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记七
  山海界,北天寒渊,昭幽天池。

  两名年轻修士自洞府之内行出,这二人一人名唤端世宰,一人名唤端御德,乃是同胞兄弟,皆是元景清门下弟子。

  两人相貌虽是十分相似,可是因为神形气质截然不同,就算站在一起,只要是稍微熟悉之人就不会将他们辨错。

  二人此刻神情之中,都是隐隐透着一股兴奋激动之色,今日因故,他们要跟随师长一同去往玄渊天拜见祖师。

  要知昭幽一脉祖师乃是大道之主,世上一切道理,诸空诸界所有规序皆由其执掌,他们也是修道人,在知晓此事后,心绪自是有些难以自抑。

  端世宰是个疏懒之人,站在那里也是歪歪斜斜,他看了看日头,道:“二弟,你说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端御德肃然道:“大兄,何时入玄河,非我所能定算,恩师既然叫我们在这里等着,那自是有道理的。”

  端世宰道:“等着也不耽误其他事啊,昨日我得了一些好茶,莫不我唤人泡上,你我兄弟慢慢品来……”

  端御德皱眉道:“大兄,这等时候,就不要说这玩笑之言了。”

  端世宰见他不愿,哈哈一笑,道:“既然二弟不愿,那便罢了。”

  就在这时,一名眉清目秀的小童气喘吁吁跑过来,到了近前,躬身一礼,道:“两位师兄,上真方才传书过来,说是时辰差不多了,唤两位前往玄河。”

  端御德看着那小童道:“岐师弟,这两步路便就喘气,今后又如何修道?我教你的吐纳心法你当要好生修炼了。”

  小童看着他那严肃模样,不自觉就紧张起来,道:“是,师兄。”

  端世宰却是上来摸了摸小童脑袋,道:“好了好了,岐师弟年纪还小,这修行嘛,又不是一两天就能有所成的,慢慢来就是了。”

  端御德肃声道:“修行不可懈怠,大兄莫要教坏了师弟。”

  “行行,都是我的不是,”端世宰笑嘻嘻道:“我等还是快走吧,莫要错过了时辰,无法赶上与恩师回合。”

  端御德道:“兄长说的是。”他退后一步,“请兄长先行。”

  端世宰无奈一摇头,和那小童一挥手,就腾空而起,端御德也是随后跟上,两道罡气直往昭幽天池顶上飞掠,到了上空,看着那如镜湖面,两人相互一点头,就先后往里遁入,霎时间,两人都觉自身仿佛撞破了一层屏障,继而面前就露出了一片无比广阔的天地。

  他们站在一处高岸之上,前方是一条占据了大半视界的茫茫大河,远去接天,万浪奔腾,气吞云霄。

  端世宰激动道:“玄河,这里便是玄河了。”

  这条被修道人称之为玄河的所在,传说循此河流就可直往玄渊天而去,并得道主点化。只是若无法符接引,那么任凭何人,一生也只能来一次,他们今次是头回到此,望着眼前这般波澜壮阔的景象,也是震撼良久。

  端世宰不觉赞叹道:“万顷仙波去,千湖返灵光,玄机天地生,乾坤书道章!”

  他来回看了看,发现河上有不少修道人也在争渡。这是因为这条大河不仅通天而去,且还连接了诸天万界,漂泊在这里的,无不是来找寻缘法之人。不过若不是当真身具大气运,显是无法得有太大收获,倒是在此悟道比在外间更是顺利。

  端御德四处一观,见得不远处有一艘蛟舟泊在江岸,前方有十数条墨色蛟龙拖拽,他伸手一指,道:“恩师舟驾在那里,兄长,我等快快过去吧,莫要让恩师久等了。”

  端世宰连声称是,玄河之上,难以再作飞遁了,他们快步而行,来至那舟船之前。

  此时有一个小童正在船头迎候,正是元景清的童儿元平,他见两人到来,揖礼道:“两位师兄有礼,还请上得船来,老爷就在舱内。”

  两人登船而上,与元平打过招呼后,便入了舱室之内。到了里间,便见元景清一身黑袍,坐在蒲团之上,陆玄机正站在其身后,他们连忙上前行礼,口称“恩师”,随后又对陆玄机一礼,道:“师兄。”

  陆玄机也抬手一拱,道:“两位师弟有礼。”

  元景清看了两人一眼,道:“既已到了,那便启程吧。”

  随他一令下去,前方十数条蛟龙发出一阵阵低吟,便就拖拽着舟船,撞开白气波浪,溯源而上。

  端氏两兄弟则是乖乖站到了一边。端世宰到了这里,也是不自觉收起了先前的懒散模样,只是眼神仍是时不时瞟向外间。

  元景清则是闭目不言。

  见他不说话,底下几个弟子自也不敢开口,一时舱内安静无比,只有外间大浪奔涌之声时时传来。

  不知过去多久,舟船轻轻一缓,却是停了下来。

  元景清看向端氏兄弟,道:“这里乃是宝灵境,乃是恩师身边宝灵山河一气图所化,此间乃是通往玄渊天必经之路,内中藏有无数法宝,且皆有灵性化生,世人所言缘法,多是落在此间,我记得你二人还无趁手法宝,可去里间各是挑选一件。”

  端世宰大喜过望,道:“多谢恩师。”他又想了想,道:“大师兄呢?”

  陆玄机笑道:“师弟莫非忘了,我所修之道,却无需这些东西,你们自去就是。”

  端世宰拍了拍脑袋,一礼之后,便拖着自家兄弟兴冲冲下舟去了,

  元景清坐着不动,这时舱中清灵之气一转,山河童子自里显化出来,打个稽首道:“元上真有礼。”

  元景清还有一礼,道:“道友有礼。”

  山河童子道:“元上真既到境中,不若入界一坐?”

  元景清道:“不必了,我在此等候几位师兄,稍候待得他们到来,便会上路,就不劳烦道友了。”

  山河童子见他不愿,客气几句之后,就又离去了。

  端氏兄弟二人在宝灵境中畅游了一番,很快挑选到了合适宝物,返回舟上,却不再似之前干坐无事了,而是各与宝灵沟通着。

  元景清也不去约束他们,再是等有一会儿,元平走了进来,稽首道:“老爷,魏上真的舟驾来了。”

  元景清站了起来,道:“你等随我来。”陆玄机及端氏兄弟连忙跟着走了出来。

  到了外间,各是举目望去,就见远远有一龙鲤驮巨舟而至,魏子宏站在舟船之首、身旁则是傅抱星、韩佐成二人。

  待此舟到了近前,元景清打一个稽首,道:“见过三位师兄。”身边三名弟子也是跟着一齐执礼。

  魏子宏一笑还礼,道:“师弟,劳你在此久候了。”他看了看端氏兄弟,道:“这便是师弟门下新近收得的徒儿?唔,根器倒是不凡。”

  元景清道:“修道尚浅,还不成器。”

  魏子宏笑一声,道:“师弟也莫要太过苛责了。”

  师兄弟几人各自攀谈一番后,便就并舟而上,路上又与独乘一舟,自他界渡来的姜峥汇合,连过数界,终是到了玄渊天中,这一条玄河看去好似也是到了尽处。

  端氏兄弟远远见得一座道宫浮现出来,知道此处当就是祖师所居之处了,心中都是忍不住激动起来,

  一行人先后下得舟船,便由姜峥行在最前,领着众人往道宫方向而来,很快到了玉阶之下。

  众人抬目一看,见刘雁依银环束发,一身素色道袍,站在台阶之上。田坤与汪氏姐妹则是比他们早先一步到来,此刻也是站在一处,正对着他们含笑相望。而再往后去,则是左含章、林思雪等寻回识忆的弟子门人了。

  姜峥心生感怀,暗道:“多少岁月了,我昭幽一脉同门,终又在此处重聚了。”他上前一步,打个稽首,道:“见过大师姐,恭祝师姐功成出关。”

  魏子宏等四人也是一同上来恭祝,随后一行人又与田坤和汪氏姐妹逐个见礼。

  刘雁依与一众同门互叙了一番别情后,便展颜一笑,道:“几位师弟及门下弟子既然到了,那就随我一同入殿拜见恩师吧。”

  众人皆是称是。

  刘雁依环袖转身,当先而行,带领昭幽一脉同门沿阶而上,移步来至宫门之前,景游早已是候在那里,见得众人过来,远远执有一礼,模样甚是恭敬。

  汪采婷见他如此,打趣道:“大头儿,何时变得这般正经了?”

  景游一笑,配合言道:“小的向来是个正经人。”他与一众人等点首为礼,随后侧身一避,便让开了门户。

  众弟子神色一肃,皆往宫中而来,行至正殿之上,就见张衍玄袍罩身,坐于玉台之上,明明便在近前,又似在高渺之上。

  刘雁依当先一拜,道:“雁依拜见恩师。”她身后田坤、汪采薇、汪采婷、姜峥、魏子宏、韩佐成、傅抱星、元景清等人也一同拜下,皆道:“弟子拜见恩师。”

  而门下一众三代弟子也是纷纷拜下,口称祖师。

  张衍笑道:“不必拘礼,都起身吧。”

  众弟子依言起身,然而就在这时,外间忽有滚滚洪水奔腾之声响起,而那玄河之水也是一阵阵动荡,似从有限忽然转化为无限。

  众弟子一阵惊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要知自家老师乃是道主,在道主所居之地,世间又有什么人或事物能把动静传至此处?

  张衍却是站了起来,目光望向似有限又似无限之地,他知道,大道之中又有一位同道成就至境了。

  太冥祖师!

  这一位祖师当初得了所有造化之气,后大道重理,得以还化回来,本来距离大道尽头也是不远了,而至道早为他所打通,最后缺失也是补上,积蓄一成,自是登上了至境。

  不过这位祖师没有丝毫停留,在成就之后,直接遁去了大道之外,再没有在诸有之中留下任何痕迹。

  这也是他一直在等待之事,待得下回再见面时,或许当称一句道友了。

  既是如此,此宴之后,当是这道主之身离去之时了,不过至人之道,既可渺远,又可近人,所以作为至人的他,仍会留在此处。

  “恩师?”

  张衍听得众弟子呼唤,他回首过来,微微一笑,负袖而立。

  “大道之逐,若无对手,又何以争锋?此实为幸事!”

  (全文完)

  …………

  …………