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九章 正势当落绝棋盘

第三百零九章 正势当落绝棋盘

  那性灵一亡,造化之灵与诸有的牵系自也是彻底断开了,本来就笼罩在其人身上的劫力之势猛然大增,将之不断推动着往寂中而去。

  张衍及两位祖师俱是望向棋盘对面,看此僚会做何种选择了。要知这一步可是极为关键,说是影响到后续所有对局也不为过。

  而这一回,造化之灵却是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了,直接伸手在大道棋盘之上一点,便将一枚棋子落了下来,霎时间,原本笼罩在身上的劫力尽数退去。

  其人是以大道规序来规避劫力,如此就算下了棋盘,那劫力对他也是没有什么作用了。

  张衍却是精神一振,造化之灵先前百般回避落子,可这一子落下,说明其人在被反复逼迫之下,已是放弃了原来策略。

  只是没了劫力遏制,那个现世就被造化之灵完全掌握在手了,此处什么时候崩毁,全是由其说了算。

  这等情况,就和他治下布须天一样,完全是造化之灵自身主场,所以陷在其中的一缕造化之气他们恐怕是无法拿到了。

  造化之灵这时将伟力一放,须臾将那一处现世整个都是填满,而后倾灭其中诸天万界,顺势将所有生灵都是覆灭。

  整个现世被从内部动摇了根本,便开始徐徐崩散了,只是片刻之后,造化之灵就将那缕造化之气收了回去,随后任得那处现世继续破散。显然在其眼中,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张衍看到此景,稍作思索,便对着那现世一挥袖。

  这缕造化之气是得不到了,但他还是能做一些事情的。

  虽是那处现世崩毁,可他将那里所有被造化之灵灭去的人道生灵都是复还了出来,并安置于布须天内。

  大德高高在上,现世岁月,亿万载瞬息轮转,这些生灵相对于他们好似没有什么意义。

  可若是由得现世轮转,此辈自行生灭,那么他的确是用不着插手。可造化之灵直接崩散现世,这就是干涉转运,提前终了这一切了。

  这些生灵虽非有意,可终究是在方才相助他们赢了这一局,此辈不当就此终了。

  尽管最后杀灭那性灵的只是几名真阳修道人,可若没有众多生灵为土壤,亿万载中不断有俊秀人杰冒了出来,前赴后继对抗那性灵,他们也不可能成功。

  造化之灵在收取了那一缕造化之气后,却是没有将此物停留在手中多久,反手一按,此气就再度被他祭了出来,可见那气机在诸有之中一转,就又重化现出一座现世来。其人动作到此并未停下,再是伸手一点,竟是又将一枚落子点在了大道棋盘之上!

  张衍及两位祖师俱是神情一凝,造化之灵此番接连动作,看去就有些不同寻常。

  然而等有片刻,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曜汉、鸿翮两位祖师各自推算了一下,却是发现这一落子下落不明,不知到底作用于何处。毕竟大道规序被推动后,在未曾展现出来之前,也不是能轻易得见的。

  张衍一挑眉,那现世不会是造化之灵随意造出的,一定是能起到极大作用的,而现在又有什么可以用在现世之中的?

  他念头转了转,纵观造化之灵落子,从来都是先行考虑上层之事,所以这现世当只是作为承载之用,更为关键的东西不在这里。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动,隐隐约约有了一些头绪。

  鸿翮祖师这时发声道:“不管其人有何布置,只要那现世存在,就不可能与众生灵无关,我都当是将道法传递入内,这般有甚异动,也可有个应对。”

  张衍点头道:“道友说得极是,当是如此。”不管事情是否如他所猜测的那样,这般做总是没有错漏的,顺便还能作一个试探。

  三人主意一定,就一同起得伟力,往那现世涌去,不出预料撞上了造化之灵伟力,顺利将道法送渡到了那处现世之内。

  造化之灵似没有什么反应,任得那现世自行演化。

  张衍再是观察了一会儿,微微一笑,他与这位在棋盘之上来回几次攻守,有些时候对手的目的不用推断,通过博弈也能感受出来,这一回是针对他的力道道法而来。

  之前崩散的那现世之中,造化之灵已是用过这一手,不过那并不成功,先不说此辈能否超脱,就算自里出来,无法更上一层,也执掌不了力道道法。

  所以他敢肯定,此僚一定把主意打到了那些造化宝莲身上,想以此物推动更多人出来分散他的力量。

  只是他成就力道后,那些造化宝莲便全数碎裂了,当时似还有了另一种变化,而其人落子的目的,当就想借助大道棋盘之力,将这些宝莲重塑出来。

  至于为何其人放着方才现世不用,反而要再造一座,那是因为原来那片界域几乎已为人道所占据,无可能再兴力道了,所以势必要推倒重来。

  他心念一转,造化之灵想在棋盘之上削弱他的力量,而不再是要吞夺某一位祖师,说明其人已然是在为此后下得大道棋盘考虑了,不然不会把重点转到这里。

  他当即将自己发现以神意传告两位祖师,二人一看,发现果是如此。曜汉祖师笑道:“看来造化之灵察觉到道友所执力道法门对其威胁甚大,不然不会如此。”

  张衍思考了一下,道:“两位道友,我当一用那造化之气,不知两位于此可有考量?”

  力道成就极难,人道修士若不是像他这样先成就气道,再炼合力道的,那几乎没有修成可能,能以此法超脱的,多半也是异类。

  此辈超脱出来,他也可以设法打灭,用以维护力道完整,只是他能出手,造化之灵也可出手阻止。而且这一回,造化之灵由于没有劫力压迫,现世之内是完全是由其人说了算,他们并无法在里间插手太多。故是他决定,干脆直接斩断这条路,这样就不用与其人在此纠缠了。

  鸿翮祖师道:“既由道友主持大局,若道友以为这般做无碍,那便放手去做便是,我等无有异议。”

  曜汉祖师也是道:“合该如此。”

  张衍见两人都是赞同,便一挥袖,就将手中那一缕造化之气抛了下去,此气霎时化变不见,从此刻起,直到这处现世崩灭,修行力道之人,无一人能自此中超脱出来。

  随后他神情一肃,眸中有锐芒隐现,方才他就想着将造化之灵逼下棋盘,现在看来,使动的时机已然成熟了。

  鸿翮、曜汉两位祖师显能感觉到他身上勃发气势。曜汉祖师沉声道:“玄元道友,你可是准备落子了?”

  张衍缓缓点首,道:“这一子落下,积势甚重,就看造化之灵如何应对了,其人若是不退,那在棋盘之上他便无可能胜过我等,或许可以一劳永逸将此僚解决。”

  鸿翮、曜汉两位都是郑重点头。

  他们是知道张衍计划的,也知道这一棋招的厉害,可以说先前所有积累的棋势就是为了这一步。

  甚至先前诸位大德愿意让张衍上来主持大局,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应在此处,若是一切顺利的话,的确是有极大可能将造化之灵击败的。

  张衍抬袖而起,两指重重点下,亦是一子落在了棋盘之上!

  这一刻,整个大道棋盘都是震动了一下。诸有之内好似发生了什么事,又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对面造化之灵却不难分辨出来,张衍这一枚落子分明就是将先前积累的棋势一起引动,导致了这次推动的大道转运远胜之前,所以才引发了这么大的动静。

  只是他同样无法推算出这一子究竟应在何处,仅能感觉有一种深重威胁笼罩上身,似自己只要继续在大道棋盘上待下去,那么就会被对面吞没一般。

  造化之灵没有人心人性,自是也没有迟疑犹豫这等情绪,在感受到危险之后,他立刻选择了躲避。

  其人起得身来,当即甩袖而走,却是从大道棋盘之上直接退了出去。

  大道棋盘本是双方合气同筑而成,其人现在不经大德这边允准,便强行摆脱,那势必要付出严重代价。

  损失一部分气机伟力不说,所有未曾用尽的落子也不得不一齐抛却了,也即是说,这些道法再也无法动用了。

  不止如此,除了自身最根本的道法尚还保留之外,之前从大德身上索拿的道法几乎全都吐了出来。

  可以说,从此刻开始,其连借托之身也是一样无法运使了。

  其人不是不想将剩下棋子用尽之后再走,而是他算到,就算他将这些棋子都是拿了出来,也无法对抗大德这一边此次所使出的手段,且若再耽搁下去,甚至连离开的机会都没有了。

  张衍望着这一幕,却依旧很是冷静,尽管造化之灵损失这般大,可那些道法因为太冥祖师之前镇压之故,并没有能真正转化为自身能为,所以其人真正实力实则未曾损失多少,不过己方目的终是达成,下来可以放手一战了。

  他把双袖一展,也是站了起来,振声言道:“两位道友,我等也当离此棋盘,下去与之决一胜负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