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八章 难舍一念求道执

第三百零八章 难舍一念求道执

  微明、相觉二人现下需得在一瞬之间就做出选择,本来两人身具神意,可以在莫名之地进行长久思量,好好权衡一下,做一个更为稳妥的选择,可两人却都是没有选择动用。

  鸿翮祖师固然将造化之灵与他们二人的气机伟力牵连都是斩断,使他们在此一瞬之中得以自主,可他们终究还是借托之身,神意一起,不定造化之灵就会跟着进来,而后他们就又会被后者所控制。

  两人感受着那股力量的推搡,却对就这么离去极为不甘。这时两人目光交换了一下,却是不约而同做出了决定。

  二人原本虚黯不定的身影忽然一实,那星光冲上身来,却是被层层伟力挡了下去。

  鸿翮祖师见此,不觉遗憾道:“看来这两位是不愿离去了,玄元道友,是否要另做打算?”

  张衍目光微微一闪,道:“稍候再试一次。”

  曜汉祖师略一沉吟,道:“造化之灵此刻已是有了防备,若再做此事,恐难再有机会。”

  张衍道:“恰恰是因为那两位先前有过一次拒绝,其人才会放心,况且鸿翮道友那一剑,没有那么容易破解,不过稍候等造化之灵缓过气来,怕就难言了。”

  曜汉祖师点首道:“若是道友以为可行,那便再试一回,只是方才这两位已做拒绝,道友以为此中转机在何处?”

  微明、相觉二人方才不愿被伟力逐去,分明已是做出了明确选择,此辈也是一步步修行上来的,不是造化之灵碎片转生,可谓心志坚定,现在既然做出了选择,通常就不会再有所反复了,只会一条路走到底。

  张衍看着棋盘对面,道:“非是如此,这二位虽然抵挡了道友伟力,可真正心思却不是在此。”

  他方才除了以劫力压迫造化之灵之外,也是在思索两人那一刻时真正的想法。

  人心复杂,任谁也难以尽知,但每每在大局变幻之下,却总会反应出心底最真实的一面。

  就算这两人是借托之身,可未尝没有解脱出来的想法,

  在其人立场而言,或许此刻想的是被他们伸手解救,而不是就这么被放逐,单纯成为一枚用来牺牲的棋子。

  要知被驱逐便是消亡了,无可能再次出现了。可若挺住不动,那至少造化之灵现在需要他们,在胜负没有分出来之前,两人都是可以存身下去的。

  弄清楚这一点,就明白要想二人站在他们一边需要的是什么了。

  可他们若是直接对着二人言不必担心存身之事,待得此战取胜,在人道执掌大道之后,就会助你们复还回来,那却是空口白话,对面凭甚信你?反而以为你只是为了渡过难关随口许诺,所以必须给他们看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由得其等自己去评判,这般永比他们直接告诉其等来得好。

  他曾注意到,两人在浮现出来之后,造化之灵就将其等感应遮蔽了,两人根本感受不到外间的一切。

  所以站在他们二人的角度来看,人道无疑是落在下风的,这就严重影响两人的判断了。就算心中本来偏向于人道,这时恐怕都会有所动摇,毕竟谁也不想留在那艘可能即将沉没的船上。

  可实际情形,却恰恰是反过来的,所以现在他所要做的事其实非常简单,只要在斩断牵连之时,顺带将眼前真正局面摆了出来给这二人看过,而后再看二人会做何等选择了。

  他在向两位祖师稍加解释之后,便道:“还请两位再动法力。”

  鸿翮祖师一句多余之言也没有,起指一划,再度将剑气祭斩出来。

  曜汉祖师同样也是照着方才之法施为,一道道如星芒华向着两人所在冲去。

  两人都是发现,造化之灵此时没有动作,不知是知晓在劫力压迫之下暂无余力反击,还是认为他们此举不过是重复上回所为,没有必要再去阻挡。

  张衍则是继续对着棋盘对面施展劫力,他心下却是微觉可惜,现在造化之灵牵连的是两处,一处是微明、相觉二人,一处是其人所筑现世。

  要是能稍缓一步,等到两边同时发动,那么就可将所有牵连一齐斩断,如此不定就能迫得造化之灵于棋盘之上落子了。可是此刻却容不得他们等下去,鸿翮祖师那一剑并非没有破解之法,造化之灵要是找了出来,那就很难再找到机会了,所以只能先破一面了。

  另一边,微明、相觉二人察觉到与上回一样的推力再次过来,两人有些奇怪,不知大德那一边为何还要来做此努力,莫非以为他们是心志不坚之人么?

  他们既然做了选择,那就不会轻易改换立场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忽然感觉对面有一道剑光飞起,在目光看过去时,便觉有无数景象在两人面前闪过,这却是张衍仿鸿翮祖师那一剑,以剑光冲破阻隔,将双方此时战局不偏不倚呈现给了两人观看。

  两人心中都是一跳,虽那剑光只是一瞬,也已足够他们确切了解眼前局势了,而这一刻,他们心思也是迅速发生了转变。

  要知两人都是功利之人,他们本已是造化之灵借托之身了,若是造化之灵为最后胜出那一方,那么他们也只好相信造化之灵灌输给他们的东西了。

  可按照现在情况来说,却分明是人道占得优势,造化之灵反而很是窘迫,处于完全被动的情形之中。

  虽他们不会认为造化之灵就这么失败了,可大德这一边的确有赢的可能的话,那么也要慎重选择了,毕竟他们原先也是人道之人。

  要知除他们之外,现在还有好几位同道也被造化之灵吞夺了,所以这一战能胜过此僚,想必所有人都会被还复出来,那么他们自也可以解脱。

  在盘算过后,他们立刻做出了符合自身利益的选择,尽管还有不舍,可两人还是放开一切抵抗,由得那股伟力将自身推动,往无尽安寂之中逐去。

  两人是借托之身,并不真正入寂,可是气机伟力却是像是入寂一般与诸有脱离而去。

  然而就在即将寂灭之前,那股推动之力却是忽然弱了几分。

  两人心下一惊,看去是造化之灵的力量,要知鸿翮祖师只是争取了一瞬,若是稍稍有所延误,那么造化之灵就能将他们再拖拽了回去。

  张衍眼眸微凝,显然造化之灵适才在见识过两位祖师的手段之后,已然是有了些许应对心得了。其人虽在劫力围困之下也使不出多少力,但却可使得两人伟力影响更为短暂。

  不过造化之灵有手段,他们这里也一样有手段,不然他不会放心让两位祖师再做尝试。

  不知何时,曜汉祖师背后浮出来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影,两人同时使力之下,伟力冲击比之前增进了不止一筹,微明、相觉二人身影在这骤然加大的力量推动之下,很快就由实化虚,消失无影了。

  张衍稍作思量,就把目光往诸有之中投去。

  这两人一去,本来负责牵附的造化之气也是变化终了,自蛰伏之状中浮现了出来,若是此气被造化之灵取回,那么还是可以再次放出借托之身的。

  好在这里他早有准备,那造化之气第一次出现在了虚寂之中,后又躲藏去了造化之灵所筑现世之中,只是由于此气遵循变化之理,绝不会在一处地界反复停留,所以这一次,却是落在布须天中。

  布须天现在完全是由他来主宰,就算他现在不去取拿此气,外人也无法将之夺走,所以他只是心意一动,就从容将此气收了上来。

  此气尽管作用不小,可对造化之灵的助力更大,能令其在棋盘之外反复纠缠,所以他宁可按下不用,也不能让造化之灵有拿了回去的机会。

  曜汉祖师摇头一笑,道:“果然人心异变,造化之灵放了这两位出来,当是望他们审时度势,可没想到心思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

  张衍道:“此是一桩,实则这两位也是存了求道之心,此是我辈修道人最大执念,跟随造化之灵,永无得道可能,而若人道得势,他们还有一线证道之望,故才又站了过来。”

  鸿翮祖师这时道:“这两人伟力不再,造化之灵所倚仗的,也只余下那处现世了。”

  张衍微微点头,要是造化之灵手中再无造化之气,那么沉浸在这现世之中的那一缕气机就很是关键了。

  他们下来还能争取到手的话,那这边角之争就可告一段落了,假设不慎失手,造化之灵必还可藉此再拖延一番。

  现世之中,又是亿万载转过,人道修士的优势已是越来越大,那性灵到了后来眼见正面斗战不成,便用以迂回策略。

  其人利用各种机会与人道修士论道,暗中谋求和解,并怂恿后者去往更高层次。此辈一旦超脱现世之后,因为造化之灵伟力遮挡,回不来现世之中,也就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了。

  此举的确也起到了拖延的作用,可终究没法扭转大局。在人道修士一次倾力围剿之下,这性灵终是没能逃脱,法身被彻底打散,再不复存。

  …………

  …………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