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一十章 神中见神守法真

第三百一十章 神中见神守法真

  张衍一语言毕,便当先举步,自大道棋盘上走了下来。

  鸿翮、曜汉两位祖师默默点头,亦是起得身来,往诸有之中行去。

  双方这一离开,大道棋盘失去了气力之筑,当即坍塌下来,开始倾崩瓦解。

  张衍此时感觉到,自身气机震动不已,所执拿的道法也是一阵混乱。

  这是因为大道规序方才是由他们来推动的,虽只是挪动少许,可毕竟大道并非是按照原来规序自行运转,现在陡然回归本来,自是有许多地方不谐,而他们本就在大道之下,自然对此感受极为深刻。

  所幸是造化之灵率先撤出棋盘,所以这里大部分压力都是由其承担去的。

  鸿翮祖师于心下一算,道:“现下天机混乱,道理无序,不是斗法之时。”

  张衍点了点头,现在大道正在自行归回正位之中,他们此刻出手,就是同大道之力对抗了,现在连造化之灵也没有任何动静,显然其人也在等待天机平复了。

  曜汉祖师道:“可惜了道友方才那一棋,造化之灵见机不对,果断离了大道棋盘,若不如此,恐怕就能一举抵定胜机了。”

  张衍笑了笑,道:“便是下得棋盘,此棋也一样可用,终归要叫造化之灵有所领教的。”

  这一招厉害就在于,并不仅仅是寄托于大道规序,哪怕下了大道棋盘,他一样可以运使出来,现在种子已然是种下了,就看在什么时候唤动了。这里一看时机,二便凭他意愿了。

  这时他忽然所感,望向诸有,目光之中似能观察到许多东西,他道:“诸位道友的道法归回大道了。”

  大道无情,既广又微,站在更高处来看,万事万物都是一体,也就无所谓道法之分了,只是因为大德在得道之后,便会在大道之中留下印痕,此为其情性所主宰,这才衍生出不同道法来。

  炼神修士入寂,只是单纯与诸有远离,而大德入寂,通常是道身被逐,道法归回大道,所谓归回,也即是失去了大德的情性主宰,那印痕也自消失不见。

  曜汉祖师叹道:“纵然诸位同道的道法重归大道,可若是我辈能赢下此战,说不定仍有机会还回本来的。”

  鸿翮祖师道:“此总比被造化之灵吞夺而去来的好。”

  张衍点首道:“不错,想来诸位同道若有选择,也是不愿如此。”

  大德若被造化之灵吞夺去,后者一旦将这些道法印痕化为自身所有,那么其便能够从寂中归来,因为失了原来所执道法,那也不能再称之为大德了。

  虽然造化之灵主动撤下棋盘,将所有道法都是抛却了,可最终结果还要看此战输赢,若是其人胜出,执掌了大道,那这些变化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这时想了想,问道:“当初造化之精破碎后,造化之灵在方才现身出来之时,两位道友可曾见识过其人手段?”

  他在虽是见到了造化之精破碎时的场景,但那些大德在此之中至多就是一个模糊轮廓,且还是恒止不变的,只是表明有其等存在的印痕罢了,至于何人具体做得何事,除非有人主动与他言说,否则他也是难以见到的。

  鸿翮祖师道:“造化之灵出来之时,我曾斩过其人一剑。”

  曜汉祖师笑道:“正是如此,造化之灵上来就是吞夺大德,其余人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唯有鸿翮道友当时见得其人出现,却是无有丝毫畏惧,主动上前与之交手了一合。”

  鸿翮祖师道:“道友若欲观,我自无有遮掩。”说话之时,他便将神意渡来。

  张衍接得这一缕神意过来,凝神一望,当时那一幕便就在眼前映现出来。只见一道几乎将神意占满的剑光轰然作势,劈斩到了一片虚无之中。

  他目光凝注其上,鸿翮祖师这神意不但将当时场景展示给了他观看,也是将这一剑之中的玄妙运使给他知晓。

  虽论及道法伟力,他现下都已是凌驾在这一位之上,但以剑道而论,当然是以执此道法的鸿翮祖师更为深湛。

  而这一剑之下,的确是斩中了造化之灵,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其人。

  若是单纯只是以伟力而言,鸿翮祖师当然是不及造化之灵的,但是其人剑法已然达到了道法之中的锋锐极致,造化之灵只要没有能提前将他拿下,或者没能了解此中玄妙的话,那么就只能受此劈斩,并无法抵挡下来。

  他往那片虚无之中看去,这应该就是造化之灵所在,只是鸿翮祖师神意无法承载其人,故而望之如此,但心中无疑也是默认其存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便见一团灵光盛起,造化之灵身影竟是在此中映现了出来,这是因为他之神意足以照见其人。

  造化之灵在受了那一剑后,却是抬头往他这里看来。

  张衍眼眸之中平静无比,他本就是要找造化之灵正身正面相斗,这等神意之上的交锋,他自不会回避。

  双方气意这一碰,整个神意景物便就由此崩裂。

  张衍只觉自身气息一晃,然而抬眼再观时,发现自己并没有回到诸有之中,而是来到了一处莫测玄渺的地界之中。

  这里寂冷清静,似虚非虚,似实非实。

  他目光不由幽深了几分,若无意外,这里便是造化之灵神意之内了。

  他所在的这个层次,若是以伟力对敌,那在交融碰撞的同时,也是会将道法传递给彼此,而神意对抗,同样也是这般。

  只是神意却不像伟力那般彼此分明,你是你,而我依旧是我;这里你中有我,而我中亦有你。

  他心中很是清楚,现下天机紊乱,大道规序重作梳理,在此结束之前,双方暂时都无法用自身伟力较量,可神意对攻却是不受影响,所以造化之灵找了过来。

  这并非是因为他在神意之中见得其人,而是其人本来就准备如此施为。

  他念头一转,自己可以进入到其人神意之中,那么鸿翮、曜汉两位祖师此刻恐怕当也一样面临此等局面了。

  不过神意较量不是伟力比拼,没有谁高谁低之分,只看谁人能把对方给同合了去,在他们面对造化之灵侵染的时候,此僚也是在同样局面之中对抗他们。

  就在思索之时,他心下一动,却是感觉自己背后站有一人。他目光微闪一下,并没有回头去看,而是往前走去。

  他身后那人却是做出了与他一样的动作,显然同样是背对着他,随着他行步出去,双方逐渐远离。

  那人可能是造化之灵映照,也可能就是他自己,这里不必去深究,否则只会陷入执思迷障之中。

  在神意之中,思绪只稍一转动,就会如实映现出来,所以这里不能有丝毫动摇怀疑。

  实际这等事只要有了一个开始,那漏洞就会被不断放大,并无可能停止下来,故是需得坚守己心,否则就可能被造化之灵气意趁虚而入,进而被其所同化,成为其人一部分。

  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吞夺,里间凶险远比正面斗战更甚。

  不过他居于造化之灵神意之中,同样,在神意交换之下,其人也在他所编织的人心人性之中。

  若是造化之灵因此沉陷进去,自此有了人心人性,那便不再是造化之灵了,其人也会有生灵的喜好忧惧,但同时也会抛却原来的刻板僵硬。

  这里面是好是坏难以言明,因为人心变化无穷,性情更是千人千面,谁也不知造化之灵得了这些之后,会变成何等模样。

  这时他似有所觉,仰首观去,却见一滴水珠自高渺不可及的所在坠下,而后经过他身,再下落至无限深远之处,

  许久之后,下方传递出来阵阵涟漪,待得涟漪停顿,又是一滴落下,并不断这般刻板而规律的重复着。

  周围之寂代表的乃是此中之静,而这水珠代表的乃是寂中之动。

  动静寂灭本身乃是大道运转之理,然而此刻以最为简单精炼的方式呈现出来,这非造化之灵刻意展现给他的,而是他自己所选择的,功行浅弱之人在此只能看到繁复法理,而他却是由得自身选择,只看那最为根本的一面。

  他若有所思,这里所见到的东西,尽管在此无法消化,可等到出去之后,却是可以填补自身不明,从而再向大道迈进一步。无疑这一场对抗既是斗法,同样也是问道,亦是一直以来双方较量的根本因由的延续。

  他继续向前走去,忽然前方有一团宏大无比的精蕴光亮浮现出来。

  他看了过去,立刻分辨出这是造化之精未曾破碎散之前。

  只是炼神所见,即为真实,照理来说,他是不可能望见完整的造化之精的,至少当很快见得呈现破散之象。然而许久过去,此物却是没有丝毫变化。

  他看有片刻,不由双目一眯,已然猜到了其人心思。

  现在诸有之中,只有造化之灵与他们三人道法伟力最高,而当他们神意混合在一处的时候,就可将部分大道映照出来,造化之灵这是在借助他们之力,试图在神意之中将此处重演,或者说,将其中一部分再度化显了出来。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