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剑平法乱星洗浊

第三百一十五章 剑平法乱星洗浊

  曜汉祖师抬手而起,袖袍飘摆之间,好若诸世重现,亿万星流自背后浮光而出,只是这等光华凝而不动,一看便是在蓄势之中,毫无疑问,下来一招必是威势惊人。

  他弄出这般大的动静,造化之灵那里自然也是留意到了,然而现在他正面对着张衍的强猛攻袭,每每一拳过来,就能将他重新聚集起来的力量再次打崩,这使得他被拖在了这里,在此事不曾解决之前,他明明知晓放任不管不妥,可也没有余力前去遏制此势。

  曜汉祖师并不清楚造化之灵此刻的具体情形,不过料敌从宽,其人有着层出不穷的手段,怎么样高估也不为过。

  鸿翮祖师也是骈指一划,一道剑光由指尖之上横跃而出,这一剑需得凝聚起全部的气意伟力,可以说里面倾注了对自身道法最为高深的领悟,所以在凝集之时,动静也不会小多少,好在曜汉祖师那里荡起的声势就为了遮掩一切,倒是不虞提前暴露出来。

  曜汉祖师见他已是准备稳妥,便就按照方才计议,起手一按,无穷星流便对着造化之灵所在之处照落下来。

  造化之灵也不是对两位祖师毫无提防,可之前他一招失算,现在想轻易从被动局面中摆脱出来,如没有额外助力,那几是不可能的,那星流一照,初时没有什么变化,气机伟力也没有丝毫损伤,可是很快,随着其人身躯在次被张衍一拳崩开之后,那些散失的力量,却是再也没有往正身之上归返。

  他可以清楚感觉到,那些伟力仿佛自行生出了灵性,不再愿意回来了。

  很明显,这是曜汉祖师道法所致。此法只要那星芒耀照不绝,那么这等情况就会长久维持下去,且若不及时召回这些力量的话,长久之后,便是没有了这等光华推动,这些伟力也会自成一体,永远脱离正身而去。

  张衍暗暗点首,这一招虽然不是什么强横锋锐的进袭手段,可是对造化之灵所造成的破坏却是更大,只要其人摆脱不了,那么本体就会越来越弱,一旦其人正身被解决了,那些分散出来的力量也就不足为惧了,到时只需逐个击破就好。

  造化之灵察觉到这些不利情形后,每次伟力重聚之时,不得不更为小心,使自身力量不至于轻易分散,可如此一来,一部精力也是被牵扯住了。

  鸿翮祖师通过一番气意推动之后,早已是将剑势准备好了,先前一直没有出手,只是在找寻一个合适机会。

  他在目注场中良久之后,他心意一动,手指之上的剑芒倏尔不见。这一剑先是伏藏于那亿万星流之中,在挨近目标之后便骤然突出,正正斩在了造化之灵身上。

  造化之灵感应中方才觉察有异,这一剑已然是刺入神气之内,就在这一刻,他发现自身对微明道法的一切理解感悟,乃至转运之妙,全被抹得干干净净,再也没有半分留下。

  此一剑,乃为断法之剑,若被此剑斩中,便可直接将对手正在运使的道法斩除。

  造化之灵若是对微明的道法领悟更在鸿翮祖师对剑道的领悟之上,那么很可能令后者这一剑无功而返,可现在这等浮于表面的粗浅运用,却是当场被削夺了去,更关键的是,失了这门道法,其人自不可能再如之前一样轻易回复过来。

  张衍看准时机,趁着造化之灵无法回转之际,一拳往其道名所在落下,还未等轰中其人,却察觉到一股玄妙之感自心中浮起。

  他双目一眯,这毫无疑问是造化之灵动用了造化之气,看来这一次不能将之如何了。不过他并未感到有多少可惜,他心中清楚的很,此僚不会这么容易被打灭,便是不用这造化之气,也一定有其他手段可以避过此次攻袭,只是付出的代价有大有小罢了,现在能将这一缕气机逼了出来,就算没能将之重创,也可提前剪除一个变数。

  只是一瞬之后,那玄妙之感便就消失而去,显然这一缕造化之气也仅是能挡住他一击之力而已。

  造化之灵却是趁此间歇,把自身伟力气机复原回来大半,至于剩下一些,因为曜汉祖师之法,仍是散落在外,仓促间难以收拢。

  张衍微微一笑,手中一捏拳,衣袖振起之时,又是一击轰了上去。

  将造化之灵逼到这番局面之中,其实并不容易,只是抓住了其人一个破绽,才得以如此,要是让其将自身实力完全发挥出来,他或许能够挡住,曜汉、鸿翮两位祖师却未必能发挥出多少实力来。

  所以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将造化之灵的主要力量牵制住,让两位祖师免除束缚,尽可能的使出自身手段。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一拳下去,想象中顽强抵抗却不曾出现。

  其人那根本所在,好似已然没有了任何东西存在,虚虚荡荡,空无一物,而在他力量轰入进去之后,这才化实转真,

  他眸光微动,这分明就是原来盈空所执之道法,若以此法对敌,不拘你什么手段过来,也可用这所谓“空中又空”之法包容进去。

  假设只是这么一门道法,那还好对付,只要后手足够快,那就算盈空本人过来,也来不及再进行一次变化了。

  不过事没有这么简单,造化之灵这里还藏有另一种道法变化,在他神意推算之下,很快判别出来,这等道法乃是恒悟之法,所谓“恒是心定,悟则常明”,

  此法一是在“恒”,若被人攻袭,可维持一时不堕;二是在“悟”,若在攻袭之下遭受极大损伤的话,那么只要道法之主自身还能还转,当遇到第二次相同道法的冲击时,损伤定然会少于上回几分,并以此相继。

  这即是言,假设不停用力道之法轰击此人,并且只要不曾将之逐灭,那么一旦延续长久,力道在其面前就会再无任何杀伤之力。

  恒悟本身并不曾将这门道法运用到高深境地,其人也是大德之中最不好斗的一个,特别是对手在清楚他道法玄妙之后,那根本不会让他有这等积累起来的机会,所以也少有同道愿意与他接触的。

  而无论是盈空还是恒悟的道法,若只是单独一门的时候,哪怕是面对与自身道行相当的对手,也不过只能救得一时之危,或者争取到一时之上风,可当这两门道法结合起来的时候,却是给人一种无处下手之感。

  张衍在看出了这里的玄妙之后,略作思忖,却是没有因此生出顾忌,仍是维持着原先攻势。

  要是他现在只是一人斗战,或许会选择改换一个对策,可仔细比较之下,造化之灵在没有获得对抗力道道法的能为之前,其所面对的局势其实与方才没有多大改变,仍是处于被压制的一方。

  故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此势继续维持下去,使两位祖师有不断出手的机会,特别是鸿翮祖师那里,只需一剑斩落,就能将一门道法削夺,只要无人阻止其御剑,就算造化之灵积累再多,也可以一剑剑斩杀的干干净净。

  他于神意之中将自己打算与两位祖师交代了一下,最后又言:“那造化之气当是落在了诸有之内,不可让造化之灵再寻了回去,就劳烦两位道友了。”

  曜汉祖师道:“此事交给我等便好。”

  此刻场面上的压力全被张衍一肩承担,他自可随意出手,而那造化之气此前变化就是了为了挡住张衍一击,那一瞬之后便就重新又化显了出来,现在正飘荡在虚寂之内,只是把袖一抖,就将之收取了上来。

  张衍手中也同样有造化之气,可此气虽是变化万端,可是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形下,他是不会使出来的,要是没能制敌于死地那还好说,可若不成,反而被对方将此气再作收取,那只会徒然增添变数。

  或许他会有用的时候,可现在还无需此物来博取机会。

  两位祖师没有外力压制,俱是能够心无旁骛调运伟力。曜汉祖师驾驭璀璨星流,彻照诸有,不断剥除造化之灵的伟力气机,并分别赋予其灵性。

  鸿翮祖师则是不断调运气意道法,待得完满,便就又是一剑斩了上去。这一剑,直接就将那恒悟之法斩除了。

  此法一去,张衍就无需再顾忌什么了,可以说完全放开了手脚,攻势显然比方才更显强猛,

  在三人通力配合之下,战局逐渐向大德这一边倾倒过来。尽管造化之灵不断将道法调运出来,但这并不能挽回其人颓势,就在鸿翮祖师将其最后一门道法护持斩落下来之后,

  张衍眸光一闪,浑身法力凝合一处,一拳轰击在了造化之灵那根本道名之上,霎时间,万事万物像是停滞了下来,在三人感应之中过去长久之后,从心神深处泛动的震动传来,造化之灵所有伟力一下陷入了寂绝之中。

  曜汉、鸿翮两位祖师立刻起神感应,诸有之中,再没有造化之灵一丝一毫的痕迹,两人互相看了看,这名大敌,莫非就这般除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