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开阖天机用道缺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开阖天机用道缺

  在大道棋盘之上,大德与造化之灵的对弈使得诸世诸界乃至造化精蕴之地都是并合了,然而这里面却并不包括九洲。

  因为那是一处极为特殊的所在。

  张衍对这一处地界的认知是不断改换的,真阳之时,认为这可能是一处有别于其他界天的存在,不过也无甚稀奇,因为诸天万界之中,这样的地界实在太多了。

  而至炼神之后,他已是超脱了现世,那时再观,又有不一样的感受,曾还私下想过,这是否是诸位祖师合力塑就的浑天。

  待得成就大德,他却是能够观得此中几分玄妙了,只是因为觉得机缘不到,故是也没有往此处去。

  直到他坐上大道棋盘,下来又与造化之灵一番斗战之后,才真正认清此地的本质。

  九洲乃是诸有之缺、万物之缺、大道之缺!

  何谓“缺”?缺就是变化。

  唯有这等缺失存在,大道才能够得以转运,才能进行变化。

  也正是因为这大道之缺的存在,迫使修道人不停去追逐完满,追逐上境;若是无了这等失缺,也就没有了变化,道途也就走到了尽头。

  当然,这里需要明白,九洲与九洲地陆是不同的。九洲乃是大道之缺,九洲地陆仅仅是因为正好落在大道之缺上,所以便是少了九洲地陆,大道之缺也仍旧是存在的。

  造化之灵的道法可以涵盖诸有乃至一切,甚至连他也不可能正面相抗,因为这就是大道的力量。可是同样,此法却无法将这大道之缺遮掩下去,因为这“缺”就是这门道法所能发动的根本,而有此缺存在,此法才能够得有转运的余地,若是无有,那么这道法从一开始便就无法化变了,掩盖了这处,也就等于掩盖了其本身。

  当初造化之精破散,造化之灵化显之后,那些功行高深的大德,诸如太冥、鸿翮、曜汉、陵幽这四位祖师,还有易冲及那位囚界之主因为九洲的独特之处,所以都是送了一具化身过去,并将道法传至此间,以保人道还有传承接续。

  然而此乃是缺失之地,任何伟力过来都会有缺,甚至在半途之中就被重重消磨,以至于不断退转。

  纵然诸位大德可以将自身送渡来的伟力继续维持在高渺层次之上,可若不顺从此等变化,那就永远无法入得此间,于是只能选择降低那化身层次。

  可诸位大德尽管做了诸般妥协,可其等后来遭受的麻烦还不止于此。他们的伟力在前往九洲之时,却无法如自家所想一般立刻到达这处,而是在缺失变化之中徘徊了许久,这才最终沉淀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张衍入道之时,四大派传承不过万载之久的缘故。而同样是太冥祖师化身所为,在余寰诸天留下的玄石则是经历了百万载无主的岁月。

  不过太冥祖师道行甚高,能够大致推算出九洲道传之中若有人杰出现,机缘就在百万年内,而过了此限,也就不必再等了,这才有了若百万载无人去取,则留给看守之人一脉自行处置的说法。

  而除此之外,几位祖师于布须天中所开辟的浑天,则是更为久远,早在布须天生成之时,便就落至此间了。

  张衍曾于心中推断,或许这几处浑天就是几位祖师原先成道之所在,后来才挪移至了布须天处,方才寄于其上。

  九洲因为是大道之缺,本来应该是无法轻易望见的,恐怕也是因为造化之精的破碎,才被诸位祖师感应到,并把这里当做了最后倚仗。

  事实证明,造化之灵的力量的确也没能渗透到这里。

  这或许是当时劫力的出现,还有诸位大德的纠缠对抗,导致其人无暇顾及这些。也或许是此僚身居高渺,故没有往低处去俯瞰。

  可以他此刻的目光来看,很可能对造化之灵来说,九洲在其人道法之中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所以本能的将此处给忽略了过去。

  他转念到这里,便起意一感,少顷,便察觉到了冥冥中那一股牵引之力,这是因为他曾经在此间留下过一脉道传,故而才能得此感应,不然就要自己再设法寻去了。

  在看定之后,他心意一起,便化得一缕分身,往此处沉入进去。

  以他现在这大德之身,是不可能全身入到此地的,因为他的力量实在太过强盛了。

  九洲本是介于有无之间,若他强行往这里去,那此处对他来说永远都是不存在的。

  唯有减弱力量,甚至降低到与诸位祖师当初进入九洲时的同一个层次,才能见到此处真实一面。

  他分身伟力在经历层层削减之后,终是见得了九洲出现,可正要入到此间之时,却忽然感觉这里变化甚多,似一不经意,自身就要走到九洲地陆之末,或者干脆去到九洲地陆之前。

  本来这也没什么关系,可是他觉得,这里生灵与外界几乎隔绝,自己此番回转,也当给其等一个道法机缘,于是推算了一下,找寻到一个诸派破界飞升之后的所在,这才一步往里跨了进去。

  倏忽之间,他这化身便落在了一处苍茫辽远的地陆之上。

  当初人劫之后,南崖、北冥等洲都是打崩了,唯有东华洲尚还完整留存,因为当初玄术比拼没有波及到这里,所有生灵都是得以留存,所以尽管洲陆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机,可依旧散发着一股勃勃生机。

  他望有一眼,也是略觉感慨。

  当初他留在这里的化身早已消散了,而他所传下的道法虽无需外物,可因为自身功法道行所限,故只能推演到开脉破关,与后来演教的道法相比可谓相差甚远。

  不过这里还有另一个原因,九洲地陆完全是单独变演出来的,又正好位于大道之缺内,与界外诸天本没有什么关系,这里的生灵与造化之精破碎后的性灵非是同源,所以极难寻到去往上境之法。

  可现在他既然回到了这里,也就不会厚此薄彼,自该将演教之法也是传了下去,让此间生灵也有一条去往大道的道途。

  他一挥袖,天穹之中就有无数星光落下,化为无数传法石碑,往九洲洒落而去。

  在做完此事后,他又沉思起来,到得这里,仅只是第一步,下来所需做之事更为关键。

  他先前于神意之中曾经做过推算,从最后所得结果来看,哪怕只是一个分身,只要成功能躲过那道法的吞夺,也就能把一神留存下来。

  可他却觉得,此事涉及到大道之缺,变数极多,照理推算到最后应该出现各种碍难或者干脆模糊不辨,而得出的结果这般符合自身所愿,这便很有问题了。

  而既然有问题,那么反过来看,是否就是说仅只是分身落于此间的话,那最后就无法执掌大道?

  他在深思之后,认为很可能是自己躲入大道之缺后,等同于承认了自己也是属于缺的一面,那就是自行放弃了参与大道浑一,从而失去了执拿大道的机会。

  其实就算分身落于九洲之中果真能够躲过这一道法变化,他也是不能接受的,他辛苦勤修得来的功行乃是自身存在之根本,又岂能轻易舍弃?故他要找寻到一个能使正身同样回避那造化之灵道法的办法。

  他来到这里之前就有过一个设想,假设他在九洲之中再次寻得一门道法,并且这门道法并不亚于他先前寻到的力道,那么自身就等于仍又是参与到了浑一大道的局面之中,这样也就不会被排斥在外了。

  那现在是否还有其他道法存在?

  答案是有的。

  成道之路,分为气、力、法三道。

  气道乃是人道先行之路,诸位大德都是以气道修持而成就己道。而力道,以他现下来观,则极可能是异类为主的成道之路。

  不过正如气道可为妖魔异类修行一般,人道生灵一样可以走上力道之途,所以两者之间是没有什么明确界限的。

  而那剩下的法道,则是最为独特的一门道法。

  此法是基于那一线天机缘法的存在,从道理上说,若有一名生灵能够得悟大道玄妙,那么无需修炼,也无需任何外物,顷刻之间便可登上道法至境。

  这实际上从来没有人做到过,造化之精未曾破碎之前没有,造化之精破碎之后也没有,可偏偏纯以道理而言,这等可能又是存在的。

  张衍对此曾经有过一番推算,他发现几乎所有天机缘法都被气、力两道占据了,可以容法道挪转的空隙已是极为有限,也就是说,此法在正常情形下是没有人能够走通的。

  所以他得出结论,除非有一天,气、力两道的大道规序一齐消失不见,或者干脆是被什么力量给动摇了,那被这两道所侵占的天机就会得以释放,要是此刻恰好又有人能悟得大道妙果,那就能进而成就此道。

  而现在这等时候,不就是法道可以运转之时么?

  用不了多久,诸物诸常,大道规序都会被造化之灵的道法所吞没,在这浑合一切的结果之下,无论是气道还是力道都将不存,本来层层严密,又规序严谨的上下界限也将会彻底打破,届时就是趁隙夺取法道之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