如此,便就无法尽得全功了,这显是与他们初衷不符。

  他心意一动,瞬时之间,道身之旁凭空现出了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来,两人同时施力,却是一气将那气机收取了上来。

  造化之灵察觉到了这里变化,其人显然不愿意这一缕造化之气就此丢失了,伟力在突破了鸿翮祖师的拦阻之后,就立刻朝曜汉祖师追寻过来。

  而这个时候,却见一只玄气大手自虚无之中探出,只是轻轻一按,便将这股伟力生生遏制下来。

  造化之灵伟力似知事不可为,没有再继续在此纠缠,就此撤了回去。

  张衍目光转来,看向两位曜汉祖师。这两位无论是气机伟力都是一般,可以说没有真伪之分,每一个都是曜汉本人,知此应该是这位所执道法之变化,故他也没有多问,只是顺着其人承递,将这造化之气轻松接了过来。

  他检视了一番,发现此气之用,与自己先前推算十分相符。只是想要让此气起到较大作用,首先要收集到足够多的造化之气,其次便是需要付出相对应的驾驭之力。

  不然的话,哪怕你拥有再多造化之气,也只能分开御使,而一缕两缕造化之气并不能直接对对手造成什么太大威胁,这也难怪造化之灵只能将此气用在牵系自身之上,而不是更为关键的地方。

  在此之上,他也是感觉到了那直渡大道的玄机,不过他只是一笑而过,并没有当作一回事。

  因为他一眼便就看透,此气或许当真能够做到此事,可自身力量不曾达到观见大道的层次,那么只会被大道所同化。

  要知道,修士追逐大道,最终目的是为了驾驭或者超脱大道,而不是在融入大道之后失去了自我主宰,这里没有丝毫捷径可为,只有击败造化之灵,使道为之全一,才有资格踏向大道终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